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萬惡的雙軌制 ]
孙宝强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萬惡的雙軌制

   天朝盛行經濟雙軌制。公僕搞市場經濟大筆一揮一夜暴富,
    主人搞計劃經濟勞累一生一無所有;
   天朝盛行食品雙軌制。公僕吃特供食品進口水果蔬菜,
    主人吃三聚氰胺蘇丹紅轉基因;
   天朝盛行就學雙軌制。公僕收賄占賄索賄供後代去歐美讀書,


    主人賣豬賣血賣腎賣健康供後代讀書;
   天朝盛行就醫雙軌制。公僕生病一切免費vip病房加進口藥;
    主人生病傾家蕩產還落個財亡人死;
   天朝盛行呼吸雙軌制。公僕呼吸着過濾過的新鮮空氣;
    主人呼吸着大於pm2.5的霧霾;
   天朝盛行退休雙軌制。公僕退休八万十萬還有灰色收入,
    主人退休三千四千再加一串小數點;
   天朝盛行住房雙軌制。公樸妻妾子孫享用豪宅別墅游泳池,
    主人買房終身房奴還是70年大限;
   天朝盛行生育雙軌制。公僕是葫蘆娃的爹私生子一大群,
    主人是夫妻成雙二代僅獨苗一棵;
   天朝盛行出版雙軌制。公僕出書人手一冊公款購買組織學習,
    主人出書若犯敏感詞當即抄家跨省追捕;
   天朝盛行走路雙軌制。公僕上街馬仔簇擁路人迴避機關槍上膛,
    主人上街舉牌必是‘尋釁滋事’的罪犯;
   天朝盛行公祭雙軌制。公僕舉國敬屠夫祭魔頭全程直播,
    主人在家敬冤魂祭竇娥卻被逮捕;
   天朝盛行鄧貓雙軌制。公僕大奶二奶三奶奶奶高官厚爵,
    主人無妻無子無財路路堵死不通;
   天朝盛行土地雙軌制。公僕賣水賣山賣森林賣土地攜款移民,
    主人無水無山無森林無土地無棲身處;
   天朝盛行關稅雙軌制。公僕姐夫离岸是國家機密封口封网,
    主人進關馬桶蓋尿不濕要課以重稅;
   天朝盛行說話雙軌制。公僕說話字字珠璣載入黨史憲法,
    主人酒席說噱逗唱認罪失業討伐;
   天朝盛行捐款雙軌制。公僕小蜜用捐款買房買豪車買香水,
    主人被捐款被敲骨吸髓只剩一張皮;
   天朝盛行一國雙軌制。主人撒謊盜竊強姦殺人放火暢通無阻,
    主人寫帖轉貼發帖點個蠟燭把牢底坐穿。
   這麼罪惡的雙軌制,就是中共的一國二制!
(2016/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