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徐水良文集
·四个建国纲领汇编供对照
·随笔:刘霞之谜等三则
·推荐莲子《举证责任与原始正义》一文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
·短评:简驳王希哲挺薄荒唐逻辑等两则
·不赞成刘国凯文章《体谅温家宝》
·从国际习惯看左右派别分界
·在薄熙来问题上民运中的不同派别及不同策略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为方励之先生辩(两则)
·揭穿救党势力共存共荣共治的欺骗戏法
·辨别中国改革真假的两种做法两块试金石
·再驳挺薄左派的一个谬论
·在薄熙来问题上三个派别的分歧
·关于中国转型问题的简单意见
·驳斥王希哲造谣诬蔑
·和平转型的可能性和必要条件
·把信仰驱赶出公权力公共领域
·关于共产党设局的问题
·加强对军队的工作
·理论、宣传和学匠之间的异同
·时势造英雄而不是相反
·以亲身经历教训谈海内外联手
·驳一种精神专制的谬论
·对国内御用学者鼓吹民主集中制的简单批判
·重发29年前批判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文章一篇
·答古谜
·又谈平反问题
·驳王丹等“期待六四翻案而非平反”说
·为什么不能原谅邓小平李鹏?
·柴玲的无权卑鄙和有权卑鄙
·驳柴玲《再谈宽恕》
·反击中共控制和利用宗教的大棋
·论“上帝只属于中国”等与神棍斗嘴帖
·我对宗教的大致认识和简单经历
·“党的领导”绝对非法
·反对平反的歪论全是阴谋或狡辩
·中共情报机构把人打成疯子习惯手法,似乎太陈旧了一点
·中共党的建设、思想建设和组织建设的本质
·攻击平反说,主张翻案说,是站到中共立场去了
·驳刘路古谜对沙溪暴动的诬蔑
·为中共户籍制度及暂住证制度与古谜论战实录
·再讲几句户籍制度和居住迁徙自由大问题
·转移方向为马列专制推卸罪责的阴谋
·8月15杀鞑子
·驳胡安宁并谈当年中共控制民运的一个阴谋
·驳暴共左派余孽等对台独两则评论
·正教和邪教
·坚持全民维权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道路
·未来世界在思想领域中的总体发展方向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核心问题是全民起义
·中共及薄左保薄或掩盖减轻其罪恶的目的何在?
·答思想信仰领域的几个疑问
·关于文革的几个问题
·日本宗教状况给我们的启示
·马列教纳粹教和一神教的弱点及要害
·为什么必须坚决反击原教旨一神教
·中共利用一神教的一个大计谋
·鲜为人知的陕西同治大屠杀
·我觉得基督教的简介这样写好一些
·太平天国葬送了当时40%的中国人
·本人建议的邪教定义
·姚诚:致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保钓评论两则
·保钓评论两则
·中国革命何时发生?一次还是两次?
·给朋友的信
·中国异议人士,请学会自重!
·国内和坐牢不是保护伞
·动不动攻击别人心智不健全的人自己心智最不健全
·讲个狗咬狗、人变狗打架的故事
·再谈无罪推定并驳北京小左
·为高官维护特权还是为小民维护人权?
·如果中共各派永远共存共治共荣,何来民主派收拾残局?
·关于薄左签名信起草人的初步鉴识
·海外版公开信系大幅改写刘金华公开信而成
·再谈取缔惩罚罪恶滔天的共产党和毛左问题
·惩治中共罪犯也是避免二次革命的需要
·“协商民主”是理论上的胡说八道
·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只走死路
·18大评论2:抛掉幻想,准备革命
·当代中国,改旗易帜是正道
·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在国内发《大骂大帮忙的张千帆教授》,被删除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徐水良

   
   

