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姜维平文集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习近平参加达沃斯,周强何以亮剑
·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特朗普同意恪守“一中政策”,意义深远
·黄奇帆的儿子胆肥,巴西挥霍公款20亿
·中美开战,没有赢家
·平息众疑,我给川普支一招
·有关郭文贵,致韦石的一封信
·暗斗王歧山,重庆薄王余党示威
·西南证券被调查,黄奇帆踩进雷区
·李克强摸袋鼠,摸错了地方
·律师王万琼呼吁,为“黑老大”龚刚模平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大外宣”与“中央专案组”
   姜维平
   不久前,香港铜锣湾书店的林荣基在记者会上,谈及“中央专案组”的言行,我认为这一信息非常重要,林案是新近才发生的,他这样年纪的人记忆还是不错的,从复述的整个故事情节看,这是相当可信的,这就颠覆了以前的一些判断,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善良人对中共高层严厉打压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的观点,我曾认为这种打压,未必来自于习近平,它很可能涉及高层权斗,是地方官员故意抹黑习近平所为,如今看来,林荣基所言似乎洞开了一扇窗户,中共“大外宣”政策较之于江胡时代,有相当大的变化,随着领导人强势地位的确立,由过去的软硬兼施,有拉有打,而转变成一言九鼎,重拳出击。由此推断,“大外宣”变成“大铁拳”,将进一步挤压港澳及海外的與论空间,中共后集权时代的特怔尽显无遗。
   
   以前软硬兼施的原因


   
   众所周知,由于邓小平无法彻底解决香港的问题,不得不留下“一国两制”的现状,这就造成了专制与法制的不断冲突,虽然香港没有民主,但因英治而历来拥有法制,过去司法保证言论自由,就使一些中共不喜欢的报刊,在香港回归后继续存在,有的还办得相当不错,可以说,创办人名利双收,内地许多消息也通过香港“出口转内销”,连中共官员内斗也找香港媒体当“出气孔”,特别是在胡温时代,江泽民退而不休,胡锦涛成了“儿皇帝”,故江也希望港媒对胡有所制约,反过来胡温也另有所图:有一些在中共官媒没办法发出的文字,则可转到香港测试风向,这是非常微妙的事情,也就成全了相当多的一些文人。
   
   据笔者观察,居住在港澳及海外的文化人,大概分两种情况,一种是表里如一地追求民主法制,故办刊办报以社会效益为主,经济受益为辅;另一种正好倒过来,比如,桂明海之类的“政治抄书匠”,就是后者的典型代表。中共有关部门对此一定了如指掌,因为吃“言论自由”这碗饭,作者或办刊人的消息透明度比较高,针对每一个人的特点,他们采取的办法有相当大的灵活性和伸缩力,有的言辞太激烈的就严控,有的语调比较婉转的就收买,一拉一打,多年来是比较有效的,比如,有的人某一些书还未出版,就马上被官方知道,他们层层汇报,如果某位领导不喜欢,不想让他问世添乱,就找关系给出版社或作者施压,如果对方提出经济损失的问题,就予以解决,当然这笔钱也许是不小的数目,但对“不差钱”的中共而言,是九牛拔一根毛的小事。如此安抚,皆大欢喜。
   
   此一时,彼一时也
   
   世界上所有的事没有不变的道理,由于中共恐惧于言论自由,并有上述情况的存在,就滋生一种生意,即,通过出版敏感的书籍与中共谈交易,有时拿到的银子不比卖书赚得少,很可能还产生一种令人眼红的暴利,于是,这种勾当越来越微妙,越来越热闹。但自习近平上台以来,改写了这段历史,其原因,笔者认为有三,第一,习已大权在握,胡的“裸退”逼走了江,习头上没有人遥控,他不需要香港與论的“风向标”;第二,由于习王强力反腐打老虎,得罪了不少官员,他们都有能力和必要在港找到言论的“出气孔”,而一些赚钱欲望强烈的文人,也乐于对接,与其暗通款曲,于是,加上读者的好奇心,一些批评甚至诽谤,诋毁习的书籍大行其道,还有的用漫画的形式,索性把他画成“猪”,这种有辱人格的方法,自然也激怒习近平及其团队。
   
