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非智专栏
·我的女儿
·我的女儿(二)
·初恋
·“罪犯”的国家
·澳洲国庆日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非智
   
    2016年的澳洲大选,终于在7月10日尘埃落定,由自由联盟党继续执政。在获得微小多数票的情况下,腾博总理将得对小党及独立议员施与恩惠,寻求合作,这当然对政府的执政以及政策的落实有一定难度,但有了这些独立于联盟党之外的小党的牵制,有时也是好事,毕竟可以有限地阻止执政者我行我素,独断专行。 对政府要有监督和牵制,因为一旦政府的权利大到可以以行政之令取代宪法,那么,这个时候的人民只有被奴役被专制的可能了。
   


    民主选举制度并不是最为完善的制度,有时因为民众的情绪或者民众被一些意见领袖或媒体所左右,投票时缺乏主见而选举出不是最理想的政府或者投票赞同并不理想的方案,这常有发生,最为典型的是1933年德国希特勒政府的成立,虽然希特勒的总理一职是被当时的总统兴登堡任命的,但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党是经过选举,成为当时德国议会里的第二大党,到了1934年,德国人民又投票确定希特勒为德国“元首”,即给了他高于一切法律的权利,这实际上就是认可他以及他的政府可以专制独裁,正因为德国人民这次公投的结果,令德国以及世界人民蒙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巨大灾难。故此,单单靠民主选举、人民公投是不够的,必须同时还要有另外对政府和执政者的约束监督的机制,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把权利关进笼子里”的机制。多党派竞选,党派之间相互监督,甚至牵制和制约政府行为,是保证一个国家能不被执政者专制独裁的最根本的原则。
   
    民主制度必然建立在三权分立的基础上,没有立法、执法和监法三方面的相互独立又合作,国家机制的运作就很可能偏离民主体制正轨,个人独裁就很可能出现。所以,民主选举的前提是要有民主体制的建立和三权分立的机制,如果在一党专制下的所谓民主选举,结果,就可能选出一个希特勒似的政府。丘吉尔曾说:“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但其他的政府形式更坏”。我们也知道民主选举不是最完善的制度,但它是目前在地球上政府体制最有成效最符合生存的体制,它的最成功之处是将建立政府的权利交给人民去选择,然后由其它党派给以监督,允许自由的媒体将政府的行为做法公之于众,让人民对政府行为清楚了解,以防止腐败和专制独裁的产生,这就是我们经常听到的“透明的行政运作和体制机制”。故此,民主选举体制形成的要素是新闻自由、媒体自由和言论自由,除了多党派外,如果没有媒体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执政党和政府的行为做法不被媒体所公开,人民不能发出有效的批评声音,那么,政府就可以勾结其它党派,暗箱操作,相互利用,大行腐败,德国在希特勒时代就是由于国家社会党在诱惑其它小党让权后,一党独大,最先禁止新闻媒体自由,要求媒体不能发出对政府批评的声音,除了赞美和歌颂,美化和粉饰外,就是对人民强行灌输法西斯主义,进而禁止言论自由,由此结果,虽然是民主政体的德国,慢慢地变成了由希特勒独裁统治的专制国家,民主终于从人民中消失掉。一旦人民没有权利阻止政府非法行为,这个政府就成了无法无天的政府,人民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专政机构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用任何方式秘密或公开地将任何人,以任何可以想到的罪名逮捕入狱。一旦人民失去对政府控制能力,人民也就失去自由本身,就生活在恐怖之中。纳粹德国、斯大林时代的苏联和当今朝鲜人民就是生活在没有自由的恐怖环境里,每一天都处在有可能被逮捕入狱的胆颤中。
   
    在没有自由充满恐怖的生活里,即便天天给你好吃好住,这世间有多少人愿意呢?美国人民,包括澳洲人民动不动对政府说不,就是为了不愿生活在没有自由充满恐怖的环境中。要拥有自由和民主,就要对执政者加以监督和约束,让执政者低下他们的头,而不是任由他们对人民高高昂起他们的脑袋。一旦执政者对人民高昂脑袋,很快,他们就会为自己的私利对人民高举皮鞭。
   
    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现代民主制度倡导者孟德斯鸠曾经指出:“一切拥有权力的人都有滥用权利为自己谋求利益的倾向。”如果执政者不被其它党派监督,不被媒体透露其行政方式以及治国政策,不被人民知道其人品道德和生活作风,不让他们对人民恭谦,那么,执政者就很可能在生活上沦为腐败,在政治上形成专制。
   
    在澳洲生活将近三十年,所经历过的每次大选,我们都可以看出人民在投票时的态度和想法:就是不想让那个对人民态度高傲、在执政中可能伤害人民利益的党和个人上台。如果对自由联盟党和工党的政策以及行政作为不太满意,人民就会把票投到一些小党身上,以希望这些小党能进入议会起到牵制与监督执政党的作用。虽然,有时不免将一些政治理念过激的小党也选入议会,但这并不可怕,这些小党的极端主张和政策并不能主导议会,不能形成国家政策,而且当这些过激党派的主张以及它们的所作所为在媒体曝光后,最终人民也会选择抛弃它们的。民主政体,最先讲的是人民的自由,如果没有自由的民主,宁可不要。人民的投票,在于自由自愿地表达需要怎样的执政者,需要怎样的政府。即便“单一国家党”的Pauline Hanson 在经过将近二十年被人民从政治上抛弃后,这次再次进入政坛成为参议员,也并不值得畏惧,这也是民主选举,人民自由选择的充分展现,即便这次Pauline Hanson极力鼓吹的是对穆斯林的抵制,也并不是什么新的话题,对穆斯林,尤其是对穆斯林激进分子的抵制,早已是澳洲人经常谈论的话题,穆斯林极端分子在东部城市对平民展开屠杀的行为,早已为澳洲人民所憎恨,只不过这个Pauline Hanson 用一种更激进的语言来表达她的态度而已。记得二十多年前,这位极端分子在议会发出声音,反对亚洲人移民澳洲,可结果是亚洲移民越来越多,成倍增长,特别是华人,已成了澳洲主流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而且据报道Pauline Hanson所曾拥有和经营的炸鱼和薯条店,最后也是卖给了从亚洲来的越南人,这些历史事实,恰恰给了这位极端分子一个毫不留情的驳斥。所以,对于一个民主国家而言,不仅不惧怕任何反对的声音,而且允许任何反对的观点和想法,这些观点和想法如果是符合历史潮流,是正确的和有真理性的,那么就会获得人民支持,就会成功得以实施,如果是谬论是错误和极端主义,就有可能被人民拒绝,被历史淘汰,就像二年前轰轰烈烈的Palmer United 这个小党成立时,人民对这个党寄于希望,一下子在选举中,就给予了极大支持,让新成立的小党在参议院有着四个席位,但结果怎样?由于个人私利,由于所提出的主张和政策不为人民所喜欢,由于该党及党首的所作所为被媒体不断曝光,这个党在这次选举中,一个席位也没拿到,人民抛弃了这个党。在不久的将来,人民也会再次抛弃Pauline Hanson,这是不争的事实。这就是自由民主的力量,可以让你上来,也可以将你抛弃。我个人认为,这是民主体制最为优秀的地方,即能够有效地阻止任何错误的执政者再继续错误地执政下去。民主体制明确地告诉人们:任何人在政治舞台上呆多久,不是随着自己意愿,而是全凭人民的选择。
   
    民主体制虽然不是最完美的,但至少能让人民有权利对专制独裁和极端主义说不。
   
   2016年7月11日
(2016/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