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谁更惧怕“文革”? ]
喻智官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用利剑支起的“和平大纛” ——论习氏的“命运共同体”
·小曼德拉的父亲 ——记良心犯张海涛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更惧怕“文革”?

   
   
    不能轻易翻过去的一页
   
    文革五十周年来临之际,海外媒体掀起纪念反思的热潮,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内在中宣部的管控下波澜不兴,一片寂静,直到五月十七日——文革起始标记日五月十六日的翌日,人民日报才发表评论《以史为鉴是为了更好前进》,同日,环球时报发表《“文革”已被彻底否定》,这是官方媒体仅有的两篇评论。有如人民日报把评论放在不起眼的四版二条,两文的目的都不是探讨文革,更似为文革话题降温。


   两文都重申《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对‘文革’作出彻底否定的权威定性,”环球时报还轻巧地说“‘文革’那一页彻底翻过去了”。怎么翻过去?《决议》一边彻底否定文革,一边继续维护文革发动者毛的地位,还编造毛被林彪和江青利用的幼稚谎言,如此难以自圆其说的结论没解决,这一页怎么能轻易翻过去?更何况文革中受迫害的民众至今没得到应有的道歉和赔偿,这一页又怎么能轻易翻过去?
   中共愈急于想翻过去,愈说明其想回避这道罪恶的坎,想推拒人民追求真相的诘问,我们愈要解析其中缘由,揭穿他们的用意,不让他们蒙混过关,尤其要弄清,中共为何罔顾《决议》“彻底否定文革”又撇清“毛文革”首恶责任的巨大矛盾,顽固坚守三十五年岿然不(改)动。
   
    中共官僚集团在文革中受重创
   
   中共建政六十多年,搞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政治运动,迄今没有自我反省否定过任何一次运动,连错划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右派的反右,也只承认扩大化而不肯全面否定,为何单单“彻底否定文革”?皆因其他政治运动都是镇压打击阶级敌人和异见分子,中共各级干部都是运动领导者或执行者,唯独文革,中共官僚集团自身受到重创,从中央到基层的绝大多数官吏成为主要的挨整对象,这是毛发动文革的目的使然。毛的目标,“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此不惜搞乱全国,鼓动民众“舍得一身剐,敢把(刘)皇帝拉下马”!并捏造出一个“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以摧毁刘少奇把持的从上到下的整个官僚体系。
   为什么“毛主席挥手我前进”,老百姓闻风而动一呼百应?学生组织红卫兵,以工人为首的各行业劳工组织造反队,猛烈地冲击各级官僚,除了被个人崇拜神化的毛代表绝对真理,青年学生轻易被蛊惑蒙蔽外,劳工大众是拉毛的大旗做虎皮,发泄对中共领导下的各种现实不满。
   其时正值中共建政十七年了,经济方面,老百姓的生活非但没改善,与“解放前”相比反而倒退;而中共高官,尤其是中央和各省市的巨头,或占用出走的外国人和出逃的资本家留下的豪宅,或新建高级住宅。他们有专用的医院和楼堂馆所,老百姓即使有钱也不能进。他们高高在上深居简出,完全和老百姓生活在两个世界,哪里会了解民瘼,更遑论为民造福。在政治方面,单位里一个小小的党支部书记,就可以代表党,谁向书记提意见,谁就是对党不满,甚至反党,就可能遭受政治经济上的惩罚,五七年,许多人就是那样当上右派的。
   文革是天赐良机,有毛的号召在,民众可以名正言顺地造党官的反,上至国家高官及各省市大员,下到本部门领导,没有人不可以怀疑,没有人不可以打倒。
   倒台的中共巨头首当其冲,他们的面具被一张张揭开,街头大字报传抄着他们的种种恶行。他们的政治问题,什么两条路线斗争,什么“三自一包”、“三和一少”,老百姓没几个人搞得懂,但他们腐化堕落的生活激怒了民众,他们骄奢淫逸的丑态,不少都在后来李志绥、陈伯达、戚本禹等人的回忆中得到了印证。
   当时,老百姓走出饿死几千万人的三年“自然灾害”不久,对“灾害”时期高官们的“吃相”特别敏感:刘少奇用螃蟹,只食蟹黄,剩下的蟹肉都扔了;邓小平饕餮山珍海味;杨尚昆嗜啖西餐;谭震林的老婆让空军运活鸡;贺龙的两条猎犬都是顿顿大肉;有些高干子弟在学校竟然扔掉蛋糕……一九四九后,老百姓一直被严厉禁欲,发生婚外情,甚至婚前性行为都是大罪,但中共高官却视婚姻为儿戏,甚至荒淫无度:王光美是刘少奇的第六任老婆,此前有三任老婆根本没正式离婚;叶剑英更有“花帅”美名,也有过六个夫人,都是旧人没离又找新人的;邓小平一九五九年摔坏了腿,两个女护士照顾他,其中一个女护士肚子被搞大了……这还是中央高官的丑态,军队和各省市的高官中的许多人也都有一本烂账,不胜枚举。
   看到大字报上的这些内容,老百姓能不恨中共高官么,批斗他们时能不狠么!中共在土改等政治运动中玩过的非人道把戏——抄家没收浮财,戴高帽子批斗游街,如今报应不爽地用到刘少奇、王光美、彭、陆、罗、杨及各地省长、市长及大小官吏身上,他们第一次领教了被压迫民众奋起反抗的威力。
   
