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9月29日
·日用饮食:他向来眷念我们
·在神之下──从效忠誓词事件看美国文化的变迁
·《荒漠甘泉》9月30日 -10月1日
· 《荒漠甘泉》10月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19
·《荒漠甘泉》10月4日
·基督教与民主—基于教会史的反思
·《荒漠甘泉》10月5日
·日用饮食:生气要谨防犯罪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荒漠甘泉》10月6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2
·日用饮食:在患难中欢喜
·诺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荒漠甘泉》10月8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3
·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荒漠甘泉》10月9日-10日
·你真懂得学习吗?文/齐宏伟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得救唯本乎恩
   
   圣经是一部论到救恩的书。神显示在自然界和历史中的一般启示虽然也极具价值,但是它并没有告诉我们,如何方能自罪恶与刑罚中得救;神在圣经里的特殊启示告诉我们必须知道的一切重要事情,它的中心课题是救恩,也就是以救恩为其中心。
   
   圣经是神的自我启示,它的中心课题是神,也就是以神为其中心。

   
   圣经也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它的中心课题也是基督。旧约圣经告诉我们,基督要来;新约圣经则告诉我们,基督已经来了,并且还要再来。
   
   上列这三个说法,都可说是圣经的中心课题,彼此并无矛盾之处。事实上,它们是完全协调一致的。当我们承认基督是神又是救主,并且相信那是圣经有关救恩的教导时,那就更清楚不过了。圣经教导说,救恩惟独出于神因为当它告诉我们,救恩是靠恩典而且独靠恩典时,明显它所说的正是那个意思。
   
   本章是前章的继续与详尽发挥。前一章的题目是救恩属于三一神,而现在这一章则要强调救恩惟独属于三一神这道理。
   
   圣经中的教义
   
   今日,甚或是过去一直持续到现在的大问题就是:拯救是谁的工作?神救罪人呢?还是罪人必须自救?或说得救是神人共同的努力?要是根据圣经来说,救恩百分之百是属于神,这话一点也不夸张。没有任何其他解释要比以下这段叙述说得更公允了:“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弗2:8)。圣经又说:“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9:16)。
   
   同时,让我们注意,在得救的事上,人是有责任的,他必须信基督,才能得救。“信”是一个义务。当保罗和西拉告诉腓立比的禁卒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16:31)的时候,他们不仅是告诉他,要信才能得救,而且吩咐他要信。然而,正如已经指出的,我们得再说一次,在信变成人的行为之前,它仍是神所赐的。同样,信徒也被吩咐当恐惧战兢,作成得救的工夫;他们能这样作,只因为那是神在他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2—13)。简言之,人在他们得救的事上所作的任何贡献,都是靠着神的恩典作的。作成得救工夫的,百分之百应该是神的恩典。司布贞(Charles Haddon Spurgeon)曾说,假使我们在天堂所穿的外衣上,有那么一针一线是我们自个儿缝的,那么,我们都会灭亡。或者,让我们假设,得救的工夫是一串有一万个环的链子,链子的坚实与否,完全看它最差的那个环如何。如果这一万个环中仅有一个环是罪人作成的,那么他将毫无指望地迷失在罪恶过犯中。今后,我们切勿再说,在得救的事上,神有一半功劳,人也有一半功劳。
   
