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喻智官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诺奖评委主席为何“谬赞”中国
·当下又现“包身工”
·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冯正虎的“幸福终点站”在哪里?
·谁把他「造就」成当代西西弗斯
·被人遗忘的六四暴徒
·一只翅膀坚硬的燕子
·四十年残梦依旧
·羊子未了的心愿
·爱尔兰为何否决里斯本条约?
·风骨永存的王若望
·不堪提起的沉重
·改变我人生旅程的刊物
·被马克思主义糟蹋的中国
·尼泊尔民主运动的启示
·文革四十周年祭
·被浮华遮掩下的上海
·王光美摆“宽容宴”所为何事
·鲁迅“死因之迷”的背后
·故园变色堪嗟叹
·峻法胜于无法
·大陆的“疯狂英语热”
·上海——靠高楼支撑的欲望都市
·关于“支那”语义的一点补正
·道德崩溃在生死线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牛鬼蛇神”陈伯达
   
   五十年前,每提文革,总加前缀“史无前例”,五十年后追忆,文革还“史无后例”。轰轰烈烈的文革,以疾风暴雨峻厉豪放的正剧开场,最后演成无所不包的杂剧:有癫狂迷乱恣意妄行的闹剧;有反讽荒诞滑稽突梯的谐剧;有格杀互害不知所为的悲剧。
   陈伯达就是其中一个蹩脚“演员”。


   一九六六年,陈伯达被毛“莫名其妙”地拉上台当“主角”,一九七0年又被毛拿出来“祭旗”,被毫不留情一脚踢下台。
   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陈伯达刚带领工作组进驻《人民日报》就发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鼓噪起文革高潮,地、富、反、坏、右、资本家、叛徒、特务、走资派及资产阶级专家、学者、权威、祖师爷等臭老九先后被网进牛鬼蛇神队伍,被“打得落花流水”。
   现世现报,一九七一年,全国开展“批陈整风”运动,报刊上给陈伯达扣上无数帽子:“国民党反共分子、托派、叛徒、特务、修正主义分子、彭德怀军事俱乐部成员、刘少奇资产阶级司令部头面人物、尊孔派、大儒、野心家、伪君子、反共老手、政治骗子、黑秀才……”牛鬼蛇神的各种名号麕集他一身。
   “十恶不赦”的陈伯达为此遭囹圄之灾,当他被押进秦城监狱,面对牢门时禁不住大叫:“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救过毛主席!”
   一九四八年春的一天,国民党飞机轰炸阜平,陈伯达去叫毛离开屋子,毛逃过一劫……他临危邀功,却软化不了残暴主子手上的屠刀。
   几十年前,当陈伯达走进毛时,绝没料到会有这样的下场。
   
    延安演讲时人生的转捩点
   
   陈伯达一九三七年奔赴延安。最初,他在陕北公学等处任教,并未受重用。一次,他在座谈会上谈孙中山思想的两个两重性见解,在座的毛发现了他的才学,调他来任军委主席(毛泽东办公室)副秘书长。延安整风时,他写文章宣扬毛是中共唯一正确的最高领袖,随后在七大上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一九四三年抗日时期,陈伯达在毛指导下撰写《评【中国之命运】》;在国共内战时期写《蒋宋孔陈——中国四大家族》、《人民公敌蒋介石》等小册子,大势进行反蒋反国民党政府宣传,以此博得中共首席理论家称号。
   中共建政后,陈伯达担任中宣部副部长,参与起草许多重要文献:一九四九年的《共同纲领》(即临时宪法);一九五三年的《宪法草案》;一九五八年的八大《政治报告》;一九六一年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一九五六年中共创办理论刊物《红旗》,他任总编辑。同年,他当上了中共政治局候补委员。
   
