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国共内战,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樊斤品]
雷声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习近平与王健林政商互动关系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计划生育
·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王健林的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丁学良: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美反腐调查员索取涉王岐山信息
·艺术家因恶搞习近平被拘捕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一胎老大下狠手踩断二胎胳膊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美助卿里夫金:台湾是重要盟友
·新京报对话王健林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焦点对话:王岐山访美取消,摩根大通调查引联想?
·六四时“杀20万,保20年安定”源于王岐山之口?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王震掌控中共左派 目无邓小平架空李瑞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天津大学生下载习近平纳粹军装照被拘10天留校察看
·习近平的稿费/公孙平
·十三大:姚依林阻击万里田纪云
·朝廷密审周,民间公审习、温
·谁的锅?谁的饭?/任志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瞿希贤:别唱我写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政治局扩大会议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民国时期上大学要花多少钱?
·北京将为失独老人设专门养老院
·人民网:纪委绝不许成为“独立王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高瑜因言得罪习近平?
·毛贼东在文革中曾经图谋香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著名美国海归:中国必须摒弃“太监化”
·希拉里:中国人只要钱与权力 不懂体面
·政治局狠批王岐山的中纪委搞独立王国
·中国南水北调工程:抽干汉江 南水北耗 北京特权
·吕秀莲且慢赞美习近平 希特勒强多了
·狄志遠:同性婚姻是國際潮流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习近平里外不是人很孤立,骑虎难下
·毛贼东残害中国人民罪名大全
·《北京之春》近期重要文章
·高耀洁:诱人上当
·王思想: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我的个人主义宣言
·习近平揽权:内斗乱了阵脚,外斗嘴硬骨疏
·当年都有谁承认过“伪满洲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
·周恩来逼走毛贼东情妇遭报复数十年
·“西点军校学雷锋”的假新闻
·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之流都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华人曾在海外建有7个国家 国人不知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共“乌鸦嘴”少将张召忠退役 网民热议
·股市暴跌幕后:养老金入市才是最大的阴谋!
·经济硬着陆:铁路货运降一成
·到底是谁在卖出A股?/卫联
·胡乔木反击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迟早要废
·历史在冷笑--被刻意隐瞒的火烧圆明园真像
·高耀洁:惨遭苦难
·瑞信:中国正陷入“三重泡沫”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谁说毛时代没有特权没有腐败?
·杨瀚谈杨虎城
· 王明揭毛贼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中国经济是怎么硬着陆的?
·外交出大问题,访美访菲取消?
·蒋公眼中的抗战第一功臣
·张学良后悔西安事变:我应死罪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共内战,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樊斤品

樊斤品:国共内战 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
   
   
    来源:明镜博客 作者:樊斤品
   

    1926年泸顺起义中共屠杀国民党
   
    1924-1927共党屠杀的国民党的追星族远远超过国民党屠杀的共产党的追星族。
   
    作为中共夺取军权最早的大动作,是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的吴玉章、杨闇公、朱德、刘伯承、陈毅等1926年12月1日在四川泸州、顺庆(今南充市)地区独立领导和策动的一次大规模的武装起义。此举远在1927年“4.12”之前数月。
   
    国民党原本由熊克武、石青阳等建立了四川支部,并获得广州政府授予四川讨贼军第一路,刘伯承、贺龙均系熊克武旧部。熊、石1924年冬兵败离川赴穗,其国民党中央总部四川省临时执行委员会仍在重庆,石青阳以国民党中执委身份兼任四川执行委员长。1925年8月吴玉章受邓演达委派抵达重庆,旋即改组四川执委会,发展众多中共党团员及左派,9人中除黄复生、邓懋修外,皆中共党员;至10月20日,吴玉章等已发展中共党员8000余人。在1926年1月国民党二大上,吴玉章获得委任,回重庆后即组建新的国民党四川党部,迁至莲花池,称“莲花池党部”。吴玉章“使它成了中共四川地委的公开机构;这在国共合作时期的各省党部中是很特别的”(陈钧:《天府兵暴》,P33);与黄复生等原国民党班子坚持的“总土地省党部”唱对台戏,可算是中共与国民党公开分庭抗礼的前驱。
   
    刘安恭(1899-1929),四川永川(今重庆永川)人;其父曾在1911年辛亥革命后,率领群众推翻永川县满清政府,被推选任第一届民选县长;幼时随父迁居成都,受过中等教育;1918年前后考取官费赴德国留学,入柏林大学电机工程系学习;1922年后与旅德的章伯钧等结识,曾在比利时加入第三国际,成为共产党员,与朱德(1886-1976,四川仪陇人)结识。刘安恭1924年回到成都,应川军将领杨森之聘任其军部参谋,同时任四川省邮政局长。军阀混战,杨森被逐出成都,驻扎在万县。杨森要刘安恭署理兵运事务,为自己招兵买马。
   
