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梅归路:一位农家女的奇异经历]
九剑博客
·震撼!张高丽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达几百万
·反酷刑日 曝中共百种酷刑 性虐丧心病狂
·美国会发起343号决议案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丁律开:活摘杀戮或超200万人 必须公审江泽民
·著名律师滕彪:江泽民已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势不可挡 18国逾2.2万人控告中共前总书记
·告江大潮逾2万人 李天笑:追随迫害者勿做陪葬品
·鲍彤吁中南海回应美国会制止活摘器官决议案
·【禁闻】告江人数飙破两万 章天亮:前所未有
·七一〝退党日〞 十年大潮 国际声援
·【禁闻】法轮功家属谈诉江潮:应该控告
·汪志远:中共活摘器官推算超200万人
·请为诉江鼓劲加油
·天津富豪刑事控告江泽民 谈心路历程
·李放:江泽民天良丧尽 再曝光瞒天丑闻
·中共司法系统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曹长青:打开中共杀人档案
·【禁闻】七一全球退党日 人心巨变势难挡
·万人诉江 为何江泽民成被控告元凶?(上)
·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员工 控告江泽民
·“北京3?19政变”完整版
·纽约法轮功学员告江 呼吁声援人性尊严
·万人诉江 为何江泽民成被控告元凶?(下)
·逾4万人大陆控告江泽民 一周新增2万
·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诉江一周速增2万 大陆各界声援吁清算江泽民
·【禁闻】逾四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增两万
·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王宪淮二审后回家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一)解体中共是历史的必然
·高级法官王占所和家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李天笑:全民诉江是天灭中共的新阶段
·4万人控告江泽民创历史记录 江军师施计阴谋曝光
·【禁闻】人权律师遭暴力 司法弊端如何除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二)解体共产党是世界潮流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三):权贵资产阶级走入末途
·【今日点击】股灾真正元凶就是党中央
·被4万人控诉 江泽民大罪面临清算
·七七事变78周年 中共封杀“共军歼敌仅800”
·【特稿】江泽民一手搞出的邪恶体制(上)
·海内外声援诉江 〝比选总统更重要〞
·压垮江泽民的最后一根稻草已出现?
·凌晓辉:共产文化的极端邪恶性(一)
·【禁闻】苏联秘档:整个中共都是莫斯科特务
·王宇被绑架公民联署声援 上百律师严正声明
·中共连夜抓50维权律师 大律师公开发宣言反击
·【特稿】江泽民一手搞出的邪恶体制(下)
·【特稿】江泽民十大罪恶
·逾6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激增1.6万
·陆严重人权危机!60维权律师突被捕 媒体吁关注
·全球公审中共纳粹国家恐怖主义罪魁祸首江泽民
·百余律师被抓 不写保证持续被扰
·【禁闻】律师遭劫 国人死磕 亡共前兆?
·【今日点击】镇压律师凸显中共高层剧烈内斗
·担心被失踪 维权律师写家书交代后事
·【热点互动】疯狂抓捕维权律师 中共是何用意?
·7.20真相:〝3个月消灭〞与16年反迫害
·法轮功反迫害16年 多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声援
·【禁闻】追查国际再发追查名单 迫害者急赎罪自保
·【禁闻】王全璋被捕前致信父母 见者落泪
·陈思敏:“7.20”承载了什么?
·中共军报点出江泽民日伪特工上司的名字
·【禁闻】原中科院博士告江 揭〝约束衣〞酷刑
·遭打压律师已逾222人 UN人权专家促中共停手
·【禁闻】大抓捕持续 大陆律师开始反击
·反迫害16年 法轮功华府游行吁〝诉江〞
·面对〝前所未有的邪恶〞 法轮功反迫害16年
·法轮功华府7?20集会: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
·【特稿】中国巨大历史变革 中共灭亡是历史必然
·势头强劲不畏阻力 控告江泽民人数已超过八万
·33位清华校友同时控告江泽民
·【世事关心】中国历史性变革因这件大事而起
·反迫害十六年 逾八万人控告江泽民
·【禁闻】超8万人告江 基层奉命核实
·令计划窃取中共核心机密 毁灭性可能超想像
·令计划与周永康结盟 卷入政变的内幕
·16年的血泪 抚顺累计1341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1)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16年罪行录(2)
·中共打压维权律师 升至242人
·【禁闻】法轮功中国诉江 外媒广泛报导
·【禁闻】央视称律师〝认罪〞家属怒告党媒撒谎
·如何面对用血泪凝结而成的诉状?