    争权如狼,保权如虎
   
   文革遭际是中共官僚集团永远的痛。文革后,老官僚几乎全部官复原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是痛定思痛,反省毛的个人独裁和中共专制是文革的根源,推进必要的政治改革;相反,一面报复性地清算江青集团,清除基层造反派头头及“三种人”,以除后患;一面在失而复得的地位上,争权如狼,保权如虎,定下“让自己的孩子接班可靠,不会掘自己的祖坟”的思维国策。大批红二代进入政商两界,他们互相勾连肆无忌惮。早年,他们的父辈打土豪分田地、搞公私合营,掠夺地主、资本家的财产收归国有;如今,他们以经济改革的名目搞私有化,疯狂瓜分鲸吞国家财产,巧取豪夺经济发展的果实,一个个摇身变为千万、亿万富翁。
   与此同时,文革时的“领导阶级”劳工大众成了弱势群体,他们先是下岗吃低保,如今拿微博的退休金。他们认为毛警惕的“资本主义复辟”了,毛要防止的新生资产阶级出现了。中共坚持高举毛的旗子,不敢公开毛是中共贪腐第一人的真相,更让他们怀念毛的“廉洁奉公”,怀念毛时代的“公平正义”,希望再来一次文革,打倒比文革前腐败百倍的贪官污吏。
   因此,中共官僚集团比谁都明白,民众对他们的仇恨十倍于五十年前,倘若再来一次文革,他们将遭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他们比老百姓更惧怕文革重演。这就是为什么面对一九八六年底和八九六四学运时,邓小平首先联想(也是故意歪曲妄想)到的就是文革,就是邓朴方那条断腿。他决不允许那样的事再次发生,他要保住自己家族及权贵子孙的福禄,决定大开杀戒,不惜用二十万人头换中共二十年的江山安定。
   二十年后的今天,有赤色基因的红二代习近平继承大统。尽管习近平一开口就是毛式语言,一举手就滥用文革手段,怂恿手下大搞个人崇拜,自任各种小组的组长,抓捕镇压异见人士,逼迫他们在电视上认罪等等,但他这样做的目的,仅是树立权威独揽大权,想当毛泽东第二。至于像毛那样发动文革,他即使有心也无胆,再蠢也知道,今日的中国人早已不是五十年前的愚民了,以他那点威望,如果再来一次文革,不仅他手下的各级官僚被打倒,他自己也将赔进去,中共堡垒也将在愤怒民众的造反大潮下垮塌,中共专制政府也将被人民推翻。他敢试吗?
   
    应当彻底否定导致文革的一党独裁制度
   
   明此事理,我们决不能跟着中共“彻底否定文革”,尽管文革一亿多受害者中绝大多数是老百姓,但历次政治运动,诸如:文革前的土改、镇反、肃反、三反五反、反胡风反革命集团、反右、四清;文革后的“严打”、六四镇压、取缔法轮功、近年的打击维权人士等运动,哪一项遭罪的不是普通民众?老百姓在这些运动的受难与文革相比,只有人数多寡之分,伤害轻重之别,并无本质区别。唯有文革,在一部分老百姓受害时,还有一部分老百姓可以“奉旨造反”,“合法”革当权派的命,也就是所谓的“人民文革”。人民有有限的结社自由,可以组织红卫兵和造反队,有有限的言论自由,即四大自由——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一九七六年的四五运动,一九七八、七九年的民主墙运动,都是依凭这四大自由才兴起的。因此,利用民主墙打击华国锋的邓小平,一旦看到魏京生的大字报批到自己头上,马上命令在宪法中取缔四大自由,夺走了老百姓自由发声伸冤的唯一工具。
   所以,中共要“彻底否定文革”又不否定毛,不允许民众借否定文革来否定党的历史和社会主义制度,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套用文革时流行的毛语录“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我们要彻底否定毛,以及导致文革的中共专制制度,争取真正的更彻底更全面的民主,并最终建立民主新中国。
   
   
   原载《争鸣》2016年第7期
(2016/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