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复员军人李振财矿难死亡无人赔偿,妻儿曹秀琴李启红上访多年被维稳迫害]
吕千荣的博客
·解密:“六四”时中共政治局常委都打算“卷款外逃”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吕千荣2015年2月28日受迫害的日记
·毛左洛阳开会 薄熙来曾当选〝总书记〞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姜维平)
·转载几文:华尔街日报:中共即将瓦解
·一名女中共党员两会期间在网上发表退党声明
·因为我支持习近平总书记江泽民集团准备枪杀我—吕千荣2015年3月7日受迫害的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传万里罕见发声 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
·陈光诚:奥巴马在人权问题上软弱退让
·港媒:曾庆红大闹中南海 数次失控拍桌 徐才厚曾扬言让习近平干5年就滚蛋
·中南海两动作释信号 “打虎”锁定江泽民传曾庆红大闹中南海后被立案审查(图
·“清江、远毛、政改”六字方针政策,是现实中国社会救国救民的唯一良方
·中南海半公开薄周政变剑指虎王江泽民
·周永康薄熙来被解读〝反党〞 牵连到曾庆红江泽民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反腐延烧再躺枪 揭秘真实李源潮
·沈阳教师告公安被送疯人院 联系记者采访未成遭虐待
·揭秘江泽民的卖国汉奸罪行
·揭秘江泽民家族巨贪内幕
·要保卫周永康心腹?成都政协闭幕会大批警察进场抓人(图)
·揭秘江泽民集团迫害屠杀人民的滔天罪行
·习两旧部任公安部要职 北京公安局长换人
·马建被曝有6情妇2私生子 其弟被查
·川警围捕“六四”扫墓者 警察曾给陈云飞打毒针
·江泽民"养父"江上青原来也是叛徒
·陆媒揭庆亲王如何逃过调查 〝慈禧〞浮出?
·学习小组: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真正原因
·学习小组:习近平铁腕反腐的真正原因
·财新胡舒立 指控北京盘古氏郭文贵诽谤罪
·郭文贵反击财新网有蹊跷高层博弈隐现两常委?
·国安祸国 维稳殃民
·江泽民求习王"打虎"停步,阻止清算其罪行
·郭文贵叫板胡舒立,江泽民集团的垂死挣扎
·网传江泽民一家三代被抓 人民喜庆相告
·北京王府井大街集体自杀 30多访民喝农药倒地
·郭文贵们的末日快要到了
·习明泽非常低调受赞 哈佛上学从入学到毕业极少人知道
·毕福剑骂毛事件,都是“毛左”在祸国
·中国严控富豪移民 传中共政治局通过了今年58号内部决议
·邱少云故事遭质疑 中共造假英雄再被聚焦
·胡耀邦总书记,人民怀念您
·揭秘江泽民集团对习近平王岐山的暗杀政变阴谋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中宣部最新密令全网封杀__路标:他们怕什么?陈老板的多家公司已“无法显示
·传郭文贵视频惊现中共现任政治局常委
·安徽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大门每天紧锁封闭,群众无法报警求助
·江泽民祸军乱政 传就推责与胡锦涛交火(图)
·魔鬼囚禁不住信念,魔鬼囚禁不住春天
·美媒:曾庆红的政治问题比家族腐败严重得多
·姜维平: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汉奸恶魔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可能要被清除中国宪法
·传郭伯雄被查内部通报 陆媒重提温家宝摔电话
·再传江泽民情妇遭中纪委调查
·路透:西门子被大陆工商总局调查
·姜维平:若政变成功 徐才厚了不得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揭露毛左挺薄企图政变的阴谋
·吕千荣声明:强烈抗议黑龙江庆安铁路警察截访枪杀反映生存问题的访民徐纯合
·军报自曝反腐受阻 军官称大不了年底走人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习王内部会议提反腐“决斗”等言论曝光
·为何我的博讯博客经常会被人控制住,造成我无法发表文章和从来就不能发表回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老虎”们抱团反扑攻击习总,呼吁一网打尽
·自食其果的「鐵帽子王」
·“瑷珲”地名恢复 暗击江泽民卖国(图)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分析:七大异状中南海一场恶斗在所难免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不断更新中)
·国安部成腐败重灾区 多人栽情妇身上 图
·胡锦涛与江泽民分裂对阵三大内幕曝光
·转:谁能为我为父伸冤,我愿意嫁给谁
·转载几文,看虎王和大小老虎们还能挣扎多久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中国安徽残疾农民冤民吕千荣支持习总铁腕反腐日日行 (2015年5月24日更新)
·转载几文,看抓捕江泽民是民心所向
·郭伯雄落马倒计时
·曾庆红家族腐败内幕
·传习家人怒斥〝曾庆红助推习近平〞是瞎编 黑手是他
·传上海红顶赌王案开始收网 涉市长杨雄
·白宫获中南海内部档曝六四死伤数 军队内斗险内战
·揭秘脑控武器
·中俄关系惊现“异常” 江泽民再近秦城一步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姜维平)
·传曾庆红儿媳洗钱超千亿 家族丑闻密集爆发
·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生
·分析:中南海激斗升级 习王或闪电反击 曾庆红不妙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马千卒:八九学潮及民主运动期间的新闻界——六四记事之一
·中共党内老干部曾联名上书要求清算邓家腐败案(高新)
·戴相龙女婿车峰涉间谍行为被查 雇人攻击习近平王岐山
·接近习家消息人士:曾庆红胃口很大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复员军人李振财矿难死亡无人赔偿,妻儿曹秀琴李启红上访多年被维稳迫害

