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悠悠南山下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越南民主漫長路 --- 一個政異人士的見解
·對越南經濟的評估和建議
·越南特赦近千犯人
·越南 --- 一顆冉昇之星!
·越南共產黨內保守派佔上風
·越南政治正走入嚴冬
·越南允许公民持双重国籍 \zt
·河內的選擇
·為殺雞儆猴,越南打擊異見人士
·越南躍昇為2009年俄國武器的最大買家
·越南國會對建造高鐵投反對票的背後
·越南異見人士呼籲政治改革/美越首次國防副部長級合作對話
·越南需要新的發展模式
·越南總理之座岌岌可危?
·越南是否像緬甸那樣實行改革嗎?
· 越南外交人員的新面孔但實力不足
·應否依靠美國來救黨嗎?
·為適應變化,黨需要依靠民眾
·围绕国家项目 言论缺失的越南
·越南人和民主
·越南博客寫手挑戰一黨專政
·民主、和解、解放
·為何越南經濟難以“脫中”?
·2014年越南大事回顧
·越南第二次改革?
·阮富仲訪美:展開新局面之行
·越共第12次黨大會的“兩個重點”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 越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 】
·美越加強《 合作 》對付中國 ﹖
·越南總理準備與美國談論 “ 敏感 ” 問題
·越南北韓加強軍事合作
·對河內平壤最近加強兩國關係的分析
·美國太平洋區海軍司令訪問越南
·短訊:越南國防將對外‘開放’
·越南將與美國作如何的軍事合作?
·大國爭執中的越南因素
·越南和印度合作的未來潛力
·越南公佈2009年國防白皮書
·澳洲專家對越南國防部白皮書的評論
·泰國報刊對越南購買武器表示擔憂
·美越核合作 中國起憂心
·在美中之間作選擇
·越南“不想日本棄離美國”
·澳越安全和經濟的關係
·為何克林頓與越共總書記會面?
·談越南主席張訊生訪美之行
·各報刊評越南國家主席訪美
·美越最高領袖交流追擊圖說
·越南所面對的困難選擇
·越美關係提升
·美國部分解禁對越銷售武器:中國不悅?
·美國對越解禁武器之理由
【 法屬印度支那、法越關係、越南共和國 】
·越南王朝末代皇帝 --- 保大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一)
·“桃花劫”--- 吳廷琰之死(二)
·1945年越南歷史大事
·法越關係史大事記
·吳廷琰與越南天主教
·重評價吳廷琰:以另一個角度觀視南越
·法國對印度支那之政策(1954-1963)
·戴高樂與越南(1945年-1969年)
·十一月和兩個總統之死
·正是美國總統支持推翻吳廷琰
·法國人和日本人在印度支那(1940-1945)
·法屬印度支那大事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比爾·黑頓(Bill Hayton)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亞洲項目副研究員
   


   BBC 中文網,2016年7月11日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沙群島(斯普拉特利群島)及附近區域,多國宣稱擁有主權。
   
   
   中國的南海戰略或許即將遭受挫敗。7月12日,一個國際仲裁庭將就菲律賓對中國的一起訴訟做出裁決。雖然一切都不確定,但有兩件事我們有理由可以肯定地斷言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首先,這個仲裁庭將裁定,中國對南中國海的一些主權聲稱與國際法不符。其次,中國官方發言人將對仲裁庭(還有菲律賓)發起滔滔不絕的聲討和譴責,並宣佈中國不接受這個裁決。
   
   北京的大使們已經做好安排部署。官員們已經寫好文章,在世界各地的報刊買好廣告版面。有些人對仲裁庭的法官們進行人身攻擊、給他們發函威脅、指責前國際海洋法法庭庭長有偏見(僅僅因為他是日本籍)。
   
   大家都不要理會這些言辭。中國感到受了屈辱,在一個小國手中受辱的難堪需要排遣渠道。真正的問題在於北京是否會採取實際行動。它可以對菲律賓控制的南海諸島中任何一個採取封鎖或驅趕菲律賓軍隊的行動,從而導致事態升級。它也可以在南沙(斯普拉特利群島)新建的人工島上部署噴氣式戰鬥機或先進的導彈,或者也可以對這些島嶼劃定防空識別區,警告其他國家離遠點。-
   
   美國最近宣佈在西太平洋地區部署第二個航空母艦戰鬥群,看來不像巧合。我們可以肯定,華盛頓和北京的外交官正在相互傳達強硬的信息。那是為了威懾中國,不要輕舉妄動。
   

面對現實

   
   
   不過,我們要現實。無論仲裁庭做出怎樣的裁決,都不可能讓中國信服,承認它對南海的主權聲稱是不合法的。經過數十年的歷史教育,中國已經讓自己深信,中國,也只有中國,是它自己提出的U型線內每一座島嶼的合法擁有者。大量證據表明並非如此,但習近平似乎還不准備予以理會。有些中國事務觀察人士相信,習近平正把中國在南海的訴求變成他個人的使命。
   
