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徐水良文集
·答害羞人儿:我为什么要反对台独?
·台湾人,追杀贪腐,切勿松懈!
·读“精英”奇文有感
·08宪章,中共偷鸡不着蚀把米
·谈民运圈现存问题的根本原因
·答格丘山先生:格老闭眼睛讲话
·书生误国
·思想自由和知识精英的道德责任
·金融海啸提出的新课题
·悼戈扬
·美国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
·国际社会对以巴冲突的新态度
·对洪哲胜先生的一个建议
·驳中国革命道路走不通、只能走改良道路的胡话
·江棋生兄糊涂
·中国异议人士应该关心老百姓切身利益
·中国自由主义的蠢货们是蠢得没有救了
·论突发庆典式革命
·关于未来中国的国号
·北方大旱给我们的教训
·关于联邦制问题
·"小英雄"林浩事迹被曝是骗局(相关文章并按语)
·关于文革屠杀
·为中国奴才正个名,为犬儒学派平个反
·简要概括:当代中国人造反的六个阶段
·08宪章为反对派分清阵线
·关于GOOGLE的反面参考作用
·答上海国保“新中国”
·胡安宁反咬一口,什么逻辑?
·中国狭义反对派沦陷区的一个奇景
·不是什么都能和解的
·“和解”骗术的几个圈套
·人民抗暴、人民起义,推翻中共暴政
·认真研究和解课题
·消解“和解合作”麻醉药,奋起反抗倒暴政
·中共权贵的末日心态和当代中国的巨大危机
·关于人类进步的分类——纠正张三一言兄的一个失误
·一些重要概念的重新分类和解释
·对胡平兄一个错误的批评
·社会前进倒退类型分类(图)
·对胡平《民主与革命》一文的讨论
·对马英九的一个批评
·民主运动(民运)的确切定义
·颠倒的国际和中国意识科学
·与达赖喇嘛的见面、感想和思考
·写给胡安宁的一个网上帖子
·九十年后看五四(五四人物、巨人不巨)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网文一则(关于民运污泥浊水)
·巴东县公安局那些法盲,全部解雇算了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徐水良


   

2006-7-6日


   

   
   对《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网友们提出不少批评。下面是本人相关跟帖的汇编修改:
   
   徐文立把历史搞反了。从历史总体说来,人类不断从野蛮走向文明。不是先存在正常社会秩序,然后人们去违反它。(因为违反的概念,就是违反已经存在的规范、包括制度和秩序。)如果某种规范包括制度和秩序,还没有存在过,就不能说是违反。
   
   人类历史总体是不断进步的。现在的被人们认为“正常”的社会秩序,必定存在某些不合理的地方。人类就是不断突破和“违反”现存的“正常社会秩序”,走向更加合理和公正的未来的“正常社会秩序”。从原始部落氏族时代、奴隶制和封建制时代,到中央集权反封建的君主专制时代,到资本主义时代,及到我们可以预见的、未来的人本主义社会,总体说来,都是不断突破当时认为的“正常社会秩序”,走向更公正、更合理的时代的过程。
   
   对于未来的“正常社会秩序”而言,现在的“正常社会秩序”,永远不是正常的。因此,你可以用假设的未来“正常社会秩序”,来衡量现存社会秩序,或者用世界上先进的社会秩序来衡量落后的社会秩序,说他们不是正常社会秩序。但永远不可能存在一种先验的、不变的“正常社会秩序”,让人们去违反。
   
   新大陆人批评徐文立等:马教毒害还真是深入老运运骨髓,脱不了毒害。
   
   徐水良:老兄别老把运运一锅煮,本人是发起当代运运的第一个老运运。在本人面前,与本人相比,他们可能在年龄上算老,但在文革后期开始的当代运运资格上,恐怕算不上老。
   
   当然,我不反对并且赞成你对运运的许多批评。
   
   有的运运没有理论,却总要装模作样摆谱,那只能不断出丑。
   
   新大陆人:在俺看来,8964以前都是老运运,8964的学生算小运运。
   
   徐水良:按不同标准该划分就有不同标准老小。民主墙发起者是启蒙社黄翔,但全国民主墙根本不存在统一组织,没有什么民主墙组织者。把自己说成民主墙组织者,就像与浙江民主党王有才等争夺民主党发起人这件事情一样,有欺世盗名之嫌。
   
