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圣灵光照中国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荒漠甘泉》8月9日
·日用的饮食:自由
·日用的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日用的饮食:顾念贫穷的有福了
·《荒漠甘泉》8月10日
·沙仑的玫瑰花(-)
·《荒漠甘泉》8月11日《荒漠甘泉》8月12日
·沙仑的玫瑰花(2)
·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沙仑的玫瑰花(3)
·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 日用饮食: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日用的饮食:靠神快乐
·沙仑的玫瑰花(4)
·《荒漠甘泉》8月13日
·日用的饮食: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
·日用的饮食: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劳伦斯:爱的根基 1
·《荒漠甘泉》8月14日 《荒漠甘泉》8月15日
·日用的饮食:忍耐到底“只因不法的事增多”、、、、、、
·劳伦斯:爱的根基 2(非常好的信息)
·《荒漠甘泉》8月16日8月17日
·日用的饮食: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劳伦斯:爱的根基 3
·日用的饮食:仁爱慈悲为冠冕
·劳伦斯:爱的根基 4
·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的家园
·《荒漠甘泉》8月18日 8月19日
·日用的饮食:什么好处都不缺
·劳伦斯:爱的根基 5
·《荒漠甘泉》8月20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 6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本世纪考古的发现证明圣经是神的话
    (一) 死海古卷圣经神奇的发现
   
     这本古卷远在第一世纪以前大约一百年的时候就被藏在死海西北山洞中。因为这个地方离开耶路撒冷大约只有十五、六哩的路,所以就称这本古卷叫死海古卷。
   


     它是在1947年才被发现的。古本是抄在羊皮上面,距离今天大约有二千年以上的时间。在这以前世界上最古老的旧约圣经抄本也不过是九百至一千年以前的抄本,名叫马素列古卷( Masoletic)。但是圣经最前面的摩西五经是在3500年以前写的,那么我们怎么能知道,经过了2500年以后多次地转抄又转抄,竞没有把错误加到圣经里去呢?尤其在十九世纪时代兴起了神学批评家来,再加上进化论的学说一同兴起攻击圣经。
   
     他们指责今天的圣经和3500年以前的原著圣经相差很大距离,所以它是最靠不住,最败坏,最不可信的。甚至不信派的传教士们和教会中的主教们,也有附和和响应他们的。到了这时候,护卫圣经的人只好叹一口气说:"我们实在没有发现一本比这本一千年的希伯来文古本圣经更古的抄本,可以用来证明现在圣经的正确性。"感谢主,就在1947年春,一个牧童在死海山上追踪一只迷路的山羊的时候,竟然发现了一个山洞,在山洞里他寻到一些高瓶,里面装有古卷圣经,后来它被撒母耳主教买去。因为他知道只有在公元前100年的时候,曾有修士们在这里住过,以里遭遇兵乱,便没有人住了。
   
     按照历史记载,那时候曾有一些修士,离开耶路撒冷一带的罪恶城市,躲住在死海荒山洞穴里,专门苦修学道,并且抄写圣经,后来那里逐渐成为社区,再后又遭遇战乱,他们便把抄本圣经藏在洞里逃跑了。古修士们在第一世纪以前所抄的圣经,后来又在十一个洞穴中被发现,撒母耳主教收购的死海山洞里的古本,一直拖到1948年二月才送到美国东方研究学院和耶鲁大学,被近东语言研究院院长Burrows博士谨慎查核。他们从希伯来古文字体的对照上,鉴定认出它确实是公元前一、二百年时的抄本,从这里可以证明二千年前的抄本圣经和我们现在所用的圣经在内容上是完全相同的。
   
     这样便堵住了攻击者的攻击,并且确证今天所用的圣经和原始圣经内容完全相同,内中并没有一点错误的搀杂,在这一切古卷中,以以赛亚书的全卷最为完整(只有两个地方稍有缺漏。)全卷和我们现在所用的以赛亚书字字句句相同。这本书被抄在宽一尺,长二十四尺的羊皮卷上,藏在瓦质的瓶中,并用麻布包裹,外面还浇上沥青。现在被保存在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图书馆里。
   