    杨森在1926年4、5月间派代表到北京见李大钊,表示愿意脱离吴佩孚,加入国民革命。朱德1926年7月回国。朱德与杨森同系四川籍,曾在蔡锷之护国军中共过事,有一定旧谊,7月受陈独秀委派,回四川争取杨森支持北伐。8月间,杨森又派代表到长沙,与北伐军接洽,再三申请国民政府给以名义。8月11日,朱德抵达万县,杨欢迎朱德任其军中党代表。朱德再次与刘安恭相聚,分外高兴,他们又在一起为共党工作了。陈毅(1901-1972,四川乐至人)在李大钊的指挥下制造了“3.18暴乱”,因共党身份和叛乱嫌疑已经彻底暴露,不能在北京中法大学安身,通过与杨森有私交的北京中法大学校长李石曾介绍,8月25日来到杨森司令部工作。经过杨森的介绍,朱德结识了陈毅。陈毅见了朱德、刘安恭,三人积极策划夺取军权活动。1926年8月29日,英国太古公司“万流”、“嘉禾”号等轮船,在长江云阳、涪陵流域,横冲直撞,多次撞沉民船和杨森部队的船只,淹死数人,沉没银元数十万元。杨森听取了朱德等人的建议,命部队扣下了英“万通”、“万县”两艘轮船。可是,英方拒不认错,反而要求赔偿扣留两轮船的损失费200万元。当无理要求遭到杨森的拒绝后,9月5日派军舰“柯克”、“威警”号武力劫船,并炮击万县的南津街、李家花园、万县中学,还发射燃烧弹,造成大火。杨森即与朱德、陈毅一道指挥部队将英舰击伤。中共重庆党组织,9月9日组织了“万县惨案雪耻会”,发动了声势浩大的群众斗争。18日重庆市民六万多人愤怒集会,会后举行示威游行,当时又有十多万人举行火炬游行;接着,重庆的英美烟草公司华工宣布罢工,10月5日,成都各界人士万余人也举行抗议集会和示威游行。全国各地都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对英帝国主义的群众运动,迫使英舰及其侵略分子不得不撤离四川。
   
    刘伯承1892年12月4日生于四川开县(今重庆市开县)。上过私塾,读过高小,后考入官立中学。1912年考入蜀军政府陆军将校学堂。1913年参加熊克武四川讨袁军,失败后,流亡上海。1914年,在上海加入孙中山中华革命党。1915年12月,刘伯承在涪陵成立了四川护国军第四支队,参加了第二次讨袁战争即护国战争。1916年3月在攻打丰都的战斗中,刘伯承头部连中两弹,一弹从右边太阳穴射入,穿透右眼而致残,后编入熊克武川军第五师,任第九旅参谋长。1923年在讨伐吴佩孚的战争中任熊克武四川讨贼军第一路前敌指挥官,取得了成都龙泉驿等战斗的胜利,被誉为川中名将。1924年在成都养伤期间认识杨闇公;1925年,随吴玉章赴广州、上海、北京等地考察。刘伯承是经过两年时间考虑,于1926年5月经杨闇公、吴玉章介绍正式加入中共,任中共重庆地委军事委员会委员。
   
    杨闇公(1898-1927)又名杨尚述,杨尚昆的四哥,重庆潼南人,1913年入南京军官教导团学习,加入国民党从事反袁斗争;1917年东渡日本留学,1920年秋回国在重庆宣传马克思主义,1925年3月加入中共。1925年10月,中共四川地方委员会成立,杨闇公被选为书记。1926年2月,任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北伐战争开始后,中共重庆地委派共党刘孟伉、邓作楷、吴季藩、黄直峰等人在川军中发展中共的力量。到1926年夏秋,匪党重庆地委在川军各部中掌握和可能参加起义的部队有2万多人。
   
    1926年夏,中共四川省委决定在顺庆、泸州、合川三地举行起义。为此加紧了组织力量的筹备。1926年8月3日,中共四川省委委向匪党中央呈送两份报告:《四川各派军阀动态》及《四川军事调查》,详尽地分析了四川各路军队的准确情况,为中共兵变提供了依据。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四川地委派童庸生赴上海向中共中央汇报工作。“9月10日提交中共中央的《童庸生同志报告川中情形》称‘我们的武力:秦汉川旅长驻南冲(充)有枪二千余······;黄慕韵旅长驻会昌有枪二千余属邓锡侯部(请求党派代表往该军管理党务,并设法筹饷谋械)。’‘在川中若果我们扶起朱德、刘伯承同志,造成一系军队是可能的。扬(杨)森现有委朱德为参谋长兼统一师之意。’所提秦汉川、黄慕韵(源)当时均为中共党员”(《考实》,P15)。此处“黄慕韵(源)”似应为黄慕颜。中共中央随即作出起义的有关指示和决定,“我们自然很希望在川中发生一个左派军队,发生自己的武力”(《文件集》2,P302)。中共中央同意了顺泸起义的计划。9月28日,杨闇公以国民党莲花池省党部名义,在重庆秘密召集川军中12个“头头”开会,商议了“响应北伐,会师武汉”事宜。
   
