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陈泱潮文集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关于宗教论坛绝对不能由教派极端分子做版主的建议
·《陈泱潮论宗教发展的历史趋向》
·【假冒为善者】丑恶嘴脸真像的大暴露!
·是中共的宗教论坛,还是自由网络博讯的宗教论坛?
·太多?请找出第二人!!!
·这是验证《圣经》,还是篡改《圣经》?建议你必须考虑你疯狂逼迫在下的后果!
·打着基督徒旗号,脸不变色心不跳作伪证的又来了!
·赞赏和希望/你不能闭目不看事实!事实!!!
·金星是党代表的另外一个笔名!
·“小溪”(“金星”)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兰剑”的化名!
·你小溪不敢上美国法庭和老夫对簿公堂,就证明你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
·正告诱捕清水君的凶手:你为什么回避上美国法庭的事?
·对中共专制独裁暴政刻意封杀陈泱潮先生声音和文章的有力回击!
●宗教论坛争战结论
·上帝无形无像的本体是无所不在……的【真空妙有】
·请看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的铁证----《海南省惊现“二世奇人”(1张图s)》
·一本认识生命真谛的好书 ----推介《轮回转世纪实故事》
·小溪的自供状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你无理删贴又封杀学者笔名,不是痞棍是什么?
·〈你必要为你的一切罪恶负责〉和〈小溪身为斑竹,大发短帖,证明已经六神无主...〉两帖
·质问现代版法利赛人----JW00
·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保卫博讯!警惕并清除匪党别动队!!!
·匪党别动队围剿和搞臭陈泱潮的两个手法
·匪党别动队战略伙伴10月17日发布的所谓《中華正國皇室歐洲行宮佈告》!
·赠博讯论坛版主铁夫先生
·螺杆先生对小溪所把持的宗教论坛现状的看法是完全符合事实的!
·祝贺博讯用人得当坚持人民性
·质问骗子伙:陈泱潮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自称为 上帝”?
●与屠杀耶稣的法利赛人假冒为善者再争战
·欢迎小溪先生坦白,指正小溪先生掩盖的事实真相
·陈泱潮作为幸存者是名利之徒,还是公义之士?
·小溪!你这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造谣吗?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1)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2)
·小溪的“等于”都是胡说!
●铁杖辖管宗坛恶霸小溪
·质问宗坛恶霸小溪为何故意颠倒黑白放毒造谣?
·铁杖辖管新法利赛人序列2
·扒下宗坛恶霸小溪所谓“理性讨论”的画皮
●纪念小溪
·祝福小溪先生安息(外一篇2006文:小溪难保不归海)
·ZT小溪先生:数学的美映出上帝的爱
·陈泱潮在天易网再用铁杖辖制和教训假耶稣张国堂
·违背《圣经》唯一真神原则的伪基督徒快悔改罢!
·我对小溪先生的过早辞世是真诚惋惜的!
▲专著:与文化特务假耶稣张国堂的争战
·恰恰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对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作出结论性的最后一击
●回应张国堂
·张国堂【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
·再谈张国堂先生似是而非的思想路线的局限性
●对名利熏心居然敢于冒充上帝的张国堂先生附体邪灵的批判
·假耶稣的马脚(一)——回答张国堂先生《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信口雌黄
·假耶稣的马脚(二)——看张国堂先生《教会是圣灵的圣殿,真理的柱石——警告陈泱潮》的邪恶
·请背着牛皮不认赃的张国堂先生给个说法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如果您对“人子”含义不明白,请看看《圣灵福音·末期与“人子”》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ZT:王雍罡先生有关陈泱潮和张国堂的评论两帖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对官迷张国堂政治前途的判决书
·为张国堂鸣不平
·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再谈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你张国堂要值价:不要回避和转移论题
·跪拜在君士坦丁权杖下的假耶稣张国堂
·说什么“上帝的儿子就是上帝”,难道你张国堂就是张国堂的父亲?
·你这个假耶稣为什么要一味逃避和偷换论题?
·你这个假耶稣假上帝不是骗子,谁是骗子?(外一帖)
·你假耶稣张国堂的问题
·斥假耶稣张国堂拿教会做假冒上帝假冒耶稣挡箭牌的遁词
·假耶稣到底是邪灵耶洗别,还是“推雅推喇教會的得胜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徐水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前,没有主编过“学习通讯”!


