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徐水良文集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徐水良


   

2016-7-22~23日


   

   

1、嘲讽各位特线:

   
   徐水良:今天一上来,看到张英胡安宁曾节明徐文立等一大批人在独立评论发疯,用各种污言秽语群起对本人进行围攻。似乎有把泰山或擎天天柱之山推倒,让天塌下来的劲头。
   
   参与这里围攻的绝大部分是特线,所以,我这里就用特线名称笼统称呼。如果有人认为自己不是,那就敬请理解:我这是指的是总体性质。
   
   各位特线确实真是辛苦了。但你们这样发疯没有用。还是让你们主子多制造一些假证据,例如楼下照片王炳章在监狱那样的“证据”,由你主子来拼命证明王炳章在监狱受苦,才有说服力。
   
   只是,当大家质疑王炳章一案作假,王炳章是否真在监狱受苦的时候,你主子特意发表那个照片,其目的,大家一看就知道,就是为王炳章作证,证明他在监狱受苦,这样做,相反倒是更加证明王炳章问题严重。为了掩盖王炳章的问题,竟然由你主子亲自出马公布照片来作证。
   
   所以,你们主子应该找一些例如监狱罪犯来证明王炳章与他们一起受苦,然后开个记者招待会,邀请中外记者参观,证明王炳章在狱中受苦。我在监狱待了那么长时间,知道中共监狱作假,那是毫无顾忌。而且因为监狱是禁区,反正别人无法调查,一切由你们主子说了算。
   
   关于王炳章问题,先请胡安宁自己和其他各位特线看看胡安宁自己提供的部分材料:
   
   胡安宁揭发王炳章是特务的文章多篇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08960、
   
   胡安宁指王炳章是中共情报机构培养的“当代孙中山”文章三则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8803
   
   我的材料很多,这里仅仅给两个链接: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09/xushuiliang/4_1.shtml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44460
   
   

2、嘲讽张英

   
   
   范似栋说:张的以下行为如属实,是很重要的,不知有没有证明?
   
   「譬如五十年前,1966年6月30日,张英给中共当局三封《公开信》,指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文革整广大人民群众,犯了方向性路线错误,等等,当塲有360位同仁联署,贴在全国热㸃上海北火车站广场天目路上,这当然也是全国第一张大字报上街。」
   
   那个时候贴反文革的大字报,是不得了的事。
   
   6月30日,我的记忆中,那天红卫兵上街。学校开始停课。
   
   另外,据说,张英那时是上海粮食局某粮店的工人,文革中是粮食局的造反派。潘国平认识张英。
   
   徐水良:那是杀头的罪,他连牢都没坐。这种人什么都信口吹嘘,你能信?
   
   当时这样的“反革命大字报”,公安机关、中共政府和“革命群众”都是一追到底,要枪毙的案子,他竟然毫发无损,你能信?
   
   赛昆:在1966年10月反刘邓的时候,有这可能。
   
   范似栋:我想明白了,张英的大字报是反粮食局领导,所以是赛昆说的 革命造反大字报。
   
   现在说出来,就很自然地少了「粮食局领导」几个字。
   
   徐水良:两位说得不错,应该是批刘邓路线造反大字报,竟然被说成搞民主。
   
   当时那种大字报批刘邓路线,批工作组,批单位领导的打字报,我们“革命群众”当时也贴过许多许多,都被认为是革命造反大字报。没想到有人会把这种大字报反过来说成批文革、搞民主的反革命大字报。可见这个张英梳妆打扮,改头换面,颠倒黑白,欺世盗名的惊天功力。
   
   

3、嘲弄余大郎胡安宁

   
   
   由于余大郎习惯写天书,读者不知所云。所以这里只发我对他的驳斥。或者把他的话适当翻译成白话,合编在一起:
   
   大郎连漫天造谣也用不知所云的天书,既掩盖自己造谣罪责,躲避未来惩罚,又让被造谣者无法用法律对付他,让辟谣者无法辟谣,因为你辟谣,他就说那天书不是这个意思。不过,这天书让读者看不懂,恐怕达不到很大的造谣效果。而且,天书所涉当事人看了,知道个大概,因此知道大郎是漫天造谣,大郎信誉更差。大郎呀,你这个办法恐怕不是好办法呀!
   
   大郎呀,你说你为我去找于金山,我虽从来不知这回事,但开始还有点感激你,以为你说的是真的。但你这漫天造谣一造,我就无论如何很难相信你的话了。所以我劝你,做人还是不要撒谎造谣为好。
   
   至于祭旗,我本来倒是很想用你来祭旗的。但你逃回中国大陆,躲到中共情报机构保护中去,我们就无法找你回来,让你担当祭旗这光荣任务了。所以只能等中共垮台,让你垃圾渣滓完成赎罪填阴沟的任务了。
   
   胡安宁赞张英,我把他的天书翻译成白话,那意思是说,张英文章“有理有据,婉约诙谐。那支徐的旁观者昏之文,不明言南海仲裁却扯旁事。”
   
   我问胡安宁,你和公刘张英又和好了?他揭发你大量特务问题,还有中共情报机构给你房子别墅的问题等等,都是真的了?
   
   胡安宁(余大郎)回答,我把回答翻译成白话,意思就是:此人贪玩说些不着边际、模棱两可的话。并说我老徐相信他的话,他的话就得要我老徐来负责。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
   
   所以我说:原来你们俩还是没有和解,属于描述两个坏人勾搭的词汇,如: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同流合污,朋比为奸,通同作恶,臭气相投,朋党必周,里外同谋,一路货色那一种性质。
   
   这狼狈为奸四个字,因为违反独评禁用动物词汇对网友的奇怪坛规,预先改为XX为奸,并且移到后面。
   
   胡安宁又攻击本人揭露王炳章问题,并且想完成他为中共情报机构打听中共情报机构内部谁泄露8201机密的任务,就再次要求我:“快把你说的‘8201大案’竹筒倒豆子说出来。”
   
    徐水良回答:大郎呀,是你自己一再说王炳章是中共情报机构培养的当代孙中山,你现在竟然要抵赖呀?
   
