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謝田文集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下)
·川普外交政策再击中共软肋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上)
·中共会顿灭还是渐灭的思辨(下)
·川普能不能让墨西哥来买单
·从气定神闲进步到心领神会
·中科院院士怎么能那样呼吁
·瑞士的实验和地球人的实验
·中共构陷西方银行实在愚蠢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英国迟早还要再度回归欧盟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上)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中)
·美國為何不加入海洋法公約(下)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上)
·中共形象广告和党语言特征(下)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上)
·美国要伟大中国求强大之谜(下)
·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Why is China After Power and Not Greatness?
·最大出口国为何没国际品牌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上)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中)
·中国的制造业怎样才不会输(下)
·中国的和世界的黑天鹅事件(上)
·Black Swan or Red Dragon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上)
·红朝文人为何日渐走火入魔?(下)
·中国的经济可不可能被唱衰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美国道义的归正
·川普成行--中国转型的希望
·川普成行--世界的战略转向
·川普的利益冲突也史无前例
·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电梯理论
·入世15年的中国如何转正
·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或社会媒体?
·雷洋的1200万元和中共的960万亿
·中国为什么非得当最大赢家
·中国房地产泡沫的政治解决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上)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中)
·评福山的“美国已成失败国家”(下)
·德国电影《两面人》的中国启示
·西班牙电影《蝴蝶》的中国启示
·中美贸易之战是否已经开打
·中美贸易战若开打谁先称臣
·中美贸易战能不能彻底避免
·紐時為何走入共產主義圈套
·中美之間真正的戰爭是什麼
·美國的通貨膨脹是怎麼算的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上)
·中國放棄反美意在加速棄共(下)
·中國百篇論文被撤有多嚴重?
·孔子學院在未來的最好出路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大國擔當與治大國如烹小鮮(下)
·中國該對北韓斷頓、斷導、斷約
·臺灣的善和寶島的統獨之憂
·新版本的一個美國人在巴黎
·共享單車有無社會主義成分
·正信降臨時人們為什麼沉默
·托馬斯·弗里德曼的聖經七年
·茶葉蛋教授講座被取消之外
·美國首席大法官論成功之道
·讓真善忍的光芒照耀著世界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上)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中)
·中國人怎麼贏得世界的尊重(下)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上)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中)
·無人駕駛車的利他主義原則(下)
·朝鮮半島三國志的終極癥結
·中國家庭的自殺性資產配置
·聯合國演講披露的川普使命
·中國人全都為中共付加班費
·幸災樂禍會害了中國人自己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上)
·中國巨變的川普因素及戰略(下)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上)
·佛法的善可以被科學所證實(下)
·中國怎麼才能彎道超車美國
·宮殿會談兩輪未竟事業一樁
·美貿易新策逼中共改弦更張
·吳家
·吳家
·吳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谢田:中共智库对印度崛起的误读

   中共的御用“智库”对印度的崛起进行了错误的解读,误导了中国人民。图为今年6月印度梅雨期间行人带着狗路过一个庇护所。(Getty Images)

   多年前在宾州费城的爵硕大学(Drexel University)教书时,有个印度同事要辞职。系里十几个教授中有四个印度人,一个韩国人,加上我一个华裔。一天,那位印度教授说他要回印度,因为有个好机会,还有,他很担心孩子的教育,美国校园的暴力和毒品,他都很不满。那工作确实不错;哈佛商学院有个出版社,出版了大量管理的案例,世界上许多商学院都用。出版社要开发印度市场,同事回印度,就是去主持在印度的新据点。

   大家对他的决定感到惋惜,但也可以理解,三位印度裔教授更是非常支持。美国学术界有许多印裔学者,数量远超华裔。坊间有很多讨论华裔和印度裔在美国科技界、商界、政界和学术界的对比,其实不是太可比,在笔者看来也比不了,华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过了两年,仁兄说要回来。系里还开过会,讨论该不该接受他,最后结论是,人家走时好说好商量,过河不拆桥,我们应该接受。这样,他又回来了,恢复原职,就是说他要申请终身职的话,印度的两年可以不算,但美国的要求不会放松。后来我问他印度怎么样,他说还是蛮喜欢的,就是收入不如美国,但他担忧的那些美国社会现象,还是个问题。来美国很久才意识到,中国人对印度的看法,和正常世界的人对印度的看法,大相径庭。

   从报导看,中国旅美学人回国的要少得多;几个回去的都受到礼遇,也都升了官。其实,“学而优则仕”在古代无疑是有价值的,在今天则是完全的浪费,是官本位对学术的侵害。这些升了官的学者心中的无奈,从他们的谈话可以看得出来。中共有意用高官厚禄去引诱海外学人,但这恰恰是学人不愿回国的原因。海外学人可能有些愿意回国当官,但他们肯定都不愿意的,也是在美国绝对没有的,就是官员对学术的箝制。最近中共一位御用文人对印度的偏见,也说明同样的问题。