   我想,所谓“中央专案组”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产生的吧,首先,我们必须清楚,习近平当上中共最高领导人,成为世人关注的对象,有褒有贬是正常的,有些评论虽然尖锐,但都是可以视为與论监督,但有一些纯属骂人和发泄不满的东西,也是不好的,它败坏了言论自由的名声,给对方提供了把柄,如果习都能包容地面对,当然会给自己加分,但中共是一个很难接受批评意见的统治集团,即使习不在意,当他权力鼎盛之时,环绕着他的团队热衷于“拍马屁”的人想必不少,也绝对不会容忍别人的批评,何况,类似姜野飞那样的污辱人格的漫画,很容易使领导人失去心理平衡,因此,或许是习的某一个批示,或许是他的某一段言辞,也可能仅仅是愤怒的表情,都可能引发“中央专案组”的出现。
   
   “大外宣”变脸的后遗症
   
   这一细节显示了中共最高层对以往“大外宣”策略的改变:它变的异常强硬,不再有什么利益谈判的“封口费”,也不局限于某一个地区,某一个国家,你敢到处乱写乱编,我垮境抓捕绝不手软,象姚文田的案子,王健民的案子,阿海的案子,李波的案子,等等,虽是情节略为不同,本质都是一样的。于是,打破国内地域限制而抽调公安人员,组成强有力的班子,分赴海内外各地,也就水到渠成了,可能他们把每一个人户籍所在地的公安,国安的人都组织起来,内定一些目标,任命一个头目,专门负责某一个人的案子,然后,经常汇总由上级决定处理结果。所以,姜野飞关在重庆,林荣基曾关在宁波,等等。
   
   其实,现在回想,两年前发生的王健民案,已暴露出外宣强硬的利剑之锋,他原供职于香港《亚洲周刊》,不满足于给别人打工,想创办属于自己的刊物,《脸谱》和《新维月刊》的诞生,也足证他确有这份能力,很长一段时间,他住在深圳,平安地往来于内地与香港之间,甚至有人怀疑他有官方背景,称其媒体为“香港党媒”,但事实并非如此,可能是原先的“政法王”周永康窥视胡锦涛的大权,想叫薄熙来接班,故意“放水”给包括王在内的一些港刊,以便浑水摸鱼,而单纯的文人并没有意识到风险,随着周永康的倒台,习的位置高升,新的“政法系”的官员并不喜欢港刊,甚至视为肉中刺和眼中钉,对王健民就翻脸不认人,新领导一声令下,王健民就失去了自由。
   
   至于后来的阿海案,李波案,林荣基案,等等,海内外报道连篇累牍,我不必重复,之所以香港與论对书商的关注度比记者王健民要高,大概是因为垮境抓人的办法使港人不寒而栗,越过香港人所能委曲求全的底线吧。毫无疑问,假如中共的官员能按照香港的法律,以诽谤或抄袭的罪名,请律师起诉一些人,效果可能比如今要好,因为中共“不差钱”,而且,很容易抓住一些粗制滥造,东抄西摘的“八卦书”的把柄,但可悲可叹的是,中共历来是一个法制观念淡薄,不讲法制而只认强权的政党,他的领导人也习惯于抓人封口,于是,就接连发生了打压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波及香港及东南亚的故事。
   
   当然,这种强势做派很容易立竿见影,前几天,有一位熟悉香港出版业的朋友来看我,他告诉我说,现在,香港的政治图书凡是比较敏感的,既使有出版社斗胆出版,也没有发行公司愿意销售,甚至连路边的地摊小贩都不敢涉足。以前,内地人来港主要是带“政治八卦书”回去,如今,海关查得滴水不漏,蒙混过去的可能性极小,也就是说,香港的媒体逐步变得自律而胆怯,一概是莺歌燕舞的催眠曲,我认为,从眼前看,对大权在握的习是“耳不听心不烦”的好事,但长远看是坏事,因为封锁了不同的批评声音,挤压了自由表达的言论空间,就等于逼迫不满者更强烈的,也许是非理性的反抗,而且,过多的虚假吹捧也会助长领导人的失误,等失去一切诤友的建议,离凄然垮台就不远了。更为重要的,这一近似疯狂的举动,也影响了台湾问题的解决,使香港与大陆的关系渐行渐远。习近平,惜哉!
   
   2016年6月29日于加拿大。香港《前哨》雜志2016年8月號首發。
   更多文章請看姜維平個人博客:www.jiangweiping.com聯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2016/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