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权力本身就是一头野兽]
曾宁
2006年发表
·对中国时事政治现象的解读
·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与善意期盼
·从许万平刑事判决书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的独立只是个时间问题
·对“文革”的认识与批判
·毛泽东的悲剧
·中国"权贵""性"福生活
·邓小平的"伟大"成就—"无产阶级专政"变"利益集团专政"
·李元龙案件突显中国体制致命弊端
·民族主义象条狗
·“人民文革”说是根本错误的
·中国之病及病根——基督教精神的缺失和制度存在致命的缺陷
·中国之痛——民主化及文化创新、心灵革命、制度变更
·中国之亡——社会政治体制自身的原因+外部竞争力量的逼压
·秘密警察害怕失业——写于"六四"十七周年
·专访贵州异议人士曾宁谈西山会议
·专访曾宁:绝食维权唤醒中华良知
·专访:中共"六四"前大规模抓捕异议人士
·从“文革”到“改革”历史转变的关键及意义
·中国最后一个反革命集团案刑事判决书
·美国总统会见与中国文人之争
·遣返赖昌星,谁是“无形之手”
·先为"民运"正名、始有"时世"巨变--写于"六四"十七周年祭日
·东、西方文化中“民主”观念上的根本差异
·中国之罪——中国对中国人民犯的有原罪
·中国的原罪
·中国之乱——人权之舟行驶在专制暗河的逆流之上
·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中国文化再批判
·构建民族精神自由魂魄、再现百家争鸣历史局面——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歌
·自由精神与儒家伦理道德文化批评——再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叫好
·孔子的理想与毛泽东的恶行——中国政治现象与真实
·"神道"文化决定日本民族一定要参拜靖国神社
·马克思主义三大危害——对西方文明的颠覆、与东方专制主义合流、反孔孟道德主义
·和平或其它——对人类战争的忧虑与注目
·希望之声采访:评论中共活摘器官并表示愿加入真相调查委员会
·我所了解杨天水案件的一点情况------兼谈和谐、民运及其它
·讨论∶中国新一轮环保风暴
·讨论:江苏官员刊登"政绩广告"
·讨论: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国各地袭警缘何呈增多趋势?
·讨论:为何中国民众暴力抗警事件频传
·重庆法院判处许万平十二年徒刑
·讨论:以偷拍来监督政府机关是否可取
·西方感恩节中国教育学生感恩
·讨论:如何抑制中国腐败问题
·民间悼念紫阳触动中央神经
·讨论:如何克服"衙内现象"
·讨论:中国民衆中的仇官心态
·广东三百多名县处级干部因腐败遭查处
·讨论∶中国花费巨额派官员出国考察
·讨论:女子涉嫌偷奶粉被保安人员毒打致死
·中共禁"卫星锅" 被指"越打越火"
·贵阳民众砸警车 专家:中共腐烂民愤大
·北京市招200名首批特约网路监察员
·中共坦承群体抗议事件频传 各地成立防暴特警
·宁波设“581”廉政帐户能否遏止官员收贿
·讨论:讲真话是一种官德吗?
·接受采访讨论:贵州记者网络文章批共产党被起诉 记者: 亚微
·接受采访讨论:王文怡的行为出格将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推向国际正义审判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监督法缘何迟迟不能出台?
·接受采访讨论:深圳立法保护新闻从业人员
·接受采访讨论:谷歌将继续发展中国业务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群体性事件迅速增多
·接受采访讨论:北京贫富差距超越国际警戒线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村官的作用和现状
·贵州民间悼念赵紫阳活动情况通报
·曾宁(zengning)小档案
·接受采访讨论:中国学者建议严格监督省委书记类高官
·接受采访讨论:伍凡、曾宁:中国哪些领域比较“黑”?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讨论:胡星斗、曾宁:小官何以能大贪 rfa高山
·接受采访讨论:严加其、曾宁:不堪回首话文革 rfa杨家岱
·接受采访:湖南遭遇百年不遇洪灾 /rfa杨家岱
·中国实况:从丁点火星到民变四起/曾宁
·震撼!!!国人糊涂!思维混沌!文化浑浊!
·昝爱宗被抓泄露了秘密
·不准说话与反对有罪—观念导致落后等探源
·抓捕高智晟和诡异的中国政局
·高智晟的命运和中国的现状
·谈海外中文网络兼答张国堂、曾节明二先生
·谈海外中文网络与笔者的写作
·胡锦涛最新攻防-虚名笼罩前任、实拳出击地方、反腐维稳压制异议、力挽或加速即倒危局
·中国之烂—从一个侧面看今日国民心态
·温家宝之后,总理还有谁人?
·我看近期中国异议人士“失踪”之谜
·上海反腐,拍苍蝇或打老虎
·毛泽东与“9.11”
·伟大的台湾人民!伟大的宪政民主!-理性认识台湾政局
·接受采访:大赦国际吁奥委会让中国改善人权
·接受采访话题讨论:方觉、曾宁:中国兴起私人镖局 rfa夏爱茗
·接受采访:4.25和平上访到千万退党的精神延续
·吴官正高调反腐哪里错了
·致陕西子洲县裴家湾乡抗争农民的信
·陈良宇倒台后的中国政治道路—和谐社会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宪政民主主义
·ZT卢勇祥:《穿越炼狱》(节选法庭审判部分)
·ZT中共16届4中全会与江泽民去留
·ZT第四代中国领导人中的“上海帮”
·ZT学者评李鹏撰写「六四」回忆录
·ZT中国研究加强处理机制
·ZT中国在16届四中全会前实行高压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本身就是一头野兽

