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
圣灵光照中国
·培根论信仰与政府(力荐好文 理想政府是什么样的)
·化学家的宗教观:法国化学家巴斯特
·《荒漠甘泉》7月8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文学家的宗教观 1
·文学家的宗教观 2:狄更斯 歌德
·2016年7月6日,俞可平院长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做了题为《做一
·文学家的宗教观 3:莎士比亚 托尔斯泰
·荒漠甘泉 7月9日
·君王与英雄的宗教观:拿破仑
·《荒漠甘泉》7月10日
·《荒漠甘泉》7月11日
·荒漠甘泉 7月12日
·基督教会、民主制度以及公民宗教
·《荒漠甘泉》7月13日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Ⅰ刘东昆牧师
·圣经要道查经提要II 刘东昆牧师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的力量——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宗教因素

林宏宇
   
   作者:林宏宇
   
   引 言

   
   2016年美国大选正在如火如荼中,希拉里和特朗普之争已成定局,但鹿死谁手,尚难知晓。
   
   而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现代美国总统选举来看,要想预测选举结果是十分不易的。1952年大选,势力强大的共和党保守派一致拥戴身世显赫的罗伯特•塔夫脱,但最后胜出的却是持温和立场的艾森豪威尔;1960年,几乎所有民主党大佬都看好了林登•约翰逊,但年轻的肯尼迪却脱颖而出;1976年,人们普遍看好共和党在职总统杰拉德•福特,但最后胜出的却是“局外人”吉米•卡特;1992年,民意支持率高达90%的老布什,满以为稳操胜券,结果却败于被其戏称为“外交文盲”的小州长克林顿之手;2000年,许多预言家断定正享受着战后最长经济繁荣期的美国人肯定会选择现职副总统戈尔,但取胜的却是打着“富有同情心保守主义”招牌的小布什;2008年大选,孰能料到40多年前还在为争取基本人权而奋斗的美国黑人,竟然也能入主白宫。
   
   同时,作为当今世界最强大武装力量的总司令和美国外交政策的最主要制定者,美国总统被认为是“地球上最强有力的职位,能够移动和摇撼整个地球”。二战以来,美国总统的变迁几乎都不可避免地辐射、波及当时的国际形势与国际关系。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如果1968年上台的不是尼克松,那么可能就没有1972年中美关系戏剧性的突破;1980年大选,奉行强硬路线里根总统的上台,苏联崩溃的命运就已注定;如果2000年大选中戈尔当选,那么2003年伊拉克战争可能就打不起来;如果2008年奥巴马没当选,那么可能就没有令南海局势紧张的“亚太再平衡”。
   
   如何看待美国总统选举——世界历史上最悠久的政府最高行政权力和平交接的有效机制?美国总统选举主要受到什么因素影响?美国总统选举对美国内政外交有何影响?如何看待和克服美国总统选举对中美关系的负面影响?
   
   林宏宇教授即将再版的《美国总统选举政治研究》一书(该书曾荣获2008年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将做出系列解答。
   
   
   【美国总统选举政治】之六:
   
   美国是一个宗教感很强的国家,直到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宗教对美国人的影响依然非常强大,美国社会政治生活中许多方面都有宗教因素的影子,上帝在美国人心目中具有举足轻重的神奇力量。从某种程度上说,如果不了解美国宗教在美国的地位与作用,就很难深入了解美国政治。作为美国政治的重要现象――美国总统选举政治也与美国宗教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1952年以来的美国总统选举中,宗教扮演着十分积极的角色,是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另一个重要的社会文化因素。
   
   一、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美国宗教
   
   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宗教表现出3个新的特点:
   