   新大陆人:匪区国军后代老运运吹民国宪政就行了,别绕什么人类社会大圈子。
   
   徐水良:连实践性实际性小道理也搞不懂,就谈抽象性大道理,是不少运运的特点。他们根本不懂理论,但正因为他们不懂理论,所以他们就用此类高谈阔论来显摆,企图装作懂理论的样子,来欺世盗名。这样做,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出丑。
   
   他们使用的,是与马克思一样的方法,先假定存在一个共产主义之类的“合理的社会秩序”,然后就说别人违反这个合理的社会秩序,是不合理社会秩序。把历史完全搞颠倒了。
   
   刘路:应该是社会理想秩序。是应然判断,老徐(文立)弄成了实然判断。
   
   徐水良:实然是客观事实,应然是主观观点、包括主观理想和主观信仰。两者天差地别。马列共产主义者,就是把他们自认为应然的共产主义应然判断,以及其他马列主义自认为应然的应然判断,例如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等等,说成历史必然的客观规律或真理。用自以为正确的应然来代替客观的实然,这是马列教一神教以及许多理论人物用自己的虚假理想制造谬误,甚至以此搞思想信仰专制等极权专制的老一套做法。
   
   对于大家的批评,高玉秋一再引用徐文立的话,强调:“「中國的古代文明,暗合了人類社會的正常秩序,這也是我對未來社會的願景。」”“『現在我真的相信有「上帝」存在!』”“和至死也不肯信‘神然’的,就不大好讨论了”。“因为「神然」的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既不是「应然」,更不是「实然」;也不是「浪漫化」”等等等等。
   
   笔者看法:
   
   大家知道你们是谁,你代表了徐文立意见。但你们懂逻辑学吗?不懂还顽固坚持胡说,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暴露自己的无知!人家讲逻辑学,你们(你和徐文立)对逻辑学一窍不通,还要胡说!有你们这样的逻辑学吗?
   
   逻辑学中能有你们这些东西吗?
   
   当然,正是因为你们一窍不通,就竟然敢瞎说八道,竟然用“神然”之类来胡说胡扯逻辑学,但这只能暴露你们俩对逻辑学的无知。人家有学问的还要藏拙,你们完全不懂却要顽强献拙来显摆,给自己出丑,强词夺理坚持狡辩,以为可以通过狡辩取胜,殊不知你们的做法,恰恰在无数稍稍懂一些逻辑学的人们面前,暴露自己对逻辑学的完全无知。
   
   把数理和逻辑范畴、证实和证伪的实证范畴,即理性和科学范畴的逻辑学,当作性质完全不同的非实证、非证实证伪、非理性非科学的宗教信仰了,与宗教信仰混为一谈,让人觉得非常可笑。
   
   曾节明出来攻击本人,说:蒙古灭宋,满清入关,阿拉伯,土耳其的征服,是野蛮走向文明?秦灭六国后中国哪有封建社会?秦国消灭封建也是野蛮走向文明?老贼念叨的仍是马克思唯物史观。
   
   徐水良:是本人最早提出蛮族入侵灭亡古罗马,蒙元满清入侵中原是历史大倒退。批判马列主义把蛮族入侵灭亡古罗马,建立四分五裂神权专制统治的中世纪欧洲封建社会,说成历史进步的谬论。在批判马列主义时,本人是最早用实例指出,虽然人类历史,总的说来,总是从野蛮走向文明,从落后走向进步,但历史的大倒退也是存在的。并且一再指出,欧洲的历史,是大起大落,大进步和大倒退反复的历史。中国的历史表现为正常进步的历史,但是蛮族入侵中原,仍然属于历史的倒退。指出人类历史,并不总是像邓小平说的那样,落后就挨打,并不总是文明战胜野蛮、进步战胜落后;相反,历史上,文明进步的农耕民族,往往总是挨落后野蛮的游牧民族的打。
   
   俄国的十月政变和中共推翻国民政府,也都是历史大倒退。
   
   你小特总是一贯剽窃本人思想、又反过来反咬本人一口,造谣污蔑,血口喷人,完成你主子交给你污蔑真民运污蔑革命民主派的任务。
   
   还有,也正是本人,最早提出:“反封建”的提法不科学,中国封建社会是春秋以前。秦汉以后,中国是反封建的中央集权社会。你小特剽窃本人这个思想,还要胡言乱语、反咬一口攻击本人?
   
