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苏明张健评论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2016-07-10

   

   如果说中国人喜欢听信谣言,又因谣言产生迷信的意识的话,这应该指的是千万年前的中国的先民们。那个时候的人,由于智识未开,对自然界的一切现象无法理解,于是对天下万物给予了泛神的崇拜。

   面对着无知的群氓,也算是应运而生出现了一批聪明人。他们设计出了崇拜的各种仪式,隆重了崇拜的规模,形成了原始宗教的发生。男性的主祭人称为巫;女性的主祭人称做覡。这便是中国文化出现后的最初阶段,被史学家称为巫覡文化。

   中国之所以没有宗教而只有历史的原因,就是古先贤们不甘心受天地、日月、万物的指使和忍受。他们要去发现人在天地万物中的地位和人与自然的关系,于是产生了由宗教进入了人文哲学的研究,继而又从哲学迈进了自然理物科学。尧、舜、禹被称为三代时期,也正是说明了这个进步过程。

   由于中国是农业社会,尧舜禹的时期便根据先人对宇宙、日月、星象的观察所得,制定了天文历法。又根据阴阳、五行、天干地支,制定出二十四个节气和一天十二个时辰。禹便把注意力转向了地理、物理科学上,观察山川河流的地理现象,梳理河道,同时发现适于人们生计的新地方。

   研究中国文化的史学家给夏朝文化的定义是“尚忠”,也就是崇尚忠实,已经带有实事求是的人生观了。至今在我们的历法中的阴历,又被叫做夏历,这就是四千多年前的夏朝对我们的贡献。

   商朝的文化是“尚鬼”,崇尚鬼神乃至妖魔,尤其是在商代后期。王要臣民敬畏他,又要臣民满足他的物欲,但又找不出一个可以令臣民信服的哲学思想或主义,于是就以妖言、谣言去惑众,为的是把自己高大化、神化,去煽动民间的迷信意识,乃至甲骨文的发现都变成了有利于王的神谕。这是中国文化连带着社会倒退的时期。

   在中古时期的欧洲,基督教与权力相结合,形成了强制人民迷信基督教教义的极权统治。欧洲人民运用古希腊的自由主义思想推翻了极权政治。

   在中国的历史中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周文王、周武王以早期的人本主义思想,提出了吊民伐罪的号召,一举推翻了商政权。在天、神、人同为一体的教化下,周王朝又实行了分封建制的办法。也就是小国寡民的方法自治,其实就是现代的联邦制。

   鉴于商代尚鬼的惨痛教训,商王朝便给妖魔鬼怪的谣言,下了一个“无根之语”的定义。继而又推行自由文化运动,诸子百家之说争鸣。周王既不成立多少个小组,自己也不做小组长,仅仅是垂拱而治,就使中国文化出现了礼乐文化的鼎盛时期。

   共党崇拜秦皇汉武,其实崇拜的就是皇权至上、皇权专制的制度。殊不知凡是搞专制至上的政体,就必然制造出谣言或妖言,然后强制人民去迷信、崇拜,才能江山永固。但谣言、谎言说得太多,时间一长,统治者反而迷信得比任何人都更深。

   这两个皇帝没有为自己开展一场造神运动,而是直接要去做神仙。结果,两个人都因为吃了神仙药而早死。在后来的唐、宋、元、明、清的各个朝代,都是根据统治的需要,分别把儒释道三家的学术思想封为国教。但是,无论是学术、信仰、宗教,只要依附上权力或被权力收买,就一定变质。所以这些有国教的政权,仍然逃不掉灭亡的下场。

   凡是接触过儒释道学术思想的人,都不得不承认有着万年历史的道家思想,有着两千五百多年的儒家思想,和后来由印度传入的佛家思想,是多么的精湛、渊博,所要告诉人们的人文哲学的道理又是多么的深奥。就以孔夫子的《中庸》为例。早在几十年前,在西方国家的书店里,就有《中庸》的英译本出售。当许多的中国人尚不知道《中庸》为何物的时候,民主法制的国际社会已经是上了不左不右、持之以恒的中庸之道了。

   祖宗留给我们的思想,外国人接受并实行了,中国人岂不惭愧?!但共党不会,习近平更不会。因为以他们的程度,根本不具备接受高深的人文理论的能力。今年7月1日习的讲话,大有把自己自封为马主义、毛思想的传人的意味。又自以为高瞻远瞩似的预测,马主义必将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

   真不知道习是否知道毛思想已经是马主义的变种了,真应该让习近平参加一次加拿大共产党定期举行的马主义研究会的会议。相信他们研讨的题目和深度,必定使习惊得目瞪口呆,乃至屁滚尿流。然而本人的看法是,这种研讨会的内容始终脱离不了“荒唐”二字。

   本人曾在农村插队八年。与习近平不能比的是,他在插队期间,饱读莎士比亚,而本人则只能从公社办公室借读马、恩、列、斯、毛的全集。以我当时浅薄的见识,在这几十斤重的一堆书里,却没有人生而自由、和与生俱来的权利。通篇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对抗、斗争、打倒、消灭,然后就按劳或按需分配了。

   待我成熟了以后,再去回忆这堆书中的内容时,发现它们从不提宪法、法治、公正与平等。在后来共党制定的宪法中,竟然白纸黑字地写着:“坚持民主专政。”专政就是专制的意思,也可以解释为压迫。在民主的政治下,人人平等。那么民主又去专制和压迫谁呢?人人生而有权利,那么谁又能去专制和压迫人的权利呢?看来只有共党,从骨子里反民主的共党,又把民主给代表了。然后,就打着民主的旗号去搞专制,去压迫全国民众。

