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徐水良文集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邓及邓后的社会腐败远超毛时代的原因
·诗三首
·中共特线没有人性的禽兽化本质
·大家都来骂中共特线是畜生是禽兽
·要着重揭露中共破坏民运和反对派的总体策略
·启 事
· 说说相关原则和策略问题
·十月一日国难日感言
·关于启蒙问题
·旧诗两首:读“精英”奇文有感
·中国巨变之后转型道路的分析预估
·邓小平家族是最无耻的中国头号贪腐家族
·废话空话谬论幻想充斥的研讨会
·谈民主运动的一些问题
·中国民权同盟(筹)关于支持退伍老兵维权抗争的声明
·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再辩论
·关于基本事实
·政治人物必须勇于承担历史责任
·转告国内朋友,千万不要上当
·关于反共问题和带路党问题
·也谈口炮党与改良派等问题
·关于魏京生等问题驳曾节明等人
·也谈非暴力非组织问题
·评点和随感
·狭义民运圈的真实情况与媒体制造的情况差距极大
·再驳一神教的素质论和信主才有民主论
·理想美好,信仰可怕
·关于信仰问题
· 本人关于美国大选的部分意见和评论
·再评美国大选
·三评美国大选
·四评美国大选
·关于美国宪法的几个问题
·学习美国的同时防止照搬美国弊端
·张三老说法完全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辩论他们吹捧习近平的问题
·讨论大选问题并驳曾节明刘刚等
·谈些基本知识
·驳张小鼐
· 驳茅于轼文章《重温洛克名言“财产不可公有”》
· 驳王希哲等没有任何党可以代替共产党等谬论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徐水良


   

2006-7-6日


   

   
   对《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网友们提出不少批评。下面是本人相关跟帖的汇编修改:
   
   徐文立把历史搞反了。从历史总体说来,人类不断从野蛮走向文明。不是先存在正常社会秩序,然后人们去违反它。(因为违反的概念,就是违反已经存在的规范、包括制度和秩序。)如果某种规范包括制度和秩序,还没有存在过,就不能说是违反。
   
   人类历史总体是不断进步的。现在的被人们认为“正常”的社会秩序,必定存在某些不合理的地方。人类就是不断突破和“违反”现存的“正常社会秩序”,走向更加合理和公正的未来的“正常社会秩序”。从原始部落氏族时代、奴隶制和封建制时代,到中央集权反封建的君主专制时代,到资本主义时代,及到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的人本主义社会,总体说来,都是不断突破当时认为的“正常社会秩序”,走向更公正、更合理的时代的过程。
   
   对于未来的“正常社会秩序”而言,现在的“正常社会秩序”,永远不是正常的。因此,你可以用假设的未来“正常社会秩序”,来衡量现存社会秩序,或者用世界上先进的社会秩序来衡量落后的社会秩序,说他们不是正常社会秩序。但永远不可能存在一种先验的、不变的“正常社会秩序”,让人们去违反。
   
   新大陆人批评徐文立等:马教毒害还真是深入老运运骨髓,脱不了毒害。
   
   徐水良:老兄别老把运运一锅煮,本人是发起当代运运的第一个老运运。在本人面前,与本人相比,他们可能在年龄上算老,但在文革后期开始的当代运运资格上,恐怕算不上老。
   
   当然,我不反对并且赞成你对运运的许多批评。
   
   有的运运没有理论,却总要装模作样摆谱,那只能不断出丑。
   
   新大陆人:在俺看来,8964以前都是老运运,8964的学生算小运运。
   
   徐水良:按不同标准该划分就有不同标准老小。民主墙发起者是启蒙社黄翔,但全国民主墙根本不存在统一组织,没有什么民主墙组织者。把自己说成民主墙组织者,就像与浙江民主党王有才等争夺民主党发起人这件事情一样,有欺世盗名之嫌。
   
   新大陆人:匪区国军后代老运运吹民国宪政就行了,别绕什么人类社会大圈子。
   
   徐水良:连实践性实际性小道理也搞不懂,就谈抽象性大道理,是不少运运的特点。他们根本不懂理论,但正因为他们不懂理论,所以他们就用此类高谈阔论来显摆,企图装作懂理论的样子,来欺世盗名。这样做,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出丑。
   
