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圣灵光照中国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8日
·荒漠甘泉1月19日
·《荒漠甘泉》1月23日-31日
·《荒漠甘泉》2月1日-8日
·《荒漠甘泉》2月9日-17日
·连载1:「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温以诺牧师网站
·连载2:「关系实在论」简介1 作者:温以诺教授
·超乎「唯獨恩典」 溫以諾
·《荒漠甘泉》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2月21日-29日
·晨牧: 小桥边的鲁冰花
·基因和蛋白质,哪个才是生命的起源?
·是主,修复了我的翅膀——郑绪岚的沉浮人生
·亲情邮票 文/许粲然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1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馬可福音的宣教-關係式讀解2 溫以諾 納里●桑托斯
·《荒漠甘泉》3月1日-6日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一 溫以諾
·「關係神學」與「關係宣教學 二 溫以諾
·黃仁龍的信仰人生
· 100-1=0,一道揭示社会现状的诡异心理学公式
·《荒漠甘泉》3月7日-10日
·追寻心灵故乡
· 《荒漠甘泉》3月11日-20日
·冯锦鸿:早期教会对现今教会几个启迪和提醒
·年轻基督徒尤其不能忽视文化使命
·为何犹太家庭教育的孩子多精英和富豪?
·《荒漠甘泉》3月21日-31日
·齐宏伟: 从化蝶到复活
·《荒漠甘泉》4月1日-8日
·《荒漠甘泉》4月9日-10日
·《荒漠甘泉》4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4月21日-30日
·若望法兰:十字军 的真正历史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 5月1日-10日
·单纯:论西方宗教与法治社会的关系
·宗教改革:一场向前看的回归运动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董丛林: 龙与上帝
·《荒漠甘泉》5月11日-20日
·基督教会史:新教回响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荒漠甘泉》5月21日-31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11日-2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6月21日-3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荒漠甘泉》7月1日-10日
·福临中华---中国近代教会史十讲 (梁家鳞)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科学大师的求学、恋爱与理念 张文亮 著 2
·张维迎教授北大毕业典礼演讲
·《荒漠甘泉》7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31日
·徐颂赞:宗教是什么:来自中国教会的回响
·《荒漠甘泉》8月1日-10日
·《荒漠甘泉》8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8月21日-31日
·刘官 :良心自由与政教分离的先驱
·康頔:从《查理大帝传》中看历史叙述的宗教意向
·《荒漠甘泉》9月1日-10日
·基督教对教育的贡献
·《荒漠甘泉》9月11日-20日
·《荒漠甘泉》9月21日-30日
·《荒漠甘泉》10月1-10日
·《荒漠甘泉》10月11-20日
·《荒漠甘泉》10月21-31日
· 承传与反思:纪念宗教改革500年访谈录
·从王洛宾“在银色的月光下”到永恒的月光颂诗
· 《荒漠甘泉》11月1日-10日
·DW:宗教改革500年:路德今日作何言?
·《荒漠甘泉》11月11日-16日
·诺虹:一个被十字光芒照射的国度
·走进瑞典的大地
·諾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圣女贞德(法语:Jeanne d'Arc 英语:Saint Joan of Arc)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物理学家的宗教观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1. 爱迪生(Thomas Alva Edison 1847-1931)
   
     美国大发明家爱迪生乃是对于近代科学进步最有贡献的人;他所发明的种类,如果一一列举,须长至数页。近百余年的科学家 ,实没有一个能够和他比拟。他逝世以后,世界科学泰斗对他都一致颂扬推崇,例如:洛奇爵士(Sir Oliver Lodge),曾誉之为“世界最伟大的人物”。
   
     爱氏一生致力研究,废寝忘食,夜以继日;他经常工作的时间,是每天二十小时。他经此劳苦,不但不感疲乏,而且精神愈用愈出,思想集中,数十年如一日。更可注意的,他虽一生不懈的专心于科学的研究,却并未影响他灵性之进步,他乃是一个有非常明确 且热烈宗教信仰的科学家。


   
     密勒氏(Francis Trevelyan Miller)在其所著的《爱迪生传》(Thomas A.Edison. Benefactor of Mankind)中说:
   
     “爱迪生如果没有神的启示——如果没有一个‘舵师’,没有一个引导的力量,他决不会有一个科学的和数学的精密的头脑,来了悟宇宙的奥秘。天体行星,在一定的轨道上,转动不息,千万年如一日;种种造化的奇妙,生活的繁殊,以及动、植、矿物的神奇不可思议,凡此均足证明,使爱氏相信,宇宙间必有一位全智全能,至高至尊的上帝。”
   
     有一次爱氏和其友拉脱洛氏(George Parsons Lsthrop)谈话,爱氏说:“我认为每一个原子必由某种智慧所掌管,所以能千变万化,成造化之妙。”
   
     其友赖氏发问说:“这咱智慧从何而来的呢?”
   
     爱迪生答:“这种智慧,乃是从一个比我们更伟大的能力而来的。”
   
     赖氏又问:“那你是否相信有一位全能的造物主上帝呢?”
   
