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严家祺
·
·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批判最高权力终身制舊文部分目录
·一次全文发表1980年批判终身制的幻想小说
·习近平311复辟帝制得逞的四大因素
·废除终身制和习仲勋平反,发生在同一时间
·2013舊文:廢除終身制是怎樣產生的?
·中国修宪面临四大问题
·良好的资本主义和坏资本主义
·严家祺:《全球金融恒等式》
·经济学数学方法的局限
· 两位数学家为张益唐受攻击而说话
·民主与社会公正——政府作用的比较分析
·严家祺:从王沪宁当选政治局常委谈起——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
·严家祺:请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回到家人中
·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兴衰
·严家祺:创造史观
·严家祺:访问余英时教授随感录
·读《首脑论》——政治心理学的观点
·严家祺:刘晓波争议原因论
·严家祺:人生九论
·权力与权利
·一五二七年罗马浩劫的原因
·打字稿:严家祺39年前为天安门事件翻案旧文
·29年前访《江青同志作者》
·高皋文章:寻找鮑有光
·"美国第一”和“中国第一”
·从全球专属经济区分布看南海问题
·“伟大”是一种感觉
·什么是中国的“中央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社科院『前身』学部文革简史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
三个世界:物质世界·观念世界·规范世界
·
·嚴家祺:什麼是“規範世界”?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
经济学、货币金融学、全球总账本
·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流失的后果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严家祺


    国际法上“主权”与“主权权利”之间有明显区别,但中国大陆的媒体和许多领导人,不了解这一区别。谈及南海问题,会简单地说,“南海主权属于中国”。南海是“南中国海”的简称,说“南海主权属于中国”,就像说“日本海主权属于日本”、“印度洋主权属于印度”一样荒唐。
    中华民国政府在地图上表明11段线,是为了表明,11段线内的四个群岛属于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用9段线,是为了表明,9段线内的四个群岛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都宣称南海诸岛是本国领土。
    中国大陆的媒体经常说,“中国南海”与“南中国海”有不同,“中国南海”是指“9段线内的南中国海”。正这是这一说法,成了海牙仲裁庭7月12日裁决的“理由”,裁决说“九段线”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主权(sovereignty)是一個國家對其管轄區域所擁有的至高無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權力。一个国家对领土、大陆架 (陆地)、领海(12海里)、领空(领土与领海的上空)享有主权。


主權權利是近代從國際海洋法所發展出之概念。


   其最早可追溯至《大陆架公約》(1958)第2條第1、2、3款規定。“沿海國為探測大陆架及開發其天然資源之目的,對大陆架行使主權權利。”
   对领海以外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不享有主权,而只是对200海里海域内的资源等享有“主权权利”。

海牙仲裁庭在法律问题上的根本错误有两个


   (以下内容见纽约《世界日报》2016年7月17日严家祺文章,全文附后):
   (1)海牙仲裁庭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未加规定的“地图示意图标”既没有裁决的必要,也没有裁决的权力,更没有权力借裁决而对南海230个岛礁的主权归属作出决定。其理由如下: 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既不是“国界线”,也不是“一国的海域分界线”。尽管中国有些领导人和媒体有时把它说成是“国界线”,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法律,从来没有宣布11段线和9段线是“国界线”或“中国与邻国的海域分界线”。原因是11段线或9段线,没有像“国界线”或“专属经济区界线”那样有经度纬度的精确坐标,实际上只是地图的示意图标,只是用来表明U形线内的岛屿属于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而且,1953年地图制图者还自作主张地、些微改变了九段线在地图上的“位置”和“斜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竟然不知道U形线在1953年“位置”和“斜率”作了些微改变,不知道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怎么有法律效力呢?
    (2)海牙仲裁庭在南海周边国家还没有划定专属经济区的情况下,竟然得出结论说,“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还没有解决诸如黄岩岛的领土争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 海牙仲裁庭无权对中国与菲律宾的海域划界进行裁决。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远离法国本土,处在加拿大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水域内,如同黄岩岛处在菲律宾近海。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属于法国,只有当法国和加拿大对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附近海域划界发生纠纷时,如果法国加拿大一方或双方要求海牙仲裁庭裁决,海牙仲裁庭才有裁决的权力。
   (2016-7-18 写于华盛顿DC 郊区)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纽约《世界日报》2016-7-17


