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徐永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教案发生后我们的教会坚持继续聚会
·就天安门尊孔一基督徒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2011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北京良心犯徐永海回忆老同学民运元老郑钦华在北京
·民主运动的两岸第一人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2011年4月写的文章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徐永海就信箱被黑被盗的公开信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为失去自由的倪玉兰、董继勤、杨秋雨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复活节的请求为我们家庭教会祈祷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2011年5月写的文章
·众肢体追思基督徒良心犯李阳弟兄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请为李阳弟兄留下的一儿一女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2011年6月写的文章
·追求民主与信仰耶稣的关系
·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2011年7月写的文章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2011年8月写的文章
·致信基督教牧爱会(监狱福音事工):
·狱中的吕耿松先生值得我们敬重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就基督信仰的一些问答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基督徒良心犯何德普受洗被阻
·何德普:在十字架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基督徒何德普的受洗感言
·从坐牢8年的何德普受洗谈起
·回信张弟兄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论述坚持家庭教会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2011年9月写的文章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明天我一个良心犯终于能去住院动手术了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2011年10月写的文章
·人世间的最伟大的工程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2011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洗礼
·圣爱团契就超光速的研讨
·被软禁的良心释放犯何德普我请您帮助
·就超光速一基督徒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
·借着中微子超光速一事来修改相对论
·就修改相对论一家庭教会致信众肢体与朋友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1年11月写的文章
·2012-11-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坐牢8年的良心犯何德普耶稣爱你
·望您关心79民运老前辈正坐牢的付月华
·北京一基督徒信仰犯致信中国福音大会
·徐永海就致信各位民运朋友的说明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2011年12月写的文章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需长期服药治疗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
·2012-1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就彭兄担心我沦为宗教极端分子的回信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写的文章
·********2012年1月写的文章
·2012年北京一家庭教会新年献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基督徒徐永海就信仰与科研的求助信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7月21日
   
   
   【摘要】:
   ﹃
   我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工作,2003年后因基督信仰坐牢2年。作为精神科医生,多年来我一直进行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工作,我发现:
   
   在我们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而使得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并且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当这“爱恨”出现异常时,就会患精神分裂症;如爱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如恨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等。
   
   我们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的心中就会拿去恨、充满爱,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就是这么简单。当人们拿去恨、充满爱时,自然就会容易具有健康的心理及心身;当所有人都拿去恨、充满爱时,自然就会容易进入美好的社会,带来民主、自由、人权。因此说“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徒4:12),耶稣一定就是上帝,是道成肉身。
   
   关于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发病机理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发病机理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将会帮助人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这也将会是神学理论上的重大突破。
   
   当今世界科学先进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据媒体报道“中国脑计划预计最晚2016年启动”。为此,我请求美国、欧盟、日本等科学先进国家,及我国的有关部门,及热爱科学、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们、朋友们,来对我的这个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工作给予支持、帮助、参与。
   ﹄
   
   
   一、作为基督徒实在不应当反对科学,因为科学可以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随着科学的发展,当今的科学已经认识到,整个宇宙的历史只有137.5亿年,在137.5亿年前这一时刻,整个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科学正在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
   
   《圣经•启示录》中写到:“他右手拿着七星”(启1:16)。“七”在圣经里是一个完全数。“七星”可理解为“所有的星”,即所有的恒星、行星、卫星等等,即整个宇宙。“他右手拿着七星”,即耶稣(上帝)右手拿着整个宇宙,耶稣(上帝)创造、掌管着整个宇宙。
   
   整个宇宙(包括所有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都在耶稣的手心里,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只有这样,才好来理解,才好来解释,为什么如此宏大的宇宙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来,因为整个宇宙一直都在这个“点”内。
   
   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如果我们的速度是100亿光年(距离)/秒,是无限大,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并且是真的存在上帝,因为只有上帝才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
   
   随着科学的发展,科学必将会帮助人们知道,是真的存在上帝,整个宇宙都在耶稣(上帝)的手心里,整个宇宙的演化、整个地球上所有生物的演化及人类的演化都在耶稣(上帝)的手心里,都在耶稣(上帝)的掌管之中。耶稣(上帝)自然可以通过“神导进化论(进化论)”的方式创造出所有生物及人类。
   
   因此,作为基督徒,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反对“神导进化论(进化论)”。作为中国基督徒,我们就更没有必要反对“神导进化论(进化论)”,因为,你的反对,将会导致一些人(无神论者)可以理直气壮地认为我们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而可以理直气壮地打压我们,而使一些教堂及教堂的十字架遭到强拆(如2014年后的这两年仅浙江就已经有近2千个十字架遭强拆),一些主内弟兄姊妹遭到关押(如在2104年我们教会13人因聚会学《圣经》被关押1个月)。
   
   正是由于某些信徒极力反对科学,如极力反对“宇宙大爆炸理论”、“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等,而中国又是一个高举科学的国家,而使得不少人(无神论者)想当然地认为基督信仰也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而排斥我们基督信仰。以致习近平在2016年4月22日至23日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的讲话中都说到:“加强对青少年的科学世界观宣传教育”;“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
   