   中共一位“智库”人士撰文说,印度“渴望汲取中国崛起的经验”。但细读他的分析,除了对“印度崛起”这个眼下学界的热门话题,尤其是印度GDP增速超过中国感到酸溜溜之外,他对印度的分析充满了偏见。作为智库,这对中共领导层来说是没有尽职,是瞎参乱谋;对百姓则是欺骗和误导。御用“智库”对外部世界带偏见的研究、错误的解读和对大众的误导,实际上对整个社会非常有害。

   对西方媒体“印度超中国、成全球增长火车头”、“印度是全球经济低迷中的曙光”等标题,中共高参的反应是人类最坏的本性——嫉妒。他担心这些“不确切的观点”会在中国传播,会对中国百姓的“国民自信心造成影响”。这完全是庸人自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高时,别的国家也没有嫉妒,而是纷纷参与;并且,这些分一杯羹的心态,还被中共极大的利用了。花无百日红,印度经济增速超过中国,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中国商家大可去印度投资、去印度分一杯羹。嫉妒心态下高参所做的,也是人类最不好的习性,他跑到孟买的街头“调研”,把从孟买贫民窟里发现的东西像宝贝一样介绍给了国人。

   没错儿,印度孟买新机场出来不远,凹凸不平的高速路两旁就是破烂不堪的平房。但印度人没有掩饰他们这些黑暗。中国呢,中共在展示亮丽的建设成就之外,敢像印度一样把自己国家最丑陋、最贫困的一面展现给世人吗?就是因为中共在掩盖和欺骗,就可以认为国际社会不知道中国的贫富分化、贫民窟和破烂不堪的平房吗?

   中共高参带着偏见得到的印度民众的话,虽然其用意是抹黑印度,却反映了印度的自由和公正。印度人说,“这块小土地我们占了两年,现在就是我们私有财产了”;“政府不敢拆,否则,要么给我们孟买的地价钱,要么就围攻他们”;“官员需要我们选票,会给我们一些钱”。中国人听懂了吗?这就是在自由的土地上、 拥有私有产权的人们,即使是最底层的人们,敢说的话!中国人即使是亿万富翁,哪个敢对中共说这样的话?!

   还有一位印度百姓说,“高种姓人做他们的事,我们做我们的。”说得太好了!中国古人也有类似的一番话:“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帝王世纪》击壤歌)这真让人感到可喜可悲。可喜的是,今天印度人所说,是中国古老的格言;可悲的是,今天的中国人,甚至没有尧舜时人们就享有的自由!

   除了攻击印度的财产私有,中共高参还攻击印度的政治民主,说私有制和民主导致犯罪、卖淫、吸毒、污染和腐败。真是岂有此理,中共的腐败、中国的污染、中共官员的淫乱,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印度论坛上,印度外交部常务副部长辛格上将多次讲“向东看”的重要性,强调与邻居“互惠互利”。中共官员呢,有提到过“向西看”吗?强调过与邻居“互惠互利”吗?还是拼命支持巴基斯坦、给印度暗中捣乱?中国和印度政府和民间人士的姿态,谦卑和虚心的态度,诚恳和善良的观点,难道没有区别吗?

   诚然,印度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是穷国。如果问印度人,可以把经济搞上去,但你们的自由要被剥夺,环境要被污染,信仰、宗教、迁徙、舆论等自由都会没了,你们愿意吗?印度人肯定不愿意。所以,中共智库的专家把中国自己的观念,专制和独裁的观念,邪恶的共产主义的观念和思维方式,套在印度人民、套在自由社会的头上,是完全荒谬的。

   对正常国家来说,经济好,领导人会得分,经济不好,领导人也可能下台。但经济不管好不好,人民的自由、幸福、社会公正,总是第一位的。中国人喜欢只要经济发展,不要社会公正吗?显然不是,老祖宗就说过,不患寡而患不均。事实上,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把经济的快速发展作为首要任务。即使在中国,中共以前也不是一直把经济放在第一位,而是出现过“以粮为纲”、“以阶级斗争为纲”、“以国防为纲”等不同时期的不同的国家优先政策。当今中国,在中共领导人心里,“维稳”才是最高目标,经济已经不是了。

   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所指,印度基础设施落后,电力短缺,港口阻塞,铁路运力不足,公路状况很糟。但三十年前的中国,不也是那样吗?中国可以变,为什么印度就不能变?更关键的是,中国的变化是以牺牲了人民的自由为代价的,所以中国人可能钱包鼓了,但没有赢得世界的尊重。印度人的钱包可能明天才鼓起来,但印度的自由、开放和民主实践,却没有丧失,他们是赢得了世界的尊重的。 ◇

   

   

   本文转自48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2016/07/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