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小平头夜话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卫珍姊妹:

   
   旅游旺季,为稻粱谋忙得脚不沾地,我已连续三周没回家在北欧各国转悠。再加上每晚沉迷欧洲杯足球盛宴而暂时忘却网上论战,故孤陋寡闻。正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老城的带团途中,忽然接毅然的微信,方知盛雪流氓团伙在网上围攻辱骂你。
   
   面对流氓张健、温云超、赖建平等等团伙下三滥地谩骂抹黑,盛雪的污蔑构陷(盛雪在邮组发文:当局开始组织力量攻击我研究的中共国家恐怖主义了……我确信叫陈卫珍的人是当局攻击我的工具),有道是:蚂蜂尾巴针,最毒妇人心。没经过那种阵仗,你根本无法想象一个民运荡妇可以邪恶到如此的地步。面对如此丑陋拙劣的表演,民运圈中爱惜羽毛的大佬们集体失语“竟无一人是男儿”。 我能理解此时你的恐惧无助。你一个单纯女子哪里见过如此厚黑的阵仗!
   
   这是盛雪的惯用伎俩:一方面遣众打手围攻质疑者(分工明确地遣张健、温云超、赖建平围攻你,另遣朱学渊、陆文禾、封从德围剿刘劭夫),一方面自己抽身骂战之外做唱冠冕堂皇的“反共”高调状。这等招数,对平头我用过,对后来的朱瑞、陈毅然、刘劭夫、苏君砚等等质疑者盛雪故伎重演:先设局后倒打一耙。屡试不爽。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图1: 2013.6.27,19 :35:19. 大家在中共大使馆对面吃晚饭(王玉华提供)左一赖建平留山羊胡者。赖建平自称是原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移民加拿大不久。但使馆请愿后又回国一年后返回加拿大,突然活跃地跳出来为盛雪举证“没看见‘盛李秘会’”
   
   在这场论争中,各色人物都会有比较充分的展露或表演,并让人们最终看清其本质。
   
   我想从我个人挑战盛雪团伙的经历及经验与你分享心得体会。
   
   

   
   柏林“5.19”“特务门”事件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图2:2006年“共特”李震在柏林查理岗亭
   
   十年前的2006年柏林大会,因为我当众揭露盛雪保护偷窃我文革密档手稿的特务李震(详见:与友人书:关于与盛雪结下梁子始末(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3/xiaopingtouyehua/12_1.shtml),而遭致盛雪团伙铺天盖地的抹黑攻击,就像此时盛雪倒打一耙地诬陷你是中共当局派来攻击“民运领军人物”一样,彼时盛雪给平头扣上“国安特务攻击民阵领导”的大帽子。那些盛雪面首兼打手的车轮战,以及无所不用其极的抹黑平头都不在话下,印象深刻的是民运圈一众大佬爱惜羽毛作壁上观竟无一人施以援手。以致平头我灰头土脸地象堂洁珂德荷戟孤军奋战。
   
   马丁路德.金有言(以下引用的警句均是马丁路德.金名言,下同):In the end, we remember not the words of our enemies, but the silence of our friends。(最终,我们记得的不是我们敌人的话语,而是我们朋友的沉默)最令平头气结的是盛雪的一众面首如张小刚、黄河边、寇天力、李天明、张朴、张健之流,居然放话“小平头攻击盛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迎合盛雪狂言:“男人反对我,就是想沾我的边没沾着。女人反对我,就是嫉妒我的美貌”)……奇耻大辱!盛雪的面首们拿一根过气的刷了绿漆的装嫩老黄瓜来试探平头,这简直是对平头审美情趣的侮辱!
   
   当时盛雪是掌控话语权的民阵副主席,而平头我则是人微言轻的丹麦民阵的普通一员。这也难怪连嫉恶如仇但迷信名人的三妹大姐,也相信盛雪误解平头达N年之久,直到多年之后与盛雪交集和其身边的朱瑞、陈毅然、刘劭夫、苏君砚接连揭露盛雪的贪腐弄权的民运猫腻,三妹才真正看清盛雪的真实面目。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图3:达兰萨拉小酒馆。盛大娘两耳绯红,牛眼充血,七情上面,一口四环素牙,装嗲充嫩:“我这一生中,只有两件事做不好,一是游泳,二是唱歌,尽管一百多个男人想教我游泳,我都没学……”民运大佬杨建利在现场中念兹在兹、情迷双眼的表情,耐人寻味,惹人遐思……盛雪裙下手持摄像机者即是盛的另一面首来自温哥华的小商贩黄河边(真名:高冰尘)
   
   

   
   关于恐惧

   
   平头我也有过恐惧。当柏林大会“5.19”“特务门”事件刚过两天回到丹麦家中,柳州国安的电话就追过来,为了封杀文革密档的发表以及阻拦平头对盛雪、李震之流的“共特”之揭露极尽威逼利诱之能事。(详见: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873171&highlight=&sid=0b2e13db1526b72d64651e709d8bb125#2873171)说实在当时我产生恐惧无助,也犹豫思考权衡了几天,内心争战的结果最终坚信自由世界邪不压正,以柳州仔“最大不过芭蕉叶”的心态战胜内心的恐惧,公开发表起底广西文革机密系列文章,并撰文揭露盛雪团伙死保“共特”李震的事实。跨过恐惧这道坎,你的内心会变得无比强大,In this world, no one can make you fall, if your own beliefs are still standing。(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使你倒下,如果你自己的信念还站立着的话)就像海明威《老人与海》的主人公桑提亚戈,没人能击垮你,除非你自己败于自我的心魔。
   
   