   第一,美国宗教呈现复兴趋势,信教人群比例不断上升。
   
   二战结束初期,西方文明面临衰落,美国信教人数不足50%,美国保守派精英人士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他们认为以基督教为代表的西方文明面临着严重危机。20世纪50年代初为了挽救以基督教为代表的西方文明,美国保守派人士发起一场宗教复兴运动,号召“人们回到宗教去”(return to religion),试图通过复兴基督教传统信仰来制止西方文明的衰败。经过他们的努力,美国信教人数不断上升,到1955年就基本恢复到战前水平,以后就逐年上升。(见图1)据民意调查显示,即使到了非常功利的今天,仍有16%以上的美国人每周上教堂的次数不止一次,60%以上的美国人声称至少每月去一次教堂。
   
   第二,美国宗教团体日益关注现实政治问题。
   
   日益卷入现实政治是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宗教变迁的一个突出特征。基督教联盟(Christian Coalition)、道德多数派(Moral Majority)、传统价值观念联盟(Traditional Value Coaliion)、生命权利(Right of Life)、基督教之声(Voice of Christian)等宗教政治组织的形成,基督教右翼各派在反堕胎、反同性恋等社会政治运动中的合作,以及宗教组织参与美国各级选举活动意识的增强,都反映了这种变化。20世纪80年代以来,基督教右翼势力在美国的影响不断上升。这些宗教团体所关心的已经远不是宗教问题,而是美国的社会政治问题,包括政治、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
   
   第三,宗教利益团体活动频繁,能量巨大。
   
   据统计,规模较大的全国性宗教利益团体组织有37个,如果进一步细分,根据2000年的统计数字,全美国有236533个基层宗教社团。近年来,来自各种宗教利益团体的院外活动家充斥美国国会和白宫。他们提出的政策动议涉及方方面面:从主张公立学校祈祷、为天主教学校提供帮助、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等国内社会问题,到要求停止核试验、制裁古巴等安全外交问题。一般说来,美国的宗教利益团体影响美国政治主要有4个途径:一是在决策过程中游说政策制定者,主要手段是宗教理念说教和提供部分金钱,动员教徒为决策者提供支持或制造麻烦;二是以同样的手段影响政治议程的制定、大众政治理念形成和总统选举的过程;三是一些宗教利益团体成员利用与某些政府机构或官员的密切关系,经常对政府官员的政治活动提供“咨询”,这实际上是参与了决策的过程;四是某些宗教利益团体本身就是公职人员的重要来源,他们中的有些人将成为政府官员。
   
   二、宗教影响美国总统选举概况
   
   20世纪50年代以来,作为影响美国总统选举的社会文化因素——宗教,扮演着十分积极的角色,尤其自越战结束以来,宗教的影响越来越大。
   
   尽管美国宗教派别纷杂,但基本也可以用自由派和保守派把它们分成两类。据统计,目前占美国宗教人口绝大多数的新教教徒和天主教教徒中,持保守派观点的教徒人数比例分别为44%和41%,持自由派观点的比例分别为28%和36%。显然,美国宗教保守派人数超过了宗教自由派人数。可见,近年来多数美国人变得相对保守了,因此,多数美国人更倾向于选择持保守主义观点的总统候选人。2000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打着“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Compassionate Conservatism)招牌,战胜较为强势的民主党现职副总统戈尔,也从一个方面证明了这一点。
   
   1952年以来当选的美国总统的宗教观念,基本上也可以笼统地归入上述两种宗教观中去。总体来说,美国民主党出身的总统倾向于自由派宗教观,共和党出身的总统倾向于保守派宗教观。例如,肯尼迪、林登• 约翰逊、克林顿等总统倾向于自由派宗教观,艾森豪威尔、尼克松、里根、布什等总统则倾向于保守派宗教观。只有卡特总统的宗教倾向是个例外,在1976年作为民主党候选人当选为美国总统时,应该属于自由派宗教观,但他的政策主张却倾向于保守派宗教观。
   
