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韩荣利短评
[主页]->[百家争鸣]->[韩荣利短评]->[雷洋案:没有真相,只有一个青年绝望的呼喊]
韩荣利短评
·关注劳教制度,巴黎人权广场10.1演讲稿
·林希翎追悼会随笔
·韩荣利【政治主张】
·阿尔兹海默症的预防与缓解
·肥胖综合症的预防与缓解
·丰功伟绩林希翎
·柏林墙倒塌功臣榜
·钓鱼执法秤良心
·各民族和平共处的途经何在?
·对非政府组织是保护还是打压?
·沉冤-杨佳事件一周年
·韩荣利;荒唐审判刘晓波
·另类【甲流H1N1饮食疗法】
·封口费
·强拆
·虎年复出周正龙【纸老虎】
·再谈【废除死刑】针对央视专题
·韩荣利;【力挺谷歌】
·韩荣利;【蜗居】难
·春节将至关注律师高智晟之安危
·韩荣利:见证网络异象!声援谷歌
·警惕政治构陷后的死刑判决/韩荣利
·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为何不可谈?/韩荣利短评
·废除死刑力挺台湾法务部长王清峰女士
·世界新闻自由日声援博讯记者孙林(笔名:孑木)
·从赵作海案联想任畹町为争人权遭11年冤狱
·韩荣利自传;放弃恐惧投入接力辛亥火炬
·打油诗;独立维权工会呼之欲出/韩荣利(图)
·要维护香港“东方明珠”的光彩
·“七一”随笔 不实的承诺
· 打油诗;敬 龙纬汶
·动态稳定始于民选力量
·重温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全文
·重温法国1789年《人权宣言》全文
·央视“警察的茶不能喝!”随感
·央视谎言也要适量修饰啊!
·校园袭童案;“深层次的原因”难道是严控媒体?
·惊爆!官员异地升迁为户口所拌
·惊爆!开发商要拆中南海
·重温1979年《中国人权宣言》全文
·开发商强拆打民警难道又打错?
·对事不对人 该赞则赞 评温讲话
·法国废除死刑的历程
·废除死刑呼唤中国的巴丹戴尔(图)
·笑一笑中医独特的医疗方式及文化
·刘晓波亲领诺奖保罗章鱼哥神算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图)
·晓波获奖“鸡蛋里挑骨头”者戒(图)
·脱离民主与民权妄谈政治体制改革
·被禁锢的和平鸽(图)
·缅甸:昂山素季仰光演讲全文
·中国城市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组图)
·政治就在你身边钱云会事件有感(图)
·“支持突尼斯人民的民主选择”/韩荣利
·推特部分欢迎链接/韩荣利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再谈吴英案 废除死刑是时候了!/韩荣利
·党国文化阉割大卫与艾未未被禁图片
·特权审判谷开来案首开司法废死先例/韩荣利
·燃烧自己、照亮世界!悼薛锦波周年
·吁请关注超生成年人户口问题/韩荣利
·与网友激辩什么是自由?/韩荣利
·流亡异议关于护照过期郑重声明/韩荣利
·重温经典:《中国梦 宪政梦》
·关于中国冤案至习近平公开信
·寻在天津救助的两位六四学生
·六四重伤者见证/施绳
·“6.4”是中国民主节、认同者请投票!/韩荣利
·人类头颅经得起城管“跳踩”吗?现场图片
·茉莉花发源地突尼斯有效化解城管问题!
·宝鸡峡水库放水民生几何?/韩荣利短评
·交警城管夺人命专制社会病入膏肓!/韩荣利短评
·刀下留人!
·城管公务员屡夺民命中共寿终显兆
·瓜农邓正加无端被杀 严惩凶手、讨还公道!
·乌克兰民运警世没有模凌价值观/韩荣利短评
·乌克兰民主需不断磨合与完善/韩荣利短评
·乌克兰良心季莫申科 中国赵紫阳、刘晓波
·深呼吸自愈哮喘病、耗氧减肥/韩荣利短评
·反对独裁专制、珍惜网络空间/韩荣利短评
·王文军残杀周秀云《焦点访谈》似帮凶
·推荐网络防护软件avast/韩荣利短评
·废除腐朽死刑制度、世界必然趋势!/韩荣利
·压制自由香港恶警待审判/韩荣利短评
·雷洋之死真相早己大白于天下
·冤魂雷洋…“突尼斯、小贩!”
·20律师要求对雷洋案警察立案追责
·快讯!雷洋家属控告警方涉嫌犯罪
·雷洋案科普:南航权证案访民亲历警察杀人
·雷洋妻子报案书:嫖娼是栽赃,雷洋被打死
· 雷洋死于流水作业
·【深扒】魏则西、雷洋、滴滴女教师死后……
·雷洋唯一拒绝在常州毒地案签字的环保专家
·雷洋之死:中国公民社会的半梦半醒
·雷洋家属控诉涉案警察报案书
· 雷洋之死:你不能只要恐惧的权利!
·坚决把雷洋的案子炒起来!
·雷洋枉死、仗义环保!
·雷洋案:“我上车,我必死”
·《视频调查》雷洋案 罗生门
·雷洋枉死公共事件震惊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雷洋案:没有真相,只有一个青年绝望的呼喊


