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罗列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夕阳西下,金色的光从西窗射过来,是那种让人惋惜的美。

    妻回来,似笑非笑,吃完饭咱们去东边看看吧?

    哪里?我问。我以为东边是老房子!

    殡仪馆!她说。

    见我迟疑,妻说,你猜猜谁去世了?

    谁呀?没有语言环境,我还真猜不出是谁驾鹤西游——日常生活的周围,凡一个人超70去世,我向来惋惜不多,世道艰难,寿多则辱啊,如果多病,那更是早去早解脱!

    你过年时给算的那个人,乌鸦嘴!

   

    奥!是宋大爷,大舅嫂的父亲,那个F地著名的妇产科大夫,——一生中救人无数,包括数不清的新生婴儿和无数难产的母亲。

    他是湖北人,1930年出生——其父亲叔父曾为国民党高官,他的一个姐姐在解放前去了台湾,他和一个弟弟一个妹妹阴差阳错的留在大陆——1957年毛“阳谋”引蛇出洞那年,他被打成“右”派,人民民主专政下的候补敌人,被发配到中国最北的这个省中部的一个小地方,湖北医学院毕业的他成为这里的一个妇产科医生!

   

    葬礼上人稀稀疏疏,几乎只一些亲属——恢复政策后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他曾创造的”生产妇女血回流自用”的技术被这个小地方的政府地位抬的很高,当过政协委员之类的角色,尽管了解中国政治的都知道政协是粉饰的花瓶,但在一般老百姓的眼里,能当上政协委员的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现在他躺在水晶棺里,我看到他瘦削脱了相的脸呈现惨白色,不过看起来倒也慈祥!在去世前的一两年,他一直处于老年痴呆状态,现在他终于不痴呆了!

    ——人就是这么一回事,他的历史,在他去后就是一片空白!

    宋大爷这个“五七年”知识分子,毛时代知识分子政策的受害者,活着的时候,我知道他闲聊时感激过邓小平大人,但我却没听到过他诅咒直接给他带去灾难的毛泽东——或许1957年他27岁那一年,就学会了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说什么什么时候闭嘴的道理,他身上聚集了中国当代技术知识分子遭政权蹂躏后内心恐惧的许多症状:怯懦,怕事,对现实的不公平非正义逆来顺受,几番大棒后的一根胡萝卜就表示感激,其实这也是当代知识分子的通病,宋只不过是这个时代知识分子的缩影而已……

   

    事情就是这些,如是而已。他唯一的儿子远在美国,且加入了美国国籍,在他去世时没有赶回来——我没有考证出他儿子最终放弃中国国籍,是接受其父亲年轻时受打压的教训,还是被腐朽的资本主义的花花绿绿的生活所同化——反正他没回来守丧,也难怪,他儿子是文革后的第一届大学生,成长所受的教育都是阶级斗争之类而不是儒家的孝道,到美国后,西方资本主义自私自利的世界观和纸醉金迷的生活方式如何不影响他哪?!

   

   

    ——写于2016年3月31日

    ——修改于2016年7月22日

(2016/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