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国游击队之母赵洪文国]
雷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老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搏斗
·总有一种力量骗得我们泪流满面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出现断崖式衰退
·杨连宁:何必左手制造贫困,右手再来扶贫呢?
·克鲁格曼:中国皇帝的新装,一触即破的大泡沫
·习近平惊天动地是他最大缺陷
·张木生: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
·财政收入萎缩猛烈,多省负增长
·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团团伙伙是一切政党不能避免的根本的性质!/孙丰是也
·习近平红卫兵外交在吉受挫
·习近平在外交场合的无知与瞎说/山野村夫
·制造业大转移:富士康50亿美元印度建厂
·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张洞生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干政”说的片面性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人走茶凉"文章的片面性/松林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印裔再次完胜华裔 在美华人工程师怎么了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习近平泡沫已灭,市场青年吃亏
·程干远撰写回忆录揭开中共统战部黑幕一角
·亲历南京受降:"冈村宁次的手一直在抖"
·报告:中国空气污染每天导致4000人死亡
·习近平家族家库通国库
·余杰:习近平有陆克文想像的那么聪明吗?
·高耀洁:骗者获胜,中共自吹抗战功绩
·经济学人:中共掠夺历史为现下野心找借口
·把蒋公换毛贼,中共篡改历史
·关键时刻 “竟无一人是男儿”!
·北戴河会期结束 共识:清理周令徐郭余党 分歧:经济怎么辧
·揭示中共抗战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真相/辛灏年
·天津爆炸,何人所为?
·开罗会议期间毛贼东在干什么?
·中国民联呼吁问责习近平与成立民间调查小组
·病中李鹏不忘9.3登天安门阅兵
·中国夜莺岛是如何送给越南的?
·历届国家军委主席:何人任期最长
·中共又篡改抗战《陆军作战史》
·这才是一个国家崛起的真正秘密
·中国模式已走到尽头
·反美却奔美?看看咱有多少“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夜莺岛(浮水洲岛)秘密“移交”越南始末
·希特勒爱阅兵的公开秘密
·以色列拍片感恩上海庇护犹太人 内塔尼亚胡:谢谢
·黨治必定腐敗
·江泽民胡锦涛不参加阅兵 岂不正落人口实
·郝柏村:还原抗日真相,才会赢得两岸人民掌声
·国力悬殊 战力何在?抗战前中日军备对比
·邓颖超透露周恩来去世真正原因
·反法西斯还是法西斯的胜利?长平观察
·鬼扮神----评9.3阅兵
·将碧血撒向蓝天——记抗日战争中的中国空军
·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的战争
·何清涟:黄梁梦醒:中国并非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
·李敖的父亲:最货真价实的汉奸
·“保阅兵蓝”与法西斯/郑义
·91岁孤寡独居抗战老人称:长沙百姓被日本兵吓得没一个敢放鞭炮庆祝胜利
·罗斯福后人等赴台北出席抗战纪念活动
·阅兵前中共应向抗日国军道歉谢罪!
·互联网封锁是如何升级的?
·怠工潮像山火一样在国企和地方政府中蔓延
·斯诺登终于把自己弄成了国际大笑话
·赴日考察报告和博导中国农村报告
·毛贼东的特供生活
·建议中央撤销习近平总书记的职务
·国军抗战对二战战局的贡献
·87岁田华复出,家中四人患癌,中国环境怎么了?
·许小年:中国经济萧条至少5年 最坏时刻还没到
·八年抗战八路才打死851日军?
·习近平6大错误,建议撤职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選載4
·中国第一村“南街村”神话破灭
·罗援的感概与齐奥塞斯库的下场
·张宏杰:中国历史上的皇帝梦
·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赵旭:一个地主家庭的悲惨人生
·越南入TPP,将大力政改
·为牺牲在共军枪口下的国军抗战英烈立传 时不我待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中国人为啥欢呼TPP?
