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是绝对的而非相对的
   
   我们现在所讨论的对偶又被描素为根本的对偶,重生者与未重生者之间的区分并非是肤浅的或表面化的东西;相反地,这种区分是在人的至深之处、在人心灵的根本性格上——也就是圣经所说的心。罪人在重生时得到一颗新心。未重生的人有一颗石心,重生的人有一颗肉心。结31:26)
   
   著名的神学家毫不迟疑地说到,这项对偶是绝对的。那是一个强有力的语辞,根据一般人的了解,这个语辞是太强硬了。有人时常辩驳说,重生的人与未重生的人之间的对比不是那么绝对,因为他们在某些事上都有共同之点,例如,他们都有人性的本质,他们有人性共同的本质,这是不能否认的。在地上与万物中,惟独人是按照神的形象被造的。人之所以构成人乃是因为这形象。人堕落是堕落了,但这形象却没有全失掉。就是在极其邪恶的人身上也有神形象的残余部分存在。虽然如此,重生的人与未重生的人之间的对偶的绝对性也不能被除掉。假如重生的人与未重生的人没有什么共同点,那么,二者就没有什么可以比较的,如果说没有可供比较的对偶性,则言中无物,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甚至基督与敌基督都有些共同点,毫无疑问地,敌基督会在末日显现,他将是一个人,圣经称之为“大罪人”与“灭亡之子”帖后2:3)。基督虽然已经升入高天,但他也有一个人性。那么,基督与敌基督都有人性,但若说二者之对偶是绝对的,又有谁能否认呢?照样,世上所有人里面残存的神的形象与重生之人被恢复的神的形象之间的区分,不仅是量方面的,而且是绝对质方面的,这是不容忽视的。

   
   总而言之,重生者与未重生者的对比是生与死的对比。实在说来,这种对比并非是肉身之生与肉身之死的对偶,所有的人都必须经历肉体与灵魂的分离——象升天的以诺与以利亚只不过是很少数的例外,还有那些存留到主降临时的人也是很少数。对现在来说,这对偶也不是永生与永死之间的对偶。重生的人现在就的确得到了永生,而未重生的人还没有被永死吞没,直等到审判的日子。在目前来说,未重生的人还可靠神的恩典而得到重生,但这对偶乃是属灵之生与属灵之死间的对偶。未重生的人并不象皮拉纠派的人所说那么的健全,他也不象半皮拉纠主义所教导的一样,他只不过感染了疾病;也不象阿民念派让我们相信罪人是病得快死了,罪人是“已经死了”弗2:1)。这就是圣经所说全部堕落(total depravity)的教义,而重生的人是“活过来的人”弗2:1)。成圣是有程度上的分别,没有一个圣徒在今世是可以完全成圣的,这是不错的。但重生可没有程度上的分别,重生是圣灵立时所作的工,藉此使死在罪恶过犯中的罪人活过来。一边是死的,一边是活的,二者间没有中间的余地,因此我们可以说,这对偶之间的确是绝对的。
   
   是整体而非局部的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这是全能的主说的。”林后6:14—18)
   
   明显可见,以上所引证的这段经文与对偶有直接的关联。但这段经文往往被人误解。他们说,这段经文不赞成人杂混——即信与不信者不可通婚;可是依上下文看来,并没有这样的指示,充其极不赞成人杂混只是这段经文的暗示。据说,这段经文乃是实际上叫信者与不信者断决来往;但这似乎与哥林多前书5:9相冲突。据说,这段经文的意思是禁止信徒与不信者在同一个组织之内做会员。信者之父亚伯拉罕曾与外邦巴勒斯坦的酋长幔利、以实各、和亚乃防守联盟创14:13);可是圣经对此联盟并未表示丝毫的谴责。哥林多后书6:14—18有极特殊的意义,在哥林多教会中,有些人还没有完全脱离外邦的宗教,保罗用毫不妥协的话语吩咐这些人要完全脱离异邦的崇拜。
   
   基督教是独一的真宗教,一切其他的宗教不拘它们包含真理的成分有多少,它们都是虚伪的宗教。基督教的本质就是它的排他性,圣经中的神是独一的神诗86:10),其他所有的神都是偶像。圣经中的基督是唯一的救主,若不藉着他,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他的名是独一的名,是天下人间可以靠着得救的徒4:12)。因此,基督徒绝对不可以参与其他宗教的崇拜,不拘是异邦宗教、回教、犹太教、或新神学派,以及“现代主义”(Modernism)。
   
   为了各种不同的社交接触,为了更多的合作,重生的人与未重生的人有许多的接触。
   
   这是否是说在重生与未重生人的生活领域中就没有什么区分了吗?这问题问的不但适切,而且重要。这问题的答案是:绝对不是!根据圣经,这个对偶是整体的。
   
   两个人——一个重生、一个未重生——一同坐在车上,他们吃同样的食物,喝同样的饮料,他们所作的是不是同样的事呢?决不是!在原则上,前者的吃喝和他一切所作的都是为神的荣耀林前10:31);后者所作的根本不是这回事。
   
