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刘逸明文集
·事业单位处分规定泄露了“国家机密”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意味中国文坛崛起?
·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泸州事件责在“暴民”还是恶警?
·“十八大”能否推动官员财产公开?
·“十八大”权力分配的意外与不意外
·该不该为胡锦涛裸退唱赞歌?
·罪恶深重的劳教制度为何还要延续下去?
·毕节惨剧难止中国孩子噩梦
·层出不穷的中国官员艳照门
·审判非法拘禁者莫漏了幕后黑手
·习近平是否推行政治改革的风向标
·丈母娘在鼓励女儿当二奶?
·大学生李孟阳普法何罪之有?
·力推网络实名制的醉翁之意
·刘逸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刻不容缓
·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从禁片播出到《南方周末》惨遭“强奸”
·中国上空的雾霾为何挥之不去?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7月4日下午4点整,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当天,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对前全国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令计划一案进行了宣判,令计划最终被以受贿、非法获取国家秘密、滥用职权三项罪名合并判处无期徒刑,并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早前,诸多迹象就已经显示令计划案开审和宣判在即,而且不出意料的是,令计划案因为涉密而不公开开庭审理。据报道,令计划的受贿金额高达7700多万元之巨。其中,头号行贿者为楼忠福,紧随其后的分别是崔晓玉、潘逸阳、魏新、李春城、白恩培、霍克等。
   
   上述行贿者的行贿财物折合人民币金额分别为:1465万、1438万、761万余、643万余、89万余、60万,不难算出,如果不计零头,这些人的行贿总额为4456万元,距离令计划的受贿总额,还相差3200多万元之遥。


   
   值得注意的是,新华社的报道当中用词极为严谨,并在提到霍克向令计划夫妇行贿财物时,特别在霍克的名字后加上了一个“等”字,这一个字看似稀松平常,实际上却大有文章可做。可以肯定的是,在庭审过程中,具体的行贿人均会被提及,但是,在新华社的通稿当中却不提,显然不是因为不想提,而是不便提。
   
   何以不便?最大的可能性是,在行贿者当中,很多人跟尚在职的官员有牵涉,为了不打草惊蛇,新华社只能运用春秋笔法,给受众以广阔的想象空间。在令计划落马过后,曾经有媒体报道称令家与丁书苗过从甚密,然而,丁书苗并未出现在通报稿当中。
   
   上述被提及的行贿者,相信很多都为公众所熟知,即使不知道,也可以通过搜索查到其人其事。其中,楼忠福系广厦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潘逸阳系内蒙古自治区党原常委、自治区原常务副主席,魏新为方正集团原董事长,李春城为原四川省委副书记、省委民工委书记,白恩培为原云南省委书记,霍克为国家旅游局原副局长。
   
   唯独让公众感到陌生的行贿者当属崔晓玉,和崔晓玉同名者甚多,仅仅通过搜索不容易分辨。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向令计划夫妇行贿的崔晓玉系四川维德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大众媒体上,对他的介绍几乎没有。可见,此人行事极为低调。
   
   崔晓玉的行贿金额仅次于楼忠福,一出手就是一千多万元,可见,崔晓玉的生意做得不小。崔晓玉的公司在四川成都,而落马的四川高官李春城又涉及令计划案,可以推断,崔晓玉和李春城的关系也不一般。去年三月,成都市中院曾公布对四川省公安厅原装备财务处处长王健的判决书,里面显示崔晓玉曾向王健行贿100万元,结合令计划案可见,崔晓玉是个行贿惯犯。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经在今年几度表示,今年的反腐将力度不减、节奏不变、尺度不松,令计划案的行贿名单在新华社的通稿当中不完整,其实是在为今后的反腐埋下伏笔。可以肯定,还将有高官落马,而这些高官和令计划案很可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2016年7月4日
   
   微信公众号:hbliuyiming
(2016/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