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姜维平
   
    2016年6月24日,《重庆晨报》披露一条惊人的新闻:当地永川有一个父母离异的家庭,已在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孩“洋洋”才七岁,为生活所迫,在母亲另嫁,爸爸出走的情况下,不得不与爷爷和奶奶相依为命,爷爷是小商贩,以摆摊卖水果为生,但近年因肋骨受伤,年事已高而陷入困境,洋洋不得不成为家中的顶梁柱,她每月有405元的低保费,加上卖水果赚得600块,起早贪黑,一家三口就靠1000多元勉强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平,《重庆晨报》不仅描述了七岁女童的困难生活细节,而且刊发一张“洋洋”身穿旗袍,奋力蹬车的照片,这篇文章的标题是《重庆七岁女孩帮爷爷蹬三轮感动网友》。由此,我又想起了号称“五朝元老”的重庆市长黄奇帆。


   
    自从“薄骗子”因王立军叛逃事件倒台之后,與论广泛质疑“唱红打黑”引发的“二次文革”对重庆政治和经济的破坏,原本,黄奇帆紧跟薄王“黑打”做恶,制造了无数的冤假错案,极大破坏了中国经济,理应向人民请罪,并将功补过,但他在中南海高层保守势力的阴蔽下,不仅利用海外官媒编造王立军叛逃美领馆的谎言,而且继续掌控重庆的处于经济崩溃边缘的大局,遮掩薄熙来的徇私枉法的罪行,压制1030多起民企因“打黑”引起的司法申诉,由于没有给民企正名,极大地挫伤了民企老板的积极性,导致人们对习李新局的失望,经济继续滑坡,外商投资锐减,重庆资金外逃与移民出国掀起新的高潮。七岁女童蹬车送货的故事,是重庆民众真实的一个摧人泪下的生活缩影。它令人一目了然地洞悉了政治纷争后,贫困依旧的山城现状。
   
    多年来,笔者撰写大量文章,直逼和揭露重庆困局,读者从中看到了午饭时用凉水充饥的彭水县小学生王娅,(见《王娅与薄瓜瓜》),看到下乡送温暖的好心人“奥迪哥”,(《薄熙来与奥迪哥》),还有那个无钱治病,只好自己用菜刀拉开肚子的农妇,(见《停唱红歌,救救母亲》),原以为薄王被判刑后,重庆新领导能痛定思痛,深刻反省,拨乱反正,救万千生灵于涂炭,但孙政才瞻前顾后搞平衡,为了升官不出错,捂盖子,观风向,压申诉,只给1000多个警察平反了事,黄奇帆利用孙政才不懂经济,不了解当地情况的弱点,独控重庆“8大投”和“土地储备”的信息,绑架经济形势,大笔花钱收买海内外媒体为己涂粉抹脂,一会儿是“鸡的屁”放得山响,一会是经济效益“全国第一”,并以“经济专家”自居,与某海外官媒的女主持自吹自擂,谎话连篇,一点也不脸红,现在,面对扎小辫的七岁女童,黄奇帆如何感想,如何自辩?
   
    黄奇帆不止一次吹嘘重庆市民都有“医保”,可是,《重庆晚报》说,洋洋的爷爷在4年前的一次“冲突”中,肋骨受伤,钢针至今嵌在身上,可见他无钱治病,否则不会带病摆摊,而且也反映出当地治安环境恶劣,司法不公平,什么“冲突”呢,是不是“城管”打的啊?打人者是否受到法律的惩处,为何不给医疗赔偿费呢?“民政部门给他设有一个摊位”,地点在哪?怎么一个月才赚600元,可见他们要交昂贵的租金,这叫“白给”吗?等等,看来,还有许多语焉不详的情节,没有交代清楚,不过,在言论并不自由的中国,《重庆晚报》的记者郭发祥和燕勇敢于写这样的真实文字,暴露阴暗面,已是了不起的大事。但愿刊发后别触怒了黄奇帆。他可是打击與论监督高手的薄熙来的徒弟。
   
