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作品选编
·藏人自焚人数升至41 中共当局下令禁止报道
·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死难者离世二十三周年
·维权人士纷纷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
·第十二屆青年中國人權獎頒給何培蓉(图)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零八宪章”第二十八批联署者名单(一百零四人)
·千名维权人士签名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
·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名单
·李旺阳签名突破九千 关注者黄丽红被失踪
·李旺阳签名超过一万二千 中共当局发出禁令
·何朝晖: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李旺阳先生祭
·一周新闻聚焦:李旺阳之死引发全球关注,真相可能永远是个谜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举行颁奖及文学研讨会系列活动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市民将以大规模抗议活动“迎接”胡锦涛“七一”访港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七一大游行,胡锦涛访港遭遇抗议浪潮
·网友热议“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图)
·陈永苗:“民国当归”作为八零后九零后的未来出路
·杨光:六四平反与政治改革
·余杰:推倒政治局,重建共和制——兼驳胡鞍钢《辉煌十年,中国成功之道在哪
·四川藏区马尔康再次发生僧人自焚事件(图)
·艾未未税案输了 将继续上诉
·李昕艾:去国前夜,泪洒唐山
·中国十位律师联名公开信,呼吁重新调查李旺阳死因
·陈光诚关于不接受陈克贵案指定律师的声明
·北京暴雨死亡人数“超出了想象” 可能数以万计
·陈永苗:民国在当下“当归”
·北京暴雨“头七”将到 网友祭奠遇难者(组图)
·启东游行遭到镇压 网传造成两人死亡(图)
·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五屆“推動中國進步獎”頒獎公告(图)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美国国会议员于2012年8月9日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信
·历史揭秘网要求取消“劳动教养”(图)
·严家伟 :国安智囊提出“新黑五类论”意欲何为?
·杨瀚之: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现实及其前景
·华夏:“恶政”在中国肆虐
·一周新闻聚焦:对谷开来死缓的判决意味着什么?
·大连尸体工厂老巢着火 网友怀疑“烧毁证据”
·人民网高调为江泽民正名耐人寻味
·窦铭之:人人自危的中共“和谐”天朝
·钱朝民:论中国政治反对派的和平崛起
·桑杰嘉:中共对西藏打压外还在做些什么?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学生团体、教师和市民抵制“国民教育”洗脑
·著名作家白桦再斥卖身“讲话”文人(图)
·杨瀚之:网络自由运动的现实及其前景
·焦国标向习近平、李克强发出强烈呼吁抗议
·网络联署: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图)
·网民今日成功探访陈平福老师(图)
·杭州市民申请游行,邹巍已被警方拘押(图)
·于浩成:敬悼胡绩伟挽联(图)
·信义德:如何应对邪恶专制政权突然在一夜之间垮台
·全国老人声讨教育界败类韩德强
·富士康员工爆料暴乱的真相(图)
·辽宁盘锦警察枪击案最新消息(多图)
·网爆太原市民将在9月28日游行 反对市委书记陈川平(图)
·18大前赴京访民寻找阳光(多图)
·严家伟:蒙古的“顺产”与中国的“难产”——兼评中共十八大前的某些“舆论
·冯正虎囚禁216日:1大于27的司法行为艺术(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玩完,中共累加危机深重
·【採訪通知】《王丹回憶錄》新書媒體茶敘(图)
·张耀杰:习近平应该怎么办
·抵挡煽颠罪的1,059个名字
·巩胜利 :中国的“二婚”航母只有象征意义
·福建奸杀9岁幼童案 公检法仅以强奸罪论处 残疾母亲誓为爱女讨公道!(多图
·向参与“支持陈平福 反对文字狱”网络联署的全体网友致敬!(图)
·1,060个名字飞赴兰州,解救陈平福!今日晓明推文(多图)
·冷杰甫:致胡锦涛公开信之后我写的遗嘱
·巩胜利:胡锦涛、温家宝“幸福”吗?——CCTV正在进行的全民“幸福观”大扫
·昝爱宗:莫言获诺贝尔奖,能否呼吁释放刘晓波勿“莫言”
·吕耿松: 朱虞夫狱中近况:精神折磨
·网友在刘霞楼下献花(图)
·十八大前泸州万人抗暴 中国转型时刻即将到来
·尊者达赖喇嘛在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与中国学生对话(多图)
·夏业良:走向政治文明 迎接历史性变革
·北京朱福祥因写字被劳教(多图)
·一周新闻聚焦:权斗激烈,传闻十八大中央常委争夺
·军方拥毛泽东侄子向十八大施压(图)
·我的中国梦——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全体代表的公开信
·孙文广: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
·范燕琼声声呼唤自由!(组图)
·温家宝欲自证清白应从财产公开始—评《纽约时报》“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对
·严家伟: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杨光:习近平值得期待吗?
·野火:一党专制仍将苟延残喘
·黄昌盛:中南海已经不重要了——冷评中共十八大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十八大报告毫无新意,政治改革无望
·华夏:中共“18大”与苏共构架之比较(上)——苏共顶层设计导致苏联刹那“
·清流浦:中国政治变革需要强有力的反对党
·王昊轩:胡温当政这十年
·杨光:文化传统与民主转型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公开信(图)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日期:2016-08-23]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作者:蔡楚 [字体:大 中 小]
   