   
   2016-7-25日

   
   共产汉奸党走卒说他们自己“爱国”,所以他们就与亲共侨界一起,在南海问题和其他各类问题上,充当中共海外“爱国”纳粹冲锋队,也就是中共海外的“爱国”特种别动队。
   
   可是,这几天他们不去“爱国”了,却集中力量对本人进行围攻了。如果他们继续与本人辩论南海问题,也许他们还可以诡辩说他们是为了“爱国”。但现在他们集中的,却是对本人进行人身攻击,以及污蔑本人揭露正义党特务党头子王炳章特嫌问题,反咬一口进行反诬说,因为徐水良抓特务,因此就是特务。不知道这与他们在南海“爱国”,有什么关系。看来在他们眼里,他们的“爱国”,比造谣围攻我徐水良的事情的重要性要小得多;而围攻徐水良,则比他们“爱国”的重要性要大得多。
   
   曾节明、胡安宁等等,不断重复经过我们揭发、得到海外公认的正义党是特务党的结论。可是,他们与公刘张英徐文立等等,却不断重复曾节明的宇宙逻辑,用谁抓特务、谁揭发王炳章的正义党是特务党,谁就是特务,谁说海外公认的中共特务党正义党的发起人、组织者和领导人王炳章是特嫌,谁就是特务,谁揭发在正义党垮台后,一手重新筹建正义党特务党、并且自任一把手的王炳章是特嫌,谁就是特务这种宇宙逻辑,来造谣围攻本人,说我们揭发正义党特务党及其一把手,打垮正义党,就是特务。
   
   揭发王炳章特务嫌疑问题的人非常多。不仅有胡安宁等许多人,还有中功的头头张宏保等许多人。张宏保不仅公开揭发王炳章搞特务活动,而且与王炳章领导的闫庆新等人的特务集团,进行了长期激烈的斗争。及到不久前,王希哲还公开披露,当时围攻并且想把张宏保关进监狱抓回中国大陆去的大规模行动,就是王炳章一手策划和领导的。据张宏保和许多人揭发,闫庆新是总参三部谍报员,中校特务。王炳章的级别,当然远高于闫庆新。很多人怀疑张宏保被中共暗杀,暗杀的主要原因,应该是他对中共特务构成的威胁。
   
   至于王炳章进中国大陆的事情,根据网上揭发,8201怀疑自己生胃癌,于是在闫庆新、石磊、方圆等合伙策划组织下,由岳武、女朋友张琦(闫庆新妹妹)等一批高级特务陪同下,从越南进入中国大陆医病。如果不是王希哲戳他们蹩脚,把王炳章进入中国大陆的事情泄露出来,那即使王炳章进入大陆后再回来,也许也没有人会知道。
   
   对于王希哲的泄露,有个民主党的北京头头,赶快给王希哲发电邮,说王炳章住在宾馆,要王希哲别闹。王希哲又把电邮公开。事情才瞒不住了,才有后来的一系列事情。北京那个头头后来被抓判刑,胡安宁等说原因是因为泄密。我在不知道事情真相究竟如何,但显然,整个事情的曲折复杂,绝对超过好莱坞大片。
   
   之后,这些陪王炳章回大陆的特务,说辞互相矛盾,显然是有意讲假话。对此,我曾经有《扑簌迷离的海外民运圈——读周永军调阶段性查报告笔记》等文章进行评论和分析。本人博讯文集该文原文被破坏,有人转贴在这里:
   http://bbs.boxun.com/forum/boxun/boxun_elite/161679.shtml
   
   (又查了一下,该文独立评论上也有: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402297 )
   
   后来纽约的特线们开新闻发布会,也说王炳章生胃癌。
   
   即使张英,也不得不承认:“臭婆娘張琦和特嫌犯岳武……因為妖姬張琦勾引王炳章被綁架坐牢有『功』,從中共深圳國安科長,提升處長嘉奬,仍然外放美國。”等等等等,不得不承认王炳章是在一群他自己非常信任的亲信特务陪同下,回大陆的。但却拼命隐瞒他为什么由一群特务陪同回大陆。非要把王炳章说成是因为到中国边界搞革命,被中共绑架回大陆。
   