   曾节明:你老贼唯一可取的是人本主义,但是否有剽窃西方之嫌?存疑。
   
   徐水良:你小特总是不断剽窃,又不断歪曲本人思想,然后推向荒谬极端,并且以此来不断造谣攻击污蔑本人和革命民主派。
   
   你所谓的存疑,把你对理论和理论史的无知,暴露无遗。
   
   索性再说一句:你总是自打耳光,一会说本人是理论奇才,一会又说剩下唯一可取的人本主义,还有剽窃之嫌。你总是要顽强暴露你反复无常、任务在身的小特小人嘴脸。
   
   曾节明:你大道理小道理都是共产党邪灵康生记馄饨。
   
   徐水良:几年来,你不断吹捧不懂理论人品欠缺的徐文立,攻击贬低相反者,是不是你领受的特别任务呀?
   
   不过,你挺谁,谁倒霉,让大家怀疑被挺的人是你们的人;你攻击谁,实际上造成的客观效果,就是从反面为谁背书。
   

附:

   

高玉秋:纽约民主正义论坛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纽约民主正义论坛: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中国民主墙运动组织者
   
   
   1978年「中国民主墙运动组织者」徐文立在法拉盛演讲「漫长的圣诞夜和我对未来正常社会的愿景」。(林丹/大纪元)
   
   【大纪元2016年07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纽约报导)「中国的古代文明,暗合了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这也是我对未来社会的愿景。」在最近于法拉盛的一次演讲中,著名中国民运斗士、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研究所荣休资深研究员徐文立说。
   
   从1981年到2002年的21年间,徐文立有16年是在监狱中度过。他积16年铁窗的思考,撰写了《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2日,他在纽约华侨文教服务中心讲述他在中国因组织「中国民主墙运动」及创建「中国民主党」被中共迫害的经历,并阐述其提出的「世界性乱象的根源在于违背了『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的理念。
   
   受「大纽约区美华民主正义联盟」的邀请,徐文立发表题为「漫长的圣诞夜和我对未来正常社会的愿景」的演讲。1943年出生的徐文立为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他说自己曾是中共和毛泽东的拥护者,但林彪事件令他觉醒,他从此不再相信中共。1978年11月26日他创办了一份当时中国罕有的民办刊物——《四五论坛》献给女儿。1980年开始讨论建立反对党,1982年被中共以「反革命集团罪」、「反革命煽动罪」判15年。其中有5年被单独关押于5米高的「反省号」,并不让会见亲属,只能每月写一封信,规定最多只能2,000字。「冬天很冷,夏天很热,只能穿短裤背靠水泥墙。人生中很艰苦的日子。当释放后女儿第一次见到我时说:『没想到爸爸变得这么老。』」1993年中国为争取美国最惠国待遇,作为条件,于5月26日释放了徐文立。
   
   但「不安分」的徐文立并没有因12年的牢狱而停止对中国民运事业的奋斗,1997年11月徐文立提出「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重塑宪政民主、保障人权自由」的政治纲领和「公开、和平、非暴力」的政治路线,与其他异议人士建立中国政治反对派。1998年11月成立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同月被捕,被判13年。
   
   徐文立说,2002年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为了在退下来前最后一次访美时,能与普京一样去布什家乡得克萨斯州烤牛肉,答应了美方提出释放徐文立的要求。是年12月24日,徐文立从监狱放出直接飞往美国。「在中国度过了24小时圣诞夜,来到美国还是圣诞夜,所以我的圣诞夜是36小时。」
   
   2008年,徐文立集其16年狱中对人类社会、对中国未来思考的五封重要家书,汇编成《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他认为,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是由三个支点在支撑——人人生而平等;人生而有差异;人的不完美性。他在书中说:「我的理想是:中国可能成为中国优秀文化传统和现代宪政民主巧妙融合的新兴国家。」同时,他认为「中国只有完全结束了中共的一党专制才有可能顺利实现社会生活的『正常化』」。对中国儒家学说深入研究多年的徐文立在演讲指出:「中国的古代文明,暗合了人类社会的正常秩序,这也是我对未来社会的愿景。」
   
   徐文立的父亲徐裕文当年是抗日后方医院院长,在今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79周年之际,徐文立作为抗战将领的遗属,日前代父亲领取了「中华民国抗战胜利纪念章」和证书。侨教中心主任王映阳、驻纽约台北经文处组长黄耀良、文学大师王鼎钧、美华民主正义联盟总干事褚月梅、顾问张学海等出席了论坛。◇
   
   责任编辑:艾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