    1926年8月13日,四川军阀刘湘、赖心辉、刘文辉、刘成勋等公开通电加盟国民军讨伐吴佩孚,这个通电随后载于报刊,如8月31日上海《时报》就刊登了“通电”全文,轰动一时。中共不可能充耳不闻。根据苏联顾问的部署,10月中旬国民党中央在广州召开执、监委员会联席会议,讨论国民党最近的政纲和国民会议召集方案等重大问题。会上,北伐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提出:“杨森对湖北宜昌、武汉等威胁甚大,共产党员同志要负责作川军的工作。”实际上,杨森此时已归顺国民党了,且陈独秀已派朱德前往杨部担任党代表。这个“威胁”只能理解为对左派及中共的威胁。根据吴玉章的建议和推荐,会议决定派刘伯承回川,以“国民党中央特派员”身份,名义上说推动四川军阀易帜,实则全面负责中共在四川的军事工作,建立中共自己掌控的“左派军队”。
   
    9月24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委任杨森为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长兼川鄂边防督办,朱德为党代表;刘湘部整编为国军第21军。整个四川部队皆于10月编入国民革命军序列,所谓“四川军阀”已经不复存在,他们整编完成后即加入对北洋军阀作战的行列。
   
    之后,刘安恭朱德积极策动杨森的一个团易帜,因机密泄露,杨森下令通缉,刘安恭迅即潜往武汉。11月16日,杨森在宜昌通电就任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长。在朱德的建议下,设立中国国民党第20军党部,由朱德任主任委员,并且在万县杜家花园建立第20军军事政治学校。由朱德带到万县的政治工作人员卢振纲、文强、熊荫寰、江亚中、滕代顺、湛杰分别担任教育长和五个大队的大队长。朱德通过政工人员加强对杨森部队的改造,引起了杨森的疑忌。他担心自己的部队被分化瓦解。泸顺起义爆发后,杨森就以第20军军事政治考察团赴武汉考察的名义,要朱德率团前往。12月下旬,朱德率领由杨森部80余名中下级军官组成的军事政治考察团乘“永丰”号江轮离开万县,脱离了杨森的部队。
   
    中共四川军委会并不理会川军已归附革命之现实,仍确定了组织泸顺起义的具体方案,并作出决定和分工:1)杨闇公在重庆主持协调全面工作和与各路军阀进行周旋;2)刘伯承负责起义的总指挥;3)朱德赴万县做杨森的工作;4)陈毅负责泸州策反;5)童庸生负责顺庆策反。随后开始实施这个兵暴计划,此兵变实乃在国民革命军内部的暴动。
   
    11月刘伯承由广州回到四川后,到万县会晤朱德。当时,杨闇公、朱德、刘伯承公开身份皆国民党四川省临时省党部执委。11月中旬成立了由杨闇公、朱德、刘伯承3人组成的中共重庆地委军事委员会,杨任书记,全权负责全川军事运动,统一指挥和具体领导四川的武装起义。中共重庆地、执委先后派人到顺庆、泸州、合川等地军阀部队中开展工作,发展了秦汉三、黄慕颜加入中共,而秦、黄二人手中各自掌握的两千人马自然归中共调遣。吴玉章、童庸生、何绍先、潘崇阶、陈毅等秘密联络川军中刘伯承之旧部,如首先发难的第四混成旅袁品文就是刘的老部下。杨闇公以川军中的共党和革命军官掌握的6个旅为骨干,成立了国民党川军各路总指挥部,由刘伯承任总指挥,总指挥部在栖乐山顶栖乐山寺内。
   
    刘伯承等人制定了起义的具体计划:争取驻顺庆的四川省长兼边防军总司令赖心辉所部之秦汉三、杜伯乾两旅首先起义,驻合川的四川清乡督办邓锡侯所部之江防军黄慕颜部起义,以顺庆为根据地,在川北站稳脚跟,随即发动驻防泸州的赖部袁品文、陈兰亭两个旅起义;然后泸州起义部队进发到川北会合,扩编为6个师1个军,以刘伯承为军长;以后再根据实际发展情况,与冯玉祥的部队会合。起义时间定在12月5日;地点在顺庆,然后以顺庆为基地,向绥定(今达县)进击,消灭最顽固的“军阀”刘存厚后,与北伐军会师武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