   历史中的教义
   
   综观基督教会的历史,我们发现要维持“得救是本乎恩”这项真理完全与圣经一样纯全,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了。虽然很难说所有早期的教父对救恩都有清晰的见解,但是,在第五世纪的时候,英国修士皮拉纠(Pelagius)已经采取完全反对的态度了。他教导说,就人需要得救的事而言,人自己就足能胜任了。为与皮拉纠的教导相对斥,北非希波的奥古斯丁奋然举起义旗,高倡得救惟独靠恩典的教义。他有二本名著:《忏悔录》(The Confessions)和《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此外,他的《反皮拉纠文献》(Anti-pelagian Writings)也是更值得人去留意的。教会会议原支持奥古斯丁的教导,但是不久,她也打退堂鼓,而流于所谓的半皮拉纠派(Semi-Pelagianism)。它说,在得救的过程中,罪人虽然没有神的恩典就不能完成,但是他却能为救恩起带头的作用他得想要得救才行)。降至十六世纪,新教的改革出现了。一般的改革家们,特别是加尔文,都转向保罗和奥古斯丁的教训。靠恩典得救的圣经教训遂具体地出现在无数的信仰告白中。说来可悲,这一切犹如昙花一现,新教运动复即停歇下来,它部分降于索西奴派(Socinianism)——从本质上看,那是皮拉纠派;路德宗也变得和神人协力合作说(Synergism)如出一辙;改革宗教会尚须与阿民念派相争辩。神人协力合作派与阿民念派二者都教导:由于人的无能,所以人必须靠神的恩典才能得救,但是神也必须依靠人才能完成那个拯救。
   
   今日,前述各样背道的情形有增无减。在自由派之间,皮拉纠思想是很普遍的,我们可以从韩雷(William E. Henley)受人欢迎的诗句中看出:
   
    不论地狱之门如何狭窄,
    不论案卷如何控讼,
    这,都无关紧要;
    我是我灵魂的元帅,
    我是我命运的主人翁。
   
   罗马天主教的神学在本质上是半皮拉纠派。路德宗皈依神人协力使用说。阿民念派的思想也充斥于基要派之间,他们胆敢说,除非罪人愿意得救,否则神也是束手无策。所以这些里面,最令人遗憾的是,只有极少数的改革宗或长老会还坚持高举加尔文、奥古斯丁、和保罗的教训,即得救是本乎恩的圣经教训。高举圣经的教会看是少之又少。换言之,所称的加尔文主义五特点——全部堕落、无条件拣选、限定的赎罪、有效的恩召、和圣徒的坚忍——合起来就是救恩惟独靠恩典,如今已十分不受欢迎了。
   
   然而,神的道不断地告诉我们,属血气的人不仅是病了或多或少),而且死了,“死在罪恶过犯之中”弗2:1)。唯有全能神的恩典才能救他,而且直到他呼出生命的最后一口气,他仍得完全依靠那恩典。
   
   特别的教义
   
   得救是本乎恩,这里面有一些细节问题,也是值得我们应该思考的。得救本乎恩是拣选教义的基础。假如一个罪人得救,那么最根本的理由是,神从永远就选定他得永生。常听有人说,阿民念即阿民念派的创始人)否认拣选的道理;但那只是道听途说,根本不对呀!无疑,他也教导拣选的道理,但他却将圣经观点的教导曲解了。他没有把神意旨所喜悦的当成拣选的根据,诚如圣经说,神“因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意旨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弗1:5)时所指的一样。他主张拣选的根据乃是蒙选者所预见的信心。如此一来,他把拣选的根据从神转移到人。这项教导等于说,因为他们是值得拣选的,所以神才拣选那些他所拣选的人。明显,这样将使靠恩典得救的这项真理,受到严重的攻击。假设说,你是一位信徒。神并不是因为他知道你会是一个信徒,所以才拣选你——虽然如此,当然他是知道的;然而,现在你是一位信徒,那乃是因为神从永远就拣选了你。信心乃是拣选的果实,不是拣选的根据。
   
   关于拣选的问题,在这点上有一个很流行但是错误的观念,我们当更正一下。许多人似乎以为,要看看某人是否被拣选,实在是一件非常困难,事实上又根本不可能的事。他们说,这是神自己的一个秘密。其实不然,正如信心是拣选的果实,它也是拣选的一个证据。因此,只要他是信徒,他就能确信是列在选民之中的。
   
