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曾节明文集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马前课》已经明了:郭文贵发声致中共政权今年大衰
·中共的死穴在经济而不在政治——建议郭文贵爆料中国经济真相
·郭文贵现象是中共国晚期的必然现象
·超越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必很快复辟计划经济
·中国楼市逆市红火的原因:新一轮庞氏骗局鸡血——印钞圈钱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本周末是上州的蓝调音乐节,克林顿广场周边,自星期五下午便开始拥挤,很难停车,广场上布满活动式帐篷,内人头簇动,帐篷围拱着音乐比武的擂台。


    仲夏的热风中,半英里外就可以听到强劲的节奏和歇斯底里的吼声;晚上下半时更吓了一跳:一开门出来,只听得女人“啊——”的拖长刺耳的恐怖尖叫,还以为是谁被捅了几刀!
    原来是黑人女歌手在献艺。
   
    蓝调与爵士乐,同为典型的美国音乐,特点是热烈、富于节奏感,而旋律散漫。爵士乐名为“爵士”,其实与贵族毫无关系,反而是贵族优雅品味的反面——美国从来不是贵族社会,而都源自黑人音乐,所谓“爵士”,翻译的附会和弄巧而已。
   
    美国流行乐受黑人音乐影响很深,因为普遍缺乏旋律美,我基本上是不听的。因为丑的就是丑的,不可能因为政治上的自由民主,丑的就会自动变成美的。
    美国的流行音乐(尤其是当代的),基本上和噪音一样的难听,很少有旋律美感,充斥着太多的性暗示和歇斯底里的宣泄。时下流行一种“饶舌”歌曲,几乎没有旋律感,只有强劲的节奏,和充斥着脏话的顺口溜、、、、、、
    严格地说,这不是艺术,而是排泄。当然,只要能卖座,排泄也是一种产业,也有自身存在的价值。
    当然,美国流行乐中也有杰克逊和猫王等闪光点,但虽有闪光之处,那毕竟是一块瓦,而不是一块玉。
   
   
    不管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现在的流行音乐都是泥沙俱下,越来越浮躁和粗鄙、、.据说现在美国流行乐的作者,已经浮躁得准备用电脑程式作曲了,大批量音乐快餐垃圾即将问世。
   
    当代流行乐不仅亵渎古典艺术,比起老歌来,其美感也是天壤之别。
    听当代流行乐,只有发泄的冲动,所以听ROCK和蓝调节拍时,一定要起身跟着音乐乱扭,才能尽兴。
   
    而在仲夏的晚上,在夜风中欣赏克莱德曼的钢琴演奏、圣桑的《天鹅》、《送别》、《敖包相会》、《山清水秀太阳高》、《春光美》、《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还有苏(俄)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莓花》、《喀秋莎》、、.和老柴的作品,那真是特别的享受,是一种浮想联翩身临其境的感受,令人陶醉在甜美的梦境当中。
   
    俄罗斯人在政治上、经济上都一塌糊涂,但客观上应该承认,她在文学和音乐上确实是优秀的民族。老柴的音乐,既有欧洲音乐的典雅精致,又有北亚草原的野性美;许多苏俄民歌,旋律优美,热烈奔放。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和八十年代的流行歌,其旋律之优美,迄今也是难以跨越的巅峰。
    据说民歌《喀秋莎》甚至征服了德国军队: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苏军攻占了一处德军阵地,误信“苏军不留活口”的德军全部战死,一片硝烟当中,唯有一台电唱机还在播放苏联民歌——《喀秋莎》。
    八十年代那棵《小草》也曾征服了解放军:据说1989年五月中旬,北京的部分游行市民曾经对“戒严部队”齐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结果唱得许多官兵齐刷刷泪下,一度对软化解放军的士气、组织部队进城起了大作用。
   
    有“政治正确”的棍子类人,一见是极权时代东西,就挥舞棍子把这些音乐打成“恶之花”,其振振有词的理由是:这些歌曲的歌词,多是歌颂恶魔的。
    其实歌曲的灵魂是曲,而不是词。苏俄和毛泽东时代的优美歌曲,其曲谱不是“恶之花”,而是人类精神美的结晶,而且有很多还是良知和人性的流露。
    其实极权时代的音乐人,多很痛苦,而痛苦是艺术灵感之源。在具有艺术天赋的前提下,惟痛苦流离的人能多产和优产。这就是“国家不幸诗人幸”的道理。
    而且,极权时代的音乐人创作不是为了钱,也免去了商业化的浮躁,拥有一颗闲暇、内省、沉淀的心灵,这也是产生艺术好作品的条件。
    中国八十年代虽然极权放松了,但尚未市场化,彼时充满理想化的艺术人,仍有一颗质朴的心。
   
    音乐之美是魅力无限的,仲夏的傍晚,如果能够在凭窗的钢琴前奏上一曲《致爱丽丝》,该是多么的浪漫和惬意!
   
   
    有无音乐特长的生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然而再美的音乐,本身并不具有劝人向善的功能,反可能成为恶魔的点缀物、调节剂。
    前德国国家安全部部长、盖世太保一把手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就是一位精通音乐的人。
    海德里希身高一米八五,金发碧眼,相貌堂堂,出身于德国莱比锡音乐世家:父亲是当地一家音乐学院的院长,外祖父则是著名的音乐家、德雷斯顿音乐学院的创始人。
    海德里希艺术天份优良,且从小受过完好的音乐教育,能够出色演奏小提琴、大提琴和钢琴,还能作曲。但“一战”后的动乱和经济危机,导致其家道中落,也令其对制造动乱的共产党人(其中许多为犹太人)和犹太人恨之入骨。
    与其他纳粹高官不同,海德里希的党卫军总部办公室里,总是摆着一部半旧的德国斯坦伯格名牌钢琴,每当他陷入沉思,或在制定灭犹计划的闲暇中,都能在这台钢琴上行云流水,弹奏出严谨华丽空灵的巴赫来,每每令他的助手和副官大为享受。
    但无与伦比的音乐之美,丝毫不能改变海德里希杀人的冰冷无情。这就是希特勒曾经最为欣赏和倾心培养的“纳粹王朝黑太子”、“具有钢铁般心脏的人”(希特勒语)莱因哈德·海德里希。
   
    最美与最恶,竟如此有机地结合在海德里希一个人身上。电影《辛德勒名单》中有一幕党卫军搜捕犹太人的镜头,而在党卫军搜捕行动的同时,背身在钢琴上弹奏巴赫的军官,其原型正是海德里希。
    那么,海德里希本来就是一个恶棍吗?非也。他诚实守信、彬彬有礼、不抽烟、不酗酒、不赌博、克己节俭奉公、、.简直就是公务员的楷模;而且素有洁癖,勤洗澡,衣着整洁考究、、.
   
    问题就在海德里希的“洁癖”:受尼采、瓦格纳和希特勒的三重影响,他是一个极端的种族洁癖症患者,觉得只要把“犹太劣种丑类”消灭干净,世界将变得如巴赫的音乐一样圣洁美妙。
    这就是无道的地方。希特勒、海德里希不明白的是,美丑优劣相反相成,把丑的劣的消灭干净,美的优的也就无所谓美,无所谓优了。
    消灭劣等民族,世界将变成地狱。
   
    纳粹并不比共产党邪恶,且切中了问题的要害;但某种意义上希特勒比斯大林更无道,这就是纳粹迅速灭亡的原因。
   
   曾节明 于2016年七月九日丙申甲午壬辰傍晚
(2016/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