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的“战时状态”防备谁?]
藏人主张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战时状态”防备谁?

   何清涟:中国的“战时状态”防备谁?
   2016.07.14 07:05 VOA
   
   南海仲裁结果公布之后,中国仍然重申“四不”(不参与、不接受、不承认、不执行),但北京市突发事件应急委员会却不事声张地发布了一项紧急通知,要求各单位进入“战时状态”。细读文件的内容,方才发现在北京眼中,南海仲裁这一外部冲突已悄悄化为“内战危机”,这“战时状态”要对付的敌人,竟然不是申请仲裁的菲律宾等“外敌”,而是无处不在的国内民众制造的“突发事件”。
   北京“京应急委发【2016】2号”文件防备谁?


   
   这份文件只有一页,共四条,第一条规定,从2016年7月12日8时至17日24时,各单位应急工作进入“战时状态”。“军改”还处在进行时,民心离散,这时候居然要打仗,顿时让我对中国政府的勇气刮目相看。但接下来细读,不禁失笑,因为第二条是要求“各单位强化信息收集和舆情应对工作,对于可能产生较大影响的突发事件或突出情况,要立即向市应急办报告,并做好后续信息报送工作”。第三条是加强突发事件应急处置;第四条是加强应急技术系统保障,做好八百兆电台和应急移动指挥车的使用保障。
   
   上述四条均是对付国内突发事件,标志着国内进入“准戒严状态”,而非对付外敌的战时状态。据亚太新闻网报道:“仲裁案出炉后,北京菲律宾驻华大使馆外,多辆武警和公安车停泊驻守,以防有突发事故。菲律宾驻华大使馆亦敦促,菲律宾在华公民避免在公众地方谈论政治。”种种举措,都是约束国内民众的行为,以免启动边衅。中国人要表达对南海仲裁的愤怒,也只能由官方与媒体代言,不能集会并在敏感地方公开发表议论。
   
   因此这“战时状态”只能从两方面理解:一、当局担心重演1919年“五四“时期旧戏。那年巴黎和会外交失败,引发北京大学生游行抗议,谴责北洋政府丧权辱国,火烧赵家楼。二、当局担心有少数“用心不良”分子打着爱国旗号,寻衅滋事。
   
   中国人对南海仲裁结果怎么看?
   
   从北京应急办文件内容来看,中国当局对现阶段政府与民众的真实关系一清二楚。
   
   网上言论分为三大类,一类是与政府立场一致者,这类人中有中共组织的爱国青年,比如共青团中央拍摄“南海仲裁,who cares”的参与者。也有真心实意与政府保持一致者,比如写作《南海的讲理和动拳头》这类文章的人。当然还有不少五毛在国内网站上刷屏。第二类是变着法子拿中国政府开涮的恶搞者,有贴出南海观世音菩萨画像并附上“南海没了,今后我住哪里?”还有表示要开战了,煞有介事地讨论这场战争应该交给张艺谋还是冯小刚指挥;更有人称要趁机打到美国去,占领华盛顿,大批参军的穷二代从此可以与富二代享有同等的移民美国之利。总之,怎样能恶心官方就怎样来。第三类人数很少,他们很认真地探讨国际法中关于岛礁的定义,比如九段线划分既不符合国际法,甚至也不符合中国利益,因为如果包含岛屿,中国太吃亏,九段线里没几个岛;如果包含经济专属区,则与他国经济专属区重合,易起冲突。
   
   在中国当局眼中,第一类人是本届政府的基本盘;第三类人讲道理,不足为虑;只有第二类才是中国当局要严加防范的目标。这些人并不在意南海岛屿的归属,只想看中国政府的笑话,虽然多数是起哄,但其中会夹杂少数“别有用心者”,善于借机制造事端,而且不少住在北京地区,因此要宣布进入“战时状态”,防止这些人作乱。
   
   中国会因南海冲突开仗吗?
   
