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強烈抗議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 ]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习近平,你有七项罪
·我參加了《声援14700万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的游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強烈抗議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呼聲表決」的方式一致通過了343號決議案, 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的「強摘器官」行為。343号决议案要求:
   (1)谴责中共政权认可的发生在中国的强摘器官行为;
   (2)要求中共政权和中国共产党立即停止摘取所有良心犯器官;
   (3)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持续17年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良心犯;
   (4)鼓励美国医疗界帮助提升对发生在中国的非道德器官移植执业的认识;


   (5)要求中共允许针对器官移植滥用进行一个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
   (6)要求美国国务院在年度人权报告中对国家批准的从非自愿的良心犯身上进行的器官移植进行更加详尽的分析;就美国法典第8卷第1182f部分的实施,即禁止向那些参与强摘器官和人体组织的中国人和其它国家的人士提供入境签证,向国会提交年度报告。
   2016年7月1日,欧洲媒体《新欧洲》(New Europe)发表题为“中共被控处决150万人以强摘和贩卖器官”的文章。文章说,根据一份人权监测报告,(在中国)每年有6万-10万名囚犯被杀害,他们的器官被强摘,被用于器官移植的“零部件”。这份今年发布的报告运用了举报人的证词,包括曾经直接参与强摘器官人士的對话。这份历经10年的研究发现,中共如何将政治犯的行刑变成一个暴利行业。自2000年以来, 有150万人被杀害,
   国际性的法语电视台TV5,亦在本月七日引用非政府组织的说法,中国有三百多个这样的集中营,三十万被关押者,其中有十五万是法轮功学员,他们受到全面性的血液检查。这一举动是为潜在的器官需求者寻找适合配对的器官。
   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宣布發起獨立調查並指出,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有四萬一千五百個器官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無法解釋。截止二零零五年,中國提供的器官移植案例近六萬例,比過去五年成長近三倍;這些器官的取得都非志願捐贈,而是來自移植庫。
   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發現,解放軍第309醫院的每年器官移植手術不低於5000例;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10萬例,從2000年至今可能高達150萬例。經調查,中國大陸出現多起案例:多個捐獻器官被用於同一位病患身上。有些案例是為同一病人進行三次、四次移植,或者為同一位病人尋求到第8個器官。
   大陸影視紅星傅彪,肝硬化轉為肝癌,在北京武警總院和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先後做了兩次肝移植手術。第一次換肝是2004年8月25日。2005年4月28日,在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做了二次肝移植手術。從病發到移植手術非常短,二次移植手術等待供體的時間,正如大陸官方網站宣傳的那樣:一般一週之內就能找到活的供體。「隨要隨到」是中國「器官等人」的反配形狀態。傅彪的兩次換肝手術,第一次在武警總醫院,第二次在天津第一中心醫院東方器官移植中心。而這兩家醫院,經追查國際調查確認,都是涉嫌提供活體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大戶。被稱為「魔鬼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是目前亞洲最大規模的器官移植中心。2005年12月30日,主任沈中陽接受《鳳凰週刊》專訪時稱:「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術已達650例。」章含之做过2次肾移植,时间分别为1995年和2002年。章含之亦曾凭借其关系为多人帮忙做肾移植,包括其前夫洪君彦。
   中共迫害法輪功以後,器官移植的單位和移植量暴增。例如,實施肝移植的醫院由1999年以前的19家暴增至500多家(截至2006年4月)。1998年,沈中阳带着十几个人组建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后,肝移植业务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仅1999年就完成肝脏移植24例,2000年达到78例,2003年完成356例。在2004年,他们共完成肝脏移植507例,在2005年和2006年,肝移植的数量更是超过了600例。
   隨著“器官移植旅游”的推動,最初是一些港台的病人慕名而来,接着外国人也开始多起来。后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国外患者所占比例已超过国内患者。据《朝鲜日报》报道, 2004年,该院进行的507例肝脏移植手术中,韩国人占37%左右,其他外国人占16%左右,国外患者比例超过53%。从2002年开始,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收治韩国患者已超过500人。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每年以色列30例心脏移植手术中,有10例是在中国进行的;在过去五年间,至少有200名以色列人在中国接受了肾脏移植。沈中陽主持的多家醫院的移植專科生意興隆,其關鍵在於各家保障有供體的來源。沈一人做了1600例肝臟移植,那多家醫院,眾多醫生所做的移植手術的供體會是多少?