   他们使用的,是与马克思一样的方法,先假定存在一个共产主义之类的“合理的社会秩序”,然后就说别人违反这个合理的社会秩序,是不合理社会秩序。把历史完全搞颠倒了。
   
   刘路:应该是社会理想秩序。是应然判断,老徐(文立)弄成了实然判断。
   
   徐水良:实然是客观事实,应然是主观观点、包括主观理想和主观信仰。两者天差地别。马列共产主义者,就是把他们自认为应然的共产主义应然判断,以及其他马列主义自认为应然的应然判断,例如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等等,说成历史必然的客观规律或真理。用自以为正确的应然来代替客观的实然,这是马列教一神教以及许多理论人物用自己的虚假理想制造谬误,甚至以此搞思想信仰专制等极权专制的老一套做法。
   
   对于大家的批评,高玉秋一再引用徐文立的话,强调:“「中國的古代文明,暗合了人類社會的正常秩序,這也是我對未來社會的願景。」”“『現在我真的相信有「上帝」存在!』”“和至死也不肯信‘神然’的,就不大好讨论了”。“因为「神然」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既不是「应然」,更不是「实然」;也不是「浪漫化」”等等等等。
   
   笔者看法:
   
   大家知道你们是谁,你代表了徐文立意见。但你们懂逻辑学吗?不懂还顽固坚持胡说,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暴露自己的无知!人家讲逻辑学,你们(你和徐文立)对逻辑学一窍不通,还要胡说!有你们这样的逻辑学吗?
   
   逻辑学中能有你们这些东西吗?
   
   当然,正是因为你们一窍不通,就竟然敢瞎说八道,竟然用“神然”之类来胡说胡扯逻辑学,但这只能暴露你们俩对逻辑学的无知。人家有学问的还要藏拙,你们完全不懂却要顽强献拙来显摆,给自己出丑,强词夺理坚持狡辩,以为可以通过狡辩取胜,殊不知你们的做法,恰恰在无数稍稍懂一些逻辑学的人们面前,暴露自己对逻辑学的完全无知。
   
   把数理和逻辑范畴、证实和证伪的实证范畴,即理性和科学范畴的逻辑学,当作性质完全不同的非实证、非证实证伪、非理性非科学的宗教信仰了,与宗教信仰混为一谈,让人觉得非常可笑。
   
   曾节明出来攻击本人,说:蒙古灭宋,满清入关,阿拉伯,土耳其的征服,是野蛮走向文明?秦灭六国后中国哪有封建社会?秦国消灭封建也是野蛮走向文明?老贼念叨的仍是马克思唯物史观。
   
   徐水良:是本人最早提出蛮族入侵灭亡古罗马,蒙元满清入侵中原是历史大倒退。批判马列主义把蛮族入侵灭亡古罗马,建立四分五裂神权专制统治的中世纪欧洲封建社会,说成历史进步的谬论。在批判马列主义时,本人是最早用实例指出,虽然人类历史,总的说来,总是从野蛮走向文明,从落后走向进步,但历史的大倒退也是存在的。并且一再指出,欧洲的历史,是大起大落,大进步和大倒退反复的历史。中国的历史表现为正常进步的历史,但是蛮族入侵中原,仍然属于历史的倒退。指出人类历史,并不总是像邓小平说的那样,落后就挨打,并不总是文明战胜野蛮、进步战胜落后;相反,历史上,文明进步的农耕民族,往往总是挨落后野蛮的游牧民族的打。
   
   俄国的十月政变和中共推翻国民政府,也都是历史大倒退。
   
   你小特总是一贯剽窃本人思想、又反过来反咬本人一口,造谣污蔑,血口喷人,完成你主子交给你污蔑真民运污蔑革命民主派的任务。
   
   还有,也正是本人,最早提出:“反封建”的提法不科学,中国封建社会是春秋以前。秦汉以后,中国是反封建的中央集权社会。你小特剽窃本人这个思想,还要胡言乱语、反咬一口攻击本人?
   