   习不断地喊叫依法治国。如此分析起来,习没错。因为他所依的法是极权专制的压迫法,更是一个不能自圆其说的矛盾法、滑稽法。用这样的法治国,当然是国将不国了。也不要认为习近平是傻瓜,制定这部宪法的思想根源是来自于马主义,所以习又独自一个人撑起了马主义的旗子。

   胸无点墨、孤陋寡闻且又思想僵化的习近平,并不知道他高举马主义旗子的形象有多么的丑陋和多么的邪恶。这个旗子代表的是对国民的剥夺和压迫,代表着饥饿、贫穷、屠杀、镇压和监狱。更是代表着抢劫、暴力、腐败、捲款外逃和无法无天。没有马主义就没有共党,没有共党就没有这六十多年的极权专制的黑暗。所以说,共党这个团伙之所以如此野蛮残暴的邪恶,是因为这个团伙的全部的所作所为是来自于马主义。

   马主义在全世界已经失败了。习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但又打算由他出头拯救马主义。至于是否拯救得了就又当别论了,其目的不过是挽救共党。中国人有句老话是,“有外才称尊。”拉着马克思主义这个犹太人说话,也使共党多少沾些体面的意思。于是习以文革中、小学生的叙述方式,编造出了一套歪曲事实、无中生有的丰功伟绩的神话,为的是说明共党专政的合法性问题,博得了党棍的喝彩,似乎神话故事成为了真实的史实。

   马主义、毛思想已经不可能成为国教了,那么习语录的作用也就大可不必再提了。编造共党九十多年好生了得的故事,不过是习为自己建立伟光正的形象所为。个人有了形象,或许习语录就有了销路。

   我们且不去提习的这个思维逻辑是多么的愚昧无知。国门既已开放了三十多年,世界上的民主、法治、人权、自由、平等、公正的价值理念已经进入了中国大陆,同时共党的一切恶行、丑行也已经走出了国门,传遍了世界。此时的习再把共党的假恶丑说成是真善美,不但再度加深中国人对共党的憎恨,也会使国际社会作为茶余饭后开玩笑的题材。

   进入7月以来,华南、华中地区连降暴雨,长江地区洪水泛滥,武汉市被水淹,铁路运输中断。受灾地区的灾民始终没见到“与人民心连心”的习抢险救灾的影子。这或许是习的“多难兴邦”的思维逻辑。7月1日习在有声有色地讲故事的时候,有全国各地来京上访的三万冤民去到了北京。然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习,既不接见他们,更不去解决冤民的冤案。

   同样是在7月初,法国海关查获了十万件名牌的仿冒货品,均是由中国大陆直接出口的。已经上台了四年了的习的形象也就扫地了。

   香港传真社报道,中国大陆出口到新加坡的三十五列列车,由于车身断裂、车窗玻璃破裂和电池着火等等问题,已向中国大陆退货。这批列车是由青岛四方机车车辆公司制造的。看来习的“中国方案”在新加坡肯定是行不通了。

   在中国大陆金融、经济大崩溃的整体形势下,第十届达沃斯经济论坛在6月底又在天津市召开了。据喉舌报道说,有来自九十个国家的一千多人参加了会议,规模远不如在俄国圣彼得堡召开的经济会议,其包括各国首脑、政要和专家,共有一万多人参加。这次的达沃斯论坛了无新意。

   据媒体报导,今年在论坛上是李克强连续三年、第三次提到中国大陆经济硬着陆问题。李在2014年和2015年的讲话中,都承认存在着硬着陆的危险,但都被他所说的“我们有能力防范出现大的起伏”,和“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应付掉了。这次会上,李克强似乎是才有了应对硬着陆的办法。他说:“推进国有企业改革,使其瘦身健体,放宽对民营企业的市场准入,进一步消除民营发展的各种障碍。”

   这似乎是防止硬着陆的措施。然而英国媒体报道,仅消灭煤炭和钢铁这两个项目的产量,就会至少造成六百万人失业。中国的有识之士则干脆指出,国有企业是被共党内部各个利益团伙把持的,而共党又是整个中国大陆市场中最大的利益获得者。因此转变国有企业的体制,就必然触动共党政权的利益。凡事只要触碰到共党利益时,都是行不通也做不成的。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进行共党最怕听到的政治体制的改革。

   所谓的硬着陆,就是崩溃的一个好听的说法。要想阻止、挽救崩溃就要进行政治改革。这个所谓的政治改革,就是取消共党的一党专政,实行民主宪政的制度。于是经济体制也就自然而然地,从共党的官办计划经济,走向自由市场经济的轨道上去了。可是一旦如此,习近平的马主义、毛思想、习语录的国教,以及共党一贯的伟光正和中国方案,也就立时烟消云散了。即使国人民众大度,不去清算共党的斑斑罪恶,但是让这群充满着兽性贪欲的匪类,不去多吃多占,不贪小便宜,就足以使它们如丧考妣了。

   经济是全体国民的大事,摆在习近平和全体国民目前的决策是:或者经济利益仍由习和它的党棍独吞,或者是全体国民人人有份地分享。

   从生物的三大特性或者从人的三大自然属性来讲,应该是后者。但是,没有一个政权是愿意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怎么办?毛思想认为,“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那就去扫除共党的阴霾,还给中国大陆和中国人一个晴朗的天和一个公正、平等的人文环境。

(2016/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