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姜维平文集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姜維平
   《重慶日報》7月21日報道,近日,克尔瑞发布的“2016上半年重庆项目洋房销售金额top20”排行榜出炉,“俊峰,香格里拉”以销售金额6,27亿摘得2016年上半年全市洋房销售冠军,远超第二名1,7亿。這一消息在海內外引起人們極大的兴趣,不在於重慶一家房地產企業的成功,而在於他是李俊旗艦下的房地產企業,薄熙來當政時,他曾被列為“黑老大”,成為海外追逃的目標,他的哥哥李修武曾被王立軍親自圈定為“黑老二”,雖然,他並未參預企業任何業務,還是被強加多項罪名而蒙冤入獄,他們的企業被薄熙來虛構,包裝為“黑社會”而一度由“091專案組”代管,其所有公章都被掌控在辦案人員手裡,差一點在“國企”對“民企”的“吞鯊行動”預謀中,被薄熙來及其黨羽變成貪官污吏的盤中美食。這樣一個歷經磨難,九死一生的民企能熬過嚴冬進入春天,乃人間奇跡,這一“排行榜”有力地顯示了重慶民企正在走出薄王“黑打”的陰影,屬“羊”的李俊回乡的日子臨近了。
   眾所週知,《重慶晚報》當年被薄王強權姦污時,每天發表的新聞很少,記者都不敢屬真名,整版都是“通緝令”和胡編亂造的“唱紅打黑”消息,我記得一個小小的通縣,竟有62個追逃小組,有一個小老板逃跑了近30年,終於落網,其罪名是未加證實的“拐賣人口”,之所以兴師動眾地抓捕他,是因為他已是一位“千萬富豪”,同樣的,薄王之所瘋子般編造,虛構,包裝,抓捕640個“黑社會”,殺了陳明亮,王紫綺,關押了彭治民,黎強,還有數以千計的民企老板進了看守所或“打黑基地”,就是因為薄熙來在京城的中南海高層內鬥中失利,欲絕地反擊,急需“搶錢買官”,他不擇手段地抓人斂財,通過重慶媒體而忽悠老百姓,是一個“大陰謀”,如今,《重慶晚報》以上述這篇新聞稿宣布走出謊言和欺騙的困局,值得肯定,這才是人間的“正能量”。
   官媒的報道說,2016年开局以来,“俊峰,香格里拉”曾五次开盘,五次热销,四次售罄,1月1日,72套创新叠墅、花园平墅、院落双拼产品在94分钟内几近售罄;1月16日和3月26日,俊峰,香格里拉再度发力,两次应市加推,84套创新別墅级产品,再度热销;4月23日,俊峰,香格里拉(树与墅)组团第四次开盘,推出48套创意花园平墅产品,30分钟劲销70%;5月21日,近400余组客户,争抢70套房源。我想,這些數字有力地說明了李俊是普普通通的民企老板,是善於經營的商業奇才,他絕對不是“黑老大”,他的企業也不是“黑社會”,不論過去還是現在,他都在真抓實幹,每月繳稅上百萬,每天都在解決1000多名職工的生存問題,每個白天與黑夜,依然滯留在海外的李俊,都在遙控團隊,競競業業地工作。前述佳績是他辛勤勞動的成果。


   重慶晚報認為,取得如此傲人的业绩,业内人士評價,热销背后,得益于俊峰对于市场的把握,盯准改需市场,悉心研发,缔造出“花园平墅”、“跃层叠墅”、“院落双拼”三大创新叠墅产品,超越洋房升级版。每种户型均具有超高赠送比,户型主、次卧开间均达4米;多露台、多阳台、多花园的设计,令美景入室,充分体现了开发商的“环境私有化”、“户型舒适化”和“附加值最大化”三大原则。同时,俊峰,香格里拉在配套、景观的打造上,也是不遗余力。3,5万方中央公园、规划中的山顶公园、养生公园、悬崖公园,這“四大公园”环绕小区,堪稱一流;其还引进价值數十万元一棵的巴西“蓝花楹”,单是门口排列的28颗超大银杏树群价值就超过500万。