   
   二、作为基督徒实在没有必要反对进化论,因为它能帮助我们来认识,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我1984年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工作。我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发现:
   
   在我们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具有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它使我们人类具有了“崇拜、爱善恨恶”的天性;即,青春期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以前崇拜的多是英雄),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当这崇拜爱善恨恶区、当这“爱善恨恶”天性、当这“爱恨”出现异常时,就会患精神分裂症;如爱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如恨的异常,会认为无关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等。
   
   我们崇拜效法了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爱善恨恶的心、正义的心——强烈的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容易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容易指敌民族的人)。出于强烈的爱与恨,人们可以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勇于牺牲的心。
   
   在人类几百万年、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群体(民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相互之间可互为“敌人”。如印第安人在殖民者到达之前,印第安人尚未进化到需要奴隶的地步,这时印第安人在争战中,胜利部落是把失败部落的男女老幼全部杀掉,并以割下的头皮数目计算战功。在如此竞争中,自然只有这些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的群体(民族)才能生存下来;那些不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的群体(民族)应当都被淘汰掉了。
   
   在人类几百万年、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那时人们的智慧、知识应当很是不足,人们很难通过道理(如理论、教义、主义、律法、诫命等)的说教,来使人们具有爱善恨恶的心、勇于牺牲的心。但是英雄(榜样)还是很容易产生的,为此只能通过榜样的作用,通过具有“崇拜、爱善恨恶”天性,来使人们具有爱善恨恶的心、勇于牺牲的心。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
   
   随着我们人类进入到了农业社会,出现了多民族、多阶级的国家,如果人们依旧崇拜效法自己民族的民族英雄,就会对敌民族——尤其是处于统治地位的敌对民族(统治阶级)——具有强烈的恨,这样的多民族、多阶级国家不会持久。因此,在人类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国家,虽然一时很是强大,但是并没有能够持续几代统治者,国家就解体、消亡了。
   
   为此,人们只有崇拜效法那些圣子、圣人、圣贤(如耶稣、孔子、释迦摩尼、穆罕默德、关帝等等),人们来具有这些圣子、圣人、圣贤那样的爱心——连仇敌(坏人)都爱的心,才不会对敌对民族、敌对阶级具有强烈的恨,而给社会带来稳定,而使得国家(朝代)持久下来。
   
   我们只有崇拜效法了耶稣,我们才会更彻底地来拿去心中的恨(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是真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一起去天堂。只有自己的心中拿去恨、充满爱,才会容易具有健康的心理及心身;只有所有人的心中都拿去恨、充满爱,才会容易进入美好的社会——大同社会、千禧年、新天新地(当然你也可以称它为共产主义社会)。
   
   “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罗5:8),如果我们人类中的任何个体都无法做出耶稣这样的大爱的终极榜样;那么,就只能需要上帝(耶稣)亲自降世为人,来亲自给我们人类做出这个大爱的终极榜样,来使我们人类从此——依靠耶稣这个榜样——就能够拿去恨、充满爱,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来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耶稣一定就是上帝,一定就是道成肉身。
   
   因此作为基督徒,我们实在没有必要反对“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因为“生物进化论(神导进化论)”能帮助我们认识到:一、借着进化,我们人类具有了“崇拜、爱善恨恶”的天性;二、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三、耶稣一定就是上帝,是道成肉身,因为只有道成肉身的耶稣,才能做出如此大爱的终极榜样。
   
   
   三、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在二千多年前先贤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论述了这一现象
   
   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
   
   可是,由于我们人类具有联想、思维、认识、智慧,很多人是想当然地认为,只有通过智慧,通过道理(如理论、教义、主义、律法、诫命等)的说教,才能改变人心,才能使人具有爱善恨恶的心、勇于牺牲的心。
   
   其实,只要我们静下心来,认真地想一想,我们就会发现,人们的这个认识其实是很错误的。因为,我们会看到,很多具有强烈爱善恨恶之心、勇于牺牲之心的人,如很多战斗英雄,他们并不具有很高的理论水平,甚至不认识字;而那些理论水平很高的人,也许他们并不具有多少爱善恨恶的心、勇于牺牲的心,他们是贪生怕死。
   
   其实,在二千多年前,东西方的一些先贤们、先知们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现象,就已经论述了这一现象。即智慧,即道理(如理论、教义、主义、律法、诫命等)的说教,并不能使人心变好——拿去心中的恨、具有大爱的心;而圣人、圣贤、圣子的榜样力量才是无穷的,才能使人心变好。
   
   如《心经》中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即“受想行识”也是空的,并不能使人心变好。
   
   如《道德经》中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即“道”并不能使人心变好,而“名”,即圣子、圣人、圣贤的“名”(及他们大爱的事迹)才能使人心变好(拿去恨、充满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