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空前绝后的无耻,触目惊心的恩将仇报 (下)]
孙宝强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空前绝后的无耻,触目惊心的恩将仇报 (下)

    “东郭先生和狼”是中国最著名的寓言。现在,很多澳洲的华人身体力行地践行之,并把它发挥到极致。
    澳洲的华人中有许多是六四血卡拥有者。当年的霍克总理为六四死难者,流下了伤心的泪,澳洲政府也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给予四万多留学生及他们的家属共计二十多万人以绿卡。现在,除了极少一部分人还在坚守原则外,很大一部分人已经成了中领馆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马仔,以致电视台的老外都惊诧地问我,这些血卡拥有者现在在干什么?
    澳洲的华人圈里的微信,几乎是人民日报的海外版。欢迎活动,抗议活动、煽情活动就是微信的核心内容。今天去抗议达赖喇嘛,有水一瓶,有饭一盒。于是乎,男男女女叽叽喳喳奔走相告。于是乎,挥血旗唱红歌,那份歇斯底里的忘情是惊天地泣鬼神啊!忘乎所以的他们,忘了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曾经被迫害,忘了他们当初移民时的誓言和老泪。哈哈!此一时彼一时,认贼作父为利益,有奶仍娘是王道。
    有的华人,尽管得到了澳洲的保护签证者,但他们的变脸是“秒杀”的速度。今天拿到签证,明天就去叩拜中领馆,当我责问他变节时,他不无委屈地说:我不这样,我怎么汇进澳洲的主流社会?天呐!极权的奴才还想在主流社会里大展拳脚。联想起一些华人在中领馆的支持下参政竞选,我更为澳洲的立国之本被污染而担心,。
    在澳洲,密如蛛网的微信群就是一根根血管,这些血最终留向大脑,流向中枢区,流向中领馆。线人无所不在,就连我所在的一周一次的老年人旅游团都没能幸免。昨天线人通知导游,把我这个害群之马清除出去,今天知会导游,禁止我在步行旅游团发我的帖子。口气之铿锵有力,完全无视于澳洲的法律,大有“春风吹的游人醉,只把悉尼当北京”了。


    在澳洲,臭不可闻的国粹横行霸道,视澳洲宪法如儿戏,且屡屡得势。唱红歌跳红舞,有一个知青团竟然扭着肥硕的腰肢,跳起“在北京的金山上”。当我责问领头人时,无耻的他倒也不忌讳地说:“我在国内是被迫害了几十年,但是现在我做生意我要回国,我敢得罪中共吗?”是啊,手机店,旅行社,移民代理,书报亭,眼镜店都要做生意,于是一面倒地匍匐在中领馆脚下。这就是“旧主子新奴才,一百年不变”。现在,中共用十四亿人的民脂民膏收买了华人报纸,华人电台,华人电视台,孔子学校,留学生社团,红十字会。几乎澳洲所有的社团全部被收进囊中,无一幸免。中共的势力甚至悄悄地渗透到教会、、、、、、呜呼!呜呼!
    在此,恳切希望澳洲政府,澳洲的主流社会,能重视这个日益急迫的问题。
(2016/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