   曾节明:你老贼唯一可取的是人本主义,但是否有剽窃西方之嫌?存疑。
   
   徐水良:你小特总是不断剽窃,又不断歪曲本人思想,然后推向荒谬极端,并且以此来不断造谣攻击污蔑本人和革命民主派。
   
   你所谓的存疑,把你对理论和理论史的无知,暴露无遗。
   
   索性再说一句:你总是自打耳光,一会说本人是理论奇才,一会又说剩下唯一可取的人本主义,还有剽窃之嫌。你总是要顽强暴露你反复无常、任务在身的小特小人嘴脸。
   
   曾节明:你大道理小道理都是共产党邪灵康生记馄饨。
   
   徐水良:几年来,你不断吹捧不懂理论人品欠缺的徐文立,攻击贬低相反者,是不是你领受的特别任务呀?
   
   不过,你挺谁,谁倒霉,让大家怀疑被挺的人是你们的人;你攻击谁,实际上造成的客观效果,就是从反面为谁背书。
   

附:

   

高玉秋:纽约民主正义论坛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纽约民主正义论坛: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中国民主墙运动组织者
   
   
   1978年「中国民主墙运动组织者」徐文立在法拉盛演讲「漫长的圣诞夜和我对未来正常社会的愿景」。(林丹/大纪元)
   
   【大纪元2016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纽约报导)「中国的古代文明,暗合了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这也是我对未来社会的愿景。」在最近于法拉盛的一次演讲中,著名中国民运斗士、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荣休资深研究员徐文立说。
   
   从1981年到2002年的21年间,徐文立有16年是在监狱中度过。他积16年铁窗的思考,撰写了《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2日,他在纽约华侨文教服务中心讲述他在中国因组织「中国民主墙运动」及创建「中国民主党」被中共迫害的经历,并阐述其提出的「世界性乱象的根源在于违背了『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的理念。
   
   受「大纽约区美华民主正义联盟」的邀请,徐文立发表题为「漫长的圣诞夜和我对未来正常社会的愿景」的演讲。1943年出生的徐文立为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他说自己曾是中共和毛泽东的拥护者,但林彪事件令他觉醒,他从此不再相信中共。1978年11月26日他创办了一份当时中国罕有的民办刊物——《四五论坛》献给女儿。1980年开始讨论建立反对党,1982年被中共以「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煽动罪」判15年。其中有5年被单独关押于5米高的「反省号」,并不让会见亲属,只能每月写一封信,规定最多只能2,000字。「冬天很冷,夏天很热,只能穿短裤背靠水泥墙。人生中很艰苦的日子。当释放后女儿第一次见到我时说:『没想到爸爸变得这么老。』」1993年中国为争取美国最惠国待遇,作为条件,于5月26日释放了徐文立。
   
   但「不安分」的徐文立并没有因12年的牢狱而停止对中国民运事业的奋斗,1997年11月徐文立提出「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重塑宪政民主、保障人权自由」的政治纲领和「公开、和平、非暴力」的政治路线,与其他异议人士建立中国政治反对派。1998年11月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同月被捕,被判13年。
   
   徐文立说,2002年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为了在退下来前最后一次访美时,能与普京一样去布什家乡得克萨斯州烤牛肉,答应了美方提出释放徐文立的要求。是年12月24日,徐文立从监狱放出直接飞往美国。「在中国度过了24小时圣诞夜,来到美国还是圣诞夜,所以我的圣诞夜是36小时。」
   
   2008年,徐文立集其16年狱中对人类社会、对中国未来思考的五封重要家书,汇编成《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他认为,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是由三个支点在支撑——人人生而平等;人生而有差异;人的不完美性。他在书中说:「我的理想是:中国可能成为中国优秀文化传统和现代宪政民主巧妙融合的新兴国家。」同时,他认为「中国只有完全结束了中共的一党专制才有可能顺利实现社会生活的『正常化』」。对中国儒家学说深入研究多年的徐文立在演讲指出:「中国的古代文明,暗合了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这也是我对未来社会的愿景。」
   
   徐文立的父亲徐裕文当年是抗日后方医院院长,在今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79周年之际,徐文立作为抗战将领的遗属,日前代父亲领取了「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和证书。侨教中心主任王映阳、驻纽约台北经文处组长黄耀良、文学大师王鼎钧、美华民主正义联盟总干事褚月梅、顾问张学海等出席了论坛。◇
   
   责任编辑:艾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