   这次仲裁,中国政府声称“不承认、不接受”,视如废纸。这个结果倒也在料定之中,但有人判断说,北京因为输光而恼羞成怒,将会引发冲突升级;国内也有人说,要说理与拳头兼备。
   
   我的判断是:南海冲突将会继续发生。但是,在近三五年内,这种冲突不会演化成战争。我这判断并非事后诸葛,因为早有不少人在推上问过,我的回答是:南海波涛看似汹涌,实则有惊无险,因为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其实都只是亮拳头秀肌肉,都未做好打仗的准备。
   
   东南亚国家因为自身军力不行,只能奉行“安全靠美国”。但美国奥巴马总统从第二任期开始大裁军,预计到2017年底军队规模将缩小到45万人,为1940年以来最低,较2012年最高峰的57万人少了12万。更重要的问题是美国民众大多都厌倦政府“多管国际社会的闲事”。我在《川普现象揭示美国政治“三脱离”》一文中指出美国精英与民众的脱离,就包含美国政府在对国际社会负责与本国人民负责之间失去方向。皮尤调查中心今年5月5日公布的一项调查表明,57%的美国人希望美国解决自身问题,少管外部事务。这一比例比《2013年美国世界地位调查》中的52%上升了5个点。也就是说,美国出兵在南海展示武力尚可,真要让美国人上战场为他国利益而战,逾半美国人都会反对。
   
   中国方面对于战争,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表面上嚷战之声高亢,但实际上都未准备好。
   
   官方不想打仗有三个原因,一是中国国内矛盾非常尖锐,而且处于按倒葫芦起来瓢。中国政治智慧历来有“攘外必先安内”,内部未靖不会轻启边衅;二是中国军改牌现在进行时,旧的指挥系统已经不灵,新的指挥系统尚未形成。无指挥系统即无大脑,这战如何能打?三是中国海军军力远逊于美国,并无实战能力;四是总书记习近平目前的情况不宜打仗,胜无功(军费花了那么多,国民一直认为只能胜不能败),败则很容易从军事失败导向政治失败。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1917年2月的失国之痛,就是派去参加对德战争的军队调转枪口所造成的,而且那只军队是由沙皇本人一手培养而成。
   
   说民间未准备好,也许有人要反驳,依据是盖洛普国际调查联盟2015年3月公布的一项国际舆论调查。该调查针对“是否愿意为国而战”这一问题,调查了64个国家和地区的人士,其中,日本以11%排名倒数第一,而摩洛哥和斐济则以94%的比例高居榜首。中国为71%,高于俄罗斯的59%与美国的44%。既然有七成中国人愿意为国参战,怎能说民间未准备好?
   
   但我说的是事实。早有民调研究者注意到,在极权专制国家中做民调,受访者通常不会说真话,而只会选择自己认为毫无政治风险的答案。这是巨大的外在政治压力所造成,想必中国人自己心里有数。因此,对这项调查,可以与今年5月大赦国际的那项“46%的中国人愿意接纳难民到自己家中生活”的调查结果同等看待,千万不要当真。
   
   更重要的是,中国政府与民众之间已经丧失了政治信任。2005年与2012年,中国政府为了反对日本“入常”及钓鱼岛国有化,曾先后在中国大中城市发起一场人民“自发”参与的声势浩大的反日大游行。事到如今,北京当局连2012年那点政治自信都没有了,南海仲裁后,北京先是宣布进入“战时状态”以防内乱,继而于7月13日由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声称,“中方注意到杜特尔特总统和菲新政府在南海和仲裁案问题上做出积极表态,愿同中方就南海问题进行协商对话,中方对此表示欢迎。中方愿同菲新政府共同努力,妥善处理南海问题,推动中菲关系早日重回正轨“,说明在对内对外两只拳头上,哪只要松哪只要紧,中国当局心中自有章程。
   
   国际社会应该早就习惯了中国政府的嚷嚷。早在2009年APEC夏威夷峰会上,中国外交部官员就已宣布,所有的国际规则,凡中国未参与制订的,中国可以不遵守,宛然一副挑战国际秩序的强国姿态。但现在面对南海海域的国际仲裁结果,却又收回那只虚悬在空中的“对外肉拳”,拽紧那只“对内铁拳”,可见北京当局只是强权而非强国,对人民的狠是实质性的,对外部的狠是口头上的。
(2016/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