   由于美国宗教对美国人的影响非常深刻,任何一个总统候选人都不敢忽视宗教教派势力在总统选举中的作用,因而,争取教派的选票已成为近年来美国总统竞选的重要内容之一。在这方面,美国共和党似乎比民主党更有先见之明。从整体上看,美国共和党选民比民主党选民具有更强的宗教倾向性。据统计,共和党选民中绝大多数人认为宗教是非常重要的,绝大多数人相信人死后会转生,70%的共和党选民是教会成员,40%的共和党选民至少每周参加一次教会活动,20%至少每月参加一次教会活动。
   
   20世纪80年代以来,共和党积极争取传统宗教势力的支持并取得巨大成功。据《纽约时报》的民意测验显示,大约81%的白人基督徒在 1984年总统选举中投了里根的票。1980年、1984年,里根两次当选美国总统与基督教右翼势力的支持分不开。里根本人也非常重视宗教的作用,是美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公开声称自己是“再生之徒”的总统之一。他在许多竞选演说中毫无保留地、充分地展现自己的宗教倾向和观点,他多次向选民保证,如果他当选总统,将使学生在公立学校的祈祷合法化,以解决这个长期以来一直悬而未决的问题。1984年1月3日,里根在一次25分钟的讲话中竟然被听众的掌声打断23次,听众6次站起来向他欢呼,听众对里根所持的宗教价值观如痴如狂。里根在讲话中指出:“让我们从头说起,上帝是我们生命的精髓,个人家庭是社会的核心,我们对未来的最大希望就是面对我们的孩子们……上帝给予家庭的最高贵礼物是生活,正是上帝给我们送来了和平使者……我曾说过,我们在阐明上帝站在我们一边时必须谨慎,因为我们必须首先回答的是:我们是否站在上帝一边?”里根所持的保守派宗教观,使那些基督教右翼组织兴奋不已,他们认为里根是他们最理想的总统候选人,是他们真正的代言人,他们有人甚至认为里根是“美国建国以来我们所拥有的最宗教化的总统”。除了里根以外,小布什可谓最受宗教界选民青睐的美国总统候选人了,据统计,2004年大选中,在认为“宗教对其生活非常重要”的选民中,64%的选民投票支持小布什,只有35%支持克里。
   
   与共和党相比,美国民主党与宗教的关系相对弱些,但也同样不敢忽视宗教势力对总统选举的影响。例如,2000年大选中,为争取犹太教选民的支持,同时清除克林顿—莱文斯基丑闻的不良影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选择了康涅迪格州(Connecticut)参议员、犹太人李普曼为其副总统候选人,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犹太裔的副总统候选人,这对犹太教选民有很大吸引力,有利于为民主党拉选票。后来投票结果表明此举是非常有效的,据统计,在2000年总统选举中79%的犹太教选民投民主党戈尔的票,只有18%投小布什的票。
   
   三、不同教派对美国总统选举的影响
   
   美国不同的宗教教派对美国总统候选人的支持是不同的,大体情况如下:
   
   (一)天主教(Catholic)对美国总统选举的影响
   
   在美国这个宗教多元化的国家中,不同的宗教派别在国家政治生活的地位和作用不可能是整齐划一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越来越多的天主教徒移民美国,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天主教徒在全国人口中的比例一直稳定地维持在26%左右,人数约为6200万,成为美国国内最大的宗教派别之一。目前,天主教在全美国拥有2万个教区,8300个教会学校,231所大学,900个医院和保健中心,1400个慈善机构。而且,美国天主教教会还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教会,其财产估计有1000多亿美元,每年收入约150亿美元,不动产接近500亿美元,许多大财团的首脑都是天主教徒,如摩根、杜邦、福特、肯尼迪等集团。另外,据统计,20世纪90年代末,美国天主教徒中年收入超过4万美元的已占全美天主教徒总数的23%左右,年收入在2.5-4万美元之间的占25%,这两项指标均高于同等收入的全国人口平均比例。这些数字指标都直观地表明天主教势力是任何一个美国总统候选人都不敢忽视的庞大资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