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谢选骏文集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蒙古首开元明清的天下
·全球政府需要刷新统治原则
·天下秩序是人类命运保育者
·平定主权国家,有益于天下
·地外文明
·全球政府需要宇宙基础
·生存空间与人类命运
·星际探险与人类命运
·勘察宇宙的生命前景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综合媒体2010年10月15日报道,美国前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13日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采访时表示,中国政治制度相当死板(quite rigid),“我认为,一个十分畏惧互联网的国家(中国)是不会引领知识革命的”。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是世界上网络审查最严格的国家。而中国的许多管制,其实不是与政治相关的,
   
   赖斯在采访中还警告称,美国不能失去商业和政治的世界领导地位。“如果美国在全球经济及世界政治制度中发挥不了主导作用,世界将变得逾趋危险,美国人民也将因此受难。”
   


   根据我的经验,赖斯的这一说法并非官腔,不是简单地出于“颠覆目的”,而是一种日常经验的总结。因为现在中国的网络管制,确实迫使人们“戴着脚镣跳舞”。
   
   什么是“戴着脚镣跳舞”呢?美国文学批评家佩里(Bliss Perry,1860—1954年)曾经说过:“差不多没有诗人承认他们真正给格律束缚住了。他们乐意戴着脚镣跳舞,并且要戴别个诗人的脚镣。”显然他的脚镣指的是诗歌的格律。
   
   闻一多说过:“恐怕愈有魄力的作家,愈是要戴着脚镣跳舞,才跳得痛快、跳得好。只有不会跳舞的,才怪脚镣碍事;只有不会做诗的,才感觉得格律的缚束。对于不会作诗的,格律是表现的障碍物;对于一个作家,格律便成了表现的利器。”看来,闻一多如果活着,应该是赞成中国当前的信息封锁的,因为在他看来戴着脚镣跳舞才好。难怪毛泽东喜欢他,而他如果活到1957年和1966年,恐怕也能善终的。
   
   但个人的善终并不是社会的善终。且不要说政治上的思想控制不利于知识革命,就是社会上的思想控制也不利于知识革命。
   
   我们知道,日本的产品质量一般要高于美国,日本社会的设备更新也快于美国,但是现代世界的知识革命为什么发生在美国而不是在日本?显然,这与日本社会的保守、压制、等级秩序等“亚洲习惯”不无关系。所以,日本能造出好东西,却不能造出好人才。而知识革命,正是由好人才领导的。
   
   一个不能容忍人才的社会,绝不可能领导知识革命。现在美国债台高筑、百业萧条,但是在知识创新这一点上,其他国家依然瞠乎其后,看来,赖斯前国务卿的最后希望,就是美国还可以出口人才,来完成最后的辉煌。中国,已经准备好了接纳美国的客卿,来帮助中国的崛起吗?但要做到这一点,中国自己必须先清理门户,撤销限制信息交流的障碍。
   
   为思想自由扫除障碍,知识革命才有可能。
   
   上个世纪在中国,许多人认为“言论自由”最重要;而在本世纪,已经显示出“信息自由”比“言论自由”更加重要。如果没有信息自由,即使言论自由也会变成空中楼阁,甚至是痴人说梦。进一步看,学生可以不说话、没有言论自由;但必须有书读、拥有信息自由。可是现在的中国不仅保证前一点,也不能保证后一点。
   
   而“信息自由”比“出版自由”更加宽泛,也包含了对于“言论自由”的容忍,因为禁止言论自由,也就无异于扼杀了信息的流动。在这样的社会里,任何知识革命的萌芽,都会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2016/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