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维权进行时
[主页]->[现实中国]->[维权进行时]->[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 无锡王振华]
维权进行时
·从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视察无锡说起 无锡王振华
·无锡农民的哭泣 无锡王振华 胡琴芬
·黄金大盗宋文代 中国制度养肥的大硕鼠 无锡王振华
·一样的出走美国 王立军和陈光诚不一样的命运 无锡 王振华
·无锡的魅力在何方 无锡 王振华
·实录无锡拆迁户华惠清黑监狱的悲惨遭遇
·只有唤醒公民意识,才会国家领土完整
·无锡模式的思考,评吴敬琏的无锡经验 无锡 王振华
·丁姐, 你在哪里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锡山区法院院长王立新,你别走 无锡王振华
·月亮湾里的中国太阳能 无锡 王振华
·无锡市行政调解光鲜的背后 无锡王振华
·无锡访民沈果冬等十八大前夕安全抵京
·无锡市对付访民手段五花八门 无锡王振华
·中国资本自由才能走出危机 无锡王振华
·公平正义从取缔“退休双轨制”开始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滨湖区委书记朱渭平双规无锡媒体失语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滨湖区委书记朱渭平双规无锡媒体失语 无锡王振华
·毛小平双规一年,请给人民交待 无锡王振华
·这样的纪委书记不要也罢 无锡王振华
·国家信访条例在无锡被颠倒
·疯狂的无锡集体土地拆迁 无锡王振华朱洪余
·这还是人民法院吗 无锡王振华
·追问江苏省高院院长公丕祥,司法正义在哪里
·无锡市地方政府,请你停下拆迁的脚步 无锡王振华倪静芬
·无锡黑监狱再度猖獗,多人农历初一关押至今
·原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的前世今生 无锡王振华
·原常州市政法委书记孙国建的前世今生 无锡王振华
·人权高于主权无锡王振华
·2013年无锡访民动态 无锡王振华
·无锡拆迁,是城市化还是文革化?无锡王振华 安丽萍
·中国模式造就了无锡施正荣 无锡王振华
·无锡偷拆何时休?无锡王振华 安锡鸣
·无锡市村民与身挡挖掘机 无锡王振华邹惠芬
·江阴市徐霞客镇公费旅游责任人为什么没有处分?无锡王振华
·无锡商品房库存超11万套鬼城再现无锡王振华
·信访制度的存在说明这个国家没有法制无锡王振华
·房价没有胸罩贵任志强绝非骄纵 无锡王振华
·中国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 无锡王振华
·无耻的信访终结制度无锡王振华
·我故乡无锡的家被端了 三鞠请安 王振华
·谁给了无锡市橄榄绿保安公司拘禁访民的权力?无锡王振华
·请关注无锡丁红芬等营救黑监狱访民遭绑架事件
·无锡丁红芬回家 无锡王振华
·下辈子不再投胎在中国, 无锡王振华
·无锡访民到无锡东降派出所要说法 无锡王振华
·倔强的无锡老人 无锡王振华
·犯罪构成三段论与四要件说之比较,中国法治
· 质疑《现代快报》无锡“12345” 94.88%群众满意率 无锡王振华
·现代文明需要什么无锡王振华
·信访是个黑洞,信访就是玩穿越 无锡王振华
·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落马 家祭无忘告乃翁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塔身亡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塔身亡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塔身亡 无锡王振华
·被救赎灵魂的黑奴 无锡王振华
·历史的丰碑 仁川登陆战 无锡王振华
·赵小花姓赵 但不是赵家人无锡王振华
·走向深蓝的中国造船业 无锡王振华
·《联邦党人文集》治理国家政府的教课书 无锡王振华
·司法与行政或立法权的勾结 人民很难得到公正裁判 无锡王振华
·民主为何不能遏制俄罗斯总统普京极权?无锡王振华
·美国的陪审制度和中国的人民陪审员无锡王振华
·联邦共和 无锡王振华
·联邦共和 无锡王振华
·美国打还是不打朝鲜 这是个问题 无锡王振华
·房地产大鳄任志强说的是真话无锡王振华
·张凯律师的总统梦恰恰是期盼民主进程 无锡王振华
·法治的内涵和精义 无锡王振华
·法治的内涵和精义 无锡王振华
·律师和陪审团制度 制衡司法的平衡器 无锡王振华
·“川普现象”给民主敲响了警钟 无锡王振华
·日本农业和中国农业对比 无锡王振华
·无锡622案件之杨国英篇 无锡王振华
·肆虐在欧美的恐怖分子 无锡王振华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 无锡王振华
·雾霾之中 无锡王振华
·环球应当文明理性对待川普“一个中国”言论 无锡王振华
·无锡吃喝经理徐科威的另一面 无锡王振华
·无锡市锡山访民陶国芬上访记 无锡王振华
·福耀曹德旺巨资逃离中国 我们却无处可逃 无锡王振华
·江苏三级法院枉法 中国法治很遥远 无锡王振华
·致709同伴 作者赵威(网名考拉)
·梦醒时分 我流泪满面 无锡王振华
·人到中年是一种寂寞的疼 无锡王振华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 无锡王振华

