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我的第一張選票]
孙宝强
·孙宝强简介
·谁是‘一手胡萝卜,一手狼牙棒’的狼外婆?
·红楼女囚(1)收容审查
·红楼女囚(2)看守所第一个早晨
·红楼女囚(3)秘密抓捕
·红楼女囚(四)第一次受审
·红楼女囚(五)摄像
·红楼女囚(六)回忆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第一張選票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號,破晓时分黎明之际,我醒了。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我把我的手,放在我的胸膛上。于是,我听见我的心跳,沉重而温柔,缓慢而急迫:今天,是澳洲的大選日。活了65年的我,今天第一次參加選舉。
    我和丈夫一步一步地朝前走,迎着和煦的微风,沐着温暖的阳光。白色的鹦鹉在草地上跳跃,斑斓的小鸟在枝头啾啾,多么美丽的家园 ,多么温馨的早晨。
    遠遠就看見學校門口的義工,他們手里拿着各黨派的宣传資料。我甚至看见一个残疾人,微笑地坐在残疾车上分发资料。义工们吟吟而笑遞過資料,我頷首而笑接過資料。这是工黨的,這是自由黨的,這是綠黨的,这是不知名小党的。執政黨有執政黨的承诺,在野党有在野党的权利。工黨的主张,自由黨的綱領,綠黨的宗旨,小党的观点。各党各行其是,義工各為其主;群党林立,和而不群;小党大党,各抒已见。这里没有各党派之间的刀光剑影,这里只有各党派之间的公平竞争。一切的一切,以民意为主;一切的一切,以选票说话。民主社會多黨競爭,赢而不傲输而不馁,这就是澳洲的普世价值。
    選舉隊伍蜿蜒如龍。有父母抱着嬰兒的,有蹣跚柱着枴棍的,有包裹头巾的婦女,有夾着拖鞋的黑人。小孩在操场上玩耍,母親在队伍里觀看,微風轻拂,陽光柔洒,每一個人的臉上,都洋溢着談定,從容,自信,笑意。
    這裡沒有如临大敌的安檢,這裡沒有凶神恶煞的保安,這裡沒有贼眉鼠目的便衣,這裡沒有全副武装的警察、、、、、、我观察着感慨着沉思着感动着,一時呆了。


    "excuse me I have a request、、、、、、"一個聲音打破我的遐思。一個男士站在隊伍外,用手指著手錶。原來他有急事,想插進隊伍里。
    “no problem ",在我前面的排隊者,在我後面的排隊者,異口同聲用這句話,用微笑接納了他。
    一輛殘疾車過來,長長的人群自覺閃出一條道,讓殘疾車先走。這一刻,我想到了“泰坦尼克號”里“讓婦女兒童先上救生艇”的紳士,也想到了克拉瑪依火災時“讓領導先走”的口號。在澳洲,唯一的vip通道就是殘疾人通道;唯一能穿越紅綠燈的就是救護車。這就是“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的價值觀。
    終於排到我了。一長溜的桌子後面坐着8個工作人員。在接受他們的問候和微笑后,我遞上證件。半分鐘后,我拿到了生平第一張選票。選票分一綠一白,綠的填眾議院,白的填參議院。選票是二張很普通的紙,拿在手裡輕飄飄的。我用雙手小心翼翼捧着它,仿佛捧着我的希翼我的追求我的夢。
    不!這不是我的夢,我的夢已經在澳洲實現。這張選票,應該說是13億中國人的夢。為了這個夢,多少人终其一生在奋斗,多少人慘死在坦克下。為了自由,民主,公正,中國的政治犯正前仆後繼地走向牢房,走進牢房的深處、、、、、、
    在填票時,一張綠票不慎滑下,輕飄飄不見了蹤影。我放下筆四處尋覓,就是不見它的靚影。我乾脆跪在地上四处尋找。工作人員過來后也跪在地上寻找。最后還是她眼尖,從桌腿的後面找到了這張珍贵的选票。
    填好選票,我們把選票摺疊的方方正正菱角分明,然后极其虔誠地放進投票箱。是的,极其极其虔诚。
    走出選區,天,還是這麽藍;云,還是這麽白;空氣還是這麼清新。在澳洲,人才能像人一樣有尊嚴地生活着。我們不會被封嘴,不會被封筆,不會被恐懼,不會被代表,不會看不起病,不會上不起學,不會精神上被強姦,不會被逼抄黨章。這,就是我親愛的祖國,澳大利亞!
    “我已經寫好遺書,把我的遺體捐獻給醫院。用小愛來反饋大愛。”我鄭重地對丈夫說。
    2017年四月十号,我把遗体捐献的表格郑重地交给Centrelink,完成了我最大的心愿!
    祝福您,我的母亲澳大利亚!

此文于2017年04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