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还原一个世界——后篇:未知的文明]
文学博
·马建被宣布立案侦查 习当局或一箭双雕
·肖建华涉嫌操纵中国大陆2015年股灾?
·“股市枭雄”玩控商业帝国
·“金融巨鳄”肖建华或涉朱令案
·“最神秘金融巨鳄”肖建华的女子保镖团队
·金融风险、资本大鳄与“肖建华现象”
·谁是证监会主席要抓的“资本大鳄”?
·网传金融巨鳄肖建华被带回,郭文贵提心吊胆?
·习总棋高一招 特朗普终于认怂
·一则来自美国之音的报道,肖自白说明
·澳大利亚器官移植专家:中国帮助打击全球器官贩卖
·摩尔多瓦取缔FLG
·梵蒂冈举办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法轮功却说堕落
·摩尔多瓦共和国铁腕取缔邪教法轮功
·愿每个国家都有像摩尔多瓦议员赫列诺娃一样的反邪斗士
·摩尔多瓦取缔法轮功,又给了李洪志重重一击
·继中国之后,又一国家取缔法轮功   
·《纽约时报》这乱拳继续打下去还能办多久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用心良苦,路人皆知 
·《纽约时报》关于肖建华的报导捕风捉影,混淆视听
·法轮功企图合法化的图谋在摩尔多瓦被击碎
·给“滕彪们”的一点批判与忠告
·律师谢阳“遭遇酷刑”真相:系江天勇等人编造的谎言
·郭文贵在国外约见媒体遭呛:做人要善良 不要欺负穷人
·郭文贵消失一年再出声 爆料内幕为哪般?
·郭文贵:钱是买不来“佛祖”庇佑的
· 屡因败露泼脏水,活脱脱一个攻人下三路的怂包!
·郭文贵是操控舆情的高手?不过是死缠烂打而已!
·《财新周刊》:权力猎手郭文贵
·财新传媒声明
·傅政华负责中国两会安保
·法轮功是邪教不是信仰
·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的重大意义
·王瑞敏:法轮功践踏我们人权
·“神韵”演出是一个文化毒瘤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替邪教敛钱的组织
·李洪志的教义与伊斯兰教相违背
·七大邪教劝诱手法
·美国家庭反邪教教育组织:法轮功是公认的邪教组织
·取缔法轮功是中国政府的英明果断之举
·美国网友痛斥神韵的虚假宣传
·加拿大女作家:神韵演出存在粗鲁的政治动机
·神韵:夹杂着劝诱改宗的娱乐演出
·神韵宣传广告不诚实
·美国《弗雷斯诺蜂报》:神韵不仅仅是舞蹈表演
·加艺术家:神韵网站售票具有欺骗性且表演毫无艺术性可言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2016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被愚弄而死的法轮功冤魂
·反科学反学习的法轮功
·津巴布韦一男子自称上帝 拥有创造一切的能力
·李洪志与热比娅是如何臭味相投的
·美国政治评论员:法轮功的秘密
·苏家屯“活摘”只是一场闹剧
·王林现象反思
·邪教痴迷者常见的家庭创伤模式
·这位美国老先生怎么看的法轮功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本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来练功,结果却成了清明节的冤魂
·清明时节叹被法轮功愚弄致死的冤魂们
·清明节到了,李洪志凭吊母亲了吗?
·躲过了为母亲操办丧事,再躲清明节里祭祖扫墓!
·清明时节“宇宙主佛”悲最多,亲友生死两茫茫亲
·冤有头债有主,在亡灵的追逐下李大师的清明节不好过!
·听说过吗?母亲是自己造的怎么给她过清明节!
·试问李大师,身边这么多亡灵该给谁过清明节?
·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中造谣生事的海外反华组织
·谁是“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谣言的幕后推手
·新唐人电视台太离谱,造谣不问青红皂白
·海外反华组织谣言再肆虐,最终也掩盖不了真相
·唯恐天下不乱,他在“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中粉墨登场了
·揭开造谣“泸县中学生死亡事件”背后神秘人的面纱
·躲在“泸县太伏中学生死亡事件”角落里无事生非的身影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你可知“圆满”的套路有多深?
·美媒:神韵演出浮华邪影幢幢
·设计师赛瓦纳·米勒的丈夫首次谈及身陷邪教经历
·“活摘”是法轮功上演的荒诞剧
·“活摘”谣言是什么?
·沙林毒气攻击的三重审视
·叙战场使用沙林毒气?跟邪教相比OUT了
·躲在幕后的“墨镜上仙”李洪志
·谁是法轮功的“掘墓人”
·你知道冤魂有多悲
·弟子缘何悄悄死去
·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全球缉拿在逃华商郭文贵
·“战神”郭文贵被通缉真相(上)
·外交部证实:国际刑警组织正通缉郭文贵
·为多名高官“设局”的“战神”郭文贵秘史
·“战神”郭文贵的暗战秘史(下)
·别光顾着吃瓜,看看谁是“泸县死亡事件”背后的“鬼”
·揭露裕达系20亿元贷款之谜,话说郭文贵这段神秘发家史
·资本运作让民族证券成了郭文贵的“提款机”,资金被挪用犹如家常便饭
·他轻易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然后经地下钱庄出境
·神秘商人郭文贵巧取豪夺,尔虞我诈,形如大片
·郭文贵亲手把两个大贵人马建和张越送进了监狱
·法轮功试图操纵维基百科抹黑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原一个世界——后篇:未知的文明