我一定要回去

   我念兹在兹的故乡

   多灾多难的土地

   祖辈的痕迹

   童年的回忆

   

   黑帮

   搅乱静谧

   我的家被洗劫

   我的土地被虏掠

   所有财产付之一炬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

   再也不离祖先赋予的土地

   伴随祖先的印记

   重建家园

   

   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

   回到父辈耕耘的土地

   蜿蜒的小河

   两岸的杨柳

   伴我梦乡

   感慨《大武山美丽的妈妈》那凄凉、优美的旋律,联想自己悲惨命运,“哎呀……山里的歌声是那么的美丽”,“哎呀……”荡气回肠,是一种绝望的呐喊,就象瞎子阿炳流落街头,命运的不公、生活的贫穷潦倒,已经无力抨击社会,寻找根源,回到心灵的故乡,慰藉心灵的创伤,那里是灵魂的归宿。

   

   哎呀、、、、太平洋是美丽的妈妈,海洋孕育了人类,却从此有了以强凌弱,以大欺小。太平洋足够大,为什么容不下我安身立命之处?“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去,为了山谷里的大合唱”。

   

   聆听歌手巴奈《大武山美丽的妈妈》,如泣如诉、浑厚苍凉的声音是对生命力和对自然的虔诚。为山里人执着的故事所动容,沉浸于山里人奔放情绪的渲染。那生命里的元素、那历史的沧桑,漂过海峡,同病相怜。

   

   多舛的命运、对强权的无力和无助,再倾听《大武山美丽的妈妈》会产生心弦,被誉为“台湾原住民民谣之父”胡德夫创作演唱,歌手巴奈翻唱更具冲击力,那沧桑与磁性的声音,听到一种台湾原住民成长的心酸和坎坷,唱出大武山原住民的无奈,那融入生命里、骨子里的歌。“我是一个意外歌手。那是我要挣一个收入,我的父亲在跟病魔缠斗,在一个农夫家里背这个难,那简直是要倾家荡产的。但是意外来说也让我觉得丰富了我的生命,我在这样子没有决志的一个路上,碰到很多有决志的人”。胡德夫一经创作,却高于只是生存的意义。

   

   2000年后中国开始大规模的拆迁运动,每天消失300个自然村落在消失。中国10年消失90万个古村落。在如今的城镇化浪潮中,不少村庄或主动或被动地消失了,那是一部苦难史,多少悲欢离合在中国大地上演。

   

   我关注拆迁的恶性案件,是自己被强拆而受到的灾难,这个社会太猖狂,已经无法无天的地步。第一次关注的恶性案子是2009年11月13日成都市金牛区唐福珍自焚案,在房顶上,唐福珍点燃了沷在身上的汽油,瞬间人象火球一样熊熊烈火燃烧,此刻,凤凰涅盘般的一瞬间定格在我心中,我痛。我奋笔疾书《天堂里没有强拆》!