·江任总书记前,夫人抱头痛哭
·义勇军全部是被共产党消灭的历史事实
·抗战中流砥柱,看击毙日军数
·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二类汉奸中国共产党
·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杨鹏
·周恩来特型演员常铠霖强奸被判刑
·稳增长为旧经济找出路阻碍改革浪费资源
·中国开始第四轮财富大洗劫!/土憋神教
·中国花费30年,越南10年就够了?
·美国防部:24小时内派军舰驶入南海岛礁
·印尼总统:支持美军舰即刻进入南海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游击队之母赵洪文国

   又是7月,被称为“中国游击队之母”“双枪老太婆”的抗日英雄赵洪文国就是在当年的7月蒙难的!
   
   
   赵洪文国(1881年-1950年7月16日),辽宁省岫岩县哨子河乡红旗沟人(时为奉天省岫岩县杨拉寨洪家堡子),汉军旗人,夫姓赵,本名洪文国,抗日英雄趙侗之母,人稱「趙老太」,無黨無派。抗日戰爭時期她屢挫屢戰,民間稱之為「雙槍老太婆」[a],在海內外享有很高的聲譽。直至抗战胜利,赵氏家族为国捐躯30余人。[1][2]
   第二次國共內戰末期1949年4月赵洪文国為国军組織游擊隊,建立大陆游击区,抵抗进川的解放军,1950年2月赵洪文国被捕拒不投降,被處決,行年70歲。[1]


   目录 [隐藏]
   1 生平
   1.1 早期
   1.2 九一八事变后
   1.3 中原时期
   1.4 抗日战争后
   2 注释
   3 参考文献
   4 外部链接
   5 参见
   生平[编辑]
   早期[编辑]
   据报道引述,1898年赵洪文国嫁给赵玉堂,当时他们的家境贫穷。经过多年的辛苦经营,他们从无房无地的赤贫农民,变成了三道虎岭的富裕家庭。由于经常接济周围的贫苦农民,他们在家乡有一定的民众支持。[2]赵洪文国14岁时经历中日甲午战争,24岁经历日俄战争,7年后经历沈阳事变。[1]生有五子三女。[3]
   九一八事变后[编辑]
   赵洪文国的三儿子赵侗,在“九一八”事变前曾考入东北大学预科物理系,并加入中国青年党。1932年春“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赵侗与苗可秀等人到北平组织“东北学生军”;1932年春返回东北,将自己的部队加入到邓铁梅的义勇军学生队,1934年2月他们的部队改组成立“中国少年铁血军”,苗可秀担任司令,赵侗担任参谋长;1935年7月苗可秀牺牲后,赵侗继任铁血军司令。[1][2]
   赵洪文国变卖家产作为抗日经费,还动员全家参与义勇军。他们相约不许爱财,不许祸害妇女,家庭被抄不许埋怨,家人被捉不许乱‘咬’(出卖)。[2]她试图恢复战乱解散的赵家堡子小学,使用国语教材抵制日本文化侵略。[1]
   1934年2月,日军获得情报赵家是少年铁血军的中枢,于是将赵家16间房屋烧毁,赵的家产毁于一旦。但赵洪文国3月到大孤山等地购买印刷机,在赵家堡子小学组织学生印刷抗日宣传品,与儿媳王全一等人潜入凤城、岫岩、庄河、孤山等的县城,以少年铁血军名义张贴散发宣传单张。[1]
   1934年8月,日军再次突袭赵家堡子,将包括赵老太太一家六口在内的赵氏家族和乡亲300多人抓捕,两个月后,由于赵洪文国不愿投降,当地日军报请关东军司令部打算秘密执行死刑,赵洪文国想办法假释出狱,并救出乡亲等人。赵洪文国一家逃到北平,联系东北救国会支援少年铁血军。[1]