    严家祺
    对海牙仲裁庭7月12日的裁决,纽约《世界日报》论坛版7月14日刊登了我写的《海牙仲裁庭的两个法律错误》一文,为了更明晰地阐明本人对海牙仲裁庭裁决的观点,现在补充于下:
   
   
   1.海牙仲裁庭7月12日作出裁决,当天,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康達(Daniel Kritenbrink)在华盛顿DC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說時说,汶萊、中國、菲律賓、台灣和越南間,在南海岛屿问题上,存在领土争端,但对这些国家和地区在領土與領海的爭端上,美國對此不採取立場,對於結果也沒有偏好;美方準備好接受任何結果,只要聲索方是以和平、符合國際法方式解決爭端。
   事实上,美国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和冲突,集中在南海国际航道问题上。在这一问题上,中国的政策,多年来违反联合国海洋法的规定。对中国(不是指国民党、共产党、民进党那一届政府)来说,关心的是“南海中岛礁的主权归属”,而美国“對競爭領土與領海的爭端,美國對此不採取立場,對於結果也沒有偏好”,所以,美国与中国不会在南海岛礁主权归属问题上与中国发生大规模冲突和战争。
   
   
   2.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长期以来没有区分“南海的四种海域”——领海、专属经济区、公海、国际航道。全世界许多“海峡”,是国际航道,如马六甲海峡,不是公海,而是“领海”,这些海峡,世界各国,包括军舰在内,都有“无害通过权”,无须“打招呼”就可以通过。中国在参加“联合会海洋法公约”时,有一个“政策性声明”,是违反“联合会海洋法公约”规定的。参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有保留,中国说,我没有保留,但有一个政策性声明。这个“政策性声明”说:“外国军用船舶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须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批准”“我国政府有权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防止对领海的非无害通过”,这一政策性声明,是明显不符合《联合会海洋法公约》的。中国国际法专家非常清楚这一点,但当外国军舰未经中国政府批准无害通过时,中国军方就会按照中国的“政策性声明”,在航道问题上坚持违反联合国海洋法的规定的做法,造成摩擦,小摩擦就会变成大冲突,甚至发生战争。中国对此有两个选择:一是退出《联合会海洋法公约》,一是废除政策性声明。美国至今没有参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认定专属经济区是公海的一部分,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认为国际公海不包括专属经济区。
   
   
   3.海牙仲裁庭在法律问题上的根本错误有两个:
   (1)海牙仲裁庭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未加规定的“地图示意图标”既没有裁决的必要,也没有裁决的权力,更没有权力借裁决而对南海230个岛礁的主权归属作出决定。其理由如下: 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既不是“国界线”,也不是“一国的海域分界线”。尽管中国有些领导人和媒体有时把它说成是“国界线”,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法律,从来没有宣布11段线和9段线是“国界线”或“中国与邻国的海域分界线”。原因是11段线或9段线,没有像“国界线”或“专属经济区界线”那样有经度纬度的精确坐标,实际上只是地图的示意图标,只是用来表明U形线内的岛屿属于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而且,1953年地图制图者还自作主张地、些微改变了九段线在地图上的“位置”和“斜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竟然不知道U形线在1953年“位置”和“斜率”作了些微改变,不知道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怎么有法律效力呢?
    (2)海牙仲裁庭在南海周边国家还没有划定专属经济区的情况下,竟然得出结论说,“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还没有解决诸如黄岩岛的领土争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 海牙仲裁庭无权对中国与菲律宾的海域划界进行裁决。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远离法国本土,处在加拿大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水域内,如同黄岩岛处在菲律宾近海。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属于法国,只有当法国和加拿大对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附近海域划界发生纠纷时,如果法国加拿大一方或双方要求海牙仲裁庭裁决,海牙仲裁庭才有裁决的权力。
   (写于华盛顿DC 2016-7-15)
   (《世界日报》原题是《仲裁庭無權裁判南海島礁歸屬》)
(2016/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