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为了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请肢体们祈祷]
徐永海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家庭教会无罪却被抓为此坚持要求国家赔偿
**************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8
·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推动圣经公开出版
·秦永敏赞徐永海刘凤刚石玉林等朋友的诗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1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3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4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5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6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7
·刑事赔偿复议申请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8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8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29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0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1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2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2
·教案众蒙难者在圣诞节时要求国家赔偿
·圣爱团契近来被抓肢体照片33
·耶稣的救恩使我们坚定地走十字架道路——2014-12-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无罪教案肢体坚决要求国家赔偿——2014-12-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13人曾被刑拘1月的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
2015年
1月
·面临教案一周年我们坚持为基督信仰争辩——2015-1-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我们要为信仰争辩
·我们信仰耶稣没有罪就此致信北京人大
·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我们要为信仰争辩
·我们信仰耶稣没有罪就此致信北京人大
·13人曾被刑拘1月的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
·下周教案一周年我们为基督信仰争辩——2015-1-1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今天北京通州教案一周年蒙难者杨秋雨要遭拘留
·明日教案一周年我们为基督信仰争辩——2015-1-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主内弟兄姊妹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各国领导人及驻华大使
·一年前的今天我们因教案正在坐牢——2015-1-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月
·明天康国雄追思会今日警察上我家门
·主持康国雄追思会后回家时被抓2小时
·一年前的今天是春节我们正因信仰坐牢——2015-2-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徐永海到市政府上访
·春节前的聚会我们为众肢体祈祷——2015-2-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无罪政府必须给予赔偿
·家庭教会无罪为此教案蒙难者要到法庭诉讼
3月
·我们将上法庭来申辩家庭教会无罪——2015-2-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张海彦来京申请国家赔偿
·民运老前辈杨靖弟兄突发心梗紧急抢救中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
·2015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致信两会
·因两会我们教会很多肢体遭软禁——2015-3-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教案蒙难者要到法院诉讼请求法律帮助
·因两会教案蒙难者多人被抓或送原籍或关派出所
·基督徒杨秋雨王玉琴因两会二次被关进派出所
·望众教会支持我们上法庭去申辩家庭教会无罪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到北京市公安局要求赔偿
·众肢体在软禁跟踪下聚会学圣经——2015-3-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家庭教会无罪教案蒙难者到法院递交了诉讼书
·作为教案蒙难者不知为何今天我又被软禁了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已到法院要求国家赔偿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已到法院要求国家赔偿
·两会期间我们教会基督徒遭软禁情况——2015-3-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维权中的中华当代维权第一人付月华祈祷
·2015-3-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为维权中的中华当代维权第一人付月华祈祷
·教案蒙难者张文和被关精神病院已一年多
4月
·众多十字架遭强拆教会更要高举十字架——2015-4-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病危中来京访民黄晓青祈祷——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祷告事项(2015
·为一月前猝死生还的杨靖弟兄祈祷——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祷告事项(
·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2015-4-1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2015-4-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2015-4-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信仰无罪请您支持我的工作
·教案索赔北京法院已立案请您支持
·著名维权人士何斌徐彩虹夫妻俩失踪
·我们不要作师傅而要显出善行来——2015-4-2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三名教案蒙难者到北京中级法院进行索赔
5月
·圣经到底要告诉我们人类什么
·为被关看守所近一年的维权勇士赵勇祈祷——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祷告
·不要妄求个人的好处而要去行善——2015-5-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张文和多次坐牢关精神病院的民运老人基督徒
·被刑事拘留者可用要求国家赔偿来维护权益
·因基督信仰几次坐牢请为我祈祷
·不要宗教的许愿还愿而要去行道——2015-5-1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杨靖隶书书写了欢迎李蔚回家——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祷告事项(2015
·度好在世寄居的日子来得那天上的基业——2015-5-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了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请肢体们祈祷


   
   为了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请肢体们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7月29日
   
   
   一、只有耶稣,只有圣经,才能救我们中国,可是在我们中国,却不能在书店里买到圣经
   
   
   1、只有耶稣的大爱才能救我们中国,使我们中国从弥漫着贪腐、互害的处境中走出来
   
   “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近百年来仇恨充斥着我们这个国家。49年前,出于仇恨,共军士兵能够端着刺刀毫不犹豫地刺进国军士兵的胸腔,其实双方都是农民的儿子。49年后,出于仇恨,儿女能够毫不犹豫地检举父母的“反革命言论”,而使父母遭批斗被关押。
   