   中原时期[编辑]
   至1935年12月,铁血军由辽宁南部发展到辽东、热河各地,队伍发展到11个方面军11000人左右。他们成立“辽南临时政府”,公选赵侗兼任政府总裁。有资料称,辽南少年铁血军各路连年大小战役300余次,杀敌数4000左右,俘虏日伪军警2000多人。1936年5月,赵洪文国曾打算将一批军火通过海路运送至少年铁血军处,但因日军封锁而失败。[1]1937年春铁血军陷入困境,赵侗入关到北平母亲处寻找支援。[2]
   时逢七七事变北平沦陷,赵侗没有再回东北,选择在北平郊区起事。他们的活动得到杜月笙、史笙赓、沈鸿烈、马占山、张学良等人的支持。1937年7月20日,主要指挥者24人在北平临时寓所焚香发誓后分两路深夜出城,在城郊西南白羊城起义,组织建立“华北国民抗日军”。在这段时期,赵洪文国在部队中协助运输军火,她乔装成一般老百姓,运送了大量的军火装备,亦有协助游击队员出城。[2]1937 年9月,赵洪文国到武汉宣传抗战争取支援,途中在河南太行山地区,两个女儿牵头筹建抗日光复军。他们据称组建过万人的部队,试图与河北国民抗日军和东北少年铁血军连成一线。但因为成员来源复杂,后来领导层发生严重分歧而失败。[1][2]
   赵洪文国离开后,华北国民抗日军攻破北平第二模范监狱,救出包括共产党人在内的1000多犯人,并曾击落日军飞机一架。“华北国民抗日军”发展至基本部队9个支队,外围6个支队的游击队伍,驻防在平郊、灵源、怀涞、热河等地,人数约为25000人左右。中国共产党得知这支部队的名声,就开始派员进入部队,逐渐将其同化为中共队伍。最终八路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亲自写信邀请,将他们的部队收编为第八路集团军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赵侗任司令。这时部队已经基本上变为中共的部队,赵侗被中共领导架空。[1][2]
   1938年,赵洪文国离开河南乘坐难民列车来到汉口,宣传抗日。[2]“保卫大武汉”非常时期,赵洪文国发表《对于目前局势的几点意见》,奔走呼号全民抗战,身体力行收复国土。国际著名记者斯诺、爱泼斯坦以及反战同盟成员绿川英子等采访她,合影留念并多次发表文章,向国际宣传赵老太太,专门介绍其抗战事迹。在1991年出版的爱泼斯坦著作《人民之战》中披露了赵洪文国为游击队购买运输军火和赵侗在河北组建抗日游击队的历史。[1]據新聞記者宋斐如回憶說,在漢口時曾於馮玉祥家裡兩次見過趙老太太及她女兒。赵洪文国其實是講她女兒還能打雙槍,實地參加過戰鬥。[4]
   
   1938年,游擊隊之母趙老太太赴港募捐抗日,前排左二為何香凝,前排右一為鄧穎超。
   1938年9月间,赵洪文国被邀请到广州、香港、南洋各地宣传抗日及募捐,受到陈嘉庚等南亚华侨的热烈欢迎,为抗日募集到经费物资。在香港她参与宋庆龄、何香凝的妇女界名流的火炬游行。1938年9月下旬,赵侗带着十几个部属离开自己的部队,经北平、天津,乘船到香港与母亲会面。1939年1月,蒋介石邀请二人到重庆,一时间重庆市万人空巷。吴祖光创作以赵侗和战友苗可秀举义抗日为题材的处女作《凤凰城》,赵氏一家抵抗日军的纪录片也开始拍摄。在这段时间,她得到宋庆龄、何香凝、宋霭龄、朱光珍、史良、冯玉祥、陶行知、谢冰心等人的赞誉。[1]