   当时绑架说、诱捕说之间,以及他们和治病说之间,三者吵得不可开交。
   
   我曾经问许多主张绑架说,诱捕说的人,即主张王炳章是到中国边界搞革命,被中共绑架或诱捕回大陆说法的人:凭你们自己良心说说,你们认为,王炳章是以为自己生了重病,会不顾生命到边界去搞革命的人吗?如果你们凭良心敢认为是,那我就认同你们的绑架说或诱捕说。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说王炳章是这样的人。
   
   王炳章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但他不仅老是与在许多特务一起,而且与特务一起组建特务党正义党,最后又很放心地又由一群清一色的特务陪同进大陆。为他辩护的人们总是把这说成是上特务的当,似乎王炳章极端愚蠢,总是上特务的当,永远上特务的当,最后甚至愚蠢到放心把自己交给一大群特务,去中越边界,及到被绑架或诱捕进大陆,这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
   
   那张英,这几天还漫天自吹多少个世上“第一”。我这里只说一句,你非要说你那个大字报是所谓的反文革、争民主的反革命大字报,但又要自吹几百人联署。当时竟然有几百人敢联署一份当时要判死刑的反革命大字报?你骗鬼去吧!
   
   顺便说一句,这个公刘,目前不知道是荷兰一个老牌人士的马甲,还是两个或多个著名老牌人士的共用马甲,还是包括有其他地方更多老牌人士共用的马甲,但这个马甲的阴险和毒辣,已经为许多人士所认识。
   
   共产汉奸党走卒们不断张贴中共发布的、王炳章在监狱中的照片。以为这是驳斥在下看法的铁证。
   
   其实,这张照片发布于当时我们关于王炳章问题的大争论时。为了给王炳章作证,驳斥我们的说法,竟然由中共官方出面,来发布这种照片,来帮助中共特线,为王炳章作证。连转个同监犯人偷拍偷带之类的伪装都不做,做的非常粗糙,非常可笑。
   
   什么原因?有头脑的人一想就会明白。
   
   中共监狱、政府等等官僚机构,现在一点都不敬业,直接用最简便最偷懒的方法,来完成上级的任务。
   
   这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中共和特线常常很愚蠢,这是例子之一。
   
   有朋友也说:奇怪的是,王的衣服也独树一帜
   
   胡安宁不断用独评违规词句咒骂本人,换个人,早就删帖封名了。但胡的贴,只是被我驳得焦头烂额、非常难看时,偷偷删除。
   
   胡安宁不断攻击在下揭发正义党特务党一把手王炳章,就是特务。
   
   我劝他:你还是好好想想再说:究竟你当时揭发王炳章特务的行为是特务,还是现在死保王炳章的行为是特务?或者,当时和现在你都是特务行为。当时你主子怕王势力大尾大不掉成瓦文萨,所以你奉命倒王?现在为了确保中共特务机密,又奉命保王?
   
   你无数文章揭发王炳章是特务,是中共情报机构培养的“当代孙中山”,现在竟然反过来说揭发王炳章就是特务,这不是给你自己定特务罪吧?
   
   有网友说胡安宁心虚手抖。胡安宁自己也说“幺蛾子又飞屈来保阿徐喽”!
   
   笔者回答胡安宁:不是飞蛾子,是你内心虚。蠢到尽做发照片之类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的事,自己无数文章揭发王炳章特务,现在反过来攻击揭发是犯罪,是特务,你和你主子都够愚蠢。
   
   这次你与两个或三个老牌特线一起,外加小特务一起干坏事,当然心虚手抖。你三四个老牌特务外加小特务,罪恶累累,等着受惩罚吧,还想反搞别人?劝你还是少作恶为好。
   
   附1: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徐水良

   
   

   
   2015-11-10日

   所跟帖:曾节明:老贼,刚有上海民运人士证实当年王炳章在南京见了你后被抓。你是怎么把王炳章交出去的,请说清楚!
   
   徐水良:王炳章在与你合作的你的安徽公安主子那里被抓,与我何干?你竟漫天造谣栽赃在下?
   