   


   2016年08月22日
   

作者按:这是一个黑崽子的经历。有过三次“黑与红之恋”失败而不知悔改的蔡楚,从17岁初恋,直到36岁,稍近人道的日子才找到归宿。在反人性的革命年代,“饿不许说饿”,“爱不许爱”。对“把一生交给党安排”的工具论,我深有感受,即使你甘作一颗螺丝钉,一个黑骨头也没有装配进红色革命绞肉机连轴转的命运。所谓共产、共产的革命,不过是一些权力狂的借口和谎言。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曾琳,1968年于荣县

   
   1968年下半年,我所在的石油筑路处土建中队,被从威远县越溪镇附近的一条小山沟里,调到大邑县䢺江区花水湾,修建一口井场的土建设施。之前,因远离处机关,医疗条件差,调来了专职的女医生曾琳。
   
   曾琳与我同岁,毕业于解放军卫校。其父母都是党员,在重庆某兵工厂工作。她自幼跟着姑妈长大,其姑父时在宜宾军分区担任政治部主任,姑妈在《宜宾日报》作编辑,当然又是一对党员夫妻。曾琳除根红苗正外,还高挑的个子,瓜子脸,大眼睛,挺拔的胸脯,笔直的鼻梁,一双油黑发亮的辫子常搭在白大褂前——这在土建中队一大群中老年人面前,显得鹤立鸡群。
   
   土建中队大部分人员,借住在花水湾栗子坪电站的宿舍楼里。我与沙世谦、陈弋、熊德雄等人离群索居,借住在老乡家。在当时全国山河一片红的形势下,我们有了一点小天地。比如,听陈弋讲他如何在57年,因与院长的千金讲恋爱,被北京航空学院打成右派的故事。再如,雨天不好施工,我可以去乡间小学教孩子们唱捷克斯洛伐克名歌《牧童》:朝霞里牧童在吹小笛/露珠儿撒满了青草地/我跟着朝霞一块儿起床/赶着那小牛儿上牧场……这在当时有点冒险,会被扣上宣扬“封资修”歌曲的帽子,好在山乡小学老师不知歌的来源。
   
   我听了陈弋的故事心中很不服气。恰好,我62年的初恋,也是因为我出身成份旧军官(我父亲曾任黄埔军校教官),没有前途而分手。刚好曾医生出现了,她又那么漂亮,可以说对她一见钟情。我就利用感冒发烧卧床休息的机会,趁她上门打针的机会,大胆向她提出耍朋友(谈恋爱)的请求,同时,想试试挑战这等级森严的婚姻规则。她羞红了面孔,却没有拒绝,说考虑几天答复我。我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焦急地等着她的允诺。
   
   在青春期的热昏中,好不容易捱过几天,一天傍晚她把我叫到医疗室,关上门与我交谈。万万没有想到她的生活中也有曲折。她说,解放军卫校毕业后,她顺利分配到某部队当卫生员(护士)。当时她已是团员,正在争取入党。不想,没有处理好个人问题:当一位年轻军官向她求爱时,她没有向组织汇报,并开始与该军官约会。一次他俩关上门在拥抱接吻时,门被一群人敲开,来的人说他俩乱搞男女关系,并把他俩抓到部队团部处理。后来她才知道该军官在乡间已订婚。结果该军官被军纪处分,她被部队作退伍处理——原来,革命也要吞噬自己的儿女。我向她表示同情,并诉说了我的过去和家史,我俩的心融合在一起,开始耍朋友。
   