   1939年3月,赵洪文国谢绝了国民政府赠送的汽车洋房,也谢绝一些社会名流奉劝赵侗和战友们留在后方休养生息或出国深造的意见。赵氏母子二人与东北抗战的老战友组织晋察冀游击纵队。赵侗被国民政府任命为总司令,少将军衔,率领队伍200人分两批由重庆赴黄河再度北上,计划与河北、辽南抗日军旧部会合,巩固扩大抗日根据地。1939年9月,何应钦、张治中以及宋美龄联合聘请赵洪文国为全国义务兵役宣传指导员。到川北的南充、达县等十几个县宣传抗日,开始了历时两年,奔波百余市县的抗日救国宣传活动。[1]
   1939年12月下旬至1940年1月间,赵侗率部北进抗日途中,于河北新富、灵寿两县交界处的陈庄突遭當時同為友軍的共产党八路軍一二〇師偷袭战死,时年28岁。同时战死的还有赵老太太的三女儿赵理智(1919-1939),年仅20岁,至此赵侗旗下約345人遭到全殲。赵洪文国對兒女被共產黨所害,對《益世报》记者表達悲憤之情。[5]国府追授赵侗中将军衔。赵洪文国继续她的抗日宣传,并为烈属的待遇奔走。1943年3月,赵老太太与东北同乡国民党中将王达,在湖北武汉一带组织游击队,并将自己的子女送往敌后战场。[1]
   抗日战争后[编辑]
   1945年8月14日抗战胜利的前一天,赵洪文国的丈夫病故。战后赵洪文国主动辞去国府军政两部和妇女指导委员会等职务,回到东北在丹东和沈阳筹办加工厂,试图解决抗日军烈属生活出路。但之后的第二次国共内战让她无法如愿。[1]
   1949年4月,赵洪文国受蒋介石委托由北平到四川组织国军游击队,抵抗中共军队。四子赵连仲(1927-1950)任总司令,以“总统府留守”自任。他们策划“反徵粮”暴动,提出“赶走共产党,三年不纳粮”等口号,建立游击区。其活动包括抵抗进川的解放军,阻止国军十六兵团起义,杀死解放军诱降代表,围攻川西的温江、崇庆、郫县、金堂、新都及川东的秀山等多座县城。[1]
   任西南军区司令员的贺龙听闻赵洪文国在什邡组织游击队抵抗共军,念及抗战有功,指示下面要尽量争取,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刀兵相见,而且只能活捉,不可击毙。然而,她一次次拒绝投降共产党,声称“与共产党有不共戴天之仇”。 她在三圣宫召集国军游击队员开誓师大会,抓来20多个农民积极分子和征粮工作队员,一律将他们砍头示众。杀人以后,她发表讲话要求“全乡所有的人都得和我一起打共产党,谁要不去就杀了他全家。”农民张保明不从,她让匪徒当场就一刀砍下了他的头,这还不算,还让匪徒将张保明的女儿当众轮奸。10天之内,她就杀害了征粮工作队员和靠近共产党的农民群众200多人。[6]
   1950年2月,赵洪文国率部攻打什邡县城。走到半路上遭到解放军60军179师537团的阻击,伤亡惨重。后赵洪文国再次发起对什邡县城的进攻,队伍死伤100多人,攻城毫无进展,听说解放军增援部队要到,匪徒纷纷逃跑。赵洪文国本人逃到绵竹县大石坝。共军部队穷追不舍,在彭山县的红庙场将其所部包围在一座大庙里,十几分钟就解决了战斗,可里面没有“双枪老太婆”和他的儿子赵连中。她以四枚金戒子为代价,藏在了农民于富华的家里,被于家新过门的儿媳妇王翠兰悄悄报告了剿匪部队。剿匪部队抓住她后,还没法确定她是否就是“双枪老太婆”,在路上,她碰见了她被俘的儿子赵连中和5岁的孙子。孙子不懂事,见了她就大喊:“奶奶!奶奶!”而她随口就答应了。这一声应答,“双枪老太婆”的身份由此被确定。[6]
   1950年2月赵洪文国被捕。她拒不投降共产党,认为共产党“挑灯拨火,诱惑忠良”。兒子赵连仲則於6月20日連同黄光辉、李泽儒、陈公爵在成都磨盘山刑场被枪決。尽管周恩来曾为赵洪文国说情免其死罪,7月16日她依然被处决。[7]赵连仲的妻子邓外桃和孩子予以释放。其后,他们前往香港不知所往。
(2016/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