   你一个渗透民运只几年的小特线,对民运历史毫无所知,除了漫天造谣,还是漫天造谣。让你暴露你本来是一个毫无信用,只会造谣的小丑骗子。
   
   这个事情海外众所周知。王炳章到我这里来的情况,以及“逃脱跟踪”到安徽被抓的消息,当时都有公开报道。没有人会像你小丑骗子一样造谣。因此这是第一次有你这样的小特漫天造谣。应该就是上海正义党特务利用你不了解当时情况,让你小特来造谣,反正你小特已经暴露,来一个废物利用。你小特竟然上当,让自己进一步小丑化。
   
   你是已经暴露的特线,越是吹捧你们的特线同伙,越是漫天造谣搞诬陷,就越是证明你自己和同伙的特线身份。
   
   我这里索性再说一次当时情况,让你小特知道,不了解情况乱造谣,只能让你自己出丑。
   
   王炳章来我处,我先问他有没有跟踪的,他说没有。紧接着我就批评他,我说你既然秘密回国搞秘密工作,就不应该来找我们这些受到严密监视的公开人士。这种把秘密工作和公开工作混在一起的做法,严重违反秘密工作与公开工作必须严格分开的秘密工作原则。这对我们公开的人士,当然没有多大伤害,但给秘密人士秘密工作带来巨大危险。并且告诉他赶快离开,绝不能再来我这里,否则非常危险,不准再来(他原来说第二天要再来我处)。
   
   根据王炳章自己介绍,他在杭州等地早已见过王荣清等许多特线人物。所以我知道王炳章根本没有秘密工作经验,既然见过许多特线,背后必然有跟踪的,不相信他没有跟踪的说法。因此,王从我那里走后,我就叫人远远跟在后面,看看究竟有没有跟踪的。该人回来后,告诉我,没有跟踪的。我还以为当时南京警方误以为王炳章住我家了,一时疏忽,没有跟上。
   
   王炳章这样的人,即使住我家,中共也一定会通夜监视。王希哲到南京,住陈燕南家,陈燕南就告诉我,公安就躲在陈燕南家窗外树上通夜监视。所以,我当时以为是南京警方是非常偶然的一时疏忽,让王炳章逃脱跟踪。
   
   后来,他们竟然在南京摆出一个王炳章逃脱跟踪的假象,深夜出动大批警力,包围我厂宿舍。此后,官方摆出在车站码头到处布点搜査,在我家周围更是摆出天罗地网,无数汽车便衣遍布的假象,连海外媒体都大幅报道南京车站码头到处搜査的消息。骗得我信以为真,以为王炳章确实是逃脱跟踪。
   
   如果真是这种情况,那南京处理王炳章案的警察,不仅要受处罚,而且必然丢掉饭碗。
   
   但我到海外后,听到消息,南京警方不仅没有受到处罚,而且受到嘉奖。这时,我感到非常迷惑,但仔细一想,才恍然大悟。再回想当时我让人跟踪,确定确实没有跟踪情况。判定原来南京这曲戏是演假戏。这戏演得不错,竟然骗倒本人、海外媒体和公众。所以南京警方才受到嘉奖。
   
   然后我回想许良英先生再三嘱咐我,到海外后不要与王炳章和正义党搞到一起,应该是有一定内部消息的。从这时开始,并且加上其他许多情况,包括我后来得知,王从蛇口进大陆后,中共就始终全程录像。王到大陆后,见到的人士,凡表示加入他要即将组织的政党(即后来正义党)的,除线人外,全被被抓(都是跟王外出谈话表示加入,中共不可能知道这个情节,这需要王炳章提供材料)等等。我在大陆,王炳章闯关时,刘青告诉我,王炳章和傅申奇等人商量,说回去,最多关十天半月,就回来了。我当时还不相信,哪有这个把握?后来到海外我问傅申奇,原来却是真的。我问他哪里来的这种把握?他不说。所以,我判定王炳章有严重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