   

   以下整理的是著名的拆迁自焚案

   2007年4月11日上午7时45分,在安徽巢湖市居巢区安德利商厦扩建拆迁现场,拆迁户吕二祥在身上浇煤油自焚,吕二祥经抢救无效死亡。

   2008年4月3日,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居民何全通点火自焚致死。

   2008年6月5日上午8点左右,黑龙江省东宁县法院、公安、消防、拆迁办、城管等部门全副武装来到靳清湖的家,将周围二三十米内的范围封锁。拆迁者拿着电棍、手铐。靳清湖大女儿靳丽霞闯入现场,向自己身上倒上汽油,然后点燃自焚。

   2010年3月27日,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黄川镇,陶姓人家为阻拦镇政府强拆自家的养猪场,父子浇汽油自焚,68岁的陶会西死亡,其92岁的父亲陶兴尧被烧伤。

   2010年07月4日23时16分许,无锡雪丰钢铁有限公司一夜班接送车起火,车上乘员共45人,当场死亡24人,19人受伤,抢救无效死亡7人,包括纵火犯在内总计死亡31人。公安机关经侦查认定,犯罪嫌疑人董川生,系雪丰钢铁有限公司630分厂职工,“其性格偏执,因琐事滋生怨恨而作案”。但民间认为董川生不满拆迁是该纵火案的最大社会根源。

   2010年9月10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自焚事件,三人被烧成重伤。伤者叶忠诚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2010年10月30日上午,黑龙江省密山市的市民崔德喜因为抵制政府强拆,在自家房顶上点燃了汽油自焚,老人的面部、双手被烧伤。

   2011年4月22日,湖南株洲云龙示范区司法强制拆迁过程中村民汪家正自焚,因多器官功能衰竭,经全力抢救无效,在医院去世。

   2011年7月24日,延安洛川县杨舒乡北谷村的一院房子在未达成赔偿协议的情况下被乡政府强行拆除, 25日下午5点左右,王宽旺在被拆的房屋废墟上浇上汽油点燃后纵身跳入火中,王宽旺全身62%的面积重度烧伤。

   2011年11月3日,郑州市嵩山路与二环支路,有关部门欲对市民王好荣的房屋进行强拆,王好荣81岁的母亲现场自焚身亡。

   2012年10月14日中午,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宝塔街道办事处唐枫村(唐枫社区)发生一起自焚事件。为阻止自家房屋被强拆,53岁村民石干明用汽油淋身自焚,被烧成重伤。

   2013年1月14日,汕头市澄海区东里镇南畔洲村发生自焚拆迁事件,44岁的澄海区东里镇南畔洲村民蚁某杰于1月14日上午9时许挖掘机开到时,站在墙头自焚。

   2014年3月21日1时50分,平度市凤台街道朝阳路杜家疃村路段上该村村民临时搭建的一简易帐篷起火,2时30分左右火被扑灭,过火面积约20平方米,住在帐篷内的一人死亡、三人烧伤。其中,62岁耿福林被烧死,现已查明,3月21日凌晨,李某、李显某、柴培某、刘长某4人受王月某指使(均为平度人),窜至现场实施纵火后逃跑。王月某是受崔连某(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系开元城御景二期工地承建商)和杜群某(杜家疃村村主任)的指使实施犯罪。

   2014年1月15日,河北省柏乡县拆迁户冯文吉夫妇自焚1死1伤,被烧伤的冯文吉已于23日去世。

   2015年11月11日上午,宁波鄞州区发生1起拆迁户宋小利非正常死亡案件,1名年过六旬的拆迁户在施工工地被烧死。

   

   这仅仅是见之报端的拆迁、征地自焚案件,他们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的房屋和土地,比14、15世纪的圈地运动还惨烈、悲壮,因为时间跨度短、频繁。在扼腕的同时,上述案例中有三个司法强折农村房屋,而农村房屋强拆没有法律依据。

   

   强拆、强征更是不计其数,土地房屋保卫战从来没有停止过,群体事件层出不穷。

   2016年4月30日,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流镇琼华村所谓的“拆违”过程中,联防队员殴打妇嬬,一群畜牲防暴队、手持棍棒痛殴老人、妇女、儿童。电棒碰触妇女之后的电火花伴随着凄惨的嚎叫,触目惊心、胆颤心惊,这哪里是人类干的事情?这样的拆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2013年9月28日,广西南宁市清秀区圣人湾店发生强拆事件,防暴警察用橡皮霰弹向抗拆村民射击,6名村民相继中弹倒地。

   

   2013年山东省丁汉忠杀人案,山东省昌乐县乔官镇丁家山村丁汉忠和他母亲的房屋均被划入“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项目”的拆迁区域,但因拆迁补偿未谈妥,丁家迟迟未搬迁。2013年9月25日,数名拆迁者试图拆除丁汉忠母亲的房屋,双方发生冲突,丁汉忠持镰刀挥砍,致其中两名拆迁者死亡。