   據悉,傅彪第一次移植失敗後,家屬因為聽說給傅彪移植的器官來自於法輪功學員,就追問主刀醫生沈中陽關於器官的來源問題。沈答:第一、一切都符合法律手續。第二、這不是你們應該過問的。回答令家屬愕然,實在沒料到沈中陽作為醫學教授、專家,居然不知道病患家屬應該享有的起碼知情權?有一些換肝的韓國患者,想問一下供體的提供者是誰?因為登機前他們必須帶一份醫院證明,證明他做了什麼樣的器官移植?提供體是誰?家屬是誰?還要本人親筆簽字。可是這些患者最后拿到的證明卻是統一列印的,基本情況都是:男30歲;供體來源:死刑犯;除了名字不一樣,別的情況都一樣。據「追查國際」通告,沈中陽所在醫院的醫生在電話問詢中都承認,為病人移植的器官來源於活著的法輪功學員。
   据中國健客网報道:“2003年,沈中阳的移植学部扩建为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完成移植手术达到日均一例的水平;2006年,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一跃成为世界范围内规模最大的肝移植中心。隨後,肝病患者从全国各地蜂拥而到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就像一部发动起来的引擎,高速运转。”
   中共前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说:“大陆使用囚犯器官移植存在利益链而变得肮脏,周永康遭到查处才打破了这肮脏的利益链,并说经过两代权力核心的努力才停止了利用死囚器官的移植。”黄洁夫的讲话在国内外舆论和网络上掀起热议,因为作为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的黄洁夫,既是大陆器官移植专家又是中共卫生部的发言人,他的话几乎是承认了多年来中共倍受指责的活摘罪恶。而有消息指出,黄洁夫就曾经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在新疆亲自为一例肝移植手术操刀时,从开始寻找备用肝脏,到肝脏运到手术室,只用了大约一天的时间,而且,从重庆和广州各运来一个肝脏。
   2008年6月,澳大利亚外长史蒂芬•史密斯表示,在与官员在阅读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后,认为“指控可信”、“我们要求中国解释活摘器官的指控,并建议允许独立可信的调查人不受拘束的进行调查。”大纪元报道,澳大利亚官员在北京2007年7月“澳中人权对话”提出此议题。[242]澳媒指出,澳大利亚政府对此问题过去一直保持沉默,显然是害怕得罪中共政权,参议院决议是施加更大压力要求澳大利亚政府就这项道德议题表达明确立场。
   2015年04月7日,澳洲SBS电视台dateline节目在黄金时段播出了加拿大记录片《活摘》,记录片所揭露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的事实,在各界引起强烈反响。澳洲主流媒体纷纷转载和跟进报导,议员、媒体人也都纷纷发声,呼吁澳洲政府和民众站出来,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榮獲多項國際大獎的紀錄片《活摘》,由加拿大華裔導演李雲翔費時8年拍攝,日前在台北國賓戲院長春影城舉行中文版全球首映式,李雲翔透過影片致詞表示,「最近一段時間國際社會非常關注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強摘器官事件;他懇請大家向自己的親朋好友來講述這個事件,每一個人,每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舉動,對最後儘早的制止這個罪行都至關重要。」
   每一個有良知的地球人都應該站出來,制止這個星球上最慘絕人寰的暴行,抗議中共這個世界上最大的邪惡体。
(2016/07/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