·7?20十六周年 全球吁制止迫害 法办江泽民
·【微视频】被刑拘律师的共同点 泄迫害元凶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3)
·央视录像指律师〝扰乱公堂〞 背后真相揭秘
·法轮功23载历程:大陆洪传盛况(上)
·【世事关心】7.20特别节目 〝我们的故事〞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4)
·原中国商务部办公厅处长张亦洁控告江泽民
·【禁闻】全球诉江大潮 外媒高度关注
·明湖:诉江大潮必把江泽民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禁闻】24国际组织致信习近平 谴责打压律师
·法轮功23载历程:蒙难中原 (中)
·法轮功23载历程:反迫害 诉江潮汹涌 (下)
·十万三千人控告江泽民 各界声援
·【禁闻】迫害致死14年 家人告江追真相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6)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5)
·【禁闻】全球告江逾十万 海内外齐声援
·【今日点击】7月底到8月 中国政局将现大变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梅归路:一位农家女的奇异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按:二十世纪世界大事纪,有一件是法轮大法传出。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由李洪志先生传出,仅仅几年传遍大陆,修炼人来自各个阶层,大法慈悲普度,连监狱的刑事犯也没有遗漏。在江泽民与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监狱对这些得法的刑事犯迫害非常残忍,但这非但没有撼动这些真修弟子的信心,佛法真理的力量,仍然使有缘的刑事犯不断走進大法修炼。】
   在中国大陆最北端的省会哈尔滨,有一座女子监狱,关押着全省犯罪服刑的女性罪犯。一九九五年,一位保外就医的犯人王颖,带回监狱一本大法经书《转法轮》,从此,有多名刑事犯学习法轮大法,最多时,参与炼功的有一百七十多人,监狱操场站了大半,走路都得贴边。
   修炼了法轮功后,不少人洗心革面,从本质上变为了好人,在她们身上展现了许多奇迹:瘫痪十七年的郑桂芹会走了;不识字的谢亚芹能背下三百多页的《转法轮》;冯海波成了监狱最受拥戴的“道长”;最能骂人的高国波不骂人了……
   在中共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中,她们受到难以想象的迫害,各种酷刑,有十几个人自始至终没写一个字、没说一句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的话,仅仅因为不放弃信仰,她们中有两人在监狱被迫害致死,一人致疯,其他人不给减刑,被多关押数年。
   冯淑荣是她们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反迫害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她整个青春岁月都在狱中度过,被非法多关押七年多,今天就说说她的故事。

   一、奇女子绝处逢生
   冯淑荣异常聪颖,过目不忘,四位数乘除不用笔。因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土里刨食的艰难生活,使酷爱学习的淑荣只完整上了小学三年级,初中就彻底辍学了。十七岁那年,虐待姐姐的姐夫又酒后闹到家里,十四岁的弟弟及母亲与淑荣和他厮打起来,失手致使姐夫死亡。淑荣先跑到派出所,母亲谢亚芹随后又来自首,母女争相揽责任,结果均被判处无期徒刑,一九九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母女双双被押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冯淑荣入监后半年不说话,没人注意这个相貌平常,身材还没发育的女孩。警察翻到她的日记,开头是这么几句话:写不尽人间孤独,留不下半点芬芳,匆匆一世无所为,尝尽人间凄凉。警察惊讶了:这哪是十几岁孩子写的?一九九三年七月一日,冯淑荣做了一个奇异的梦:见到了一部通天的天梯,一个声音告诉她,五年后会来度她。
