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石三生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八百六十一
   
   古人云“温故而知新”。但自己其实一直都不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直到又读了刘刚先生的旧文。
   
   在读刘刚的旧文之前,还读过他的 《我的文章不是谣言,而是遥遥领先的预言!是神谕,是天机》。


   
   自然,以自己微末的文学素养,是分不清到底什么是“谣言”、什么是“预言”、什么是“神谕”、什么是“天机”的。顶多,知道一个“天机不可泄露”而已。
   
   比如三国演义之中,李儒的“东头一个汉,西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又如陈胜吴广起义之时的鱼腹之中的“陈胜王”以及狐鸣的“大楚兴,陈胜王”等等,到底是谣言、还是预言,谁能说得明白呢?
   
   董卓不走,李儒便只好枉费心机;陈胜吴广若不是打定了主意要起事,又何必大费周章地去装神弄鬼呢?
   
   当然了,精通数理化加计算机的刘刚刘三爷,是绝非傻傻的古人可比的。想当年,不管是李儒还是陈胜吴广,他们都不敢声称自己的作品不是“谣言”。而有天机在握的刘爷却并无这些忌讳。他说自己的文章是“预言”、是“神谕”、是“天机”,不管别人信否。反正,石三生我是百分之一万的相信的!
   
   当然的当然,石三生我之所以如此相信刘刚的文章是“预言”,关键是又看到了其《再答顾晓军、石三生》之后续----“什么“思想理论家”、“著名作家”、“网络第一作家”,等等,都是狗屁,都是自慰的头衔。还是部长、主席这些头衔来得实惠,那可是想灭谁就灭谁,想摸小尼姑就摸小尼姑,坐在家里就有人进贡,钱跟烧纸一样,数不过来。跟手纸一样,不值钱。那时,潍坊法院的大法官都要跪下跟你叫爷。还用得着去跟什么潍坊法院打官司吗?”
   
   说实话,刚一看到这段时,真的是愣住了。恍恍惚惚中,记得刘爷当日的文章中,是没有这段话的呵!到底是自己当日看花了眼、还是他又增补的新“预言”呢?时间,分明还是那个时间。但“最起码也得是潍坊作协主席”之后再增缀这么一段,意思可就大相径庭了。
   
   部长、主席这些头衔固然来得实惠。可观令计划、徐才厚、周永康、郭伯雄之流,得意时、自然是想灭谁就灭谁,钱多到如粪土。可忽然一日树倒猢狲散,不也是不想被谁灭,照样被谁灭了吗?此其一。
   
   其二,若刘爷他日保荐的部长、主席也是“坐在家里就有人进贡”。岂不是与令、周、徐、郭们皆彼此彼此了?果然中国的社会翻来覆去都是如出一辙,刘爷一会儿帮这个,一会儿又帮那个的,到底图的是什么呢?难道只为了发泄自己当年被囚禁的怨气?
   
   其三,尽管石三生我百分之一万地相信刘爷的文章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但对神谕加天机的“潍坊法院的大法官都要跪下跟你叫爷”之说,是百分之一万万的不相信的。
   
   也别说让他们跪下来叫我爷了。只要他们能改邪归正、依法赔偿了我的财产损失,并恢复了我的房地产的原状,石三生我宁愿跪下来叫他们爷啊!
   
   【石三生 2016年7月27日星期三 06:13】
(2016/07/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