   可是,仇恨——对阶级敌人的恨,并没有带来所宣扬的那个美好的社会,反而带来“大跃进后的三年困难时期”、“文革”等等灾难;并使得人心变坏,而带来当今中国的贪腐、互害,如毒奶粉、毒鸡蛋、毒空气(雾霾)、毒蔬菜(如把蒜台在甲醛中泡过)……等等。
   
   只有人人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真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大家一起去天堂”,才能救我们这个古老的中国,使我们中国从当今这种弥漫着贪腐、互害的处境中走出来。
   
   
   2、只有大家都来学习圣经,来使大家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才能救我们中国
   
   在《圣经》中,耶稣说到:“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著我向你们所做的去做”;“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使徒彼得说到:“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使徒约翰说到“他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
   
   在《圣经》中,还说到:“上帝的命令就是叫我们信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上帝的儿女”。我们信耶稣的名,我们自然会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
   
   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我们都来学习《圣经》,我们都来接受耶稣,我们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以此就能使我们中国从当今这种弥漫着贪腐、互害的处境中走出来。
   
   3、我们希望将来有一天,我们在书店里,像能买到古兰经、金刚经那样,也能买到圣经
   
   可是,在中国,我们却不能在书店里买到《圣经》,也不能图书馆里借到《圣经》。为此我们祈求主耶稣基督,来感动全世界的主内弟兄姊妹,来为此祈祷,来为此尽力,来最终使得,在我们中国,人们也能在书店里买到《圣经》,也能在图书馆里借到《圣经》。
   
   如果在将来的某一天,在中国的书店里,人们像能买到伊斯兰教的《古兰经》那样,像能买到佛教的《金刚经》、《坛经》那样,也能买到基督教的《圣经》,人们就可以更方便地来学习《圣经》了,来接受耶稣了,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了。
   
   如果在将来的某一天,《圣经》也能够进到各个图书馆,能够进到各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地方;从而使得,一些有知识、有文化的基督徒就能够公开地研讨《圣经》了,来告诉人们《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从而使得,人们就会不易再被极端、异端、邪教所引诱。
   
   
   二、世界最大的圣经印刷工厂在中国,而圣经在中国却不能公开出版、出售,真是诡异
   
   
   1、世界最大的圣经印刷工厂在中国,可是在中国圣经却不能够公开的出版、发行、出售
   
   2014年12月24日德国《世界报》文章《世界最大〈圣经〉印刷工厂坐落在无神论的中国》中说道:“今年以来,该公司已生产约1300万本《圣经》”。2015年4月22日《福音时报》报道:“爱德印刷圣经量已超过1.32亿册”。
   
   世界上最大的圣经印刷工厂在中国,我们中国不仅给中国自己印《圣经》,还给其他国家印《圣经》,如《世界报》的那篇文章中说到:“每年在德销售的《圣经》达50万本。这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世界最大的《圣经》印刷工厂——位于中国南京的爱德印刷有限公司”。
   
   可是,虽然我们中国是当今世界上印刷《圣经》最多的国家;但是,在我们中国,《圣经》却不能公开出版、发行、出售。在中国的任何一家书店里、书摊上都买不到《圣经》;在中国任何一家图书馆里都借不到、查不到《圣经》。在中国,《圣经》如同非法出版物。
   
   
   2、在中国圣经不能公开出版出售,主要是由于“三自”,它耍弄了全世界所有的基督徒
   
   据在缸瓦市教堂工作几十年的李克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曾计划出版、发行、出售《圣经》,可是“三自”不干,“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没有注解的《圣经》没有版权,“三自”在这里欺骗了书店)。
   
   到了80年代后,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
   
   可是“三自”却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没有出版书号及图书条形码,也没有图书必须要有的图书编目数据,而使得《圣经》只能在“三自”的教堂内部卖(所得利润自然归了“三自”),而使得《圣经》不能在书店里出售,也进不了图书馆。
   