   【这是一篇被墙内删帖并删除账号的文章】yyy  
   帮帮忙一下……帮帮忙一下……
   
   

   
    夜色 笼 罩,人声喧 哗 在一个已被 删 除的 视频 中,我听到了他的呼喊,是南方口音,带着 无力的恐惧 这 很可能是青年雷洋留在 这 世 间 的最后的声音
   
   
   
    是怕被事后自称“亮明了身份”的便衣警察拖向不可知的黑暗?是怕落入“抓嫖”的官差手中身败名裂,甚或失去自己的亲人?我们无从得知,雷洋在最后的时刻,承受了怎样巨大的恐惧。 只知道,他死了,按照官方的说法,是在他发出这呼喊之后的一个小时
   
   
   
   雷洋案:没有真相,只有一个青年绝望的呼喊
    雷洋被带走前的网络视频截图
   
   
   
    一
   
   
   
    一个人死在了警察手里。 这个5月,是雷洋。 2015年5月,是徐纯合。 在庆安小城的火车站,当着徐的母亲和孩子,警察开枪打死了他
   
   
   
    他们命运本无交集。 一个是身居京城、名校毕业的中产青年,一个是多年上访、“名声不佳”的底层失意中年男人。 只是谁能想到呢,最终,他们都不明不白,死在了差人的手里。 哦,他们也有一样的“待遇”,在一切真相未明之前,在“姓党”的官媒上,都由出事了的警察,向大众振振有词,宣告他们的死是咎由自取,之前没有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不公正待遇”
   
   
   
    在警察的脸上,我看不到,有对死者的哪怕一点点痛惜,或者一点点抱歉。 物伤其类,而我,在这些镜头里,看不到真相,更看不到一点点的人性
   
   
   
    是的,嫖娼,买春,在中国,一个人如果被曝光这些隐私,基本上就完成了污名的过程。 李庄、、薛蛮子,之前甘肃武威的记者张永生,不全都是吗。 就是徐纯合,被打死之后也被曝出来多年“缠访”、、“不务正业”,一句话,也不是什么“好人”,仿佛打死了也就没有什么可惜
   
   
   
    可问题是,我们中间,谁又是完美的?那些并不完美的人,就该死吗?该死在警察手里吗?
   
   
   
    是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发现,这个国家,警察的权力越来越大?
   
   
   
    我们身处的地方,是警察国家,还是法治国家,我想,不需要太多政治学的论述,生活在其中的每个人,应该都能在心里给出一个答案
   
   
   
    可还是想起2003年前后的陕北“黄碟事件”,以及孙志刚事件
   
   
   
    黄碟事件,我参与过报道。 我以为,这个案子最大的贡献,就是提供了一个如此清晰的样本,让人能明明白白看到,公权和私权的边界在哪里。 警察代表的公权,应该止步在哪里
   
   
   
    于公民,“法无明文禁止皆可为”,于警察,“法无明文授权皆不可为。 ”这是法治国家的基本原则。 说来也荒诞,10多年前,在中国的媒体上,这些都曾被相当充分地讨论过
   
   
   
    但讨论的基础,是真相。 而彼时的真相,乃是还有元气淋漓的媒体,在禁令之下,一点点引领舆论倒逼,使得公权理屈词穷。 要知道,当年的孙志刚,在广州街头被警察以查暂住证为名抓走,又被活活打死,最初警方公布的原因,竟是心脏病
   
   
   
    2003年元月,黄碟事件的当事人得到了1万余元的国家赔偿。 2003年6 月,孙志刚事件有了一系列结果。 多名行凶者被判重刑,其中有被处极刑者
   
   
   