    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孩子,都想辛勤劳动而给下一代奠定幸福生活的基础,但中国的问题是贫富不均,两极分化,富的就富得出国买房子,孩子留洋读书;穷的就为了温饱,摆摊受气,终日挣扎在生死线上。毫无疑问,过度地溺爱孩子对其成长不利,但像七岁女孩“洋洋”这样的家庭,就不是“溺爱”的问题,而是应当由全社会献爱心而鼎力救助,由于重庆的企业是每年纳税的,黄奇帆应当用好这些民脂民膏,向弱势群体倾斜,但他没有,以前不用详细讲了,只说一句,如果不“唱红打黑”,把挥霍的2000多亿“真金白银”节省下来,赞助洋洋这类的家庭,完全可以解决他们的困难,现在,黄奇帆不思改悔,继续用钱收买一些媒体,制造有关自己高升的谎言,一会儿是“中国证监会主席”,一会儿是“国务院副秘书长”,再不就是“深改组组长”,等等,连“诺贝尔经济学奖”都青睐于此人,可见,他的精力和金钱都放在“神马”地方,一个因与薄熙来“如鱼得水而越干越来劲”的贪官,其本质决定了“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因为他是官迷,是江泽民“上海帮”的成员,是“上海滩”跑江湖的“大骗子”,心里没有装着“洋洋”之类的穷苦人,一天到晚只想怎样升官发财。因此,薄倒台后四年还有这样绝对贫困化的市民,就一点也不奇怪。大概记者强调洋洋爷爷是4年前受伤,即2012年恰好是王立军事发时,就是这个意思吧。
   
    黄奇帆漠视重庆的弱势群体,正好反证了他的贪婪与自私,由“洋洋”的遭遇,我想起有关黄奇帆儿子的传言,前不久,有一位重庆商人与我聚餐时向我透露:国营重庆钢厂每年亏损30多个亿,但却源源不断、舍近求远地从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给外方输送巨额利益,外方代理中间商就是黄奇帆的儿子,他早已是数十亿级的富豪,知情者向中央举报,任中也审计了8个多月,但因黄早已花钱买通“上海帮”大佬,有人力挺他,被其抓住把柄而平安无事,故此,他伺候“五朝元老”而不倒,只因手里有钱。而且,那人还透露,黄掌控下的国企在巴西搞农业也由其儿子做中间商,重庆国企亏得血本无归,他的儿子几年来赚得盆满钵满。黄奇帆在当副市长时,他的兄弟10年以前,就伙同他人拿下南岸区黄金地段现“上海城”数百万立方的开发项目,并大肆插手国营“8大投资公司”的土地买卖、开发业务,更是赚得富可敌国。
   
   那官员还说道,黄奇帆为了升官,害怕被当局清算,什么都争“第一”。今年,重庆统计局统计的相关勇争第一的数据,各区县没有达到他的“大跃进“式、弄虚作假的需求,有些领导被黄奇帆叫到办公室骂得狗血喷头。区县领导又下压到村镇、街道,要求辖区内企业肆无忌惮地加大上报投资金额和产值,并再三承诺无后遗症,保证税务机关不找麻烦,搞得区县政商苦不堪言。
   
   我不知道这些权钱交易的流言真伪,但肯定的一点是,黄奇帆的儿子孙子或后代,以及重庆所有当官的人,其家属亲友都不屑于摆地摊,做“洋洋”。于是,我仔细端详这张照片,泪水夺眶而出,仿佛听到了三轮车在马路上吃力滚动的声音,它是微弱的,是撕心裂肺的,它碾碎了黄奇帆的谎言和欺骗。也许明年他退休了,就得去秦城监狱养老。无疑地,既使那样,他也比“洋洋”和爷爷吃得好。悲哉,山城的穷人。你们怎么过得这样苦?
   
   2016年6月27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7月2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2016年7月3日转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7/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