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人与人之间]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2
·张维迎教授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荒漠甘泉》7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31日
·徐颂赞:宗教是什么:来自中国教会的回响
·《荒漠甘泉》8月1日-10日
·《荒漠甘泉》8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刘官 :良心自由与政教分离的先驱
·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荒漠甘泉》9月1日-10日
·基督教对教育的贡献
·《荒漠甘泉》9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9月21日-30日
·《荒漠甘泉》10月1-10日
·《荒漠甘泉》10月11-20日
·《荒漠甘泉》10月21-31日
· 承传与反思:纪念宗教改革500年访谈录
·从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到永恒的月光颂诗
· 《荒漠甘泉》11月1日-10日
·DW:宗教改革500年:路德今日作何言?
·《荒漠甘泉》11月11日-16日
·诺虹:一个被十字光芒照射的国度
·走进瑞典的大地
·諾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与人之间

(一)基本观念
   一切战争祸患,皆因人与人之间各种问题而发生。前面我们曾略为提及,因为人常是以「自我为中心」,于是各种复杂问题便接踵而来。虽然有时人们也会高呼「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口号,但却不一定做得到。「人人为我」是事实,而「我为人人」常是相反的只知「我为自己」。因此,如何能使各人不为自己而为人人呢?除非我们对人与我之间的基本问题正确的认识和观念。并要寻求可行和当行的方法。孔子曰:「己所不欲,则勿施于人」。这是起码的人我相处之道,最少不至引起冲突,制造纠纷。虽然孔子也曾说过「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积极性的为人之道,但既被认为「仁者」之事,「凡人」就不易做到了。其实这并非有什么难能之处,像耶稣基督曾劝告世人说:「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这岂不是近情合理,谁也可以做得到的吗?这也不是理论,只要有「推己及人」之心,就会把人与我之间的距离缩短成为「人我无间」地「人就是我」「我属于人」了。
   
   关于人与我的关系,应有三个基本的正确观念:
    一、先有人,后有我——无疑的,当我没有出生之前,已有了许多「人」。父母只是许多人之中的两个,是靠那许多人的养活、教育、帮助,才能长成、自立、结婚、生孩子。因此我们除了感谢父母养育之恩以外,也应当感谢许多帮助父母的人。先有人,后有我;先有许多的人,才能生长我。

   二、我先受惠于人——再无疑的,我是赤身露体来到这世界上,如果出生那天没有助产医生和护士,母亲和我也可能因难产而死亡。剪断肚脐带的剪刀,包裹婴孩的纱布等等,无一不是别人为我预备好的。就是母亲,如果没有长奶的东西吃,我也会因自幼奶水不够而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更不论以长以教,事事先受惠于人,乃有今日。
   三、人群大,我身小——更无疑的,先我而在而加惠于我的是一个大团体,而我只是孑然一身而已。彼大我小,彼尊我卑,天经地义,无可否定。那末,尊大为长,以小事大,自亦理所当然而不能不自谦了。
   
     人与人之间,有两方面的关系,一是横面的关系,如兄弟朋友同事。一是纵面的关系,是上下尊卑之间的关系。一个人若能把纵的关系维持得好,则他对于横的关系自必良好。例如:一个人能孝亲,则必爱其同胞。一个人目无尊长,自必无法无天。圣经记载,敬畏神的人自必远离恶事。经上记着说:「在白发的人面前,你要站起来,也要尊敬老人;又要敬畏你的神,我是耶和华。」这里显示,敬老是由于敬神出发的;敬老是建在敬神的基础上。因为敬畏神,人才看见人的地位和尊严,人才会互相尊重,同情互助。反之,在一个不信神的社会里,在唯物主义者的心目中,人不过是工具而已,而老年人已失去生产的能力,是社会的消费者,是一个废物而已。人已经失去了人性的尊严与地位,人不过是国家生产的机器。人不是神所创造的,只不过是高等的动物。试问,在这样的社会里,只讲矛盾斗争、利用,怎能产生人与人之间的真正关系呢?孝亲与敬老的基础早已铲除净尽了,即使尚有所谓「孝亲?B敬老、亲爱、真诚」等类的事,也不过是资本主义与宗教思想所剩馀下来的东西,迟早也必会逐渐消失的。
   
     所以从宗教的立场来讲,要建立人与人之间的良好关系,必须先建立神人之间的基础。没有这基础,则任何公共关系不见得都是真诚的,可能是人的一种手注和做作而已,大家还是加以防范才对。写了这许多,总不及耶稣基督的话有意义、有权威、有启发,耶稣曾说:「你要爱主你的神;其次,要爱人如已。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爱是命令的总纲,爱是联络全德的。
   
     耶稣本人不但沟通了神人之间的关系,他也树立了人与人之间公共关系的楷模。他为人的宗旨乃是:「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固然我们不能够全做到像耶稣,但若能抱定「乃是要服事人」的宗旨,那末什么「人与人」之间的良好公共关系都会建立起来了。
   
   
   
   (二)人伦关系
   
     本来人与我的关系有「五伦」: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事实上这所谓的五伦并不是人人都有的。极大多数的人不做官,没有君臣之份,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大都只是半世,并非一生。亦有子然一身而终,或鲜有兄弟者。王老五、独身女,也没有夫妇关系。说来说去,只有朋友一伦倒是自幼到老都存在与需要的。因此我们现在当依一生实际的情况,把人与我的关系分为五种:
   
     一、亲人,以「血统」为根据,包括内亲和外亲的关系。
     二、邻舍,以「地域」为根据,包括隔壁的邻居和出门时的同舟、同路人。
     三、朋友,以「人事」为根据,包括一般的和特殊的朋友交往。
     四、路人,指素不相识的人,包括近在眼前或远在千里的一切素不通问谋面的陌生人。
     五、仇敌,指因利害冲突而彼此恨恶仇视的人。
   