复员军人李振财矿难死亡无人赔偿,妻儿曹秀琴李启红上访多年被维稳迫害
   
   
复员军人李振财矿难死亡无人赔偿,妻儿曹秀琴李启红上访多年被维稳迫害

   
   
复员军人李振财矿难死亡无人赔偿,妻儿曹秀琴李启红上访多年被维稳迫害

    军属访民曹秀琴被拘留释放后又被镇干部关黑监狱并打伤
   
   我叫曹秀琴,女,汉族,1952年2月26日出生,陕西省蓝田县人,住陕西省蓝田县灞源镇庙垭村四组,农民。
   
   李启红,男,汉族,1974年12月3日出生,籍贯住址同上。(李启红是曹秀琴的儿子)
   
   李振材(曹秀琴丈夫),生于1951年2月19日,籍贯同上。于1969年4月1日参军,1969年4月1日至1972年元月在西胡五三九二部队七七分队服役,党员。于1972年元月退出现役回原籍。
   
   1997年3月18日我的丈夫李振财从陈明春手中租赁到蓝田县湘子岔金矿(该矿系蓝田县县政府)隐瞒含有安全隐患的尾矿洞一个(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一个废矿洞),在不知情和蒙骗、欺骗下给包工头出了承包费100元。
   
   1997年3月陕西省蓝田县国营湘子岔金矿矿长魏亚强为了牟取暴利而且将莱子沟、竹子坡共两面坡含有安全隐患的尾矿违规违纪采取层层转包的方式从中牟利,造成我丈夫李振财在开采期间发生矿难。
   
   出事后,1997年3月23日下午我向蓝田县灞源镇派出所报案后,该所不予受理此案,并称与该所无关。蓝田县灞源镇政府司法所所长樊文艺欺骗家属以解决问题为由,前题是先葬埋人后处理问题,并打保票,当时给安葬费200元,但人埋了之后,他们却不作处理。司法所长樊文艺却把我推向了蓝田县湘子岔金矿,让我去找金矿矿长魏亚强、李俊锋。1997年5月10日,我去金矿在门口,遭到李俊峰拳打脚踢,大打出手,面部被打伤,他指示下属4人对我进行围殴致伤。1997年5月12日,我又去找金矿矿长魏亚强,魏亚强指示下属4人又对我进行围殴致伤,无人过问。
   
   出事后,樊文艺为了包庇蓝田县湘子岔金矿和陈明春,拿走了蓝田县湘子岔金矿与灞源镇湘子岔村签的合同及灞源镇湘子岔村与陈明春签的合同,樊文艺为了从中牟利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毁灭证据,伪造事实,上报虚假材料,樊文艺多次向受害人索贿,因受害人家庭经济十分困难,无钱向樊文艺行贿遭到樊文艺羞辱漫骂,并对我儿李启红进行恶意打击报复殴打致伤。
   
   农历1997年5月14日,省市领导到蓝田县灞源镇工作调研,我听说后到灞源镇政府向省市领导递交上访材料,被灞源镇派出所所长高选全等四人强制带到派出所非法关押12小时(早上8点到晚上8点)省市领导离开后,才将我放出在派出所院内,高选全所长指示其下属四人对我进行围殴,将我打昏后扔到院内的泥水中,后无人过问此事。
   