   我早说过你和8201几个合起来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加上一个笑料枭雄“民运领袖”“北徐”某某,这氢气球恐怕不仅增加不了你们几个的分量,还会让你们的份量减轻到0,随风吹进污水处理池去吃污泥呢。
   
   看来你坚持要完成中共情报机构交给你的任务,打听清楚是谁吃里扒外,把8201大案披露出来。你碰了多少次壁,没有收获,没有打听清楚,还让大家知道你是包打听,是被美国FBI追查为中共特务机构从当特务的罪行,就逃回中国大陆,躲到中共中共情报机构保护下,还要坚持完成中共情报机构包打听任务的、死不改悔的特务吗?你还要再碰壁吗?如果逼人不得不说是你透露的,那样,你主子就要严厉查处你,你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你还是不再再做包打听为好。最多,你表面上答应中共做包打听,但不要公开逼人说是你透露的。
   
   我这个人,没有撒谎本事,说不了假话。但说真话,又怕害了你。我想说那是网上信息,可惜我找了两天,还没有找到当时我保存的网上文章。但即使保存着,也不可能交给中共让中共查出披露者。
   
   而且,你既然根据中共情报机构信息和许多证据,一再在网上写帖子,一再公开肯定王炳章(代号8201)是中共特务机构培养的当代孙中山,那王炳章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是他们坚定不移信得过的自己人,如果王炳章真是一个民运人士,(更不要说他还是民运大头目这一点了),他们会培养他做当代孙中山吗?
   
   所以,你至少从逻辑上,已经透露这个案子的底牌。说这个8201大案,就是你透露的,那中共情报机构一定相信。但那样,你可能比不从美国逃跑回大陆,处境还要凄惨得多、凄惨得多。
   
   如果需要,你就先担这个责任,等中共垮台以后,披露8201大案成为功劳时,再来说清楚理清楚究竟是谁披露的吧。
   
   至于你犯的特务罪,你欠的特务债,等中共垮台以后,全世界必然掀起清查共产罪行的高潮,其规模将远远超过清查纳粹罪犯。到那时,你无处可逃,你再还吧。
   
   这里附上你胡安宁揭发王炳章是特务是中共培养的“当代孙中山”的文章两篇:
   
   胡安宁揭发王炳章是特务的文章多篇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08960、
   
   胡安宁指王炳章是中共情报机构培养的“当代孙中山”文章三则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8803
   

4、再嘲曾节明

   
   草虾:反共必须卖囯!
   
   徐水良:中共卖国,你也主张卖国,与共产党一致,还能反共?不知你这共怎么反?
   
   反共是为国,本身就属于爱国。不知道你怎样能把它的性质说成卖国?
   
   草虾的逻辑与和戈倍儿曾一样属于特种宇宙逻辑。虽然两人表现相反,却是对称镜像。
   
   曾节明:你调动一切力量反共卖国在所不惜的高级黑,与草有何不同?
   
   徐水良:戈倍儿曾你还不高兴呀?你和草虾的宇宙逻辑确实互为镜像,你们俩一左一右,确实是很般配的一对。
   
   

5、回答中共情报机构上网人员

   
   
   zhang xun:有一件事我不懂…1981年到1982年二月到底发生了了什么事?照理说刘顺元背后保你,而且胡耀邦也对你有一定的支持,你不可能会入狱…而且我在当年的档案中也看不到你入狱的的记录…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你在那时候动荡中动摇了第三伙人固有的利益被私底下软禁…第二,你说谎…而你的转变是在1982年后,那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那时候起你就已经为美国办事?
   
   徐水良:+zhang xun,看来你这个不断被大家一再指出是五毛的情报机构人员,太年轻,在情报机构资格太浅,又不认真读我的文章。连查你情报机构的内部档案的一些常识也不懂。因此问的问题很无知。
   
   看来你是江苏情报机构的人。
   
   不过,我还是把我所知道情况的告诉你。
   
   81年那一次对民运的大抓捕,是你家老佛爷邓小平的命令,政治局也沦为他的橡皮图章。由政治局开会,由胡耀邦签字,开始在全国抓捕数百人之多。我本人,当然是抓捕的重点人物之一。后来判刑的主要罪名是写长篇文章批判邓小平的四个坚持。
   
   胡耀邦都顶不住,刘顺元之类的有什么用?
   
   我被捕后,许良英等许多朋友通过胡耀邦周围的人给胡耀邦送材料。但因为已经判刑,胡耀邦尊重法制,说已经判刑了,那就只能通过法律程序来解决。胡耀邦、阎明复、阮崇武等等,后来几次希望放人,但都因为邓小平老佛爷,还有王震这些人在后面坚决反对,都没有成功。
   
   有一次,江苏省第二监狱的监狱长都来通知我,说我马上就要平反出狱了。但不久,我看到报纸,邓小平王震视察南京,又说有反革命分子攻击四个坚持,重弹四个坚持的重要性。江苏主管政法的副省长洪沛霖,也写文章说:有反革命分子攻击四个坚持,我们有的领导同志竟然同情他,要求放人。我一看,这反革命分子,明显指的是我,坏了,出不去了。果然,不久省高法发来通知,驳回我的申诉,维持原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