   不身临其境的人,难以想象监狱环境的肮脏与残酷,人性中神性湮灭,兽性显露。为了保全自己与母亲的安全,冯淑荣(人称“小荣子”)学会了争斗。渐渐的,大家都知道小荣子不好惹:得罪她,她会策划、等待、寻找机会把你置于死地:下手极狠,理由充分,找到警察,还能把被打的押小号。
   对此,冯淑荣伤感地写了一首诗:碧云山中一老僧,跻身世间亦不容,凡人俗世苦争斗,洁来一世走时空。是啊,在这人间地狱怎么能保持高洁?她觉得自己也成了垃圾,等待着毁灭。
   服刑,在中国大陆也称“劳动改造”,犯人挣分可以减刑。冯淑荣所在监狱设有服装厂,淑荣认真学技术,尖端复杂的活,干得又精准又快速,很快成了技术尖子,监区最高七分,她月月拿七分。一九九八年,没送礼的她减刑最多。
   监狱干活不同于工厂,警察说加班就加班,吃的是窝头、咸菜。天不亮出工,半夜十二点回来是正常,赶上急活,昼夜干,趴机台睡着了,警察的大巴掌就扇过来。长期伏案劳作,淑荣脊椎变形,压迫右腿,卧床了,瘫了。
   当时和她一个监舍的刑事犯张艳芳学法轮功,她借了《转法轮》来看,平时一目十行的冯淑荣这回怪了,看几页就看不动,全监区就一本书,人家还着急要看,冯淑荣就看了睡,睡了看,眼睛睁开就看,整整看了二十七天。看完,她写了一首诗,其中有这样一句:《转法轮》说尽天上人间。
   一九九八年七月一日,冯淑荣正式开始修炼。那颗无望的心,终于找到了希望,这个心高气傲的女子全身心匍匐在圣洁的修炼路上。那天,距那个要得度的梦,一天不多一天不少,恰好五年。
   一炼功,淑荣全身骨头“咔咔”响,归位了。一天,其他人出工走了,张艳芳把东西落下了,冯淑荣三步两步跑下楼送去,别人喊:“哎呀,荣子不是瘫了吗?”冯淑荣这才发觉半年没下楼的自己,真的好了。
   母亲谢亚芹也步入修炼人的行列,从小全身不断长包溃烂的毛病彻底好了,没什么文化,可谢亚芹悟性不错,学习法轮功师父的经文,她都能背下来。
   二、酷刑、酷刑、酷刑
   冯淑荣修炼仅仅一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开始了。监狱接受指令,为了让这些走出泥潭的修炼人放弃修炼,用尽了各种软硬、残忍手段。第一次,她们二十六个人,给监狱一个“报告”,声明怎样迫害都修炼法轮功,交上去了。冯海波和冯淑荣先签自己的名字。她俩始终走在前面,不是自己关小号,就是写材料,找队长、找狱长要人。张艳芳先被投入小号,最多呆过八个月。因为发现一篇大法师父的经文,冯海波被警察用电棍电了一下午,脸、脖子、上身都糊了,嘴多日张不开,比高蓉蓉被电击后的模样还惨。满口牙齿松动,能动嘴时,不小心舌头一顶,牙齿成排倒出来。
   
   梅归路:一位农家女的奇异经历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棍电击
   暴打
   冯淑荣已经无法一一描述自己和同修被哪些警察打过,打过多少次。
   二零零零年,冯淑荣找同修商量:五月十三号是师父生日,咱们集体炼一次功,给师父祝贺。她不知道身边已被安排了“耳目”。很快,她被找到警察办公室。
   警察:听说你要在监狱成立法轮功辅导站?
荣:嗯。
警察:干啥活动啊?
荣:炼功,庆祝师父生日。
   那顿暴打,冯淑荣没模样了。
   
   梅归路:一位农家女的奇异经历


   酷刑演示:毒打
   又一次,冯淑荣被押入小号,用手铐锁地环上,十几个警察不分头、脸,大皮鞋猛踹,她昏过去了,醒来屋里只有她一个人、满地血。
   
   梅归路:一位农家女的奇异经历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另一次,杨立斌左右开弓搧嘴巴,打得手疼,用大木梳左右猛抽,冯淑荣一时意识模糊,被打得向后仰栽过去,正磕向铁柜尖角,肖林一把抓住她的头发拖开,避免了惨祸。
   还有一次,监区长吴艳杰一再给冯淑荣捎话:赶快“转化”吧,就两条路,不是被打死,就是“转化”。
   最后,吴艳杰领着一帮警察摆好了架势,冯淑荣被找来了。吴艳杰吸口烟:你想好了吗?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冯淑荣说:等等。
   她打开门走出去,在走廊大喊:大家听着,冯淑荣今天死了,绝不是自杀,是吴大队领人打死的。