   2016-08-09 08:20:49
   
    邓小平等中央四常委1980年底讲话之後,1981年年初,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已经下发了1981年9号文。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寒流已成滚滚狂飙,浊浪排空,风声鹤唳。徐水良这个1975年狱中就向专制独裁暴政屈膝求饶写了高调歌颂毛泽东的《投降书》,1979年出狱後,又将此高调歌颂毛泽东的《狱中投降书》在并非“两非刊物”上正式发表,以表对中共党忠心的投机分子,怎么可能还会在全国大逮捕之际或此前後,顶风作案主编《学习通讯》?
   

    而且事实上确实没有在民主墙上发表过文章,也根本没有参加过组党、组建全国中华民刊协会、组建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等等民主墙重大活动,一生具有严重投机心理,梦想做姚文元戚本禹,正在谈恋爱的徐水良,怎么可能还会在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9号文下达後的恐怖声势下,顶风作案主编《学习通讯》?
   
    事实上,我在3月下旬往返南京,两次见到徐水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提起过他主编什么《学习通讯》的事!以他徐水良一贯疯狂争名夺利非常张扬的芝麻吹成地球的性格习惯,他怎么会不向我夸耀表功呢——这就是我作为【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对徐水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前,没有主编过学习通讯的证词!

结论:徐水良1、主编出版《學習通訊》的时间;与2、送给徐文立的时间,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都严重不符,3、与1981年3月底两次见到徐水良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的证词,也严重不符。因此,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的证明材料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所依据定罪量刑的事实根据,实属完完全全不清不楚,甚至明显具有子虚乌有之嫌!中共特工部门为给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实施苦肉计,将其作为战略特务,打人民运队伍,以便10年後,全国大逮捕民主墙运动这批【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人士出狱之後,实行打击、分化、瓦解中国民主革命队伍,严重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造假嫌疑极大!

   
   附:

对中共提供给徐苦肉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1: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徐苦肉主编《学习通讯》和送出《学习通讯》的时间


与指使者徐文立证词严重不符,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特权论》作者 陈尔晋(陈泱潮)
   
   2016-8-2
   
    法律判决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我们就按照这一准则,对徐水良所展示的中共提供给他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提出以下若干质疑。
   
    一、查《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严重不符:
   
    1.1.对徐水良的《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认定的犯罪主要事实只有一件:“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于一九八一年三(二?模糊不清——陈泱潮注)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
   
    1.2.当事人徐文立证明:“我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看到了我入獄之後,由徐水良主編的一期『學習通訊』。”(详见徐文立《有意見分歧和個人恩怨是事實,說誰是特務就要有真憑實據》 2016-08-01 17:50:22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4276 )
   
    到底是一九八0年十月?还是1981年4月9日徐文立被抓捕前至5月4日徐水良自称被抓捕之日之间?主编出版时间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由此可见,
   
    1.3.徐水良苦肉计第一作假大破绽:主编《学习通讯》时间与当事人证词完全不符
   
    1.3.1.徐文立证词说的是: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徐文立才看到了他入獄之後,由徐水良主編的一期『學習通訊』。也就是说,徐水良主编的一期『學習通訊』,时间是在1981年4月9日(徐文立被捕日)——1981年5月4日(徐水良被捕日)之间;
   
    1.3.2.而《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徐水良“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
   
    1.4.徐水良苦肉计第二作假大破绽:当事人徐文立看到《学习通讯》时间与《起诉书》、《判决书》认定徐水良送出《学习通讯》给徐文立的时间完全不符
   
    1.4.1. 徐文立证词说的是: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才第一次看到徐水良主编的『學習通訊』;
   
    1.4.2. 而《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徐水良“一九八0年十月、、、、、、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于一九八一年二(三?模糊不清——陈泱潮注)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
   
    ——试问:1981年2月就送去给徐文立的徐水良主编的《学习通讯》,为何直到徐文立1981年4月9日坐牢之後,在预审期间才看到?
   
    质疑1:徐水良为什么在1980年10月就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会要5个月之後,才送给徐文立?
   
    质疑2:为何徐文立1981年2-3月作为自由之身会没有收到徐水良在1980年10月就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而偏偏到了坐牢之後,才从预审员那里看到徐水良在1980年10月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
   
    质疑3:徐水良主编的『學習通訊』,是不是中共特工机关老谋深算,为了安排徐水良实施苦肉计,打入民运队伍内部,以便从根本上破坏中国民主革命,而赶制出来的伪『學習通訊』?
   
    (质疑4:见【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没有在全国大逮捕前编过“学习通讯的证词、、、、、、)

结论:徐水良1、主编出版『學習通訊』的时间;与2、送给徐文立的时间,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都严重不符,事实根据不清不楚。中共特工部门为给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实施苦肉计,造假嫌疑极大!

   
    【待续】
    (2016/08/03 发表)
(2016/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