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石三生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五十七
   
   再次看到刘刚提及石三生、并谓吾为“大文学家”,又道是“垃圾”之外“还有一点点内容”。感觉只剩下了一个字,那就是同情。
   
   仅仅才过去三个月,刘刚刘三爷的人生观就发生如此颠倒人伦的巨变,想来这世上、也只有一种人可以做到的吧?若非脑细胞受到核辐射一般的刺激,一个正常人又怎么可能会发生如此水火不容的巨变呢?


   
   记得,三月份,刘刚还一会儿为石三生抱不平“一千多篇雄文,才只有31个推粉”。一会儿又要设立全宇宙第一的“石三生大奖”。而时间过去才不过百日,“石三生大奖”成了水尿泡不说,就连那“一千多篇雄文”、在刘刚的眼里,竟也变成了一堆只剩下“还有一点点内容”的垃圾。
   
   刘刚之为人,能用一个人格严重分裂可形容得?
   
   如果没有记错,顾晓军先生文中的“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应该是引用的石三生我的文章。
   
   刘刚既然要为了替高智晟遮羞,不惜将汉语用什么“监狱语言”与“外界语言”来混淆是非。我们就不妨将高智晟自述的酷刑多引用一点,看看自命不凡的刘刚还有什么话说?
   
   高智晟说:“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 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 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大约三支电 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
   
   就算前面的“四支电警棍”是“监狱语言”,那后面的“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也还是“监狱语言”吗?就算“四支”与“四次”都是“监狱语言”,那再后面的“清楚地感到大约三支电 警棍开始电击我”呢?
   
   刘刚既然自称是秦城里的英雄,难道真的以为所谓的“监狱语言”就是连“四支”与“四次”都分不清楚的吗?就算“四支”与“四次”容易混淆,那“大约三支”呢?刘刚真的能分清高智晟到底是被“三支电警棍”电击,还是被一支电警棍电击了三次吗?
   
   其实,高智晟杜撰的“神话”远不止此。比如,其津津乐道的北京高速路遇车祸一节。
   
   果然是高速路,前后夹击他后逃跑的的两辆车是如何又“幽灵般地过来了”?高速路上,会发生“陆陆续续来了一些出租车司机啊,或者夜市的一些人”的现象吗?
   
   如果是前车撞的他,那车如何会“他猛地倒车就跑掉了”?难道国宝们就不担心逆行会有危险吗?
   
   如果是后车撞的他,前后两车相距连个手指都插不进,又如何能撞他?
   
   最扯的,是高智晟遇险后,就“一跃起来,跳到旁边的花园里”。如果是高速路,他往左边跳,显然会是隔离带。如果他往右边跳,就应该是护栏吧?高智晟也像陈瞎子一样会飞吗?可以从高速路上的行车道,飞跃紧急停车带、飞跃护栏,飞到什么“花园里”?
   
   但愿,刘刚刘三爷不会认为彼时还没进监狱的高智晟,已经学会了使用“监狱语言”来讲述自己的经历吧?
   
   就算高速路遇险也是“监狱语言”。刘刚总不至于认为高智晟的老婆、女儿们也会使用“监狱语言”吧?
   
   耿格给艾未未发推说“每天上学我都由四名警察护送,他们当着我朋友的面骂我是婊子,当我在教室里上课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甚至连我进浴室他们也紧跟不放”;
   
   耿和对《亚洲周刊》说“至少也有上百人前後左右看著”。
   
   这都不算什么,最奇的是耿格还对胡佳说“如果我逃出去对这个案件有帮助的话,我不到一分钟绝对能够从学校出去,而且不被他们发现,你信不信?”
   
   以刘刚才高几十斗,会不会相信耿和与耿格的鬼话呢?她们嘴中吐出的,到底是“监狱语言”、还是“外界语言”呢?
   
   【石三生 2016年7月10日星期日 5:46】
(2016/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