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由《炎黃春秋》想到遼大同學連楫]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炎黃春秋》想到遼大同學連楫

   由《炎黃春秋》,想到遼大同學連楫
   
   姜維平
   
   這幾天一直在關注《炎黃春秋》事件,我知道以前,國內僅存的敢言媒體大概只剩下這一家了,過去它曾折騰了幾次,我認為它沒太大麻煩,可能與我遼大的老同學,中國藝術研究院的領導連楫有關,不能說我很了解他,但因當年的舊事和印象,我有這樣的想法是很自然的,但近日看來,《炎黃春秋》要保持在中共黨內溫合的改良派知識分子手裡,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我不想复述它的一些細節,在網絡時代,每個人運用鼠標,就瀏覽自如,但是,知道它的上級領導者心態的人不多或不便發表議論,而這種評述就有了獨特的意義。


   
   媒體的報道說,继7月17日《炎黄春秋》杂志社社委会发出社长杜导正签名的“停刊”声明后,几天来,实际接管杂志社的“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出人员和仍然运作的《炎黄春秋》社委会处于对峙状态。法广报道,《炎黄春秋》官方网站被更换密码后,目前处于派出接管工作组控制下,几天来,该网站先后发布多条消息,彰显工作组对杂志社的实际控制。由此看到,官方不是要停辦這家刊物,而是要搶奪它的實際領導權,控制權,這是以前上級把《炎黃春秋》改由中國藝術研究院直屬管理的命令的延續,總之,這本雜志將徹底變臉。
   
   由此,我想到了70年代末與80年代初的故事,我是1978年入學遼大歷史系的,而知青好友史衛國是1977年入學同校中文系的,我經常到他的寢室去找他玩,也認識了與其來往較多的連楫,他給我的印象是思想非常開放的,當時他們中文系創辦了《蓓蕾》雜志,經常發表一些敢言文章,其中有一篇是為魏京生喊冤的,連楫與我的老同學史衛國都參與編輯,記得校領導受到上級批評,中文系主任冉欲達的思想有些矛盾,有時站在學生一邊;有時不得不屈於校方的壓力,站在校長一邊。有一次聽他演講,講到激動時,他把帽子放在講台上說,我不在乎“烏紗帽”,因此,我當時對他崇拜的不得了,因為他大體上是支持敢言的《蓓蕾》的,同樣,我也敬佩史衛國和連楫等同學,因為他們親手編輯出版了遼大第一個學生論壇,我也親耳聽過連楫對時政的評價,細節已經淡忘,但總體看是相當大膽和前衛的。
   
   但是,如今,數十年過去了,當年激情萬丈的老同學已是各奔前程,分布在世界個地,有的還從事文化工作,依然辛勤筆耕;有的已改行,或經商或從政,既使同學之間鮮有聯系,但從媒體裡互相關注名字和變故也是常態。我想象的問體是,象連楫這樣具有豐富人生經歷的官員,由於對中國政治文化,意識形態了解深入骨髓,一旦接手《炎黃春秋》陣地,一定會與其他官員有所不同吧,在他身上應當有冉欲達教授的影子,應當有《蓓蕾》雜志的遺傳吧,但實際上並非如此,這令我很失望,也難免傷感。
   
   據報道,官方发布消息称:“为了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其他杂志社管理层级设立相一致”,新班子接管后,将取消社委会、秘书长和总经理等机构、岗位,保留原来的顾问和编委会。新任法定代表人(总编辑郝庆军)进入编委会,取消编委会“召集人”和“副召集人”,编委会的召开由新任法定代表人召集。7月18日上午,《炎黄春秋》杂志社在被接管后,举行了“新班子”主导下的第一次社务会议。当天,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出任命的接管组贾磊磊(新任社长)、郝庆军(新任总编辑)举行了“社长、总编辑联合办公会议”,安排了工作人员分工,并确定了稿件要求、编辑流程以及编辑《炎黄春秋》第8期稿件的相关事宜。
   
   顯然,連楫領導下的研究院,不滿於這家刊物多年的創辦方針,已正式接管了《炎黃春秋》雜志,盡管官网宣布,杂志将继续坚持“实事求是,秉笔直书,以史为鉴,与时俱进”的办刊宗旨;将以中共中央两个“历史问题的决议”为准,评述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保持《炎黄春秋》杂志原有的办刊风格、办刊类型和刊物样貌不变;畅通原有的供稿渠道、发行渠道,等等,但可以預料的是,它以後將“變臉”,成為官方的喉舌。一些參與編輯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將失業。
   
   這一悲劇的發生有點類似遼大的《蓓蕾》事件,是“神馬”魔力,使當年思想解放,朝氣蓬勃的大學生連楫變成扼制新聞自由的“刀斧手”呢,難道他全然遺忘了上個世紀的故事?他看到這篇文章,一定明白我沒有虛構和誇張一分一毫,原來,他的變化從他的個人簡歷裡可以尋找軌跡:公开简历显示,1955年10月出生的連楫,现年61岁,是山西沁源人,1974年8月参加工作,1975年10月入党,曾任中共十六大代表,研究员,辽宁大学文学学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俄罗斯布里亚特国立大学名誉博士。连辑早年在内蒙古工作,曾先后担任呼和浩特市委常委、副市长,呼伦贝尔盟盟委副书记、盟长,呼伦贝尔盟盟委书记、盟人大工作委员会主任,呼伦贝尔市委书记。2003年,连辑升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党组成员,跻身省部级领导之列。2006年至2010年期间,连辑还曾兼任内蒙古大学校长。2011年9月,连辑调任甘肃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後來,他接替王文章,而出任该院院长。
   
   由此看來,踏入中共官場的連楫,經過多年熏陶,已徹底改變了身份,也改變了思想性格,與其責怪他本人,不如批判這種幹部選拔,培養和任用體制,按理說,象他這樣科班出身有相當工作能力的人,曾任副市長,應當擠上更高層次,上級把他調到研究院,已是閒職,但因《炎黃春秋》而不閒,我了解他的心態,他一定不想管這個敏感問體,但又不得不面對,在中國動輒“以言治罪”的惡劣環境裡,他想必每天如履薄冰,因為既便有習仲勳的題詞當擋箭牌,也沒有用,《炎黃春秋》發表的每一篇文章都可能得罪某些人,而中國的官員,商人,總之一切人都是得罪不起的,既使是最壞的人,也是一邊幹壞事,一邊對敢言媒體出招,當然,久經官場的連楫,是不願搞麻煩,也不敢擔責任的。
   
   據媒體披露,接手《炎黃春秋》的新班子,正在對杜导正主导的社委会控制下的杂志社财务账目,進行徹底審計,無疑地,如果有人不服,繼續為“炎黃”的過去呼籲,就可能找出經濟問體而抓人坐牢,逼得他們閉嘴失言;同樣的,如果連楫不按照領導意願整肅“炎黃”,他多年任職官場的“瑕疵”就可能被中紀委放大,因為中國目前的司法是不獨立的,公檢法司都是一家人,有些事說你有罪必有罪,說你無罪也可能,但你必得聽話,假如連楫真廉潔,也沒關系,把他從政多年接受宴請的款項全部加起來,足夠判刑,試想,當一個官員面臨這種局面,他既使仁慈,開明,大度,也不會放下手裡砍向《炎黃春秋》的刀斧。
   
   2016年7月20日於多倫多。《縱覽中國》網站7月21日首發。
   姜维平博客2016年7月26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
(2016/07/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