   (二)叙利亚泥版
   
     根据洛杉矶时报和费城寻报的报导,知道罗马大学的两位教授──保罗马太及格尼巴蟠第拿多在叙利亚北方的提勒、马迪克城的古时伊布拉皇宫里(公元前2300至2500年)发掘了一万七千片古代图书泥版,这些泥版上面分别记载公元前2000至2900年的历史事实;里面有创世记11章14至17节所记载信心的先祖亚伯拉罕的六代祖宗希伯的事,旧约洪水泛滥的事,挪亚造方舟,和所多玛、蛾摩拉两个城市被毁灭的问题,另外还有提到耶路撒冷,加萨,米吉多,夏琐等城市,和当时的假神巴力,以斯他和基抹。(士师记11章24节)
   
     这一件伟大的考古发现已经不知不觉地打倒了新神学派──就是不信圣经为神话语的高等批评学者──的谬论,他们一直盲目地认为创世记不过是一篇神话罢了。然而这些泥版的事实却证明了圣经实在都是神所默示的话语,它是经得起考验并且有事实为证明,叫相信的人可以得着益处和亮光。美国密西根大学圣经考古专家大卫挪尔甫利门博士表示近东历史新的一页已经开始了。这是对旧约圣经研究的最伟大贡献。
   
   (三)尼尼微古城图书馆
   
     尼尼微城是最古老的八个城市中的一个,是亚述王国的首都。它在战争中被毁坏之后,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一直被埋藏在沙土里,直到近世记中,才被法国考古家包特氏、英国考古家里约氏和其它考古家,经过了七、八十年时间才把它挖掘出来,这不单证明了圣经上所说的尼尼微城是确实有的,而且还堵住了批评者的话说圣经是神话的谬论。
   
     而且在这个城市中,还掘出了这个城市的王,就是亚述王的图书馆,其中藏书大约有十万块楔形文字的泥砖。这些书籍里面有历史、字典、诗歌、祭礼、合约、信札、又有许多药方。另外还有描写洪水的故事,它和圣经创世记没有出入,并且还提到圣经所记的旧约人物象亚哈、西拿基立、西耳根等人,而这些都是历史中所没有记过的著名人物。从这点也可以明确地证明圣经所记的人和事,并不是捏造或神话,而是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非常真实的。
   
   
   「死海古卷」的轶事
   
   
      在1947年的春天,有两个牧羊少年人在死海旁康隆的一个山崖脚下牧羊,因为羊走失,去找羊的时候,年轻人无聊便随意丢了一个石子到崖上的一个小洞里。原本他以为会听到石子打到岩洞里石块的响声,没想到听到哗啦的物体破碎声,他便吓得跑回家。后来他开始想或许那个洞不是什么野狼狐狸洞,而是黄金财宝洞。于是他与他的伙伴回去,便发现那的洞里有很多细长的瓶子。其中还有一个里头有很多皮革。这些腐蚀的皮革就是有名的「死海卷轴」、、、、
   
      这些卷轴有些就直接被拿到伯利恒出售,落入古董商人的手里。有些则落到耶路撒冷叙利亚东正教大主教手中。另一批则传到希伯来大学的苏堪尼Sukenik手中。
   
      1948年2月流落到美国东方学研究院,马上就被研究员发现其价值不凡。1948年4月11日便将这些手抄本公诸于世。而两星期后,1948年4月26日,希伯来大学的苏堪尼教授才跟着宣布希伯来大学也有这些抄本的收藏!
   
      苏堪尼教授真聪明!因为他就是怕大家知道这些抄本价值不凡,所以他迟迟不肯发表这些学术新发现。没想到美国的年轻研究员年少无知,太高兴于学术新发现,于是抢先公布这个消息。而果然当消息一被公布,风声马上传开,这些抄本马上身价就大涨、、、、1948年仅仅卖数百圆的卷轴,到了1954年以二十五万元才买得到。并且还造成大家都去抢挖,造成不少东西被破坏、、、、 
(2016/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