   
   象牛虻一样死盯盛雪

   
   平头不遗余力地揭露盛雪快十年,三妹(刘晓东)曾有言:“与盛雪这么道德败坏假话连篇的人打笔仗,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揭露她揭得不适当就会把自己搞脏,把自己拉低”。“天安门三君子”之一的鲁德成先生曾说过:“我在监狱待了十多年,以为监狱是最黑的,但见了盛雪后才发现,她比监狱还黑。”
   
   诚如友人之言:“盛雪就是一堆屎,捅破她时,弄不好就溅你一身的臭。”——这也是民运圈许多爱惜羽毛之士,对盛雪抱着“惹不起还躲得起”敬而远之的态度。
   
   平头愚钝鲁直,抱着"臭了我一个,清洁民运人" 朴素想法,偏偏不信邪地去捅了盛雪团伙这个蚂蜂窝,于是招来盛雪拥趸臭气熏天的谩骂群殴在所难免。
   
   平头缠斗经验,咬定青山不放松——对打手们的泼污造谣置之不理,实行“三不政策”:不阅览、不回应、不纠缠。越过枝节,直奔主题——象死死盯住牛背的牛虻一样盯住盛雪不放松。
   
   其结果平头油盐不进,修练成百毒不侵之身,盛雪没辙,恨得牙痒痒的,平头在盛雪特线团伙眼里是颗煮不熟、砸不烂、锤不扁的铜豌豆。
   
   

   
   盛雪团伙丧心病狂

   
   得知平头是孝子,盛雪团伙又祭出一阴招。
   
   平头在一系列文章揭露盛雪及其团伙的劣行,诸如将中共统战部特务李震任命为民阵理事,借王立雄呼吁关注藏人自焚来炒作做秀,贪污赖昌星政治庇护五万美元的捐款,拥有众多面首情人等等丑闻。于是,在盛雪把持的公民力量邮组,盛雪的面首李天明(即那个放言“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骟了费良勇”的法律学者)恼羞成怒,露出流氓本性,口出污言秽语侮辱我已故母亲。并且由其同伙"拖屁股连襟"张朴将其所谓“公开信”贴到网上各论坛。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图4:口出狂言“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骟了费良勇”的“法律学者”李天明
   
   平头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也以这种方式问候李天明的母亲。因为母亲,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最为干净圣洁的记忆。我不会玷污别人的母爱情感,即使他是一头畜牲。其无耻的伎俩只能促使平头更理性、深入地揭露盛雪一伙的真实面目。
   
   

   
   温云超赤裸裸恐吓

   
   同理,这次张健、温云超、赖建平之流之所以对你进行下三滥地辱骂,是因为你的系列文章正气凛然、高屋建瓴、逻辑严密地剖析盛雪:伪六四亲历幸存者、假主编、滥性的荡妇……将这个自称“民运领军人物”当众驳得体无完肤,众多读者对盛雪刮目相看重新认识还是拜阅读你的系列文章所赐。尤其是你在邮组群预告“我明天开始写《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这无异于在盛雪团伙那群公牛面前挥舞红布头!这是盛雪团伙对你疯狂升级的根本所在。
   
   温云超(北风)赤裸裸的对你恐吓“你显然知道这是一场泥巴战乌贼战,你为何时还要掺乎?你的故事将最为精彩,我设计了教堂苟且的情节,敬请期待。”
   
   经上有言,上帝叫你灭亡,先教你疯狂。温云超的上述恐吓可作如是观——这就是盛雪常常吊在嘴边的“国家恐惧主义”的一环——语言暴力。
   
   正因为我深知盛雪团伙的无耻厚黑,在你介入这场正邪论战之初,平头就力阻你莫再涉足这个民运污水潭。尤其对一个信主的教会姊妹而言,更是前所未有的考验。
   
   但现如今,在你内心争战之时,平头不主张你现在抽身离去,俗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对你的抹黑攻击不以你的去留而停止,那些无耻只不过是你信仰道路的撒旦试探,是迟早要经历的必由之路。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任何时候都要有一个冷静的头脑和一颗火热的心。克服了眼前的恐惧你的内心将无比的强大,不信邪也不怕邪,不惹事也不怕事,任何恐吓不要指望我們會拿自己的良知做交易。须知,这里是自由世界,不是极权中国。共产走狗嚣张不了多久。
   
   

   
   “德不孤,必有邻”

   
   感谢你的仗义执言,你不是孤立无援的。“德不孤,必有邻!”正是盛雪团伙对你的毫无底线地谩骂、造谣,擦亮了广大读者的眼睛。
   
   感谢盛雪一伙的无耻拙劣表演,对盛雪之“政权有限,人性长存”的高调是个绝妙的讽刺,让广大读者看清盛雪豢养了一群怎样的泼皮无赖。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图5:面首捧月图:2011年2月下旬,盛雪的旧雨新知齐聚旧金山为盛抬轿子、赚吆喝。从左至右是,边大卫、张晓刚、潘勇忠,众面首簇拥的“红花”非盛雪莫属,她当众轻佻地与万润南揽肩搭背,以示关系非比寻常,戴晴充当陪衬的“绿叶”,右1是盛雪的老相好顾明。是众面首“拖屁股大连襟”“一枝独秀”享受“准岳母”葬礼朗诵悼词待遇的大哥大。
   
   君不见,朱瑞、陈毅然、刘绍夫、苏君砚、三妹、徐水良、彭小明、费良勇、王传忠(纽约的民运人士)、八十老叟韩文光老先生(多伦多老民运),先后拍案而起揭露盛雪。就连一度被盛雪自吹头上各种夺目光环唬得五迷三道的成斌麟(即挪威的汤一心。有过对民运人士群起揭露盛雪几乎“要崩溃的感觉”之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