    文革中被推到权力顶层
   
   毛泽东搞文革的目的是“诛杀一批有异心的建国功臣”,其手段就是重用文痞刀笔吏舆论现行。陈伯达“得风气之先”,他在四清运动期间起草《二十三条》中就提出“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次年,他在起草《五·一六通知》和《十六条》两个文革纲领性文件中再三强调这个论点。在工作组问题上,他与刘、邓意见相左主张撤销,站在了毛的“正确路线”一边。
   论功行赏,毛点将陈伯达当文革小组长,并让他在中央全会上跃升为排名第五的政治局常委。八月十八日,毛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其貌不扬的小个子陈伯达紧随毛、林、周,在登上天安门城楼亮相的同时,也登上了人生的峰巅,一夜间名扬全国。
   陈伯达从此进入他受审时自认的“发疯的时刻,”制造或参与了不少大案。他在揪斗刘少奇的报告上添加邓(小平)陶(铸)夫妇的名字;他和谢富治一起清查“中国(马列)共产党”案,怀疑朱德、陈毅等一批元帅、副总理等人组党搞政变;他在迫害陆定一的材料上批示“给陆定一戴上手铐、降低生活标准、交红卫兵审判”;他参与整肃的“冀东党大冤案”最为惨烈,受株连者八万多人,其中近三千人被迫害致死,七百多人致残。
   
    “我是小小老百姓”
   
   然而,陈伯达毕竟有传统文人的一面,在丧失理智的狂乱中不时显露一点残存的仁义。
   文革初期盛行:“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陈伯达认为这是剥削阶级的反动血统论,随即改为:“父母革命儿接班,父母反动儿背叛”。在抄家批斗肆虐时,他指示北京市委发出“不许私设公堂、拘留所”等内容的布告。
   陈伯达的尴尬在于,他担着文革组长盛名,但文革小组的事都由副组长江青说了算,他常因持异见而受江青和康生训斥,张春桥、姚文元、戚本禹等人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上海发生安亭事件,工人造反队阻断铁路交通,他指示“小道理服从大道理,工人应回厂搞好生产”。张春桥却说“革命也是大道理”。武斗白热化时,他主张收缴群众组织的武器,江青却提倡“文攻武卫”。他在文革中常把“我是小小老百姓”挂在嘴上,从他在文革小组的处境可知,这句口头禅既是自谦也不无自嘲意味。
   
    糊里糊涂遭灭顶之灾
   
   受江青集团奚讽冷落的陈伯达,只好去林彪集团取暖。九大召开时,他为林彪起草政治报告,提出中心工作应该从搞运动转向抓经济建设。张春桥和姚文元起草的另一份报告的中心思想是“继续革命”。他批张、姚的报告是“运动就是一切,目的是没有的”,张春桥反驳他的报告是“唯生产力论”。最后毛采用张、姚的报告,他感到遭毛遗弃,大哭了一场。
   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附和林彪的意见,赞成设国家主席,还高调宣讲天才论。他天真地认为,称颂毛是天才以对抗张春桥总不会错,讵料毛拿他当靶子敲打林彪,写了《我的一点意见》,把他骂得一钱不值:“我跟陈伯达这位天才理论家之间,共事三十多年,在一些重大问题上就从来没有配合过,”我们“决不能跟陈伯达的谣言和诡辩混在一起。”毛一字千钧地宣告了他的末日。
   
    百无一用是书生
   
   陈伯达本是性格懦弱的“老夫子”“书呆子”(江青骂他的话),被奸佞枭雄毛招到手下为官,惜乎,他学得了毛的野心和权欲,却始终搞不懂毛的权术,他投机取巧左右逢源,却动辄得咎弄巧成拙。他赞同彭德怀上书,又转头痛斥彭有“反骨”;他帮刘少奇修改《修养》,文革后又批《修养》“反动”;最后,他因为林彪的天才论做注解而成为替罪羊。
   陈伯达在受审时自责:“我是一个犯了大罪的人,我的一生是个悲剧,我是一个悲剧人物。”但他至死认识不到悲剧的根源,晚年还重申,“永远感念毛主席”,他这个“学生犯了大罪,不成器,是不能怪先生的。”可怜的文革“小小老百姓”,是被皇帝杀头还坚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感恩戴德的腐儒,是被共产党这部绞肉机碾成齑粉还甘为零件的顺服工具。
   夫复何言?
   
   原载《动向》2016年第6期
(2016/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