    之后,不管粤地政法系统对南方都市报如何恨之入骨,并疯狂反扑,让南都蒙受巨大损失。 而它的总编辑程 益中、总经理喻华峰、人,也各自付出了自由的代价。 毕竟,南都为中国媒体人引领了一份荣光,也因此,将此国的人权理念,向前推动了一步
   
   
   
    二
   
   
   
   雷洋案:没有真相,只有一个青年绝望的呼喊
   
    当年孙志刚(中立者)的父亲向公众致谢
   
   
   
    可终究如前面所说,那时,在悲剧发生之后,有真相一点点被倒逼了出来
   
   
   
    而今天呢,雷洋的死,我们会、来什么,会、来真相吗?
   
   
   
    5月11日,看到胡泳的一条微博:“雷洋案中,最沉痛的,是听到一位律师这样说:关于这件事不会拥有真相了!”
   
   
   
    此语也真是沉痛到了极点。 是的,在今天的状况下,我们还有信心期待一个所谓的真相吗
   
   
   
    10多年前,不管是黄碟事件,还是孙志刚事件,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有全国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 记得黄碟事件,新浪、、多家门户网站,每天悬挂纸媒的追踪在首页,法学界的评论不绝于缕。 而孙志刚事件中,法学界更与媒体呼应,有许 志永、滕 彪、五博士“上书”,要求废止收容遣送制度
   
   
   
    那时,中国调查报道勃勃待兴。 在禁令与反抗之间,媒体人自觉寻找着表达,寻求着真相。 管制下也有缝隙可钻,而公权机关,还没有那么自信,也没有那么快习得信息控制、、应对舆论的全套手段
   
   
   
    就在这样的时间差中,真相被披露,而漫是“影帝”,也最终还有回应的声音,最终使得恶法被中止
   
   
   
    5月11日,雷洋案后,宋志标的“旧闻评论”,有文章曰《心意难平 遥望孙志刚》,末了也叹到:以今年纪,若孙志刚在世,也都四十岁了
   
   
   
    是的,也是一代人,一段重要的时间了。 由彼时起,行进到2016年。 自2013年之后,公权强悍,盛气凌人,一次次打击大V,一个个央视忏悔,一波波自命“真相”,傲慢地回击每一次公众的疑问,官方正掌握应对舆论的秘笈,“自干五”如今竟然已经是明目张胆的褒义词了
   
   
   
    2015年5月,徐纯合事件发生时,尚有多位死磕律师赶赴庆安。 也不过两月之遥,当年的7月,死磕律师便遭受大面积“围剿”,到如今花果飘零,与媒体人的处境遥遥呼应
   
   
   
    遂到了今天。 不管那青年雷洋,曾发出怎样绝望的呼喊,我们已看不到死磕律师,也看不到更多声音传递出来的媒体
   
   
   
    我们只看到,BTV,人日,放下自诩“媒体”者也应该有的一点点颜面,让涉嫌非法剥夺公民生命的公权一方,自说自话般地振振有词
   
   
   
    于今,大家都在呼吁独立的第三方介入调查。 在现有司法体系下,检察院也当然可以作为“第三方”推动相关的尸检工作
   
   
   
    但这就是真的吗。 它会是一个独立的报告吗。 人们会相信吗?这不是什么塔西陀陷阱,这是一个无可跳出的死循环
   
   
   
    在这个意义上,真相是不可期的。 而沉痛,是真实的
   
   
   
    但我,还是记住了那个青年恐惧的呼喊。 “帮帮我,帮帮我。 ”我想,如果是我,有一天,面临巨大的国家机器迫近,也会这样本能地呼喊
   
   
   
    可是,到那时,谁会来帮我呢。 而对免于恐惧的呼喊,又将怎样在每个人心中汇聚,汹涌如河流呢?
   