   基督为那些父神所赐给他的人赚得救恩,他藉着完全的顺服于死,而为他百姓赚得了全部的救恩,此外,没有别的了。这点是需要加以强调的。
   
   罗马教一直在教导而且目前仍在教导善行的功德。自由派神学也彻底地教导同样的异端邪说。罗马天主教主张,罪人得救是由于基督的功德加上众圣徒和他自己的功德。自由派神学也主张,只要罪人需要得救,他的得救就完全靠他自己的功德。但耶稣说:“你们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当说我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分作的”路17:10)。保罗也说:“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罗3:28)。为什么我们的善行不可能是公义的一部分?海德堡要理问答根据圣经回答说:“因为能站立在神审判台前的义必须彻头彻尾地完全,并且必须与神的律法完全相合;可是,我们今生那最佳的功德也是不完全的,是被罪玷污了的”第62问)。但是有一些父母很推崇那本要理问答,不解其真意,就告诉他们的孩子要作好人行好事,并一再让他们确信,如果他们作得好,将来死了以后,就可以上天堂。这些孩子一旦长成人,他们的言行不免受那种靠行为而得救的异端邪说所影响,这时,他们的父母还一直闷在葫芦里大惑不解呢!“我们所有的义都象污秽的衣服”(赛64:6)。因此,信徒要高唱,同时教导他们的子女也这样唱:
   
    两手空空无可夸,
    顺服归心十字架。
   
   只要悔改,罪就可以得赦免,这个观念现在已普遍被传开了。但,别忘了,不发自内心的悔改是不会得到赦免的;这意思并不是说,只要悔改就会得宽恕。几大桶的眼泪也不够洗去芝麻大的小罪。只有主耶稣的宝血能赎去罪愆。陶普雷弟(Augustus M. Toplady)说:
   
    勤劳直到临终时,
    一生流泪永不止,
    依旧不能赎罪过;
    唯有耶稣能救我。
   
   这是不错的。罗马天主教以前而且目前仍在教导——虽然现在已不象先前那么厚颜无耻了——说,人可以用钱买赎罪。路德有名的九十五条主要就是在反对这种赎罪券的买卖。台蔡尔(Tetzel)就是这样一位恶名昭彰的卖赎罪券者,他先让人们确信,只要献上财物,就可以缩短炼狱的时间,而且还可以涂抹过犯,不仅是已经犯的罪,就是那些将犯未犯的罪也可以得到赦免。虽然那个教导对我们基督教来说是万分荒谬的,但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完全已没有这种恶习了?有人以为,向神的国度大量奉献,可以使他在天堂里有一席位,这种想法是否也和我们无关呢?读者请不要介意我用一个简单例子。有一个礼拜六,你上餐厅吃饭,在算钱的时候,那个人多找了你一块钱,你也知道,但却不说什么,就把那块钱揣进口袋里。晚上月星高照,然而,你的良心却开始惴惴不安,于是你决定要为你的偷窃——那就算是一种偷窃——作点儿补偿,也就是趁礼拜天早上奉献的时候,捐他个一百块钱。假设,你真的这么作了,那么请问:你的罪被赎去了吗?当然没有。你就是把家中所有的都捐给教会作国外宣教之用,也不能赎你的罪啊!你即使赔偿餐厅老板一百倍,你的罪也不得赎啊!基督才是赎人罪的,也唯有他才能赎人的罪啊!在追悼会中,我们常常把死者称道一番,这已经变成一个惯例了。如果这位死者生前在教会中很活跃,而且地位显赫,我们就习惯为他在天堂派一个高位,我自信,许多主日学老师一旦死了,都会上天堂,我也对长老们有同样的自信。然而,我身为牧师,却不敢对传道人有那么多的自信。圣经一再地告诉我们,在传道人当中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窄门进入天堂。耶稣岂不警告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吗?……我就明明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2—23)。可是,无疑地,许多传道人也都是会得救的。但是,没有人会因为你是一位热心的主日学老师、或忠心的长老、或正统的传道人而得救。教会中名声最显赫的教友也必须象在各各他山上耶稣右手边的强盗一样,藉着相信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而得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