   权力本身就是一头野兽。如果权力本身根本不受约束的话,权力是一定要做坏事的,权力也是一定会吃人的。什么是民主?某种意义上民主就是一整套可以有效约束权力的政治制度。曾宁2016.7.9
   
   很显然,考拉正在成为7O9棋盘上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最初的目的和预期的效果,正在被人为的力量强力的操控之下,朝向它的收益的最大化。编剧、导演和策划入戏太深,也走得太远。曾宁2016.7.10
   
   见鬼了。我说这两天是什么日子?警J察C是连续两天上门。东拉西扯,漫无边际,毫无目标,不知就里。莫非这,现如今政治保卫和维稳工作也开始打哑谜躲猫猫捉迷藏玩太极啦!猛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原来是7O9呀!曾宁2016.7.9


   
   你的思想第一次接触认为你反动。第二次看看觉得你过激。第三次想想你说的没错。再回顾历史分析,不得了!时代穿越了。转[呲牙]
   
   林泉散人
   2000多年前中国人就知道“橘生于淮北为枳,生于淮南为橘”的道理。澳大利亚现在是一个自由和公正的社会,但它当初是有一大批英国囚犯建立起来的。中国人虽然在大一统专制制度下,成为一个个猥琐小人,但也曾在远离大陆的岛屿上建立公正自由的共和国,包括世界第二个共和国“兰芳共和国”(建立于1776年)。只要有一个好的制度,经过一番“土壤改良”过程,使奴才文化转变为主人文化,即使是一群道德低下的囚犯,一样能变为公民,建立一个人民富裕、自立,社会公正、自由的国家。转
   
   儒学作恶的五个维度(提纲)
   原创 2016-07-11 苏小和 苏小和商业评论
   如果一种传统文化没有解决“人是什么”的基本问题,那么试图要求人人都要做君子的道德呼唤,其实是鼓励人人都要做骗子。或许儒家正确的说法应该是,“人人都要认识自己不过是一个小人,没有人真正是君子”。可惜一部儒家思想史,居然没有一个人这么表述过。恰恰相反,所有的儒生都以“假装是君子”为人生志业。
   只要这个重要的“对人性绝对怀疑”的观念没有形成,儒家思想史就一定是一部作恶的历史,并表现为五个方面的作恶征象:
   儒家的伦理道德就是伪善:(基于人性的幽暗,一个人不可能靠自己变成君子,如果这个人对君子的境界是如此渴求,一定要逼着自己做完美天使,则这个人能够想到的惟一方法,就是伪善,谎言是他们最大的方法论,欺骗自己,欺骗别人);
   儒家的知识境界就是实用主义:(由于缺少形而上的思维方式,儒家缺少对时间、空间和范畴的界定能力,进而导致知识人缺乏问题意识和对知识的细分能力,因为只能关注历史的经验和经验的历史,试图在历史中找到实用主义的工具,这是导致儒学虽然历史悠久却缺乏知识涌现能力的原因。需要补充的是,如果说儒学缺乏对时间空间和范畴的界定能力,从而导致儒学只能走向历史的实用主义和相对的历史主义,那么道家的问题是,由于缺少对时间空间和范畴的界定能力,道家走向了模糊、虚无,神秘主义和反智主义。在这个意义上,儒学的思想资源价值高于道家,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历史后来独尊儒学,抛弃了道家学说。事实上这完全可以解释为中国思想史流变的一次重大的基于人自身利益的理性选择。)
   儒家的市场观念就是计划经济:(君子基于知识的自负和德行的傲慢,必然强调自己具有计算市场的能力,所有的计划经济都是一种知识的自负和德行的狂妄,儒家传统发展出盐铁论之类的计划经济思维,就是君子加皇权的经济学面相,君子加皇权的双重致命自负所导致的对自由市场经济的双重破坏);
   儒家的制度给定就是皇权独裁:(君子伪善的另一个特征,就是自命清高,这种源于知识的清高和德行的清高,把儒生推到了帝王师的位置,其内在逻辑是,相对于君子的知识与德行,帝王之位并不是最重要的事件,对帝王的教化,才是知识分子最大的工作。儒家的君子们在皇权面前,不是怀疑与批评,而是逢迎与合作,由此,三千年儒家终于变成了帝王独裁制度的帮凶);
   儒家的大同社会就是人间地狱:(天国不在地上,这是基督精神给人类最重要的忠告之一。人世间的发展靠苦难推动,这是悲剧的精神。儒家理解不了这一点,事实上任何大同社会的想象都是地狱想象,这包括了希特勒式的社会主义想象和马克思斯大林毛泽东式的共产主义想象,而传统儒家的大同社会理想不过是地狱想象之一。有趣的是,新儒学大师熊十力当年试图用儒学思想说服中共第一代领导人,反复上书,就是把儒家的大同理想和共产党人的共产主义理想解释为同一种理想,不料董必武和毛泽东却并不买帐,真是徒增笑料也)。转
(2016/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