    作者:江雪
   
    来源:雪访(ID:jiangxuedulifangwen)
   
   
   
   
   
    延伸阅读
   
    警察国家必死于脆断
   
   
   
   
   
   雷洋案:没有真相,只有一个青年绝望的呼喊
    2014年5月20日,埃及防暴警察在开罗大学与反政府示威人群对峙
   
   
   
    我的研究课题之一,是总结世界上国家转型成功或失败的经验教训
   
   
   
    由于最近几年最大的教训来自于中东的阿拉伯革命,所以我对该地区进行过较为深入的访问学习,但学习的结果却让部分人士失望。 我的结论是:在缺乏成熟反对派的地方实行革命,即便能够推翻原政府,也很难建立另一个稳定政权,很可能会陷入到混乱之中。 从这个意义上,我对革命抱有深深的疑虑
   
   
   
    但是,为什么革命不一定有好结果,却有如此众多的革命发生?如果概括为一句话,就是: 革命不得不发生,是被前政府逼的
   
   
   
    一般来说,要发生革命的地方往往具有两个特征: 第一,它是维稳式的警察国家。 第二,政府财政出了问题,已经养不起维稳机构 (特别是警察) ,只好允许他们自己找食吃 如果这两个条件具备了,那么这个国家的政权可能出现这样的现象:首先是长期的死寂,如同铁板一块,仿佛没有尽头,但突然间,铁板绷断了,让人们目瞪口呆
   
   
   
    这是一场脆断,使得人们对突然到来的革命无法做出恰当的反应,不仅让统治者狼狈下台,还害得社会陷入混乱,于是, 整个社会为独裁政权做了陪葬
   
   
   
    我们可以从阿拉伯革命的首发地突尼斯,以及革命的高潮地埃及,去看一看这两个特征如何让一个国家陷入革命和混乱的
   
   
   
   
   
   突尼斯的脆断和拯救
   
   
   
   
   时间定格在2010年12月17日。这一天,突尼斯Sidi Bouzid市的一个蔬菜水果小贩 、26岁的Mohamed Bouazizi在早晨时,还充满了对生活的渴望,他的目标是买一辆运货卡车,好好做生意,供养家里的八口人,甚至还要帮助一个妹妹交大学的学费。可是中午时分,他却将自己身上倒满了汽油,纵火自杀。
   
   
   
    Bouazizi之死引起了人们普遍的愤怒,这导致了阿拉伯世界的一场惊天变局,革命爆发了
   
   
   
    但是,如果仅仅追究关于这件事本身,人们却完全可以将它视为一场普通的执法事件,政府甚至可以坚持说,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为此,我们回顾一下案情
   
   
   
    这天早上,一位市场执法者、、45岁的女官员 Faida Hamdi(注意,她是女性,不是暴徒)负责在路上执法,她发现了Bouazizi的小摊,走过去检查他的证件。 按照该市的规定,摆摊是需要证件的,而这证件需要由市场执法部门签发。 Bouazizi没有这个证件,Hamdi按照规定扣押了Bouazizi的蔬菜水果。 据称,为了进货,Bouazizi花了200美元
   
   
   
    Bouazizi之前曾经被抓过一次,那一次,他依靠行贿给了警察约合7美元,就要回了自己的货。 这一次,他还想按照上次的办法来做,可是或许是因为嫌钱少,或许是为了秉公执法,Hamdi拒绝了他
   
   
   
    Hamdi的大公无私招来了小贩的反抗,随后,他们发生了言语的冲突(也可能有肢体冲突,但不确定),随后Hamdi叫来了警察。 经过认定,Hamdi没有任何错误,小贩就是缺乏证件,属于非法经营,于是货物被没收
   
   
   
    Bouazizi还是不死心,这一次,他跑到了当地市政官员那儿继续申诉,还是没有效果。 法律就是法律,没有证件就是没有证件,一个小贩没有权利去质疑政府法规的权威性
   
   
   
    到这时,早上还幻想着买车养家的Bouazizi却连200美元都不剩,他自杀了。 这种自杀到底是一时钻牛角尖,还是的确舍不得200美元,到底是政府错了,还是小贩错了,不同立场的人仍然可以争论,但是,革命却、、不及争论的结果,突然间爆发了
   
   
   
    可一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执法事件如何会演化成一场革命呢?这要从突尼斯的政治结构说起
   
   
   
    在Bouazizi自杀后,并没有马上死亡。 他在住院时,突尼斯的最高领袖、、总统Zine el Abidine Ben Ali甚至跑到医院去看他。 总统认为自己也是仁至义尽,并没有做错什么。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在阿拉伯革命之前,突尼斯的统治者Ben Ali已经执政了20多年(从1987年开始)。 Ben Ali虽然是一个独裁者,但在突尼斯的发展问题上,却是很有功劳的。 在他的任上,开始大规模发展私营经济,引进外资、、搞活开放,使得突尼斯人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