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姜维平文集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官媒已经报道过,原胡锦涛的得力助手,被称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令计划,将在天津市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审判,几乎是披露此消息的同时,已退休的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打破曾有过的“退休之后,隐身林泉”的承诺,却高调在内蒙亮眼,这大概是表明他要避开居住的是非之地,以免被加上干扰令案的嫌疑吧,但这一微妙的细节也从侧面显示,胡温还是心连心的,他并不赞同习王拿下“小令子”。但中共高层的内斗向来以反腐为利器,抓令标志原先针对薄熙来的胡习联盟已经破损,尽管温家宝有点恋旧,但政治斗争是不讲情面的,习不这样做,因倒薄而声誉鹊起的团派来势过猛,19大可能面临人事安排的挑战,习王及其团队不得不翻脸无情。


   
   凭心而论,我认为胡锦涛政治生涯最闪亮的光点在于倒薄,而令计划想必是忠心耿耿的操盘手,虽然,至今不太清楚王立军叛逃美领馆前后的一些细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官媒所报道的文字,海外所流传的故事,是政治家们希望民众知情的东西,未必都是事实,可能我胡编滥造的小说《王立军的自白》更比较接近于事实,总之,我绝对不相信令计划是“四人帮”成员的说辞,他不可能是周永康一伙的,政治家不要再挑战观察家的智商和法眼,他很可能是倒薄反弹后,江派肆意鼓动,得便宜卖乖的一种谬论,以遮挡高层内斗的真相,正如以前权势者强力绑架林彪与“四人帮”于一伙的一样,我近期读过全套的《邱会作回忆录》,《吴法宪回忆录》与《张春桥家书》等,证实了这一点,终于走出了权势者谎言的迷雾。
   
   这回走出奇谈怪论不需要许多年,因为网络时代有助于信息快速交流,如果真的“依法治国”就应当不论官民一视同仁,令计划的儿子是怎样死的?这早已成为闹得沸沸扬扬的公共事件,应当查明真相,向世人交代清楚,既使令计划最终被判有罪,儿子也不至于处死,既使判死,也要通过司法程序,任何谋杀都是要被警方调查,由法院宣判惩处的,如果仅仅是一场偶然巧合的车祸,也应向民众告知前因后果,但现在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总之,较之于薄熙来和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下场最惨:自己身陷囹圄,太太也受其牵连,儿子死于非命;而薄熙来和谷开来双双入狱,但他们的掌上明珠——“小儿子”留美还经常高调亮相,不断地“呱呱”;周永康的另一个儿子也目前没事,据说定居美国了;徐才厚猝死是挺惨的,但中断了司法程序,免于牢狱的羞辱,个人财产也保住了。大概所谓“四人帮”,只有“小令子”鸡飞蛋打,刑期无尽。
   
   有海外媒体报道说,胡锦涛赞同抓捕令计划,这也是他们戏弄人的判断力的例证,怎么可能呢?他跟随胡锦涛许多年,事无巨细一把抓,是他得力而忠诚的秘书,如果真的胡与令早已分道扬镳,薄熙来事件的结局就可能改写了,胡的一只手不可能变得抖动不止;令原以为倒薄后,可以在中国高层的政治舞台上,为自己加分,混个类似曾庆红的棒角色,但令彻底地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其实,令计划没重视笔者的建议:当他参与倒薄事件时,就应当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起家于草根布衣,提升来自于委曲求全,依据能力和材学,就是一个拎包的拿笔杆子的料儿,当个宣传部长还行,不配做大官,一是不要奢望跟随胡锦涛可以高升,二是家人亲友千万要廉洁,一点钱财都不能沾,我曾写过类似的话:倒薄后,与薄一伙的或被“薄骗子”忽悠的一大批人,就会把对胡的怨恨转嫁到他身上,用“放大镜”找他的腐败问题,一旦发现,必抓无疑,他不听文人的规劝,还在搞什么“内部民意测验”啥的,当个中央委员兼统战部长还不知足,竞在《求是》杂志发表文章迷惑人家,试想,老习深谋远虑,久经沙场,自有一批弟兄,怎么能信任你呢。
   