     当时我曾经问过患者,为什么要针对玛雅文明进行研究,据说不是还有很多的文明吗?他告诉我:即便有其他的文明,若没有文字没有语言他也是无从入手研究的。纯粹的空想或者抓住一点似是而非的蛛丝马迹是没有意义的。所以研究那些虽然充满疑点,但是并非不可解的事物才是最明智的,也容易让推理和分析有据可依,这样也最有价值和说服力。
     他说的没错,从逻辑上看的确是这样。作为一个正常人,我再次感到惭愧。虽然很无奈,但这是事实。
     他:“后来,当我自己沉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确实累积了很多资料,掌握了一些规律。所以,我才有可能更深入的去研究,甚至可以去试着还原那个被遗失的文明。”
     我:“呃……说还原……有点远吧……”
     他:“不,很现实,就说我前面提到过的文字特性以及文化核心内容吧。玛雅人的文字特性是组合式表意文字符号结构,这是建立在一个以艺术为核心的文化基础上的。根据这个,是不是就可以通过对玛雅文化的现有分析来推测更多?我想一定是可以的。”


     我仔细想了一下:“仅仅靠文字……能分析出什么来?”
     他叹了口气:“如果只沉浸在文字和符号里面,肯定是越走越偏,这也就是我当初发疯的原因。文字不是死的,是活的,是现实的符号或者思想的符号,所以不应该彻底叼进文字本身里。否则就像我们写东西一样,如果只注意文字修饰而忽略现实,那么文字就变得没有意义,空洞却乏味。”
     我:“这是大道理我能明白,但是实际应用怎么做?”
     他:“还是就玛雅遗迹来说吧。假如找到一片遗迹,经过对遗迹仔细的挖掘和测量后,能得到一个建筑群大致上的尺寸,是不是?例如高度啊,宽度啊,距离啊,分布效果啊,得到了这些也就能对人口有初步的判断。假如整理出来后,发现是一个5万平方米的广场,那么就可以判断:围绕这个核心地带生活的居民应该不低于8万人——这还是相当保守的数字。简单推理一下就可以下这个定义。为什么呢?这种城市广场,按照大型聚会人均占地1平方米来算,如果整个城市都不到5份人,那何必修这么大?完全没有使用价值。实际上真正的集会,每个人占地不到1平方米,所以我说,周边居住人口是8万人已经是很保守的数字了,有了这个基础基数,可以再扩大还原的范围。这些人需要吃喝吧?需要下水道来作为城市排污系统吧?需要娱乐吧?需要医院吧?设想一下生活周边,你会发现这些城市系统是需要人维护的,那么8万人口边成10万人口不是天方夜谭吧?明白吗?这样,再回过后用我们破解的文字重新审视我们的推测——他们注重艺术,他们有特殊的历法,诸如此类。最后,基本上就可以得到一个比较精确的原貌了。”
   
     我:“厉害!”
     他:“这些还不够,这还仅仅是还原一个场景罢了,我们需要更多。这要靠合理的分析和推断了。比方说玛雅人热忠于献祭,在他们的文字和图画中提及多次。实际上,玛雅人用囚犯献祭——现在看来,我们会觉得残忍。不过,玛雅人的很多献祭其实是贵族行为,一般老百姓还不让你献。因为玛雅文化中有些性质的献祭太重要了。杀个囚犯献祭给新国王加冕还好,要是献祭给他们的神明,必须要高贵的血统。这些不是我信口胡来的,有依据。比如说玛雅文化中很多碑刻铭文都记载了贵族割开自己的舌头,或者刺穿自己的手臂,然后串上绳子,把血引流到专用的献祭盘子里,再用纸蘸那些血并且烧掉。那种行为大多是为了向祖先或者神明祈求某种暗示。这个,就是纯贵族的,一般老百姓和努力根本没资格。根据这点判断,很可能对于神明的献祭,是贵族之中出人选,更有可能是自愿的,因为那被看作是一种荣誉。所以说,我们看来残忍的行为,在不同的文化和文明之下并不是什么恐怖的事情。例如,被欧文化中对于死去的男人还会有自愿陪葬的女人,还不见得是配偶。对于那些女人来说,陪葬既不可怕也不痛苦,是荣耀。”
     我的脑子已经发懵了,不是因为他说的内容,而是他的分析和超强的逻辑性。一切都清晰干净,头头是道,不但有依据,有按部就班的推理,甚至还有确凿的例子。比专家还专家。这么说吧,我听傻了。
     那些无数人向往的神秘文明,还有貌似难以琢磨的未知场景,就一点一点被这么勾画出来了。而且最要命的是:在我看来这些推理和逻辑,不但扎实,而且几乎是完美。
   