     爱迪生肯定的答道:“当然,上帝有存在,在我是几乎可用化学来证明的。”
   
     爱迪生对于各种宗教哲学都有研究,对圣经尤非常精通,他认为圣经的宝训,乃是人为行为最崇高伟大的规范,亦为指示人生道路不可须臾或离的指南;因此,爱氏承认教会的事工,实有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而教会乃是人类不可缺少的组织。
   
     据爱氏的家属宣称,爱氏虽未归依于任何正统的信仰,但对于上帝却有一个敬虔的信心,在其渥兰琪(Orange)实验室里,爱氏曾写了一篇座右铭,其中说:“我深信有一位全智全能的,充满万有的至高至尊的上帝的存在。”(见爱迪生传 二九二、二九三页)
   
     
     2. 浦宾(Michae Idvorsky Pupin 1895-1935)
   
     著名的物理学家和发明家浦宾教授原籍南斯拉夫,一八七四年移民赴美,年仅十六岁。当他在纽约登岸的时候,口袋里仅有五分钱,一句英文都不会讲;但以后成为世界有数的大科学家,其经历实令人惊奇。浦氏抵美后五年,即入哥伦比亚大学 ,成绩优异。后又赴英国剑桥大学、德国柏林大学深造。一八八九年,回哥伦比亚大学任电汽工程深造。此后即一跃成名,成为世界极负时望的电汽工程专家,和大发明家。
   
     据人估计,仅仅他一种发明,即至少可为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节省一千万美金。因此浦氏得到世界各大学和学术机构的荣誉和学位,数不胜计。
   
     浦氏乃一基督信徒,深信科学和宗教,非全并无抵触,而且相得益彰。浦氏在其所著《新的改造》(The New Rformation)一书中,有一段说:
   
     “基督信徒,从主耶稣的生活和教训中,可以看到最高的属灵的实体,并使上帝的信仰,深植在吾人灵命灵中,得到一切属灵实体的本源,从而使我们的生命充满了属灵的力量,引导人生,进入一种‘人人和好’、‘人神和好’的属灵和合的境界(Spiritual Co-ordination)。上帝就是爱,爱乃是最伟大的和合力量。所以,照主耶稣基督的教训,最大的诫命,其一乃是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太22:37-39)。这两条诫命,乃是一切属灵的动力。唯独借着这种力量,才能释放我们,不贪爱世界,不贪爱物质,才能救个人生活,乃至整个人类的生活,免于恐怖纷乱,从而进入一种淳朴美满 、和合的境界(Simple law and beautiful order)。
   
     “这种和合的力量,不但能使人人和好,而且能使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互相融洽,使宗教与科学,相得益彰。使徒保罗说:‘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然而借着所造之物,就可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1)上帝属灵的实体确是眼不能见的,然而借着上帝所造之物质世界的事物,却把祂显出来,使我们可以明白理解。从使徒保罗这句话,可证物质的实体和属灵的实体,不但没有冲突,并且借着物质的实体,使我们更能体会到属灵的实体,那便是上帝的永能和神性;这便是科学与宗教,不相抵触的道理。”(见浦氏著《新的改造(The New Reformation)》二七一页)
   
     浦氏又在其自传中写着说:
   
     “回忆五十年前,我读大卫的诗,我深深的体会到天上的星光乃是一种属天的文字,述说上帝的荣耀,但我当时还不明白这种属天文字究竟的意义。我现在人科学中,体会到每一个星 体生命的活力。创世纪第二章说:‘上帝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创世记二章七节) 众星的光辉,便是上帝吹入的生气的一部分。我研究科学的结果,更使我领悟上帝造物的奇妙,当我仰观天象的时候,我没有一次不深深感觉在闪闪星光中,上帝属灵的生气;我更深深领悟到我所以一息尚存,能生活动作,乃是因完全依靠上帝赐我生命的气息。’(见浦氏著自传《从移民到发明(From Immigrant to Inventor)》三八一页)
   
     
     3. 史丹梅智(Charles Proteus Steinmetz 1865-1923)
   
     史丹梅智为著名的美国电学家。史氏原籍德国,一八八九年赴美,时年二十四岁,入境之时,移民当局,因其身材矮小、相貌不扬、愁眉苦脸、衣衫褴褛,加之不能通晓英语,几乎把他拒绝入境。入境以后,史氏在奇异电汽公司觅得一事,每天薪金,仅美金两元;但因为他的成绩优异,即升充总顾问工程师,而且 不久又成为世界最大的电汽工程家和数学家。
   
     史氏不仅是一位驰誉全球的大科学家,而且又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信徒。一九二二年,史氏在Harper杂志二月号上撰论略称:
   
     “照人类现有的知识,同时由于科学本身不是万能的,我们对于宗教问题,尚不能作任何肯定而最后的结论。科学既无法阐明宇宙的真相,尤不能指示其定例。人类心智是大的缺陷,便是我们的观察有观,我们的智力无法理解无限的本体。 换言之,关于上帝的观念,灵魂的不灭——凡此种种,都超乎经经科学的范畴。科学只能在有限的时间空间内,处理一些有限的事物;若论超凡的事物,结果只是落在雾中。”
   
     有一位柏勃生氏(Poger W.Babson)曾问史氏:“五十年后的科学研究,在哪一方面有最大的发展?”
   
     史氏对此问题,深深思索以后,回答说:
   
     “今后最大的发现,乃是在心灵方面。历史指示人类,人类历史发展最大的力量,乃是在心灵方面。人类终有一天要领悟到,物质文明,不能予人幸福,亦不能使人类有创造的力量。于是科学家便要离开其实验室,转而研究关于上帝 、祈祷和一切属灵的事。到了那时,人类便更有空前伟大的进步。”(见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社论)
   
     
(2016/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