   我猜想的情况是,拿下薄熙来之后,太子党遭受相当大的打击,共青团派成为后起之秀,势头威猛,尽管江是太上皇,以徐和郭挟迫胡,但温与胡有旧,李与胡“老铁”,三个臭皮匠,合成一个诸葛亮,他们连手抵御老江,势力也算了得,何况,他们多年也培养不少嫡系,而且,官场普遍的多领域贪腐与制度性溃败,已波及许多人,清算薄的贪污受贿罪行,必将刺激江派一些人的與论反弹,刚成为“一把手”的老习,原本是以不偏不倚的中间派而渔翁得利的,一时自己的嫡系尚未全部进入指定位置,必得给江派一点面子,尤其,更为诡异的是,“小令子”多年挟天子以令诸侯,早被各地封疆大吏所忌恨,自己却不知不觉,有点得意忘形昏昏然,对下属包括习王也有点牛逼烘烘的,什么“西山会”之类的,也挺亮瞎眼的,习近平“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于是,就发生了“双规”令计划的“变化”比“计划”大的事件。
   
   当然,抓捕令计划,如同对待周永康一样,普通老百姓不在乎,你抓得官越大,他们越拥护习王,因为他们认为反腐就是要打“大老虎”,越多越好,越大越妙,但就中共高层的政治版块来说,像初春化开的冰河,立即失去了平衡,显示了裂缝,原本,太子党与共青团是一张桌子的两个侧面的支点,现在断了一条腿,难免东摇西晃,忽左忽右,再加上各个省市的贪腐老虎纷纷入笼,他们纠结一起“不作为”或搞阴谋,于是,就出现了许多突发事件,甚至包括香港和台湾的大事,藏在背后的江派势力蠢蠢欲动,在美推出了“倒习公开信”等等,尽管习王改组了中央警卫局,改“军区”为“战区”,但依然身处极度危险之中。
   
   无疑的,抓捕令计划的好处,可以巩固习的权势,但弊端则是,他分散了官心,许多官员会想,你刚利用人家胡锦涛抓了薄,“大阿哥”战胜“小阿哥”,还没感谢人家就翻脸不认人,以后谁和你玩呢?而且,抓捕和即将调查的官员越来越多,恐慌情绪变成瘟疫,他们连成一气,反盯习家的故事,就有了“姐夫”之议。李克强虽然书生气太重一些,但毕竟一身廉洁,抓不到一点把柄,气得政敌没招,这也许是他横眉冷对老习的底气之源吧。依笔者之见,处理令不如包容他,抓捕更多的人,不如改变和加强监督机制,更有助于官员尽责,政局稳定,及早抓江的时机已错过,不该抓的“小令子”却动了,只把“鸡毛”当“令箭”,实在是下策。
   
   因此,审令是一场重戏闹剧,不仅胡温不自在,而且众多团派也紧张,故此,安排在离京较近的天津可能利于掌控,但正如薄案周案,这都是上级操控的表演小品,罗列的贪腐证据早已量身定做,绝对不会像对薄案那么透明,审薄时周永康发力,还搞点狗血剧般的笑料;而审令时,胡温已是墙上“虎皮”,全是失势者的眼泪。不过,唯一的制约因素是,他的弟弟令完成,滞留美国,隐姓埋名,尚未完成他的使命,假如其兄是极刑,判得太重,必得发飙;假如反之,就忍气吞声,成为入海泥牛。我推断令案,可能像对待周永康一样,简单地走走过场,判个无期完事。派别对立的几位高官,却在同一个罪名面前跌倒,没有自辩的权力,却被同一杆红旗遮掩,要一起在秦城集合,并渡过人生最寂寞的长夜,这是典型的中国特色。也许他们不约而同地念及一句古语: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2016年6月23日于加拿大。
   美国《公民议报》7月1日首发。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2016/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