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严家祺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1·1国家是一种活的“行为体”
·1·2“人——马系统”的智力和能力
·1·3“巨系统”和涌现特征
·1·4目的:“未来实现的事”对“现在的行为”有约束性
·1·5无脑动物、有脑动物和理性水平的高低
·1·6从“水母群体”到“极权体系”和“遥控机器人群体”
·1·7自主行为系统的层级与交错
·1·8兩个“自我”
·1·9“狡詐”是“政治行為體”的重要特徵
·2·1从“国家有机体論”到“地缘政治学”
·2·2 2·3每一个“國家”都有一个極难改變的「地緣環境」
·2·4「國家行為體」的模型
·2·5躯体的萎缩是拜占廷走向灭亡的重要因素
·2·6 2·7動亂:「國家動物」的「情緒爆發」
·2·8 動物的群聚和人的群聚
·2·9國家的“動物性”和“板塊性”
·3·1古代世界地图的变更
·3·2波兰的“再生”和“国土”的平移
·3·3 3·4 3·5 3·6国家的扩张、分裂、解体、倂合和一体化
·3·7国界的人为变动
·3·8“大马士革——哭墙”分界线
·3·9中日东海专属区的划界问题
·4·2狭义与广义战争
·4·3戰爭能量與戰爭意志
·4·4军事行为体的六项构成
·4·5 4·6軍力流動論
·4·7点目标和点击战
·4·8 4·9政治動物間的溝通障礙
·5·1三代國際體系
·5·2地域政治:離心力與向心力
·5·3「體系」與「國家」間的「中間態」
·5·4 島國主義與內陸主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关于主权、主权权利和南海裁决


严家祺


    国际法上“主权”与“主权权利”之间有明显区别,但中国大陆的媒体和许多领导人,不了解这一区别。谈及南海问题,会简单地说,“南海主权属于中国”。南海是“南中国海”的简称,说“南海主权属于中国”,就像说“日本海主权属于日本”、“印度洋主权属于印度”一样荒唐。
    中华民国政府在地图上表明11段线,是为了表明,11段线内的四个群岛属于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用9段线,是为了表明,9段线内的四个群岛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都宣称南海诸岛是本国领土。
    中国大陆的媒体经常说,“中国南海”与“南中国海”有不同,“中国南海”是指“9段线内的南中国海”。正这是这一说法,成了海牙仲裁庭7月12日裁决的“理由”,裁决说“九段线”主张没有法律依据。

主权(sovereignty)是一個國家對其管轄區域所擁有的至高無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權力。一个国家对领土、大陆架 (陆地)、领海(12海里)、领空(领土与领海的上空)享有主权。


主權權利是近代從國際海洋法所發展出之概念。


   其最早可追溯至《大陆架公約》(1958)第2條第1、2、3款規定。“沿海國為探測大陆架及開發其天然資源之目的,對大陆架行使主權權利。”
   对领海以外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不享有主权,而只是对200海里海域内的资源等享有“主权权利”。

海牙仲裁庭在法律问题上的根本错误有两个


   (以下内容见纽约《世界日报》2016年7月17日严家祺文章,全文附后):
   (1)海牙仲裁庭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未加规定的“地图示意图标”既没有裁决的必要,也没有裁决的权力,更没有权力借裁决而对南海230个岛礁的主权归属作出决定。其理由如下: 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既不是“国界线”,也不是“一国的海域分界线”。尽管中国有些领导人和媒体有时把它说成是“国界线”,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法律,从来没有宣布11段线和9段线是“国界线”或“中国与邻国的海域分界线”。原因是11段线或9段线,没有像“国界线”或“专属经济区界线”那样有经度纬度的精确坐标,实际上只是地图的示意图标,只是用来表明U形线内的岛屿属于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而且,1953年地图制图者还自作主张地、些微改变了九段线在地图上的“位置”和“斜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竟然不知道U形线在1953年“位置”和“斜率”作了些微改变,不知道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怎么有法律效力呢?
    (2)海牙仲裁庭在南海周边国家还没有划定专属经济区的情况下,竟然得出结论说,“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还没有解决诸如黄岩岛的领土争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 海牙仲裁庭无权对中国与菲律宾的海域划界进行裁决。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远离法国本土,处在加拿大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水域内,如同黄岩岛处在菲律宾近海。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属于法国,只有当法国和加拿大对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附近海域划界发生纠纷时,如果法国加拿大一方或双方要求海牙仲裁庭裁决,海牙仲裁庭才有裁决的权力。
   (2016-7-18 写于华盛顿DC 郊区)
   