   1968年上半年,伴随着造反派大联合的呼声,我从红村归回土建队“促生产”,那时的《石油怒火》报上由石油战区军管会通报表扬我回队闹革命,因1967年7月3日我主持过石油战区贯彻《红十条》的万人誓师大会,身上披着造反派的光环,在石油战区还算小有名气。在文革造反大潮中,伴随着重新洗牌,所以“黑与红”之壁垒在她心中有所松动。再说,她有自卑心,认为自己被处分过,与我之间还算同病相怜,加上年龄相当,都有一些特长,“黑与红”的壁垒自然视而不见。于是我们立即陷入青春期的热昏中。
   
   过了几个月,井场的土建设施完成,土建中队又回到威远县越溪镇附近的余家寨维修公路。我与曾琳之间的关系发展很平稳,虽然彼此间偶尔也斗斗嘴,但由于她父母和姑妈一家不了解情况,所以我们有过一段难以忘怀的幸福日子。当时,在“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口号下,石油战线是半军事化的集体生活,据说要工改兵,因65年底已做过初步的政审,成都800多人,只剩下几十人。何况不能改兵,也有留下转正成正式工人的可能。当年随军职工很多,至少她改兵的可能大,所以,我们存在着幻想,在山沟里得到正式工作,找一条出路。
   
   然而,曲折于我却是早已注定的遭遇。69年秋天的一天下午,曾琳姑父的军用小吉普车突然降临土建中队,而且,她姑父说要她马上离开土建中队,跟他一起到“红旗村”处机关办理调离手续。我想送送曾琳,就跟他们一起去了处机关。没有想到,我俩难分难舍,告别的时间稍长了一些,即被她姑父呵斥:你俩干脆下山到东兴场街上住旅馆去吧!我无言以对,只能徒步走十多里山路,黯然回到土建中队。
   
   我明白我与曾琳之间的恋爱就此了结,但没有想到,过了两天从处机关传来不幸的消息说,当晚他们的吉普车翻到沟里了,而且车上四人死了俩人,其中有曾琳。我当即泪流满面,并向队上借款15元,换上一套黑衣,走了六十里山路赶到荣县,准备去向曾琳作最后的告别。
   
   到荣县公安局问询后,我如释重负,原来车翻到沟里后没有人死亡,只有一个女人的伤较重,在自贡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山沟里的消息,犹如当时的小道消息,不可不信,又不可全信。我决定马上赶到自贡去探望曾琳,即使她残废了,仍然是我的爱。
   
   到自贡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外科病房,找到曾琳的床位时,她很诧异,我见她头被剃光一头纱布很是伤心。当晚,她把姑父留下照顾她的一位年轻军官赶走,我俩在医院庭院的休息亭中约定,一旦我俩有了正式工作就结婚,她绝不会嫁给那位照顾她的、刚从越南前线回来的年轻军官。
   
   谁知,第二天中午她姑父和姑妈就赶到医院,把我和曾琳叫到休息亭中训话。她姑父和姑妈说,他们一家都是红五类,而我的家族是黑五类,彼此没有调和的余地。最让我刻骨铭心的一句话是:“你的骨头都是黑的,如与曾琳结婚,会影响我们一家的政治前途。”他们要我马上离开医院,并从此与曾琳断绝来往。在曾琳送我出医院时,她流着泪说会给我写信。
   
   几天后,我在山沟里接到曾琳的来信。她说,她姑父和姑妈给她安排在省建一公司医务室工作。最让我舒心的是,她仍称呼我为“亲爱的”,并约我年底在荣县见面。当然,这是一个温馨的年底,我们在荣县度过了形影不离的三天,虽然不能同床共寝,但每天都是到晚上才依依惜别。
   
   1970年1月初,我突然被筑路处土建队的群专队揪出来批斗,一直延续到6月中旬。批斗的目的是要我交代在成都参与地下文学组织“星四聚餐会”的罪行。一些无聊的混混,也追问我与曾琳之间的关系到什么程度,甚至说我拉无产阶级的接班人下水。
   
   一天,陈弋的女朋友小杨把我叫到一边,说曾琳到队上来了,但土建队革命领导小组不允许她见我,还要她在批斗会上当面揭发我 ,被她坚决拒绝。我明白曾琳的心意,但我的处境短期内不会改变,因此,我不愿意再耽误她。思来想去,我决定到处机关开水房旁边等她出现,并请小杨把我的想法告诉曾琳。
   
   第二天傍晚,曾琳终于出现在弯弯的石道上。我迎上前去,彼此对视了约两分钟。没有言语,静静的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像是用心灵在告别,又像是时间为我俩停滞了片刻。我明白,“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雨霖铃》,柳永)我的黑与红之间的恋情又被革命的浪潮吞没。
   
   2016年5月24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0期 2016年8月19日—9月2日)
(2016/08/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