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徐水良文集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徐水良


   

2016-07-15


   

   
   胡安宁你什么谣都造,那严国基是你同班同学,与我有什么关系?你把你的同学你的朋友都认作特务,看来你和你的同学朋友和熟人,全是特务,因为你生活在中共特务窝里,这并不奇怪。但你无数次把你的特务同学和朋友都说成我的同伙和下级,严国基只是其中之一。这些人,其中绝大部分,我从来就不认识,世界上的造谣,有你这样造的吗?
   
   我原来从来不知道有个严国基,到纽约好几年以后,才知道这个名字,问了胡安宁一句,那个为当时《真佛报》写报头的你同学严国基是谁,怎样一个人?你小丑就无数次造谣,说我一到纽约就和严国基接头,开口就造谣,信口开河造谣,造到你这种程度的,也是全天下全世界的奇迹!
   
   你既然把你的同学、朋友和同伙,都说成特务,说成我的部下。那就请你办个正式手续,把你的人马全部移交交给我,包括那个死去多年的严国基,也请你到阎王殿走一趟,让他回到阳间来,与你自己这个共产汉奸党的小汉奸、民运大内奸胡安宁一起,来当我的部下。你既然说我是民运特首,那你渗透民运内部小特务小汉奸大内奸胡安宁听好:你就老老实实听你自己推选、或你主子册封的、你们在民运内最高长官指挥。
   
   你连我上一趟厕所,都要造这么多年谣,你真不愧是造谣大王。
   
   你到国内述职,接受中共最高特务机构指示、并到海外到处“通报”传达:三反一温和,海外捧刘青,国内捧江棋生。使我大吃一惊,原来是中共特务机构在背后指挥“公民议政”,我就决定尽快退出。所以,那次开会,你们决定什么,与我已经没有多少关系,我何必用上厕所来躲?我有痔疮,上厕所时间长一点而已,你就造多少年谣,造我上厕所躲避开会的无稽之谈。
   
   其实,那一次,大家已经倾向解散,原因就是要尽可能用不翻脸的方式,把你这个搅神排除出“公民议政”,大家都怕你翻脸后胡搅蛮缠,这非常符合我的愿望,就是我就可以乘机退出,我何必要躲?你胡内奸真是绝对的蠢货,连事后,你拼命献媚表态紧跟刘青,可是刘青和公民议政仍然不要你,进一步成为“没人理、没人要”的垃圾;而我,由唐伯桥出面挽留,我却坚决不再参加。你看到了这些事实,却多少年都认识不到当时会议的性质,还要在这里胡说八道造谣。
   
   公民议政各位成员,除刘青外,其他人都对胡安宁在公民议政没有职务,却一再代表公民议政发表胡说八道的公民议政文告,相当不满。这在胡安宁是一贯的,他一贯就是这样厚颜无耻地盗用自己加入的、但他没有担任任何职务的组织名义来发言。
   
   我出来以后,就听说过他这个厚颜无耻的习惯。后来的正义党,他连党员都不是,却在二王一傅(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纵容下,充当正义党太上皇。后来我逼问王炳章傅申奇,他凭什么做正义党的太上皇。王炳章傅申奇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上海国保(当时称为政保)委托,帮助傅申奇王炳章,指导他们工作的。我才知道正义党的性质,不得不因此退出正义党。
   
   我退出后,胡内奸又指使王炳章王希哲,对我进行大规模围攻。
   
   正义党对民运的危害实在太大,使我不得不组织力量,来揭发打垮正义党。当大家在一起揭发正义党的时候,胡内奸又发挥他两天三叛变的特长,(老民联倒王即倒王炳章时期,胡安宁两天三叛变特别有名,一会儿倒向胡平一边,一会儿倒向王炳章一边,两天之内,倒了三次),声称反戈一击,要揭发正义党,在本人主张下,大家勉强接受他参加揭发正义党的阵营。当然,这揭发正义党,他有功劳,就是把上海政保要他帮助和指导二王一傅及正义党的内幕揭发出来,最后导致正义党垮台。
   
   但是,他一加入揭发正义党阵营,立刻就以反特务连线的名义,发号施令。在洪哲胜配合帮助特线阵营和正义党,全力为正义党辩护、与大家对阵的时候,他就出来代表大家宣布撤退,把大家气得要死,纷纷要求把他清除出去。本人和其他个别人为他讲好话,才没有公开开除他,只是把他排出圈子外,当作圈子外的一个联系人。
   
   还有中国民主党临时委员会(临委会),因为胡安宁一再胡搅,他在临委会没有任何职务,却一再用临委会名义发表东西,大家都非常愤慨,开会对他指出,临委会负责人是徐水良,你胡安宁没有职务,不能用临委会名义发言。胡安宁不得不说,他今后退休,不再以临委会名义发言。我当时讲了一句客气话,说:你就帮我们做做联络协调工作吧。胡安宁以后竟然就厚颜无耻,自称“总协调人”,不断盗用临委会名义发表意见。他与临委会欧洲分部合伙,把王希哲搞成欧洲分部顾问。但我们搞临委会,本来就是因为王希哲们乱搞,我们要与他们划清界限,搞一个干净的民主党组织。胡安宁违反我们的宗旨,当然又把大家气得不轻。我主持会议,不得不宣布解除与欧洲分部的组织关系。胡安宁就说我们开除欧洲分部。但现在他反过来,说他们开除我。真是嘴皮一翻,反复无常。
   