   

   2013年“12.3”苏州通安镇严山村范木根案,苏州市虎丘区通安镇范木根不肯拆迁,2013年12月3日,拆迁公司工作人员胁迫范木根家拆迁,在苏州市虎丘区公安局处警的情况下,黑社会人员对范木根一家三口暴力殴打,范木根妻子肱骨骨折,范木根用杀猪刀捅伤致死2名拆迁人员,自己也被黑社会人员打得头破血流。

   

   就是这个通安地区曾经发生震惊中国的“通安事件”。2010年7月初,与通安镇相邻的浒墅关镇的一村民宅基地地块,以每平米6473元,总计13.12亿的高价拍出,通安镇的村民认为当地政府假借开发之名,实则是倒卖土地,在征地拆迁中,农民并未拿到征地款。7月14日,上千通安村民聚集在通安镇镇政府,要求得到解释,但镇政府态度强硬。7月18日晚上9时许,通安镇上万名村民聚集在G312国道附近,并试图阻断交通,阻止过往车辆,在僵持近3个小时后,聚集群众才散去。2010年7月21日与通安镇相关的浒墅关镇数千名村民,亦在浒墅关镇政府聚集,数分钟后,近百名防暴警察赶到现场,用人墙将政府大门封锁。与此同时,通安镇华金路段至G312国道路段,和前日一样,近万名群众在此聚集,一度导致至G312国道交通中断。通安事件因征地拆迁补偿而引发,该事件涉及望亭、通安、浒关、东渚、枫桥,基本蔓延至苏州整个高新区,无锡、南京、上海的部分访民也赶往事发地区。通安事件引发全国关注,上海有人打出这样一条横幅“苏州是苏州人民的苏州 上海人民支持苏州人民抗暴力征地”。

   

   以无锡市为例,2004年,无锡市政府出台《无锡市市区集体土地拆迁管理办法》,简称363文件,该办法规定每户不得超过250平方米,父母和子女合并一户口,多余部分作价计算,拆迁是建安价结合重置价,有的拆迁户还要倒贴现金购买所谓的安置房,安置房无房产、无土地证;更离谱的在363文件出台前,拆迁政策每人35平方米,而不管原来拆迁户有多少房产面积。征地补偿金作价社保基金,每个农民从失地起算最多折合社保工龄不超过10年,原企业单位工龄扣除后,二年折一年计算。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不享受农龄。这样掠夺式的拆迁、征地,导致上访不断,进入上访、黑监狱的恶性循环。

   

   陈宇、刘方刚、孙金龙考察中国农村村落,三人走访了东至辽宁丹东,西达新疆哈密,南至海南三亚,北到黑龙江漠河的91个村落。

   

   位于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城门镇的胪雷村地处城乡结合部,本是这一带很富足的大村庄。这个村庄历史悠久,人才辈出。它的后代里最出名的有数学家陈景润、海军上将陈绍宽。因为火车站福州站的建设,胪雷村被征地拆迁,考察队员看到,全村几乎都被拆完。村庄满目疮痍,遍地都是瓦砾砖石。面前就是福州火车站。当地政府已经把祠堂连同村庄卖给了房地产公司。陈景润在胪雷村的故居被连夜拆除。胪雷村的陈氏祠堂有730年历史,供奉了约1000多个牌位。胪雷村陈氏祠堂也面临拆迁危机。

   

   金华市婺城区的下社坞村在丛山怀抱里,民房错落有致,依山而建。村外是蜿蜒的小河流,河水清澈。山上种着茂密的毛竹,那是村里的主要经济作物之一。考察者发现,下社坞村人口流失,村子里剩下不到20人,没有学校、没有医疗机构。

   

   银角村位于太原盆地外沿的西山深处,尖草坪区马头水乡西南端,土地面积2340余亩,银角村始建于康熙17年(1678年),迄今已336年,因古代开采银矿而得名。民居皆为明清建筑风格,观音庙、当中院、当铺院、槐树院、大房院、楼子院、圪洞院等经典院落,但附近的一样更具历史价值和文化沉淀的村落未躲过浩劫,许多村民的房屋已被人为破坏。

   

   中国在二三十年时间里,把600多个城市变得一模一样。农村村落是历史的沉淀,文化的传承,文明的载体。这十几年的拆迁中,几乎毁损殆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