     我:“恩……那个……,我记得说玛雅雕刻里有很多未解之谜,那些您研究过吗?”
     他:“恩,还专门研究过。”
     我忍不住眼前一亮:“那是真的吗?”
     他:“我手边也没图,‘玛雅火箭’那张你知道吗?”
     我:“玛雅火箭?就是那个仰卧在火箭里面的?我看到过,还是在一本杂志上。”
     他:“就是那张。我发行的杂志有一期是专门写了那副雕刻的分析。后来几个读者还跟我说起过,我们一致认为:那不是火箭,也不代表什么飞船一类的。”
     他把我的好奇心勾起来了:“那究竟是什么?”
     他:“想了解那到底是什么,就不能断章取义的看,就得先知道为什么那么雕刻,而雕刻的又是谁。”
     我:“这个都能查出来吗?”
     他微笑:“能。那副雕刻,是在一个石棺盖子上的,有了这个,就很好推测了。不会一个石棺里装的是A的尸体,但是在石棺盖子上雕刻B的形象吧?”
     我:“那也可能雕刻的是某位神明啊。”
     他:“很好,你已经开始质疑了。不过,石棺周围还有文字的。文字上说明:石棺内的人死后,灵魂在墓室中脱离,升天了。而石棺盖子上雕刻的就是升天。在我们看来是火箭底座的部分,其实就是石棺和墓室,而周围飞腾的花边,细看就知道,只是装饰性的东西罢了,例如流苏或者布幔,那表示着隆重。再说这个人的身份吧,墓室的说明文字写得很清楚,这个传说中的‘玛雅火箭’操纵者是护盾王。不是绰号,而是名字。想必这个王曾经有一面很大的护盾吧。(笔者按:这位护盾王名字的发音是:巴加尔[,ba:ga]。)原来这是护盾王的墓室,石棺里是他的尸体。石棺盖子上雕刻的是他灵魂准备从墓室中升天了。而上面那些被我们称为‘操纵杆’的东西,有他的武器,还有他的玛雅文铭文,家族徽记。而被很多人认为是火箭前端的那部分,细看并非是什么先进玩意儿,那是一根柱子。在柱子上悬挂着一些祭祀标志,柱子的最顶端有数叶和羽毛的装饰。浮雕很精美,甚至能看到错落的部分,绝非什么火箭的剖面图。最好笑的是,被很多人看成是望远镜的那个小突起,其实是护盾王的鼻饰。这点从出图的护盾王遗骸上就能确凿的得到证实。具体还有很多,如果你能找到那期,你看一下就明白了,不是什么奇怪的火箭,只是一个祝福升天的祈福罢了。”
     “能跟您接触,真是太长知识了,还外带破除谣言。”我是由衷的赞叹。
     他摇了摇头:“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认真研究分析的话,你也能得到真实的答案。”
     我:“也许吧。不过,按照您的说法,玛雅文明那些未知的问题都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他很坚定:“不,还是有。虽然那副浮雕本身没什么,但不代表真的就没什么,很多东西依旧是不能解释。我必须实事求是的告诉你:有很多超常的现象。前面提到的不用轮子啊,没有铁制兵器啊,都属于没办法解释的。并且还有大量的雕刻品,图案也都直指飞行器。有仪表盘,有喷射口,有操纵杆,但是,没有轮子。而且绝对不像浮雕那样含蓄,也没有过多的装饰和罗嗦的东西,干净利落得一眼就能断定:飞行器。那些资料我看过不少,有解释为独木舟的。我觉得对于这点,还是必须要尊重事实:独木舟尾部有喷射口?还是很像现代涡轮增压的那种喷射口?面对这些,至少我个人还是老老师师地承认:这一切没那么简单。”
     我:“太神奇了!”
     他:“对于那些你认为神奇的部分,我最初并没有去研究很多。不是我不感兴趣,我也很感兴趣。但是我觉得还是要先扎扎实实的,态度认真地去还原那个曾经的文明,还原那个未知的世界。至少先得把已知的、能确定的这部分做足。因为那些火箭或者飞行器,搞动力推进的人都没明白,我们能弄明白?除了惊讶赞叹还能怎么办?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那就先不管那些吧。先把我们能理解的部分尽可能细化展示出来,再考虑那些我们不知道的和神奇的,反正那些已经神奇了。”
     我:“非常有道理,您是我目前认识的所有人当中,逻辑分析和推理判断能力最强的一位了。”
     他在笑。
     我:“不过,您这些年一个人埋头做这些,也很累吧?”
     他:“我并不是一个人埋头在搞这些,我的很多读者也定期聚会,分享各自的分析和意见,这样才能完善。虽然能力有限,时间有限,资料也有限,但是只撒都是在很认真地做。不是所有的订阅客户都在看热闹,这点,才是我最高兴的”
   
     大概有那么一段时间吧,有空我就去找这位患者。在这个过程里,我也知道了很多,学会了很多。不仅仅是关于玛雅文明和其他未知文明的,还有更多让我受益匪浅的东西。
     如果说我今天能够静下心来认真做点什么,那完全拜这位精神病人所赐。
   
   -----------转引自《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高铭
(2016/07/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