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曾节明文集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本周末是上州的蓝调音乐节,克林顿广场周边,自星期五下午便开始拥挤,很难停车,广场上布满活动式帐篷,内人头簇动,帐篷围拱着音乐比武的擂台。


    仲夏的热风中,半英里外就可以听到强劲的节奏和歇斯底里的吼声;晚上下半时更吓了一跳:一开门出来,只听得女人“啊——”的拖长刺耳的恐怖尖叫,还以为是谁被捅了几刀!
    原来是黑人女歌手在献艺。
   
    蓝调与爵士乐,同为典型的美国音乐,特点是热烈、富于节奏感,而旋律散漫。爵士乐名为“爵士”,其实与贵族毫无关系,反而是贵族优雅品味的反面——美国从来不是贵族社会,而都源自黑人音乐,所谓“爵士”,翻译的附会和弄巧而已。
   
    美国流行乐受黑人音乐影响很深,因为普遍缺乏旋律美,我基本上是不听的。因为丑的就是丑的,不可能因为政治上的自由民主,丑的就会自动变成美的。
    美国的流行音乐(尤其是当代的),基本上和噪音一样的难听,很少有旋律美感,充斥着太多的性暗示和歇斯底里的宣泄。时下流行一种“饶舌”歌曲,几乎没有旋律感,只有强劲的节奏,和充斥着脏话的顺口溜、、、、、、
    严格地说,这不是艺术,而是排泄。当然,只要能卖座,排泄也是一种产业,也有自身存在的价值。
    当然,美国流行乐中也有杰克逊和猫王等闪光点,但虽有闪光之处,那毕竟是一块瓦,而不是一块玉。
   
   
    不管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泥沙俱下,越来越浮躁和粗鄙、、.据说现在美国流行乐的作者,已经浮躁得准备用电脑程式作曲了,大批量音乐快餐垃圾即将问世。
   
    当代流行乐不仅亵渎古典艺术,比起老歌来,其美感也是天壤之别。
    听当代流行乐,只有发泄的冲动,所以听ROCK和蓝调节拍时,一定要起身跟着音乐乱扭,才能尽兴。
   
    而在仲夏的晚上,在夜风中欣赏克莱德曼的钢琴演奏、圣桑的《天鹅》、《送别》、《敖包相会》、《山清水秀太阳高》、《春光美》、《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还有苏(俄)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莓花》、《喀秋莎》、、.和老柴的作品,那真是特别的享受,是一种浮想联翩身临其境的感受,令人陶醉在甜美的梦境当中。
   
    俄罗斯人在政治上、经济上都一塌糊涂,但客观上应该承认,她在文学和音乐上确实是优秀的民族。老柴的音乐,既有欧洲音乐的典雅精致,又有北亚草原的野性美;许多苏俄民歌,旋律优美,热烈奔放。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和八十年代的流行歌,其旋律之优美,迄今也是难以跨越的巅峰。
    据说民歌《喀秋莎》甚至征服了德国军队: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苏军攻占了一处德军阵地,误信“苏军不留活口”的德军全部战死,一片硝烟当中,唯有一台电唱机还在播放苏联民歌——《喀秋莎》。
    八十年代那棵《小草》也曾征服了解放军:据说1989年五月中旬,北京的部分游行市民曾经对“戒严部队”齐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结果唱得许多官兵齐刷刷泪下,一度对软化解放军的士气、组织部队进城起了大作用。
   
    有“政治正确”的棍子类人,一见是极权时代东西,就挥舞棍子把这些音乐打成“恶之花”,其振振有词的理由是:这些歌曲的歌词,多是歌颂恶魔的。
    其实歌曲的灵魂是曲,而不是词。苏俄和毛泽东时代的优美歌曲,其曲谱不是“恶之花”,而是人类精神美的结晶,而且有很多还是良知和人性的流露。
    其实极权时代的音乐人,多很痛苦,而痛苦是艺术灵感之源。在具有艺术天赋的前提下,惟痛苦流离的人能多产和优产。这就是“国家不幸诗人幸”的道理。
    而且,极权时代的音乐人创作不是为了钱,也免去了商业化的浮躁,拥有一颗闲暇、内省、沉淀的心灵,这也是产生艺术好作品的条件。
    中国八十年代虽然极权放松了,但尚未市场化,彼时充满理想化的艺术人,仍有一颗质朴的心。
   
    音乐之美是魅力无限的,仲夏的傍晚,如果能够在凭窗的钢琴前奏上一曲《致爱丽丝》,该是多么的浪漫和惬意!
   
   
    有无音乐特长的生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然而再美的音乐,本身并不具有劝人向善的功能,反可能成为恶魔的点缀物、调节剂。
    前德国国家安全部部长、盖世太保一把手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就是一位精通音乐的人。
    海德里希身高一米八五,金发碧眼,相貌堂堂,出身于德国莱比锡音乐世家:父亲是当地一家音乐学院的院长,外祖父则是著名的音乐家、德雷斯顿音乐学院的创始人。
    海德里希艺术天份优良,且从小受过完好的音乐教育,能够出色演奏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还能作曲。但“一战”后的动乱和经济危机,导致其家道中落,也令其对制造动乱的共产党人(其中许多为犹太人)和犹太人恨之入骨。
    与其他纳粹高官不同,海德里希的党卫军总部办公室里,总是摆着一部半旧的德国斯坦伯格名牌钢琴,每当他陷入沉思,或在制定灭犹计划的闲暇中,都能在这台钢琴上行云流水,弹奏出严谨华丽空灵的巴赫来,每每令他的助手和副官大为享受。
    但无与伦比的音乐之美,丝毫不能改变海德里希杀人的冰冷无情。这就是希特勒曾经最为欣赏和倾心培养的“纳粹王朝黑太子”、“具有钢铁般心脏的人”(希特勒语)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最美与最恶,竟如此有机地结合在海德里希一个人身上。电影《辛德勒名单》中有一幕党卫军搜捕犹太人的镜头,而在党卫军搜捕行动的同时,背身在钢琴上弹奏巴赫的军官,其原型正是海德里希。
    那么,海德里希本来就是一个恶棍吗?非也。他诚实守信、彬彬有礼、不抽烟、不酗酒、不赌博、克己节俭奉公、、.简直就是公务员的楷模;而且素有洁癖,勤洗澡,衣着整洁考究、、.
   
    问题就在海德里希的“洁癖”:受尼采、瓦格纳和希特勒的三重影响,他是一个极端的种族洁癖症患者,觉得只要把“犹太劣种丑类”消灭干净,世界将变得如巴赫的音乐一样圣洁美妙。
    这就是无道的地方。希特勒、海德里希不明白的是,美丑优劣相反相成,把丑的劣的消灭干净,美的优的也就无所谓美,无所谓优了。
    消灭劣等民族,世界将变成地狱。
   
    纳粹并不比共产党邪恶,且切中了问题的要害;但某种意义上希特勒比斯大林更无道,这就是纳粹迅速灭亡的原因。
   
   曾节明 于2016年七月九日丙申甲午壬辰傍晚
(2016/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