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从英国退欧看中国的处境(2016 07)]
生存与超越
·[转帖]通向毁灭的改良之路──对伊朗「白色革命」失败的反思(2008)
·[转贴]改革危局与清末新政比较(2009/01)
·[转贴]《大国崛起》批判(2009/02)
·[转贴]既得利益集团与路易十六的断头台(2009/04)
·[转帖]改革的危局——与清末新政的比较(2009/09)
·中国现代化历程的回顾与前瞻[2009/06]
·[转帖]北洋舰队覆没的历史反思(2009/11)
·第三只眼看“六四”(2010/06)
·[转贴]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心态 (2010/06)
·[转贴]溫和地光榮革命還是暴虐地走向失序?(2010/06)
·[转贴]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06)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从英国退欧看中国的处境(2016 07)

   从英国退欧看中国的处境

   王海滨

   英国退欧公投成功后,有复杂的程序要走,我相信欧美和英国保守党派都会做最后努力。但无论努力的结果如何,可以看到欧洲的极右思潮已经泛滥成灾。同时,特朗普目前的成功,与欧洲的民意背景一脉相传。嘲笑特朗普的卡梅伦马上要失去工作了。

   欧美的政客陶醉于这些年的政治豪门崛起,华尔街和资本以为可以左右权力。但是广阔底层的扩大,互联网带来的媒体碎片化,传统媒体已经无法左右民意。

   所以,可以想象到欧美政治格局的变化。从底层的诉求来说,他们要工作,要找出气口,需要牺牲品来释放愤怒。

   中国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靶子。

   这会让欧美的政客蓄意把怒火引向中国,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在劳工组织和制造业的推动下,会越来越频繁。欧美是否还能够维持理智冷静的政治智慧,明白全球化贸易是对各国利大于弊的,并不能乐观。

   我们可以去想象一个中性的结果,比如全球仍旧尽量维持国际贸易,但同时也有各种区域壁垒产生。制造业能否回归欧美?这是个数量级的问题,大致上可以明白资本是流动的,除非禁止全球所有的国际贸易,否则即使对中国实行了贸易保护主义,其他新兴市场的产品仍旧会进入欧洲和美国。

   但对中国将是重大威胁。

   而对中国的贸易壁垒也会妨碍中国从欧美日韩进口,从而对双方带来损害。国际贸易保护主义越演越烈后,中国也可能失去耐心,从而不再强行维持汇率,从而引发世界货币和贸易战。

   另一方面,则是美国因其地缘回归亚太,在国际货币和贸易战的背景下,发生南海冲突,从而形成新的战争威胁。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我们看到了美国和日本依赖战争崛起,获得经济增长和倾泻国内经济危机的机会。

   事实上,从人性黑暗的角度来说,即使欧美试图站在一个道义的制高点,从欧美价值观定义了中国的邪恶,并获得世界一致认可,其核心仍旧是利益。很难说,曾经这样做过的欧美,不会再在国内贫富差距扩大,阶层撕裂,底层愤怒影响了政局的格局下,推动对中国的战争。

   而中国如果内部鹰派当道,并经济动荡,要转移国内矛盾,则双方的极端诉求,就会导致一个危险的方向。

   中国可以洞察欧美的结构性矛盾,也要回头看自己的结构性问题。在地缘热点,比如南海,可以引入欧美的财团共同开发油气资源,从而让欧美成为中国的利益相关方,让对方去华盛顿寻找自己的代言人,来避免与中国的冲突。而在经济方面,中国的制造业需要维持竞争力,并赢得时间升级换代。所以,货币汇率的强行维持并不是必要的,而是要通过大量的沟通,让欧美认识到中国内部经济的压力,从而逐渐释放汇率的压力。在这个过程中,要明白债务周期带来的经济危机是不可避免的,需要及早对此准备,并获取时间来做经济架构改革。

   无论细节如何,中国应该要意识到,全球政治结构已经开始发生重大改变,必须及早应对各种事件概率。

(2016/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