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姜维平文集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
   姜维平
   
   中纪委“双规”河北“政法王”张越的意义,不容小看,它显示王歧山反腐利剑所向,不会停留在现有的阶段,虽然,江派的残余势力,以上海为大本营,因江泽民的苟延残喘而奋力抵抗,但做为曾庆红的嫡系和马仔,张越的最终落马,无疑地洞开了一扇透亮的大门:首先是曾庆红,然后是江泽民将岌岌可危,此举与既将开审的令计划案齐头并进,像玩跷跷板一样,王歧山在打击团派的离心力量后,不堪另几派的压力,故抓捕曾庆红似乎顺理成章,否则,19大之前,中共高层的各个派系政治力量的板块很难保持平衡。


   
   其实,身处中南海高层的政治家,比任何人都有一种危机感与紧迫感,深知江泽民“六四”以来,以放任官员腐败换取下级支持的恶果,它几乎使整个社会溃败而难以应对突发事件,但基于中共自身生存保权的考虑,在抛出曾江的惊天大案前,必需小心把握两个关键点,一是绝对掌控军队的把握有多大,因为它历来不是垮越党派的工具,在党内权斗中不可能保持中立,何况徐才厚,郭伯雄等人培植的势力相当大;二是“依法治国”虽然是一种口号和理念,但毕竟不同于以前,一些必要的司法程度要走,一步一环都不能少,或者说,王歧山必须要做实证据,以抵御同僚,尤其是对立派的指责,因此,张越,马建,郭文贵等人的案子,就显得非常重要。
   
   无疑地,江泽民时代,对中国的司法体系的破坏是空前的,不仅在周永康的主管下,公检法司都变成了利益交换的生意场,而且许多特殊岗位的国家公职人员,毫无顾忌地利用专政工具敛财,马建做为国安部副部长,成为张越以及曾庆红等人的耳目,而郭文贵则戏剧性地把“国家机密”变成“郭家机密”,通过资本运作和公开抢劫而不断扩大“盘古大观”的领地,进而绑架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连以“反间谍”为重任的国安干警都卷入生意和金钱,可见江泽民的罪行有多么严重。实际上,早在上个世纪末,薄熙来通过贿赂原陈云秘书,时任国安部长许永跃,办理了有关本人的“文字案”,我在多年与国安特务打交道过程中,惊悉这个部门已堕落成内斗的工具,张越,马建等人的劣行应是前述罪恶的继续和延伸。
   
   从前一段时间,张越抓了放,放了抓的曲折过程看,江曾的残余势力反弹的相当厉害,很少有地方官像张越这样与曾庆红,以及许永跃等人关系密切,他不仅为曾的儿子输送经济暴利,而且与戴相龙的女婿车峰打得火热,并在海内外广布信息和情报眼线,他以多种身份頻繁往来港澳与内地,围着郭文贵转,巧取豪夺了数以亿计的财富,赚得富可敌国,他误以为权力与金钱结合能抵御政坛的惊涛骇浪,但不料随着曾江的势微而撞进“老王”的枪口,成为新一轮权斗的牺牲品。我不认为王歧山在上任前就有抓他的计划,一切都是时势使然,任何人要想平稳地掌控这个复杂,阴沉,利益多元而强烈碰撞的国家,都必得在历史的火车头拐弯时抛下一些杂物。
   
   张越可能是王歧山抛下的一件东西,也是抓曾或江之前的热身壮举,问题不仅仅是更高级别的官员,接连落马,能吸引全世界與论的目光,化解一些社会矛盾,平衡党内的派系力量,凝聚民间的共识,而更为重要的是,它是一个以人事更迭为标志的历程碑,假如,抓捕曾经不可一世的一位前中共最高领导人,中国会接着发生怎样的变化,或者祥细一些说,会如何处理“六四”,“法轮功”,言论自由,民主法制等一系列问题,甚至要面对多党竞选的压力,他们将怎样做?非常遗憾的是,我没读过高智晟的新书,不清楚他得出明年中共政权垮台结论的原因,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共权力最高层的反腐升级撬开一个个裂缝,使官场不再铁板一块,社会上各种势力的不满情绪,可能汇聚海量而坍塌统治的堤坝,突破原先的预想而一泄千里,但依笔者之见,不会那么快,改变,改良,改革可能比崩溃,革命要早一些,中国还有相当漫长的路要一步步地走,这大概就是王歧山利剑指向曾江而一再踌躇不决的原因吧。
   
   2016年6月16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7月4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2016年7月5日转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7/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