   過去幾個月裏,美國看來把線劃在黃岩島(斯卡伯勒礁)水域。它向菲律賓部署戰鬥機後不久,據華盛頓的消息,本來正朝那裏行進的中國挖掘平台掉頭返航。但中國不會就此罷手,而那些航空母艦也不能無限期地出航。長期而言,遏制不是有效政策。一個憤怒且感到受辱的中國對美國和該地區都不是好事。那個地區的和平穩定需要一條更可持續的路徑。
   
   換言之,中國需要一條從當前對峙局面脫身的匝道:一條可以不必擔心走上去會受辱的匝道。簡單說,它需要一次勝利。在這之後,世界需要說服中國不要設法進一步改變南海局勢。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永暑島(Fiery Cross Reef),是南沙群島中部的一個岩礁,中國實際控制,菲律賓、越南也都宣稱擁有主權。
   
   
   如果中國希望轉敗為勝,可能會考慮以菲律賓之道治日本。日本在貧瘠的沖之鳥礁(島)周圍劃定200海里專屬經濟區。這就意味著其他國家的漁船和石油公司都不得進入這片50萬平方公里的海域。
   
   儘管日本一再強調沖之鳥礁能住人,有理由劃入專屬經濟區,實際上它跟黃岩島在面積和其他條件方面都沒有較大差別。仲裁庭可能會裁定黃岩島只不過是塊礁石,沒有劃專屬經濟區資格。中國假如想獲得一次輕鬆快捷的勝利,只需照抄菲律賓的做法,跟東京打一場官司。東京將不得不把這一敗損作為維持「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代價來承受。
   

樂觀跡象

   
   長期而言,基於規則的秩序還是需要得到中國首肯。有跡象表明事態已經在朝那個方向發展。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的國際法項目一份即將公布的報告指出,中國已經採取了一系列步驟,「包括設立新的旨在推進國際法合規的政府決策機制,在國際上招聘一大批律師,並為外交部設立了一個新的顧問委員會」。
   
   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的決策者已經凖備叫停在南海的進取行動。他們深信自己有理,倘若沒有很好的理由不會就此住手。美國和其他人在那裏的海上武裝力量部署、「航行自由行動」(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區域外交聲明、日益憤怒的鄰國私下的議論,這些都會產生一定效果,但代價是緊張升級,以及爆發衝突的風險逐日增大。
   
   那麼,怎樣才能使中國在南海安於現狀呢?想要北京正式承認對手們的主權聲稱可能期望過高,但是否可能爭取它在疆域和國際海洋法兩個問題上都做出非正式的妥協呢?東南亞有關國家已經這麼做了。他們沒有正式放棄對別國佔領的島礁的主權聲稱,但相互達成共識,誰都不會採取行動去落實這些主張。現在既然中國在南沙(斯普拉特利群島)的戰略安全已有保障 – 七個大型基地即將建成 – 北京是否也能加入上述安排呢?
   
   目前沒有任何利益驅動令中國與其爭奪領土主權的對手達成妥協。用中國前外長楊潔篪的話說,「中國是個大國,其他國家是小國,這是事實」。對小國可以直接忽視或壓倒。
   

大國關係

   
   中國真正尋求的是美國的承認。它熱切追求但對方冷漠的「新型大國關係」開始變得有點尷尬。美國曾經一度似乎快要成全這種新型關係:奧巴馬總統2014年3月與習近平主席會面後採用了這個詞匯的一個版本。但是,在受到國內的批評和日本據報抗議之後,華盛頓放棄了這個主意。也許現在有一個很好的理由重拾這一主張。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中美高層圍繞南海問題爭端進行多輪談判,但難以彌合分歧。
   
   
   南海和東海真正的穩固的和平需要哪些要素?中國必須同意 – 事實上,如果不是法律上 - 承認那些有各種主權爭議的礁石島嶼的現狀,並承認國際海洋法適用於這些島礁周邊的整個海域。美國可能也會堅持該地區需有某種導彈控制機制以消除從那裏通過的軍艦和飛機可能面臨的潛在威脅。作為交換,美國將必須提供某種安全保證,承諾永遠不威脅中國在該地區的海上通道。
   
   當然,問題在於還有許多其他事讓美國和中國撞車。華盛頓還需要緩減北京領導人對美國領頭的反共顛覆活動的憂懼。這並非不可能:去年美國外交官找到了一種措辭 – 「只有越南人民能夠決定他們的政治體制」 – 這實際上向越南共產黨保證了美國不會試圖推翻它的政權。有沒有類似的東西可以給中國呢?
   談判也會因為北京的其他「核心利益」而變得複雜,包括台灣的安全,以及美國對其安保條約盟友的安全的關注。這些都是龐大繁複的議題,而且雙方是否能夠真正信任對方兌現承諾也令人懷疑。
   
   南亞不希望看到「亞洲雅爾塔」 – 亞洲地區被分割成不同的勢力範圍 – 但也不希望大國競爭摧毀該地區長達40年的和平與進步。該地區 – 以及全世界 – 需要南海穩定。而要實現這個目標,中國需要承認現狀。如果這些條件能夠滿足,那麼跟中國建立那個新型大國關係的時候可能終於到了。
   
   
   2016-7-11日轉載
(2016/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