   同样这两个人去到一个教堂,他们坐在同一条板凳上,他们唱同一圣诗,他们都往同一个献金袋中奉献,听牧师讲同一的讲道,他们所作的是不是同一样的事呢?绝不是的!重生的人不拘他的崇拜是如何不完全,他乃是在敬拜神,而未重生的人只不过在走走那个敬拜的形式而已。
   
   同样这两个人,一样是政党的党员,在选举日都为同一候选人投下他们的选票,这里就没有对偶可言了吗?绝不是!一个是为敬畏神而选举,另外一个却与此相反。
   
   同样这两个人都作同样的善事,这里也没有对偶的性质存在吗?不是的!未重生的人可以作神的话所称之为“善”的事,他可能表显出对邻舍的“爱”。耶稣岂不是教导,就是罪人也爱那爱他们和善待那善待他们的人吗?(路6:32—33)他所作的只不过算对世民的良善,他不能行属灵的善,正如海德堡要理问答所说的,此乃“发自真实的信心、根据神的律法,并为他的荣耀,所完成的善行”第91问)。他这样作不是出于爱神的心理,因为他爱邻舍的心不是由爱神的心所发出的,所以不能满足神律法的要求;另方面,重生的人爱邻舍是由于他对神有信心,并且爱神。结果他能成就属灵的善事。在质的方面来说,他所行的善与未重生的人所行的是不同的。
   
   同样这两个人也犯罪,因为世上没有不犯罪的人王上8:46),并且神最好的儿女在许多事上都有过失雅3:2)。有人说,在这一点上就没有对偶性可言了,但是在这里对偶性问题的本质也有它有力的说法。不拘重生的人所犯的是什么罪,这个罪总是违反他的本意,唯有他能与保罗一同说:“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罗7:19—20)。甚至重生之人所犯的罪也根本与未重生之人所犯的罪不同。
   
   怎么说这对偶是整体性的呢?诚如以上所说,它是根本的,是属于内心的问题,未重生之人所作的一切都是受石心所控制,重生之人所作的都受肉心所控制。“一生的果效”箴4:23)都是由心发出的。一个人之所以为人乃是在乎他的心。人怎么样,他所想的、所愿意的就怎么样。他这个人怎么样,就影响他为人的一切行动。“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迈尔(Meyer)评论这节圣经说,“旧事是指着基督徒信主以前的生活,那个人属灵的结构已过;看哪!一切——这人个人生活的整体都变成新的了。”
   
   是自动而非被动的
   
   一项对偶可能是被动的。黑与白之和平共存是完全可能的,但这并非是我们所讨论的对偶。那就象光与暗的对偶彼此是不相容,黑暗可以驱除光明,光明也可使黑暗消失。圣经告诉我们,重生之人与未重生之人是彼此为敌的创3:15)。简言之,这对偶是自动的。
   
   在圣经中有力的教训常说到未重生之人抵抗重生之人是自动的。在整个历史当中,蛇与其后裔总是伤女人后裔的脚跟,该隐杀了亚伯,埃及人虐待神盟约的百姓,异邦列国势在毁灭以色列,当世界——属世的教会也包括在内——把基督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这种自动性已达于最高点。世界之愤恨在那时还没有完全倾泄,犹有余恨,基督的门徒历经世代都遭受了世界的愤恨。耶稣说,“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你们要记念我从前对你们所说的话,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若遵守了我的话,也要遵守你们的话。”约15:19—20)
   
   重生的人对未重生之人的态度,与未重生之人对重生之人的态度十分不同。未重生之人恨重生之人,重生之人爱未重生之人。这区分就是对偶的显著彰显。因为神爱他的仇敌,所以神的儿女也爱他们的仇敌,虽然有时不能完全地爱他们,但总是爱太5:43—48)。他们为逼迫他们的人祷告,正如耶稣为钉他在十字架上的人祷告路23:34)。司提反为那些用石头打死他的人祷告徒7:60)。他们还将神恩惠的福音传给他们,力劝他们相信救主。他们代替基督求他们与神和好。林后5:20)
   
   这还不是事情的全貌,重生的人也反对未重生的人。他们定未重生的人一切恶行的罪,他们弃绝他们傲慢的行为,他们想办法不叫他们罪恶的计谋得逞;这在表面上看来,似乎是矛盾的。他们不拘怎样,当未重生的人公然反抗至高者并向神泄愤时,重生的人由于受到神爱的激励,就不能不说:“耶和华啊,恨恶祢的,我岂不恨恶他们吗?攻击祢的,我岂不憎嫌他们吗?我切切的恨恶他们,以他们为仇敌”诗139:21—22)。这种论调不仅在几篇所谓咒诅的诗篇中可以听到,就是在诗篇各处、在神之子所发祸哉的咒语中、在使徒保罗的咒诅中要人不爱主,那人可咒可诅)、以及在“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他们哭喊着“圣洁真实的主啊,你不审判住在地上的人给我们伸流血的冤要到几时呢?”的话中,也都清晰可闻。
   
   结果是胜利而非逃避
   
   以前说过,这个对偶是属灵的,而不是场所的。为了这个缘故而逃避世界、备受苛责,是不行的。另外一个原因,由此对偶所产生的结果,即胜过世界,在胜利中是不可能有逃避的。
   
   从希腊的神话中可引两个故事来说明逃避世界与征服世界的不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