   
   3、在中国圣经不能公开出版出售,同时也是由于美国某些教会人士的不负责任、上当受骗
   
   在中国印刷《圣经》的是南京爱德印刷有限公司。据说这个公司的印刷设备、圣经版权和纸张,都是由美国的联合圣经公会捐赠的,公司也是双方合作的,所以几乎每出版一部《圣经》都会注明这么一行字:承蒙联合圣经公会捐赠纸张并提供版权,特此鸣谢。
   
   据说,按照美国联合圣经公会与“三自”的合作,圣经的定价不超过1美元(后来随着物价的上涨,定价也仅仅是有少许上涨),是十分的便宜。由于《圣经》卖的如此便宜,使得任何出版社都没有竞争力来出版《圣经》,而不得不只能出版一些《圣经故事》等等。
   
   当年美国的这些教会人士应当是抱着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国人买得起《圣经》。可是他们做法的结果却是,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买不到《圣经》。那么,他们就应当换一种方式来帮助中国人;如在美国很多基督徒是通过购买大量《圣经》,来无偿地捐赠给需要的人。
   
   
   三,为了《圣经》能够在中国公开出版、发行、出售,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们为此祈祷
   
   
   1、由于在中国圣经不能公开出版出售,不仅不方便人们读到圣经,而且带来很多其它恶果
   
   在中国,人们可以书店里,甚至在书摊上,能够很方便地买到伊斯兰教的经典——《古兰经》,能够很方便地买到佛教的经典——《金刚经》、《坛经》等,而就是单单地买不到基督教的经典——《圣经》,并且在图书馆里也借不到《圣经》,也查阅不到《圣经》。
   
   由于在书店里买不到《圣经》,使得一些家庭教会的基督徒不得不私下印《圣经》,为此一些基督徒被判刑坐牢。一些海外的基督徒不得不专程坐飞机给国内的弟兄姊妹送《圣经》,据说某些教会为此背坏的背包就能堆满一房间,并且不少《圣经》还会被海关扣下。
   
   由于在中国只有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不是正式出版物,就如同是非法出版物,只能在“三自”的教堂中买到。从而使得人们不得不认为,在中国,基督教是受到特别限制的。由于某些政府工作人员也是这样认为,而使得很多基督徒遭受到了不必要的逼迫。
   
   
   2、我们曾写信给美国某些教会,希望他们督促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或者不再提供资助
   
   《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发行、出售,一是因为“三自”。在50年代,三反五反打压工商户,反右打压知识分子,人民公社打压农民;“三自”打压基督徒,它曾带着警察抓过不少基督徒。“三自”早晚会像人民公社等那样退出历史舞台,为此我们不会搭理它。
   
   《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发行、出售,二是因为因为美国某些教会人士的不负责任、上当受骗;为此我们这个小小的中国家庭教会曾写信给他们,希望他们督促“三自”去办理图书出版权;或者停止提供纸张等资助,来使其他出版社有竞争力出版《圣经》。
   
   省下来的费用,完全可以通过购买大量圣经的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在美国,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是很多基督徒通过购买大量《圣经》,来无偿地捐赠给需要的人,来帮助人们读到《圣经》。为此,我们先后写了几十篇文字来呼吁此事。
   
   
   3、大家都来送《圣经》吧,来感动美国的有关教会,使他们来知道,还有这么一种方式
   
   美国有关教会提供纸张等等资助,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是好事。而直接让他们停止资助,显然不能让人们(基督徒)所接受。人们更愿意接受这样的观点是,是中国政府不让公开出版《圣经》的,应当去找中国政府,为此一些肢体也写了有关的文章。
   
   找美国有关教会,人们(基督徒)不接受;找中国政府,很有可能,中国政府都不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圣经》在中国不能公开出版、发行、出售”这件事情,就是这样诡异。也正是因为这样诡异,而使得这件事情,从80年代持续到了今天,也许还会持续下去。
   
   我们应当怎么办,我现在能想到的就是,有能力的主内弟兄姊妹们,大家都来买《圣经》(反正也不贵),送《圣经》;通过送《圣经》这件事情,来感动美国的有关教会,使他们知道,还可以通过送《圣经》的方式,来帮助中国人读到《圣经》,不一定非要直接帮助资助印,除非印出来的《圣经》能够进入书店、图书馆。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
   
   
   
   附:为了《圣经》在中国能够公开出版,3年多来我们曾写过的有关文章的题目: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6月4日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