   

为何仲裁庭無權裁决南海那些问题


纽约《世界日报》2016-7-17


    严家祺
    对海牙仲裁庭7月12日的裁决,纽约《世界日报》论坛版7月14日刊登了我写的《海牙仲裁庭的两个法律错误》一文,为了更明晰地阐明本人对海牙仲裁庭裁决的观点,现在补充于下:
   
   
   1.海牙仲裁庭7月12日作出裁决,当天,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康達(Daniel Kritenbrink)在华盛顿DC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演說時说,汶萊、中國、菲律賓、台灣和越南間,在南海岛屿问题上,存在领土争端,但对这些国家和地区在領土與領海的爭端上,美國對此不採取立場,對於結果也沒有偏好;美方準備好接受任何結果,只要聲索方是以和平、符合國際法方式解決爭端。
   事实上,美国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和冲突,集中在南海国际航道问题上。在这一问题上,中国的政策,多年来违反联合国海洋法的规定。对中国(不是指国民党、共产党、民进党那一届政府)来说,关心的是“南海中岛礁的主权归属”,而美国“對競爭領土與領海的爭端,美國對此不採取立場,對於結果也沒有偏好”,所以,美国与中国不会在南海岛礁主权归属问题上与中国发生大规模冲突和战争。
   
   
   2.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长期以来没有区分“南海的四种海域”——领海、专属经济区、公海、国际航道。全世界许多“海峡”,是国际航道,如马六甲海峡,不是公海,而是“领海”,这些海峡,世界各国,包括军舰在内,都有“无害通过权”,无须“打招呼”就可以通过。中国在参加“联合会海洋法公约”时,有一个“政策性声明”,是违反“联合会海洋法公约”规定的。参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能有保留,中国说,我没有保留,但有一个政策性声明。这个“政策性声明”说:“外国军用船舶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须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批准”“我国政府有权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防止对领海的非无害通过”,这一政策性声明,是明显不符合《联合会海洋法公约》的。中国国际法专家非常清楚这一点,但当外国军舰未经中国政府批准无害通过时,中国军方就会按照中国的“政策性声明”,在航道问题上坚持违反联合国海洋法的规定的做法,造成摩擦,小摩擦就会变成大冲突,甚至发生战争。中国对此有两个选择:一是退出《联合会海洋法公约》,一是废除政策性声明。美国至今没有参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认定专属经济区是公海的一部分,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认为国际公海不包括专属经济区。
   
   
   3.海牙仲裁庭在法律问题上的根本错误有两个:
   (1)海牙仲裁庭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未加规定的“地图示意图标”既没有裁决的必要,也没有裁决的权力,更没有权力借裁决而对南海230个岛礁的主权归属作出决定。其理由如下: 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既不是“国界线”,也不是“一国的海域分界线”。尽管中国有些领导人和媒体有时把它说成是“国界线”,但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法律,从来没有宣布11段线和9段线是“国界线”或“中国与邻国的海域分界线”。原因是11段线或9段线,没有像“国界线”或“专属经济区界线”那样有经度纬度的精确坐标,实际上只是地图的示意图标,只是用来表明U形线内的岛屿属于中华民国或中华人民共和国所有。而且,1953年地图制图者还自作主张地、些微改变了九段线在地图上的“位置”和“斜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竟然不知道U形线在1953年“位置”和“斜率”作了些微改变,不知道U形线只是中国地图的“示意图标”,海牙仲裁庭的裁决怎么有法律效力呢?
    (2)海牙仲裁庭在南海周边国家还没有划定专属经济区的情况下,竟然得出结论说,“即使中国曾在某种程度上对南海水域的资源享有历史性权利,这些权利也已经在与《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不一致的范围内归于消灭。”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和菲律宾还没有解决诸如黄岩岛的领土争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 海牙仲裁庭无权对中国与菲律宾的海域划界进行裁决。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远离法国本土,处在加拿大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水域内,如同黄岩岛处在菲律宾近海。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属于法国,只有当法国和加拿大对圣皮埃尔岛和密克隆岛附近海域划界发生纠纷时,如果法国加拿大一方或双方要求海牙仲裁庭裁决,海牙仲裁庭才有裁决的权力。
   (写于华盛顿DC 2016-7-15)
   (《世界日报》原题是《仲裁庭無權裁判南海島礁歸屬》)
(2016/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