   由于他不断用临委会名义发言,当然气得大家纷纷要求开除他。我只好再召集会议,说开除他很容易,但胡安宁是一个搅神,开除他,我们就得准备打一个大仗。但现在民主党搞成这样,一潭浑水,为此打大仗蹚浑水有点不值,我们还是暂时停止活动。
   
   胡安宁摸不清楚怎么回事,很长时间不敢吱声。直到后来,看到我们不活动了,他就拉出张先梁,重搞临委会,发公告声称徐水良另有任用,真把我笑死。但因为我们不搞了,张先梁、张英他们去搞,我们不去反对,反正有胡安宁在那里,他们必然因为同样的原因,与胡安宁闹翻,我们就看好戏。
   
   后来,胡安宁果然因为同样的厚颜无耻盗用组织名义,与他们一个个闹翻。
   
   那公民议政,大家对她特别反感的,也正是同样的原因。他自以为背后有中共情报机构支撑,而中共情报机构几乎控制了所有的有组织的民运力量,他就以为他可以任意盗用他所参加的组织名义。最后搞得“没人理,没人要”。
   
   所以,胡安宁这里唯一没有造谣的,就是承认他是一贯“没人理,没人要”的垃圾。
   
   胡安宁文中的二郎,指胡平,大家可以问胡平,到底怎么回事。
   
   

附1:

   
   余大郎:徐一到扭腰即图与中领观线人严接头,当场穿帮在场人证即二郎。
   
   在《公民论坛》暗唆使扒桥为争韩工贼所吹经费而作乱,主持の刘郎欲当场揭穿时,偶打圆场说“一床锦被遮盖”,韩如响应声。贼人尿凉,借章程漏洞躲进厕所拒不屈来,论坛只好解散。事后,他像被从临委会撤职一般又得瑟造谣自慰,说啥偶冇人理冇人要,哇哈哈。
   
   尼个下作胚的马褂旗袍闲汉虔婆拥趸BTJ阿孵厮阿斗棒子痒痒等哈喇子名票,不看今后就少肾上腺大泌伪拉偏架装咯吱咯吱假正经!
   
   注:胡安宁文中“扒桥”,即唐伯桥;韩工贼,即韩东方;刘郎,刘青;二郎,胡平。
   

附2: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中关于胡安宁的部分内容:


   
   https://groups.yahoo.com/neo/groups/netdigest/conversations/messages/6154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615289275318821&id=100005132613761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7Ss4AfZLjPs
   
   所跟帖:文章笑拳:江青老表胡大郎,赖在西方效共党。党娘日暮图穷去,看脓流郎到何方。
   
   徐水良:他没在西方,早已逃回国,躲到中共情报机构他的窝里受保护去了。FBI追查他与中共情报机构合作当特务罪责,迫他当双面间谍,他只好逃跑回国受中共情报机构保护。我研判他暗中答应FBI要求去中国大陆卧底的可能性,不到1%。应该是忠于中共、向中共献衷心的表现。
   
   徐水良: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民运大内奸馀大郎胡安宁,你还没有或不敢回答我下面的问题呢:
   
   徐水良:大郎,你是代表中共特务机构的意见吗?
   
   FBI追查你与中共情报机构合作当特务罪责,迫你当双面间谍,你逃跑回国,躲到中共情报机构的窝里,受中共情报机构保护。我研判你暗中答应FBI要求去中国大陆卧底的可能性,不到1%。你逃跑回国,应该是忠于中共、向中共献衷心的表现。从那以后,我研判你的言论和行径,都是贯彻中共政法系意图,尤其是贯彻摄政王曾庆红童贯周永康的意图。虽然你因为不赞成曾庆红周永康政变意图,之后,曾庆红拒绝见你,你不再是曾庆红曾府的座上宾,但研判你的言行,你仍然始终贯彻政法系意图。
   
   你的所有意见是不是都代表政法系上级意图,还是加进了你自己40%,50%等等比例的私货?
   
   现在反对派头面人物对中共招安趋之若鹜,你如果公开学习国际间谍机构的历史经验,必要时打出公开的间谍机构联络员招牌,对特务招安和情报工作,有时比秘密工作更加有效。建议你打出代替中共招安的牌子,就必然会有一大批反对派大人物来追随你,你搞国风,公开打出中共情报机构和摄政王及童贯支持的旗号,当时就有一大批反对派人士趋之若鹜上国风,你为什么不继续这个经验?
   
   如果你继续当时经验,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没人理没人要,中共也不把你当个人对待,让你那么失落。所以,我建议你打出中共招安公开联络员的旗号,那样,你的力量就大了;而我们,也可以观看你们展示的大阵容,少费一点心思来研究和猜测。
(2016/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