   “哗”关好门,回过身来:行了,来吧。
   吴艳杰气得伸手一挥,厉声骂道: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这次,喜剧收场。
   小号
   黑女监的小号,三面是墙,一面铁门上有书本大一个小窗户,是喊话观察的。進门一个便池,然后是一道锁着的铁栅栏。里面没有床,地上是木板,木板上一边一个铁环,铐人的,人双手背铐上,躺不下,坐不直。
   黑龙江每年有六个月寒冷天气,小号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十个月阴森浸骨,隆冬腊月,如同冷宫冰窖,墙壁都是白霜。盛夏,没有通风设备,又闷热窒息。昏昏暗暗的灯光,二十四小时亮着,不辨白天黑夜。这里一年四季潮湿,空气永远是发霉的,衣服、被都会长霉斑。
   冯淑荣被关在小号,手铐在铁环上,有时脚还铐上吊在铁栏上。绝食,就拉到走廊锁铁椅子灌食,用两米多长的粗管子,使劲插。
   饿
   在小号里挨饿的滋味,无法形容,越冷越饿,越饿越冷,饥寒交迫。平时一天两顿稀粥。有一次,监狱给她们吃玉米水:一桶开水,抓把玉米面撒里,熟不熟不管。一天两顿,一顿一勺,勺底还是漏的。九个人关了七十多天,到后来饿得她们脖子抬不起来,走不动,爬。
   一天,冯淑荣看见一只潮虫爬到跟前,一种想吃它的欲望强烈无比,冯淑荣捂上眼睛:小虫子快爬走、快爬走,我师父说了,修炼人不能杀生,快点爬呀,快。
   开始,冯淑荣还爬着给别人喂食,后来,小号陆续往外抬人。第七十二天,冯淑荣爬到厕所,一蹲,哗,便池红了。最后卸了一扇门板,把她抬出小号。那时,她的体重只剩二十九公斤,正常人血压低压八十,高压一百二,她只有一个血压:三十。此后,二十多岁的她,多年没有月经。
   
   大冬天,有时警察把法轮功学员的内裤、背心都扒了,就让她们单穿囚服,连被子都不给。一次,冯淑荣和冯海波关一个小号,冯淑荣说我睡靠边,她和富裕县的张桂芹一边一个,把中间两个人压住,让她们有点暖和气,冯淑荣这面挨着冯海波,靠墙那面身体象千万根针扎着生疼,冯淑荣忍着不出声。最后,她看见师父来了,捧一床白底红花被,给她和冯海波盖上了,一下暖暖和和,她们一直睡到早上七点。冯海波悄悄说:师父来了。冯淑荣一笑:你也知道啊。在那里,没有师父呵护,谁也走不过来。
   一个叫王媛媛的刑事犯关了四天,站起来“扑通”倒下了,再问啥说啥:“我谁都撂!”
   另一个叫王芳的刑事犯被铐一天,见到查号的副狱长就跪下:丛狱长,你把我手上“白镯子”卸了,让我干啥我干啥!法律规定小号关十五天,那是一个普通人的生理和心理极限。
   法轮功学员关多久?黑龙江女子监狱关过数月、累计数年的不是一个、两个。冯淑荣,二零零一到二零零三年,只在外边呆了八十九天,一千零六天关在小号。过大年当天下午接出来,初一、初二又押進去了。多少次,只要修大法的正念差一点点,就没命了。
   王颖因为灌食管子插气管呛肺子了,咳喘而死,警察不让同修到跟前,跟家里说肺结核死的。张艳芳被关小号十七次,累计四年多,在八监区“大拉练”中,被王凤春一脚踢掉门牙,后来因为要求释放被关小号同修,被铐锁床柱,不让上床睡觉四个半月,最终折磨致死。张艳芳离世前,冯淑荣想方设法见了她一面:张艳芳脸小小的,煞白,青色血管都清晰可见,五十岁的人瘦得像没长大的孩子。母亲谢亚芹四次被关小号,因为炼功,冬天被铐外面冻,还铐走廊一宿。被迫害中,娘两个互相鼓励,淑荣在小号,妈妈趴在门外喊:老闺女,妈在外面挺好的,别惦记我。
   张英、谢亚芹帮人洗衣服、值日,挣几块钱,买包纸,给里面的同修送去,庄庆红也常送,否则,如厕没纸。
   三、为你们 我愿化为一块石头
   监狱是等级森严的地方,这里,警察的话就是“法律”、狱长的话就是“圣旨”。犯人见到警察三米外要立正、双手贴裤线下垂,低头,不准直视警察。不仅警察与犯人霄壤有别,普通警察见队长,队长见狱长也站得直溜的。因为不放弃修炼,冯淑荣不止和一位监区长、一位副狱长“对谈”,甚至,惊动了大狱长孙淑兰。
   江泽民的“转化”任务层层传到监狱,和监狱评先进、狱长升迁挂钩。丛新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第一个负责“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副狱长。打不屈服,就来软的吧,丛新来小号找冯淑荣:咱们谈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