   對此,筆者認為上述這些評論,有一些可取之處,但流於表面現象,對這家曾為列為“黑打”對象,至今尚未真正翻身的民企來說,它之所以咬緊牙關挺了過來,主要得益於中國政局的戲劇性變化,假如現在薄熙來獨掌中南海大權,不僅俊峰企業將被國企吃掉,土地被沒收,房產將易手,而且李俊將家破人亡,薄熙來一定會通過國際刑警組織把他引渡回國殺頭,陳明亮的結局就是他的歸宿。這一先是“悲劇”後是“喜劇”的新聞焦點人物,過去曾是海外媒體追逐的目標,如今,已成為與中國政治局勢密切相關的,民營企業發展變化的晴雨表,李俊之所以目前還被王立軍發出的“通緝令”扯住後腿而不敢回家,顯示中南海內部圍繞着是否進一步清算薄在山城的殘餘勢力與大量遺留問題,展開過討論,但還有一些分歧意見,薄熙來的嫡系黃奇帆等人還暗中掌控着重慶的重要部門,但由近期兩位副市長的提升並肩圍困阿黃看,可能下半年和明年初,重慶官場“兩平”將平掉“黃騙子”,並徹底清算他兒子以權謀私,在重慶鋼廠及澳洲礦業,巴西農業領域的貪腐罪行。隨後,週永康的嫡系,重慶高法的院長,薄熙來的“儈子手”錢鋒等人將被抓捕,爾後,一些慘遭“黑打”入獄的民企老板將獲得平反。
   
   但是,曾是“六朝元老”的重慶市長黃奇帆,不甘心自己的失敗,他正在陽奉陰違地負隅頑抗,其慣用手法是謊言和欺騙,據重慶官媒報道,7月7日,市长黄奇帆在主持召开該市部分民营企业座谈会时指出,要大力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一步减负降本,努力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促进民营经济转型升级、加快发展。表面上看這是為了落實上級的指示精神,實際上是在安撫1041家提出申訴的民企,他一方面狡猾地幹繞和力阻那些被誣陷的民企走法律程序,為自己及家人申冤;另一方面又花言巧語地迷惑和誤導民企,似乎從此政府永遠都對他們展開擁抱的情懷,但理性的人們知道,不徹底清算薄王“黑打”的罪行,不恢复重慶民企的信譽,不歸還他們的財產,不懲治參與搶錢抓人,徇私枉法的“薄王”餘黨,中國民企的安全就永無保障,“移民潮”就不會停止。
   官媒的報道說,座谈会上,隆鑫、宗申、金科、长江造型材料、天圣制药、思建科技、华宇园林、满集网、天海医疗、助跑科技、华森制药等10多家民营企业代表踊跃发言,讲问题、提建议。在与民营企业家互动交流后,黄奇帆说,政府相关部门要不断改善投资环境,坚定民营经济发展信心,坚决落实“涉企30条”等政策措施,切实为企业减轻负担,为民营经济发展提供良好服务。對此,筆者感到憤憤不平,既然,俊峰企業已是重慶地產界的嬌子,為黃奇帆領導下的政府創造了商業奇跡,為什麼不邀請它參加坐談會?黃奇帆是至今“懷恨在心“,還是羞慚尷尬,不好意思,要我說,假如阿黃親自下令此次會議邀請李俊參加,並勇於道歉,他這樣說:“李總,對不起啊,過去薄熙來是“一把手”,我是“跟屁蟲”,做了很多違心的事,你受冤枉了,從此,政府一定吸取教訓,再也不能瞎折騰了。並把這一情節由重慶電視台一播,重慶民企立即精神和活力大振,比“涉企”1000條都管用,黃奇帆就是另一種前程了,但是,他會這樣做嗎?也許明年,阿黃與薄王將在“秦城”相會,加倍懷念我這句話,可惜時光不再回來。
   2016年7月20日於加拿大。
   姜維平個人博客7月20日首發。更多文章請看www.jiangweiping.com,聯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2016/07/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