     就一般情形言,每人的一生都有这五种人事关系。现在试略述这五种人事关系应有的态度:
   
     亲人与我由于家庭生活亲切的关系,由内亲而外亲,虽都统称为亲人,却又有亲疏的分别。大体上乃以血统接近的为亲,其次的为疏。亲人与我的关系有两种,一是基于家族的「名份」关系;一是基于自身的「感情」关系。事实上自身的感情超过家族的名份。同是子女,为父母的却有喜恶之不同。说穿了不过是父慈子孝,父若不慈,子便不孝了。因为人情原是如此,所以千古称为大孝或纯孝的人便少得可怜了!父子至亲尚且如此,其它更可知了。
   
     在这里我们应当指出的有两点:所谓亲人之当亲,应注重彼此之间的感情,名份是在其次。所以孟子警告说:「父子之间不责善,责善则高,离则不祥莫大焉。」不过,亲人既然有名份,那未各守其本份,如君仁、臣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唱、妇随之类,各尽其份,则能和睦相处。相处之道,除不责善之外,孔子也主张「父为子隐,子为父隐。」这种彼此隐恶扬善,也是基督教的「彼此切实相爱」的道理。
   
     邻舍与我俗话说:「远水难救近火。」又说:「远亲不如近邻。」因为人生是现实的,即如父子、兄弟、夫妇之亲,若不住在一起,有疾病或需要缓急时,便不如邻舍之彼此相助了。于是人生不但需要亲人,更需要邻舍;因为亲人可能不在身边,而邻舍却在附近。邻舍的功用是缓急相济,守望相助,这即所谓「德邻」。德邻必须以德相交;所以孔子曾说:「德不孤,必有邻。」而耶稣则告诫说:「当爱你的邻舍。」「要爱邻舍如同自己。」
   
     中国礼记有「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的规定。路加福音十五章四至六节,耶稣也比喻说:「你们、、、、、、去找失去的羊、、、、、、找着了、、、、、、就请朋友邻舍来、、、、、、对他们说,我失去的羊已经找看了,你们和我一同欢喜罢。」罗马书十二章十五节也说:「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这就是「苦乐与共」的善邻之道了。
   
     由于人生苦难的日子多,救助是随时随地需要的,所以耶稣就把邻舍的要义指为「患难的相助」,在路加福音第十章里,指明「落在强盗手中」的人,他的邻舍就是那会怜悯他、救助他的人。
   
     朋友与我俗语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如果这句话可靠的话,那么朋友就比父母更重要了,因为朋友是到老的,父母却不能一生照顾我们。而人生出门也比住家的日子多。朋友原有「益友」与「损友」之分;也有「道义之交」与「酒肉之交」之别。孔子告诫世人要交益友不可交损友。益友就是「友直、友谅、友多闻。」孟子说:「友也者,友其德也。」又说:「责善、朋友之道也;父于责善,贼恩之大者。」他也主张父子之间不责善,但朋友之间的责善却是应当的事。此外,大家也知道「朋友有通财之谊」,泛泛之交便没有通财之谊。
   
   朋友之交有四个要旨
   
     第一、要交益友,不可交有害的朋友。这就是圣经上所说的:「滥交朋友的,自取败坏;但有一朋友,比兄弟更亲密。」(箴十八:24)
   
     第二、要交有品德、有学问、正直、能谅又能责善的朋友。圣经也说:「铁磨铁,磨出刃来,朋友相感,也是如此。」(箴廿七:7)。又说:「膏油与香料,使人心喜悦;朋友诚实的劝教,也是如此甘美。」(箴廿七:9)
   
     第三、要有彼此帮助,缓急通财之谊。圣经也说:「好施散的,有多人求他的恩情;爱送礼的,人都为他的朋友。」(箴十九:6)
   
     第四、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朋友有所谓「刎颈之交」,「生死之交」,这是友情的最高境界。此种友谊,自古就有,所以礼记有「父母在,不许友以死」的劝告。「士为知己者死。」这当然是难能可贵的。所以耶稣也曾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你们若遵行我所吩咐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约十五:13)。又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于此可见耶稣是友情最高的典型,做耶稣的朋友便最有福了。
   
     路人与我亲人、邻舍、朋友,都与我有或亲或疏、或大或小的关系,凡不属于这三类与我痛痒不相关的,那就是所谓「路人」。路人者,在路或过路之人也。不过,人是感情的动物,邻舍、朋友也常常是从「萍水相逢」「邂逅相遇」而来的。俗语说:「路遇不平,气死旁人」;史记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圣经也记载耶稣举例说朗一个路人帮助了一个落在强盗手中的人。所以若在患难中,路人便可以成为邻舍、朋友、亲人了。
   
     每一个人既然不免出门在路,也难免有不测之事,那未出门靠朋友,在路就要靠路人了。因此,我们日夕奔走于世路的人,必须记住白居易在琶琵行诗中的名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仇敌与我人生固然不愿意有仇敌。但因人性是自私贪婪、傲慢的,所以在名利场中,或有意或无意地「树敌」「成仇」也是寻常的事。说来奇怪,所有的仇敌都不是天主的,没有一个仇敌不是从亲人、邻舍、朋友反目而来的。这一事实,说明了造物者并不曾替人类制造仇敌,仇敌都是人类自己造成的。
   
     「俗语说:「冤家路窄」,又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说明了一个人有了仇敌就有许多的痛苦和灾祸。因此,自古也有「化敌为友」的劝诫。然而,化敌为友不是容易的事。中国自古虽然有「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的主张,却没有具体的做法,只有耶稣立下了两条具体的做法,他说:「你们若单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因此他又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