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石三生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茅于轼的人文经济学都扯些什么?
·杨恒均呼吁特赦腐败 中纪委机关报自讨没趣
·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一下顾晓军
·也谈中纪委机关报斥责的“比烂”心态
·龙应台挺浦志强,与天何干?
·给美国史密斯议员讲讲浦志强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解放快七十年,党还是喜欢夜里忙
·为广东党报与法院对决喝倒彩
·广东党报认怂 东莞法院别得意
·唱红打黑歇菜后,重庆开始强拆?
·雾霾是实现民主的急先锋
·聂树斌案,最高法勿拿“程序正义”说事儿
· 党纪再严,奈何得邓亚萍吗?
·神探李昌钰也破不了聂树斌案
·鲁迅真的会讲道理吗?
·法院战胜历史 炎黄春秋败诉
·巧家奇冤,岂是无罪释放这么简单?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类人”与“国家保护动物”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五十三
   
   翻看前几日保存的《中央统战部组建八局,全名叫“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工作局”》,就不由得又想起自己曾经写过数篇文章的河南大学生掏鸟案。心想,一旦被统战部编入“三类人”,就该是如同河南新乡的燕隼被纳入国家保护动物是一样的吧?
   
   于是,便琢磨起了自己能否有资格被统战部纳入“三类人”的行列?


   
   起初,想当然、误认为石三生我是具备被列入“三类人”的行列之中的。
   
   一,自从与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争讼,便彻底断送了生计,一心想保护好自己半生的心血。说的好听点儿,这不也就是在从事“自由职业”吗?
   
   二,自己虽然至今无缘成为“大V”,但曾经因品评“钱云会案”被宣部亲自指定的秘密警察构陷案底。放眼大陆,怕是没有第二个人能享受如此“殊荣”吧?
   
   三,自己不仅在大陆被封杀,就连如今的Google,至今依然在跟“石三生”玩进一步、退三步的游戏。这不,自己的搜索最近便从前时的19600条,逐日递减200或100不等,减到了目前的16600条。能让全世界最大的搜索巨头如此悖逆“常识、常情、常理”,无论如何也够新颖、够罕见的吧?
   
   四,若以“网络意见人士”而论,石三生我“意见”到的大人物,从前前朝的江泽民,到前朝的胡锦涛、温家宝、周永康,再到现今领袖习近平、李克强,甚至,还包括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意见”对错与否暂且不论,敢言总归是无出我右的吧?不然,怎么会被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谬赞为“当今文坛第一”呢。
   
   单凭以上四条,石三生我无论如何都该算是“新的社会阶层人士”,就应该享受堪比“国家保护动物”一般的待遇不是?
   
   然而,再翻看一下去年《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向社会公布之后,统战部的喉舌“统战新语”的解释,心便凉了大半截。
   
   根据他们自己的解释“网络意见人士绝不仅限于新媒体领域…他们中的部分人可能会因其阶层或职业成为某个领域的统战工作对象,但不能作为一个整体成为独立的统战工作对象。因此,对于他们是不是统战对象,是不是新的社会阶层人士,不能一概而论,还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估计,石三生我肯定是要被“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之后,被划为“新人类”之外的又一莫名其妙的人类里去了。
   
   或许,所谓的统战“新的社会人士”,不过是他们用来排斥、打击“异己”的另一个借口吧?
   
   尽管石三生我曾经反复说过:“自己虽然有意见,但从来不敢反党、不敢反特色社会主义”。
   
   【石三生 2016年7月8日星期五 6:07 】
(2016/07/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