   1999年5月25日,我去找蓝田县委书记朱智生寻问处理结果,又遭到秘书李玉侠、办公室主任李强、司机等十几个人的围殴严重致伤,后强行将曹秀琴送到汽车站开往灞源镇灞源镇办公室朱小龙的客运车上,还派了镇政府3人看管,还将曹强行送回家,伤情严重无人管。
   
   1999年6月3日,我去灞源镇政府反映蓝田县湘子岔金矿租赁尾矿造成我丈夫矿难事故问题,遭到乡党委书记王军民、公职人员杜轩畅等人对我拳打脚踢,将我打昏后让人用三轮车把我送回家,中指被打骨折,此事无人过问。
   
   我在无奈之际,1999年9月28日向蓝田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原告交了交通费反而审判长成三喜在开庭前两天去调查时坐着被告魏亚强的车,法院的执法人员在进行案件调查时,根本不参考我出具的证明,不调查其他民工,而是听取被告的一面之词,审判长成三喜威胁、恐吓证人王留娃,对他说:“人命关天的事,你敢作证”?成三喜调查时不叫当事人,伪造庭审笔录,骗取当事人在庭审笔录上签字。
   
   在庭审中得知,事实是蓝田县灞源镇司法所樊文艺调解此案,收湘子岔金矿2500元,收陈明春400元,付长财600元,只给了受害人2300元医药费,其余的钱被樊文艺贪污。蓝田县法院审判长成三喜向我索要4000元,因我家经济困难,只好凑了400元给了成三喜。
   
   我在一审法庭的主要发言竟不予记录,漏掉原告我的陈述,包庇被告,我不识字,也不将其庭审笔录念给我听。通过法院庭审得知,湘子岔金矿在取得采矿权后,先由自己开采,采矿结束后又将报废的矿洞转给湘子岔村,后村上又将这些矿洞转让给陈明春。蓝田县法院(1999)蓝代玉初字第101号民事判决驳回了我反映的诉讼请求,其理由是我丈夫的行为属盗矿行为,既然说是盗矿行为,蓝田县湘子岔金矿魏亚强和陈明春等人为什么不阻止?而且陈明春未退还我丈夫的租赁费。你们为什么不报警?蓝田县湘子岔金矿未挂警示牌,而且废弃的矿洞为什么不封闭?首先法院这一认定不注重事实,也违背法律,通过法院庭审得知,湘子岔金矿在取得采矿权后,先由自己开采,采矿结束后又将报废的矿洞转给湘子岔村,后村上又将这些矿洞违法转让给陈明春,周定娃等人。他们从中层层渔利。也未向矿产资源管理机关备案或批准。把有危险的故洞转让给不知情的李振才,这说明了蓝田县湘子岔金矿,湘子岔村及陈明春等人把潜在的危险转让给我丈夫,进行层层转让,其行为从法律上说具有欺骗性,其行为本身具有危险性,那么造成我丈夫的死是与这些层层转让的发包人有一定因果关系。蓝田县湘子岔金矿矿长魏亚强将菜子沟、竹子坡两面坡租赁给湘子岔村书记付长财经营,违规违纪,采取层层转包的方式从中牟利开采金矿。
   
   由于判决循私舞弊,采信未经质证的证据,导致本案枉法裁判。在庭审中得知,事实是蓝田县灞源乡司法所樊文艺调解此案,收湘子岔金矿2500元,收陈明春400元,收付长财600元,那么多金钱到哪里去了?法院为什么不调查呢?蓝田县法院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审判长成三喜公开采用了被告付长财等人提供的一张既没有盖任何有效公章也没有任何责任人亲笔签字的无效证明,这合适吗?
   
   按照国家法律规定,经营矿业必须按国家的有关规定执行,不能私自将采矿权随意转包,采矿权必须由国家批准,蓝田县国营湘子岔金矿违法操作将矿洞随意转包,造成事故,湘子岔金矿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一审判决事宜不清,证据不足,陈明春的承包范围未查清楚,二审未给我上诉通知单,我也没有签收。蓝田县法院成三喜串通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庭包庇蓝田县湘子岔金矿,该院的裁定书少了一个被告,办案程序严重违法。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未交上诉费为由,驳回曹秀琴的上诉且二审法院对曹秀琴递交的司法救助申请不予批准,剥夺了上诉人曹秀琴的诉讼参与权,造成二审“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西民二终字第348号民事裁定书强行按曹秀琴自动撤诉拨回维持原判。
   
