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致上海企業退休工人的一封信 ]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上海企業退休工人的一封信

    親愛的上海企業的退休工人,您們好!
    我叫孫寶強,曾經也是上海的退休工人。當我聽到上海工人,為了抗議企業事業退休雙軌制而去中南海提出訴求時,我很激動:偉大的上海工人,你們終於站起來了。
    上海人的聰明善良,上海人的勤勞踏實,上海人化腐朽為神奇的技能手藝,可謂舉世聞名;同時,上海人的膽小懦弱,上海人的算盤計算,上海人基因里的畏縮,骨子里的冷漠,也可謂舉世聞名。
    上海工人有過‘輝煌燦爛’的過去。从1926年10月至1927年3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上海工人阶级曾在上海,先后举行三次武装起义。“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的胜利,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统治,标志着大革命时期工运高潮达到顶点,在工人运动史上也是工人武装起义的典范之一。”也就是說,上海工人曾經為中共推翻中華民國,爲中共的軍事奪權立下了汗馬功勞。哎呀呀!功不可沒啊!
    但是,這個‘輝煌燦爛’的過去,猶如中共的夜壺,便溺內急時拿出來用一下,不便溺時便被扔在床底下;猶如中共的道具,需要時,把幡拿出來祭一祭,不需要時,”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馬上成為“改革的犧牲品”。雖然也是“狡兔死走狗烹”的版本,命運還


   不如‘走狗’--‘走狗’死了,再利用的價值就沒了;但“工人階級是領導階級“這個夜壺卻是死而不僵,利用價價值永遠不過期。想一想,多可悲啊!
    我有一同事, 他妻子因沒有後臺而被下崗。而領導的二奶三奶個個高官厚祿。 當他口噴唾沫表示憤慨時,我冷不丁地問:“六四時,你妻子在幹嗎?”“她、、、、、、 在看。”六四屠殺時,上海的工人階級,因目睹了太多的政治迫害而心有餘悸,整一群沉默的羔羊。六四后,羔羊首當其中成了“改革開放”中的犧牲品,成了金字塔下的一塊磚石。 這,就是沉默的報應。
    下崗後,他妻子患了癌,跋涉在求醫問藥路上的他,飽嚐了醫生的白眼和醫院的欺淩。當他痛心疾首地控訴時,我冷冷地問:“六四時,你在幹嗎?”“我、、、、、、在看。”六四屠殺后,中國道德淪喪良知泯滅。嘗到鎮壓甜頭的鄧矮子,毫不遲疑地砍去了全民醫保這一塊蛋糕。從此,病人生死懸一線,求醫堪比鬼門關。這,就是沉默的報應。
    六四屠城后,上海人的眼睛,面對災難時自覺閉上,面對娛樂時立馬打開;上海人的嘴巴,除了咀嚼功能,基本不發聲,發聲也是唱個紅歌嘮個一地雞毛。因為巴蒲洛夫的‘條件反射’深植于上海人的大腦皮層。因恐懼而封嘴閉眼,因恐懼而顫栗而折腰而自殘而下跪而自輕 自賤而自取其辱而唾面自干。“士可殺而不可辱”的格言,早就改成“士可辱而不可殺”了。
    鑒於此,早就摸準上海人脈搏的上海政府,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違,炮製出如此無恥的退休雙軌制,炮製出如此卑鄙的撫卹金雙軌制。其大膽,其瘋狂,其肆無忌憚,其有恃無恐,真的無人望其項背!
    今天,當上海政府再一次作惡時,再一次代表民意強姦民意時,上海工人終覺覺醒了!上海工人階級創造了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摩天大廈上的每一塊磚瓦,都浸透了上海工人的血汗。但是,騎在人民頭上的公僕,卻把人民創造的剩餘價值竊為己有。
    上海工人已經跪的太久太久,現在需要站起來,揉一揉發軟的膝蓋,挺一挺酸痛的腰。上海工人不是端着碗的乞丐,上海工人是爭取自己權益,自己尊嚴的公民。
    向敬愛的上海企業退休工人致敬!
(2016/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