   蓝田县法院、西安法院串通一起枉法裁判,违反法定程序,蛇鼠一窝,制造冤假错案。
   
   2011年8月灞源镇政府镇长纪张锋伙同我村村民李喜宏、王新权、张金凤、张凤琴深更半夜潜入我家,伺机对我杀人灭口,从窗户跳入时被我发现,恶性败露未达目的。
   
   因十八大召开我被蓝田县政府非法拘禁在蓝田县蓝桥镇王顺山安子沟村一家户主名叫刘光亚的农家乐96天。(2012年8月16日-2012年8月27日)。2012年8月18日早上王成斌还将我送到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收买医院大夫,挂号人员姜晶晶,将我按精神病人对待打毒针,企图杀人灭口。2012年8月18日下午王成斌带领镇政府工作人员王志祥、时小燕来到我家,王成斌司机打开我家中间柜子,给粮食里投剧毒,我两次向灞源镇派出所报警后,该所不出警。
   
   8月19日王成斌、时小燕、樊定安等将我强行带至山阳县一家私人招待所拘禁在此,晚上王成斌趁我熟睡时王成斌浅入我房间企图用被子捂死我,被时小燕阻止,在此期间他们挥霍公款找小姐玩。8月20日更可恶,王成斌、时小燕将我骗到蓝田县辋川镇深山水库边,王成斌伺机把我往水库里推,企图杀人灭口,晚上关押我期间灞源镇政府党委书记唐碧伟电话指示司法所长王成斌弄死我。因2012年十八大召开我被蓝田县政府非法拘禁,该镇工作人员李婷抢去我家中钥匙,灞源镇政府抢走家中方板、窗门料、檀。家中34棵核桃树被当地村民和灞源镇政府偷摘造成损失1.2万。
   
   2013年8月,陕西省政法委接待人员对曹秀琴说:“你丈夫的死亡抚恤金已经赔偿到位,而且还处理不少钱。”
   
   2012年我曾先后四次到北京上访,才得知蓝田县湘子岔金矿已将我丈夫的死亡赔偿金赔偿到位,可是我并未见到分文。2012年4月份我与李喜宏、张金凤夫妻吵架时,李喜宏对我说:“我领的是国家的钱,我做的事我承担。”因蓝田县湘子岔副矿长李俊锋在该矿工作期间,李俊锋与李换侠长期保持不正当情人关系,利用职务之便,李俊锋串通蓝田县灞源镇政府司法所长樊文艺、书记雷兆锋,镇长王军民、胡掌熊将我丈夫的命价及抚恤金3.6万元给了我丈夫的弟弟李振民(李振民系李换侠之夫。)
   
   我丈夫的死亡赔偿金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李振民(我丈夫的弟弟)、李喜宏(我丈夫的侄子)、李凤娃(我丈夫的姐姐)、孙志安(我妹婿)四人领取瓜分。
   
   2013年4月22日我进京逐级递交材料被北京警察送到马家楼接济中心后,晚上23点我被驻京办3人以解决问题为由将我骗至楼下突然将我推进一辆车里,5名号称黑社会人员将我送回蓝田县,途中对我威胁、恐吓说:“是你地方政府让我们这么干的,他们指示你不配合,就弄死你。他们给我们的价码会更好的。”我很害怕,也很配合,途中不给我吃饭喝水,也不让上厕所,我被地方政府非法拘禁5天。
   
   2012年8月12日,蓝田县灞源镇司法所所长王成斌以截访曹秀琴为名拿着1万六千元公款在北京旅游一个星期,挥霍完还说不够。
   
   2013年5月28日下午,我和嫂子杨苏娥、儿子李启红三人到省高院递交上诉材料,高院法官和法警大队长(警号913007)竟然指示4名法警和3名保案等人对我3人围殴毒打,使我3人严重致伤,并将我嫂子面部严重打伤,又将我儿子李启红的上身衣服撕打破,高院打人者(警614001、610050、xj0009)陕西三级法院蛇鼠一窝制造冤假错案。迫害受害人我一家,陕西高院院长阎庆文钱权交易给犯罪分子唐碧伟、王成斌、成三喜当黑保护伞。陕西省高院(陕西省高院委托黑社会处理访民问题)通知我2013年12月8日处理我的问题。经我核实,省高院委托商州市地区黑社会头子来处理事情,自从2013年12月8日起,黑社会开始在西安市寻找我及儿子李启红住处并进行追杀。请问习近平主席,依法治国地方三级法院需要依赖黑社会处理涉法案件吗?在申请期间我们母子及亲属遭到陕西省高院法警及秘书、法官的恶意报复殴打,省高院主要领导现场指挥下对我们进行围殴致伤无人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